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三十八章 铁道游击队队长

六指君1 收藏 35 180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三十八章 铁道游击队队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经过千辛万苦,段强和宋意二人带着三十来个“叫花子”找到了大青山游击队。

游击队时常有三五成群土匪、流民甚至被打散的国军士兵来投,所以段强、宋意带人来投并不是什么稀奇事。

当然,在接受这些人之前,还是要经过审核的,有游击队的干部会想方设法盘问你,一旦有破绽就会毫不客气的将你关起来,审核合格后老弱病残进入民兵、区政府,年轻力壮者编入民兵、甚至游击队。

但是这次出了点意外,随着审查的深入,干部们发现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大新闻,原来“火车颠覆案”的主谋之一段强就坐在身边,为了谨慎起见有干部马上报告了刘云。

这些小事情原本轮不到刘云亲自来管,但是听到“段强”的大名后,刘云立刻抛下手中的事情赶过来了。

刘云看了看满脸笑容的段强,其中他那黄色的大板牙就像铁锹一样扬了起来,唾液连接着上下牙齿在光线下闪闪发光,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呆了半秒钟,刘云笑着说道:“欢迎你们来到大青山根据地。”说完和段强热情地握手。

段强讨好的笑着说道:“长官何需如此客气?兄弟我早就仰慕长官多时了,只是一直无缘相见……”

刘云看到段强没边没际的撤下去,急忙打断,笑着问道:“前些天我和海富在一起打鬼子的时候也经常提到你呢!他说你欠了他的钱,愤愤的要找你追帐。”

段强忍不住“呸!”了一声,不满的说道:“这个家伙怎么能在长官的面前胡说八道呢?简直就是在败坏老、我的名声,老、我什么时候欠过他的钱了?”

见到段强如此的愤慨,刘云这才放下心来,故作思考的想了想,说道:“别生气,可能我记错了吧!兴许是另外一个人欠他的钱。”

海富并没有对刘云说过什么“借钱追帐”的事情,刚才不过是看看这个段强是不是货真价实的段强。

考虑到段强立下了大功,在这个年头制造出惊天动地的“火车颠覆案”,刘云决定火线提拔这个家伙,说道:“这样吧!你既然为抗日事业立了大功,我问你,以后你愿意留在根据地内部公干还是愿意留在外地公干?”

段强一愣,反问道:“长官,我不懂这些,能否说的详细一些吗?”

刘云耐心的解释道:“内部公干就是留在根据地内部帮王区长管理一些琐事,外出公干就是在外面负责情报、破坏等任务。”

其实刘云更想让段强外出,刘云来到这个世界后时常一个梦想,那时是建立一支混迹于市的强悍铁道游击队,他们专门给游击队盗取枪支弹药、破坏敌人的器械、传达情报等等,虽然这个段强的形象不怎么好,和心目中的“光辉的铁道游击队队长”有天壤之别,但是段强是本地人,从段强着手可以省略大量的前期工作。

段强不知道刘云的心思,思考了片刻,小心翼翼的说道:“谢谢长官体惜,但是兄弟我既然来投奔长官,一切由长官安排。”

刘云赞许的点点头,这才是“好”同志,说道:“那么我就让你放外,等打败‘一门道’后根据地就组建铁道游击队,由你来担任队长,给你配枪、配政委,配人员,让你重新回到铁道线上去,让你们铁道游击队像一把尖刀一样狠狠的插到鬼子的大动脉上去!”

“大动脉?”段强好奇地问道。

刘云点点头,说道:“鬼子的战略物质就是用铁路线运下去的,铁路线不亚于鬼子的生命线,你们将来就是要炸火车、盗军火、偷情报,就像一把尖刀一样让鬼子的生命线流血,让他们在前方战场更加吃紧……”

一番交待后,临走之前刘云又勉励了几句,这个段强虽然已经决定外放,但是几乎没有什么战术能力,一旦遇到鬼子、汉奸肯定吃瘪,刘云可不想铁道游击队如同昙花一现就匆匆夭折,等这场战斗打完了再派人好好的训练他和他带来的手下。

刘云和段强肩并肩的从小房子里面走出来后,段强又突然问道:“刘长官,您这是不是就要忙公干去了?”

