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苏弘被冷枪击毙后,邪教大军不可遏制的发生了大恐慌。恐慌首先从最接近苏弘尸体的邪教分子开始,就像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一样,邪教人群一边悲伤的吼叫着,告诉更多的人苏弘已经归天了,一边脚底下却也丝毫不放松,疯狂的向来路逃窜。

这一仗无论是主力部队还是地方游击队都没怎么觉得过瘾,打仗就好像赶羊一样。

刘云没有跟着部队一起冲锋,而是传令下去,命令各部连队只要跟在邪教大军的后面“赶羊”就可以了,将他们全部赶出根据地就行,不要什么俘虏,游击队可养不起这么多人。

看着波浪般退却的邪教大军,“唉!可惜了!”刘云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如果大青山外面没有鬼子就好了,否则游击队就可以趁机虏来大量人口。战争最重要的是人口,三国时候的曹操也是因为和黄巾作战的时候虏到了大量的人口,用青州兵起家,和现在的情况非常相像。

不知不觉中邪教的大军去掉了两路,而其中苏弘这一路是实力最为庞大的一路。

“门主!”有小头目飞快的赶过来报告,“其他几路大军已经陆续到达,只有丁坛主这一路暂时没有消息。”

蔡岳听了半天没有表情,半响才说道:“传我神令,各路大军明天一大早立刻对大青山游击队开展进攻。”

小头目将命令传达下去后,蔡岳身边的一干头目纷纷站起来,等待着蔡岳的命令,蔡岳摇摇头,冷笑着说道:“都坐下,我们不需要做这种下等人做的事情,打仗全部是他们那些坛主们做的,你们只要留在这里……”蔡岳后面的“保护我”这几个字没有说完就被部下的议论纷纷淹没了,下面的一干邪教头目已经着实心里不爽、一个个不安的样子。

蔡岳不知道一干部下心中龌龊的想法,蔡岳不让部下打仗就等于断了部下的财路,蔡岳可以坐在这里敛财,部下却只能眼看着别人发财,如何能安心?

正在说话间,一个鬼子少尉进来了,他正是奉命驻扎在黑河镇的鬼子少尉。

鬼子少尉一把推开几个试图上前拦截的护卫,指着蔡岳不客气地用日语唧唧咕咕地说了一通,邪教大大小小目瞪口呆的看着鬼子军官耀武扬威。

正在蔡岳尴尬之际,有一个衣着光鲜的汉奸翻译进来了,汉奸翻译和鬼子军官又是一阵阵嘀嘀咕咕,鬼子军官一边说着什么,一边凶狠的向着蔡岳瞟上几眼,这让蔡岳只觉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良久,汉奸翻译板着脸对蔡岳说道:“太君说啦,如果你们一再延误进攻的时间,明天一大早太君将在后面用机枪强行赶你们!”这句话刚落,一干邪教头目们立刻群情激昂,甚至有些小头目“腾”的站了起来对着鬼子军官怒目而视,蔡岳也咬着牙忍着没有爆发。

对峙了半响。那个鬼子军官才趾高气扬的离开了,汉奸翻译不屑的冷哼一声,也紧跟着鬼子军官离去。

“给我将这个人宰了!”蔡岳忍不住喝道:“今晚就给我宰了。”

一干头目同时一愣,过了天才有人问道:“门主,请问是宰掉哪个?是那个鬼子军官还是那个翻译?”

蔡岳的心迅速冷静下来了,说道:“当然是宰掉那个翻译,要做得自然些,别留下什么破绽。”


虽然蔡岳的驻地不是每个人都能随便进来的,但是其他地方可就是一团糟了,游击队的侦查员们轻易的就混入了邪教的大军。

叶齐带着两个侦查员在邪教的驻地饱饱的吃了一顿饭,正在和邪教的教丁有一句没一句搭讪的时候,一抬头看到一个鬼子军官从门主的禁区里面走出来,不由得对身边的小教丁问道:“他们这些日本人怎么一幅没有礼貌的样子?”

小教丁神秘的左右看了看,这才小声回答道:“我们门主根本就不喜欢这些日本人,但是慑于他们的淫威才不得不假以颜色,听说上面有不少坛主、香主主动要求给那些嚣张的日本人一点颜色看看呢!甚至想私下里弄死几个日本人,只是被蔡门主一再压制才没有造出什么事端来。”

叶齐笑着点点头,“赞许”道:“想不到你年纪不大,知道的消息却不少,别看我比你大得多,但我愣是没有你那么有见识。”说完轻轻摇着头自叹道:“这么几年都白活了!”

