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61/


热浪,沙子,宽阔的操场,到处都是吼声震天,白云干燥的俯视着大地,沸腾的情绪在操场上空高昂,它撑开血性的青春,它让誓言猛烈的浇灌胸膛,终有一天,这誓言将酝酿成理想的炸雷,在自己脆亮的内心深处炸响。

操场的旗杆上五星红旗迎风猎猎,有经过白杨树过滤的清风吹过,时间的黄沙从指间流过,带走了瞬间的风景和美感。

接师司令部通知,明天W部队副司令员将来基地看望,司令员比较关心我们目前的训练情况以及以后的实战运用,亲自过来视察,司令员到来的消息给我们掀起了不小的震动,毕竟是中将啊,搁以前我们都是没见过的,大家都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等待他的到来。

第二天,操场通道两侧插满彩旗,通信连卫兵严格把守,四周的落叶杂草都己扫净,道路上洒了少许降尘水,一派严明的景象立即呈现出来。我们按训练课程继续训练,上午10点时分,车队无声驶进了营区,远远的经过通道直抵操场主席台,一辆奥迪不偏不倚,正好停在登往主席台的石阶前,左侧马上有人跑步出来将车前门打开,一位中将走了出来,他并没有像好多高官那样发福,步子很稳键,司令刚下车,主席台前一会儿就站满了各类校官。

我们当时正进行射击训练,操场上摆满了枝支弹药,一声脆响的哨音,我们立即从地上一跃而起,朝哨音发来的方向立正站好。

“稍息,立正!”是区队长的口令。

“师长同志,直属队正在进行射击训练,请指示,区队长梁刚。”

师长还礼命令道:“将大家带过来集合!”

我们马上到主席台前集合完毕,师长又整队报告:“副司令员,J师训练基地直属队所有人员集合完毕,请指示,师长高明亮。”

“请稍息!”这才看清了副司令员,宽额头,头发黑亮,面部也很清晰刚毅,60多岁的人了,站在那里腰杆挺拔。他说话的语气很慢,威严和慈祥并存,应该是上过战场的老革命军人。

“大家很辛苦,说两点,一是要注意武器安全,不能发生事故事件,二是每名同志身上的任务很重,部队需要你们,希望大家能掌握好本领,有什么要求呆会高师长,啊,可以提出来!”说完征询似的看了一下师长。

10分钟后,车队离开,一行车辆辗起轻微灰尘飘扬在通道上空,迎门哨兵行举枪礼送别,区队长将副司令带来的慰问品和防暑降温药分到各班,我们将酸梅精、白糖、牛奶和十滴水等物品搬回班里,区队长动员鼓励一番,又开始训练。下午,接司令部红头通知,经师领导协调,副司令员直接批示,即日起将有坦克、装甲车配备到位,同时专拨武装直升机一架用于训练,根据日程安排,7月初,直属队人员将全部转战到K部队9532X伞兵队接受为期10天的跳伞训练。

我们平静的接受通知,区队长传达完毕,说到:“这些装备都是经副司令员批示的,可以看出领导对大家的关注,所以下一步的训练大家更要努力,再他妈的没点狠气劲儿就不是个男人,在去兄弟部队集训前,格斗科目必须训练完毕,车技训练也得合格,射击要进行对移动目标的射击和小组战术的训练,这是要求,听明白了吗?”

“明白!”

训练全线展开,三天后,装甲车两辆、坦克三辆,小车6辆,卡车6辆、摩托车6辆全部到位,一字停放在操场的最南边,业务己抽空进行学习,我们身着迷彩服进行车技训练。

“这车,嗨,太简单,真的,我以前在家开拖拉机那才真是一把好手,8岁就开始了,8岁!”这还他妈没开上车,胡铁飞就又开始吹了。

海吹谁不会,他妈的老子也发现了,是男人基本上都好这一口,那个卢超说:“你莫扯蛋蛋哟,你搞么事不是一把好手,睡觉还是哩,要说开这小把式车,老子在家从来都是半眯着眼开的,那才叫癫狂哦!”

见他们都这样,我反而不跟他们吹了,我故意问道:“你们家都有装甲车、坦克了,这小康奔得!”

胡铁飞尴尬的指着远处车辆说:“没说那两辆,我开的只是拖拉机,再说了,我家也不是恐怖基地!”

我坦然了,看你们还吹不吹。赵恒说:“看样子你们都摸过车,我一丁点儿都不会开!”

他这一说,他妈的又激起了胡铁飞这帮人的积极性,自豪之情立马浮现到了脸上,他上前拍了拍赵恒说:“没事的,到时我教你,十几年驾龄在那儿放着呢!”他可能看到我正在看他呢,又转口说道:“装甲车什么的到时咱们一块儿练!”

等训练的时候我他妈算是又见识了,什么叫咬人的狗不叫,我知道这比喻有点不恰当,但既然用在了莫天柱身上也没什么恰当不恰当的,嘿,说的就是这小子,别看他刚才一直没说话,也是屁都不哑一个的,但真到训练的时候我们都傻×了。

只见他开着小车180度转弯,那车开得真是贼飙,沙地上的灰尘足足带得有1米多高,我们惊了,尤其是胡铁飞和卢超这两小子,在那里干干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