刘云笑着问道:“你还有什么事情?只要我能办得到一定全力去办。”

段强有些哀求的说道:“请长官先不要走,见见我拜把子兄弟宋意再走,他是老东北军,堂堂副团级军官,很会打仗的。”

原来是这样啊!又一个来“跑官”的,刘云轻轻点点头,“好!咱们一起去见见。”

见到宋意后,刘云还没开口,反而宋意先开口了,卑谦的说道:“长官这里好热闹,看来我们来得不是时候。”

刘云笑着说道:“大青山游击队永远为抗日志士敞开大门。”停顿了片刻又继续问道:“请问宋副团长此意何为?是留在大青山这个小庙里,还是南下寻找东北军?”

宋意摇摇头,苦笑着说道:“我的家在东北,要去也只能去东北,至于那个什么副团长的宋意早就已经死掉了,现在的宋意还请长官收留。”

这两个人都是要安排职务的,段强就不用说了,能给日本人造成那么大的损失当然要重赏,这个宋意虽然只是一个败军之将,派系不同的国军副团长,也是必须要好好的安置的,将来再有什么国军队伍要投靠过来的时候,也会首先掂量掂量大青山根据地开出的条件。

刘云考虑了半响,无奈的说道:“宋副团长……”

“我不是团长了!”宋意断然打断刘云的话。

“好、好!”刘云笑着摇摇头说道:“宋意同志,这个事情很难办,怎样安置你这件事情,我要先跟我们的政委商量一番才能作决定。”

“营长、营长!”有战士一边飞快的跑过来,一边大声喊道:“主力团过来了。”

“什么?”刘云一声惊呼,对宋、段二人急匆匆的说道:“失陪!”

宋意看着刘云的背影,转身对身边的段强说道:“人家只不过才是营长,而我是一个团长,怎么安置我他们肯定要伤脑筋了。”说完和段强相视一笑。

刘云撒开腿狂奔几公里之后终于远远的见到了真正的八路军,战士们穿着清一色的国军军装,臂膀上绣着“八路”,三五成群的围坐在一起,枪支则整整齐齐的架在空地上。连续急行军让八路军战士们看上去一个个满脸疲倦、风尘仆仆的样子。

王打铁正带着一干村民慰军,一些小孩子躲在大人们的身后,偷偷的探出头来看着眼前的这些客人。

但是眼前的这部分人只不过是主力团开过来的前锋,大部队还依然远远的落在后面。

“他妈的!”刘云只觉得万千感叹,低声自言自语的说道:“能见到这些‘古董’也不枉老子白活了一世……”

正在感叹间,刘云却突然发现主力团居然四周的高地安排了警戒哨,有没有搞错?!片刻后又轻轻的摇头笑了起来,看来这个主力团是打仗打惯了,只要感觉不安全就会做好防卫。

“同志你好!”刘云看到一个跨着盒子枪的干部向自己走过来,急忙走上去伸出双手。

两双大手紧紧的握到一起后,那个干部自我介绍的说道:“你好同志,我是邹大兴,X团三营三连连长。”

刘云也笑着说道:“同志你好,我是……”后面的话却说不出来了,这个营长是自封的,直到李远强到来后也没有改过来,现在在真正的“李逵”面前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身份才好。

边上的王打铁立刻接过刘云的话头,说道:“他就是我们的刘……”

刘云慌忙打断王打铁的话,说道:“我就是大青山游击队的队长刘云。”说完狠狠地盯了王打铁一眼。

在邹大兴的眼里这些游击队的人也挺新鲜的,村民和游击队的关系看起来很融洽,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有几个干部模样的人穿着稀奇古怪的黑色八路军军装。

“你好!刘云同志。”邹大兴笑着说道:“这一路上过来感觉你们根据地好大呀!看你们根据地挺红火的呀!将来我们在沂水站稳了脚跟,我们兄弟部队可要互相配合、学习。”刘云点点头正要说话,那边邹大兴又笑着问道:“你们根据地这么大,队伍也一定不小吧!”