那个小教丁被叶齐一记马屁拍得飘飘然,忍不住又再次抖出猛料,压低声音继续说道:“老哥!看在你我投缘的份上,我再告诉你一个惊天的大秘密。我们‘一门道’明天早上就要全面进攻游击队的地盘了,你可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呀!”

叶齐猛然一抖,手中的正在玩弄的一根枯树枝也失手落到了地上,急切的对小教丁问道:“你说的是真话不?”

小教丁将胸脯一拍,信誓旦旦的说道:“我有一个同乡就是专门给门主干传令的,他告诉我明天一大早就要打仗了,要我注意一点别丧命。”

叶齐再也没有心思聊下去了,猛地站起来,说道:“那我也要回去收拾收拾,免得明天一大早手忙脚乱。”大跨步的走了十几米后又掉头折返回来。

见状,小教丁一脸疑惑的问道:“咋啦?”

叶齐笑着说道:“如果游击队的小钢炮打过来一定要趴在地上,还有就是游击队从不杀俘虏的,如果逃不了就干脆投降得了。”看着小教丁惊讶的眼神解释道:“我以前有一个兄弟是行伍出身,是他告诉我的!哦!你今年多大了?”

小教丁仿佛还没有缓过劲来,机械地说道:“十八岁!”

叶齐转身离去,一边走一边丢下一句话:“好年轻的小伙子,注意点,有些事情别太钻牛角尖了,万一游击队打过来了,哪怕躺在地上装死也成!”

很快!叶齐将情报传回了游击队的总部。

形势非常严峻,游击队的连级干部们都闷不作声。

叶齐站在刘云的身边说道:“……白石村有一个满员小队的伪军,一个半小队的鬼子,外围还有邪教一千五百多人,其中比较有战斗力的是‘一门道’蔡岳的核心护卫,他们都是从各地招募来的武艺非凡的好汉……

同时,鬼子和邪教之间有很深刻的矛盾,这点我们可以利用……”

兵力不够呀!刘云有些悲哀!明天天亮的时候邪教的大军将从各个地方突入,也许到中午的时候根据地就不复存在了!唉!主力团怎么还没有过来?再等下去黄花菜都要凉了。

正在思索间,赵延叹了一口气,说道:“如果能够有主力团的配合,我们就可以夜袭白石村,来一个黑虎掏心,将那个什么‘一门邪道’连根拔起。”

刘云转身对叶齐看了看,叶齐被刘云看得不自然起来,尴尬的问道:“营长,怎么啦?”

刘云又看了看在一边惊讶中的邹大兴和曹造材,笑着对他们俩说道:“刚开始的时候他们就搞错了,到现在却又改不过来,让你们笑话了。”又对一干连级干部们说道:“以后大家还是叫我队长吧!游击队的队长,至于你们的称呼还是不变。”

李信奇怪的问道:“那又是为什么?改来改去的多麻烦?”

“他们是正规军。”刘云指指主力团的邹、曹二人,说道:“他们的编制是蒋委员长给的,除非你能让蒋委员长给我们大青山游击队一个营的编制,否则我就不能被称呼为营长。”

原来是这么回事,游击队的干部们总算明白了。

刘云又对叶齐说道:“你们快点派人继续打探主力团的动向。”说完后,犹豫了一下拿过一张纸急急写了几句话送到李远强的手里。

李远强看了看刘云递过来的纸条,繁体字字迹歪歪扭扭,看来还是书读少了。

李远强笑了笑,对叶齐说道:“刚才刘队长已经对你进行了火线提拔。”说完杨了扬手中的纸条,慢慢站直了身子正色宣布道:“因为叶齐一再立功,特别是这次侦察到了重大军情,考虑到叶齐同志一贯有优秀的表现,而且游击队正在考虑成立侦察连,叶齐同志是最佳人选。

现任命叶齐为侦察连连长,冯汶为侦察连副连长,希望你们能够保持以往的成绩,戒骄戒躁再立新功!”