刘云有些无奈的回答道:“一个营的兵力,四百来人。”

邹大兴有些吃惊的看着刘云,游击队的兵力居然少得离谱。

惊讶了片刻周大兴忍不住问道:“这么一大块地盘为什么就这么点兵力?难道这里的鬼子都不经打么?”看着刘云一脸苦笑又继续问道:“你们根据地的总人口多少人是多少?”

刘云如数家珍一一道来。邹大兴恍然大悟的点点头,说道:“难怪,原来你们还有民兵没有算在其中,这样一来实力也不算小了,有一千多人,快赶得上一个团了。”

刘云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也想尽快扩大队伍,但是受到条件所限制,没有那么多枪支弹药给战士们呀!”又加重语气说道:“不然我也不会在这大山里面打转转了。”

正在说话间,有战士跑过来报告:“报告!‘一门道’已经越过我空无一人的吴村,现在正在向我腹地进发,粗步估计有两千多人。”

刘云回答道:“知道了,继续侦查。”转身对邹大兴摇头苦笑:“邹连长,看样子你不能再继续休息下去了。”

邹大兴也笑着摇摇头,说道:“早就听说了大青山反动势力猖狂,我的战士正手痒痒呢!走!立刻教训那一帮兔崽子。”

正在说话间,吴东水过来了。

刘云不知道吴东水的真实身份,笑着打了一个招呼就要带着邹大兴离开这里。

“吴参谋!”邹大兴立刻高兴的喊道:“怎么说这一阵子没有看到人,原来是跑到这里来享福了!”

吴东水原来是“首长”,刘云上下一番大量,故作不高兴的说道:“干什么要瞒着我们?怕我们招待不周?”

吴东水慌忙一阵赔礼道歉,又互相介绍了几句,正在说话间X团三营三连的指导员曹造材又过来了,四个人又是一阵互相介绍。

刘云猛然间一拍脑袋,说道:“忘了正事了,现在不是客气的时候,‘一门道’已经杀进来了,邹连长赶快召集士兵。”

作战前干部们开了一个短暂的小会,在一张简易手工地图前,刘云用树枝指着地图说道:“……我们将埋伏在这里,战术只有三个字:短、猛、快,争取在短时间内击溃敌人……”

为了快速击溃孤军冒入根据地的邪教分子,大青山游击队四百多人加上主力团一个连的兵力总共五百多人埋伏邪教分子必经之道,一旦主要邪教头目出现,则立刻实施“擒贼擒王”的斩首战术,将其首恶分子或击毙或生擒。

邪教的大队伍气势汹汹的沿着大马路向游击队的腹地进发,负责这一路的坛主是苏弘。

一个邪教小头目站在马镫上左看右看,已经快要进入游击队的腹地了,居然连个鬼影子都没有看到,这也太安静了,安静得让人可怕。小头目不安的策马赶到苏弘身边,问道:“坛主,这里已经深入大青山国军游击队的腹地了,怎么还没有遇到抵抗?”

苏弘虽然也在奇怪,但是却不想就这么撤兵,想了想说道:“扩大四周侦查的范围,让那些马儿都跑起来,时刻给我盯牢了。”

小头目还是不放心,哀求道:“坛主,游击队连日本人也敢打,我总觉得照现在这么孤军深入下去很危险,心里也总是怪怪的,好象前面就要发生什么事情了,我们还是停下来等候门主的通知,然后再一起进攻吧!”

苏弘立刻勒住胯下的浑身雪白的健马,冷冷的说道:“你以为我愿意冒险?你以为我不在乎儿郎们性命?哼!”指着前方山野之间高一块低一块的肥田说道:“我如果不冒险就不能得到眼前的这些田地!停下来等门主?哼!等到了门主我们还能吃大份吗?这次进攻大青山我的实力最为雄厚,不趁机多占一点便宜,如何对得起手下的门徒?”