叶齐冷不防被“电”了一下,又惊又喜,大声说道:“请队长和政委放心,我一定给同志们做出表率,争取再立新功!”

刘云笑着说道:“好!以后就看你们的表现!”停了两秒又正色说道:“我知道你们才回来,现在一定很辛苦,但是大战在即马虎不得,所以请你们不辞辛苦再跑一趟,争取联络到主力团。”

新官上任三把火,叶齐哪里又会拒绝刘云安排的任务,立刻回答道:“请队长和营长放心,我一定完成任务!晚上争取将主力团带回来。”

刘云点点头,赞许的说道:“好样的!路上注意安全,等你回来了我和政委给你庆功。”

等到叶齐兴冲冲的离开后,游击队的一干干部们有些坐立不安。

见状,李远强平静的说道:“大家都辛苦了,现在请你们都回去休息吧!”

根据地本土的一干干部们懒洋洋的应声,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肯离开。

刘云好奇地问道:“怎么啦?这一个个都不想回去休息了吗?”

马常青用粗大的手掌将茶杯紧紧地包起来,然后又马上松开了。

见状,刘云问道:“马指导员,你有什么心事?全部说出来?”

马常青看了看刘云,轻声说道:“刀压在脖子上让我如何入睡?”

一干干部们如同找到了知音,纷纷乱七八糟的说道:“就是!‘一门道’的人就要开过来了。”

“没有办法入睡呀!要是邪教提前攻打根据地怎么办?”

“我听说就是当初那个康富随便嚷嚷,才将‘一门道’的人给招惹过来了。”

“听说康富是马连长的人。”

“这家伙是一个满人,就喜欢乱说话。”……

在一片乱七八糟的声音中,马常青听到有人在非议自己的爱将,立刻瞪着牛眼在人群中寻找说这句话的人。

马常青是不怕天不怕地的主,很短的时间里,在“牛眼”的扫射下没有人敢再说是康富的错了。

刘云知道大家的心情不好,用现代的话来说这是焦虑症,人在巨大的压力下很容易犯错误的,现在估计马常青会因为这点小事要发飚了。打圆场说道:“好啦!大家都别争论啦!关于康富同志的事情我也知道一点,别的我不说,邪教强抢民女用来祭奠河神你们看得下去么?我想我是看不下去的,邪教为了敛财而丧失了人性,即使是用丧尽天良来形容他们也不为过!再说了,不管邪教如何对鬼子不满,他们毕竟已经和鬼子勾结起来攻打游击队的根据地了,走狗就是走狗!走到天边还是狗!”

场面又沉静下来了,李远强也是一个明白事理的人,也笑着说道:“营长说得很对,咱们不能因为这次‘一门道’的人进攻咱们根据地就对某些同志有看法。”

喝下一口茶,耐心给干部们解释道:“首先,作为一个人来说首先要有良心,邪教如此丧尽天良的敛财我也会看不下去,当然,我们在座的各位遇到那种情况也肯定不会袖手旁观的!最主要的一点,游击队将来有大发展了,肯定会和邪教起冲突,到那个时候邪教还是会倾全力来攻打游击队,你们说怎么办?”

赵延冷笑着说道:“迟早都是要来的,倒不如趁现在主力团开过来的时机一劳永逸的解决掉身边的大患!”

不知道有谁在轻声说道:“主力团再不开过来咱们可就要全军覆没了!”这话倒是没有人反驳,场面静悄悄的。

慢慢的夜色降临了,小五取来蜡烛、煤油灯等若干照明工具一起点上,昏暗的灯光照射到干部们的脸上。


“前面还有多远?”肖劲有些喘气不过来要跌倒,身边的警卫员急忙一把扶住肖劲。

冯汶看了看黑灯瞎火的山野,说道:“就快到了。”又关切的对肖劲问道:“首长,要不停下来休息一会儿?不光您太累了,战士们也累得够呛。”

肖劲拍拍胸口,笑着问道:“你看我老吗?”

冯汶摇摇头,说道:“首长才三十出头,怎么能说老呢?!”