小头目这才知道苏弘的目的,正想说“命都没有了还要钱干什么”,看到苏弘处于亢奋之中,又不得不将这句话吞下了去,唯唯诺诺而退。

邪教的大队伍还在快速前进,说实在话苏弘原本不是什么莽撞之辈,这一路上安静到了极点,刚才路过的村子如同“鬼村”,这让苏弘的内心一阵阵直发毛,唯恐游击队从什么地方扫来一梭子子弹。但是富贵本是险中求,蔡岳说了“跑马划圈”,谁有本事谁就占多大的地方,只是事后蔡岳再抽点重税而已!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前面突然停下来了,苏弘立刻拍马上前,一些护卫也急忙跟着拍马赶上去。

“你们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不走啦?”苏弘严厉的问道:“是不是看到老子没杀人觉得不同痛快了?”正在说话间,眼角瞟到了马路上的一块大木板上,木板上写着“此处有地雷!”

开路前锋的小头目唯恐苏弘怪罪自己办事不力,立刻走到那块木板前面,抬腿狠狠的一脚将木板踢掉。

“轰!”木板下面的埋藏的大威力石雷猛烈爆炸了,瞬间升起一团黑黄相间的烟雾,爆裂的碎石块满天飞。

苏弘大叫一声从马上跌下来,几个距离石雷比较近的护卫也纷纷栽下马来,等到硝烟散去,一干邪教小喽罗纷纷扑向苏弘,此时的苏弘已经面目全非,身受多处重伤奄奄一息了。

“快、快送苏坛主回去,只有蓟县的大医院才能治疗他的伤势。”有小头目声嘶力竭的喊道:“快让开一条道。”

不知不觉间邪教的队伍已经慢慢变得散乱起来。

“他们已经开始慌乱起来了,估计刚才炸死了他们的头儿。”黄青海有些按捺不住地对刘云说道:“这个时候要不要打?”

赵延也在跃跃欲试,毕竟有一段时间没有打仗了,手痒得慌,但是片刻后赵延却按捺住了冲动,接口道:“如果刚才真的炸死了他们的头儿,他们肯定会撤军,那么现在就还不能打,因为等到他们转身撤退的时候就会产生混乱,到那个时候再杀出去必然可以事半功倍!”

刘云对一边的邹大兴看过去,邹大兴急忙摇手,连声说道:“我这个人只管打仗,你是主人我是客人,我听你的!”

刘云一笑,又对曹造材看过去,曹造材指指邹大兴,开起玩笑来,“我听他的!至于他听谁的我就不管了!”

“你们主力部队的干部就喜欢撂担子!”刘云也开起了玩笑,说道:“到时候我可要好好地向你们首长汇报!”

片刻之后,如同赵延所说得那样,苏弘受重伤后邪教分子真的开始折返,他们准备回头到吴村过夜,等接到蔡岳的通知或者蔡岳派人过来指挥后再采取行动,至于苏弘则必须马上送到蓟县抢救,否则就会有性命之优,有邪教的精明头目知道“道法护身”不过是骗人、敛财的把戏而已!真正出了什么严重的疾病还得靠医生。

只是下面的那些普通邪教教丁们觉得很奇怪,不断有人轻声议论,刀枪不入的“道法护身符”怎么没有用了?苏弘是一个“道法高深”的“半仙”,怎么可能会受伤?

不知不觉中实施撤退邪教的大军由散乱变成了混乱,渐渐的头目找不到教丁,而教丁四处乱窜找自己的头目。

见状,刘云轻轻点点头,说道:“现在可以进攻了。”

小五兴奋得添添下嘴唇,将一个掷弹筒送到刘云的手里,刘云接过掷弹筒开始比划角度。

看到大战在即,曹造材对身边几个小班、排长严肃的说道:“待会儿你们要给我冲在前面。”又指着不远处黑压压一片游击队员继续说道:“他们都是地方游击队,咱们是主力部队,要多照顾他们一点。”

几个小干部连连点头,纷纷说道:“我们打头阵!”