肖劲马上接口道:“既然我又不老,为什么还要休息呢!同志还是在前面带路。”在肖劲和冯汶的前面,有一个先锋连鸦雀无声的急行军,黑压压的战士不时地惊起夜归的飞禽走兽。

正在行走前,前面开路的先锋连突然一阵骚动,接着完全停下来了。

没多久五、六个捆成一团的人被带了过来,肖劲正要说话,那边冯汶却抢先开后道:“是叶齐么?”紧接着又将点燃的火把放到捆成一团的“粽子”面前,那边被绑着的正是叶齐,跑了一个多小时的山路终于找到主力团了,却不料因为其行踪鬼鬼祟祟而被开路的先锋当成了鬼子的情报员(鬼子在农村建立的一种松散的汉奸侦查机构)。

肖劲终于松了一口气,现在距离游击队根据地也就只有咫尺之遥了,这一路急行军可把干部战士们累坏了!

“同志们!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大青山游击队就快要到啦,他们派出了联络员来接我们啦!同志们!快加把劲呀!”一个文工团的毛头小伙子站在一块大石头上大声喊道:“游击队的同志正在列队欢迎我们的到来!不要让他们失望……”

战士们的队伍渐渐开始加速,由疾走变成了快跑,因为已经达到了大青山游击队的外围,主力团的干部战士们也不再忌讳什么,纷纷点燃了火把,没多久一条壮观的长龙在山野间若隐若现。

“来啦?!”刘云从椅子上一跃而起,激动地说道:“快过去迎接。”刘云跳起来的时候没有忘记看表,时间已经是晚上零点钟了。

这段时间里一些干部陆陆续续离开了刘云的“官邸”,但是尽忠职守的小马和小赵还有新人焦勇杰以及政委却还是熬夜苦等,黄天不负有心人,现在总算是等到主力团了。

以至于新人焦勇杰用有些颤抖的对门外站岗的战士喊道:“立刻传令下去,让各个连队的干部快点过来,主力团开过来了。”

王打铁连夜动员村民们给主力团准备食宿,甚至还在迎接的大路上准备了不少洗脸水。

等到刘云赶到的时候,遥望山野之间有一条巨大而绵延的火龙,慢慢的接近后才发现主力团是分成几条线同时走的,刘云估计这样做是为了避免受袭。

远远的有人飞快的跑过来,一边跑一边大声疾呼:“队长、政委,幸不辱命,我完成任务啦!”

刘云转身对李远强一笑,说道:“原来是叶齐。”

游击队的一干干部们在政委、队长的带领下上前迎出了几百米。

主力团的先锋连队还是对四周放出了警戒线,这让原本兴高采烈的干部们稍微有些诧异,李远强小声对身边的干部们说道:“主力团都是这样,别大惊小怪的样子!而且现在是黑夜,他们要绝对保证团长的生命安全。”

冯汶将肖劲引到刘云的面前,笑着说道:“首长,这就是我们大青山游击队的营长!”刘云立刻笑着走上前去伸出手,顷刻间两双大手握在一起。

刘云笑着自我介绍道:“我叫刘云,可把领导给盼过来了!”

肖劲笑着说道:“领导可不敢当!只要以后我们两个根据地能够互相配合作战,将来我们沂水根据地有什么困难你们大青山游击队别袖手旁观就可以了。”

李远强和刘云连声不敢。

肖劲又好奇地对刘云问道:“他们叫你营长,是不是大青山有一个营的兵力?”

刘云谦虚地说道:“别听他们胡说!虽然我们这里有一个营的兵力,但都是一些老弱病残,和主力团比起来就相差得远多了。”

被刘云拍了一记马屁,肖劲顿时哈哈笑起来,连声说道:“太谦虚了!你当我不知道吗?!”指着冯汶说道:“他告诉我你们大青山游击队清一色的日械装备,能打敢拼,我还正想找个机会互相学习呢!”

“绝对没有的事!”刘云说完狠狠地盯了冯汶一眼,打仗勇敢那倒是却有其事,但是什么“清一色的日式军械”那就是开大玩笑了!

李远强在一旁解释道:“我们的武器都是从鬼子、伪军和‘维持会’汉奸的手里缴获,虽然现在游击队拥有近五百条枪,但是真正能派上用场也就四百多支枪而已,枪中日式装备挺多的,但也不过占了三分之二而已!”

虽然最终搞清楚了游击队并不是清一色的日械装备,但是肖劲还是暗自嘀咕道:“原来游击队并没有盗窃日军的军火库,这可是鬼子的三百多条人命呀!游击队好厉害呀!”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