“这些反动分子没枪没炮的,实在是好对付!”

“保证不给咱主力丢脸。”

……

闻讯,游击队的几个干部立刻黑了脸,游击队怎么啦?!游击队的战斗力一样顶呱呱!

李信忍不住对游击队员的干部们低吼道:“你们这些家伙听着,今天谁如果给老子腿软了,看回去了老子不好好整死他!”

吴东水在一旁听到李信对游击队的干部吼叫起来了,知道游击队上下会错了意思,急忙打圆场,说道:“都是共产党的队伍,何来的彼此?!”

刘云也笑着对自己的一干部下说道:“兄弟部队对我们也是一片关爱之情,大家不要误解了!呆会儿不要分彼此,只管奋勇向前冲杀那些反动势力。”

第一发榴弹带着轻微的啸叫声向乱哄哄的邪教分子一头扎下去,“轰!”榴弹落到人群中爆炸了,一片混乱后有些邪教分子居然非常安静的左盼右顾,刘云看到不少邪教分子傻傻的站着仰头观望,叹了一口气,又装上一发榴弹。

这些邪教分子都是中国人,却因为愚昧而当了反动势力的炮灰,不管是面对八路军的刺刀还是鬼子的屠刀,他们都是一脸茫然不知所措,愚昧而安静的等待着致命一击。

见状,一旁的小五轻轻的说道:“这感觉就像是大人在打小孩,没意思。”

“轰、轰、轰……”连续几枚榴弹在人群中炸开了花,游击队的其他几挺掷弹筒也趁机发射了榴弹,一连串爆炸过去后地上留下了一地的死尸,这些邪教分子根本就不知道“隐蔽”为何物。经过开始的目瞪口呆后,教丁们现在总算知道了厉害,一片混乱尖叫着四散溃逃。

“杀!”赵延首先站起来猛地一挥驳壳枪,大声喊道:“跟我杀!”(马常青没有参战,而是暂时留在后方养伤),“杀!”战士们纷纷吼叫着跳起来端着步枪向邪教集团冲锋。

四个连队争先恐后的向着乱成一团糟的邪教分子冲杀过去。

双方乍一接触,邪教分子就抵挡不住战士们凌厉的攻势纷纷向后退,溃退的邪教教丁冲散了更多的邪教教丁,整个邪教的队伍成了一个前尖后粗的三角形,黑压压的邪教分子被游击队撵得拼命转身向回跑。

战士们步步紧逼,“缴枪不杀”喊得震天响。

苏弘突然被剧烈的颠簸震醒了,忍着剧痛对抬轿子的护卫问道:“怎么回事?”

忠心的护卫着急的说道:“我们输了,游击队在身后追杀我们,教中的弟兄死伤惨重。”

终于还是来了!苏弘神色黯然,半响才说道:“快点撤回去!”

李向阳一个人在另一个山头冷眼看着下面乱哄哄的邪教队伍,正在索然无味间突然发现了一些感兴趣的东西,一些骑着健马的人正在死命保护着一个担架,看上去担架里面躺的人挺重要的。

李向阳立刻“哗啦”一声拉开枪栓,端着步枪瞄准。

“你们都别挤,让老子先过去。”一伙抱成团的邪教教丁蛮不讲理的咆哮着,愣是将苏弘等人挤到一边去了。

苏弘看到有下面教丁居然和自己争路,忍不住大声怒骂道:“什么东西,滚到一边……”“砰!”一声不经意的枪响,打断了苏弘后面的话。

几个护卫一边吃力的挤出一条路来,一边觉得非常奇怪,怎么没有下文了,纷纷向苏弘看过去。

担架上的苏弘眼眶没了,只有一个深深的血洞!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