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三十五章 邪教来袭

六指君1 收藏 33 39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三十五章 邪教来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年轻的联络员冷不防碰了一鼻子灰,皱着眉头看着李信的背影越来越远,片刻后又笑着自言自语:“没关系,你不告诉我难道我就不会自己去看吗?”

联络员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首先观看战士们的训练,不是说大青山游击队曾经连续作战歼灭了鬼子的两个连队吗?根正苗红的、由原红军的底子组成的八路军正规部队的战斗力也不过如此!他们又是怎么办到的呢?

这年头的八路军虽然如同孙悟空一般向敌人的肚子里钻,但是一支地方部队能够和鬼子面对面地进行刺刀格斗,但这也实在是……

在抗战初期,八路军的战斗力还是挺不错的,但是随着队伍的急剧扩大,八路军的战斗力也随着急剧下降,缺少训练、没有武器装备特别是弹药、缺医少药等窘状让八路军在相当长一段时间丧失了大规模攻坚战的能力。

游击队员们刚训练完毕,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休息,联络员走到一个战士的身边,看到这个浑身汗水的小伙子身上披着一件稀奇古怪的“藤甲”,好奇地问道:“这是干什么用的?”

战士“咕噜咕噜”喝下一大碗水,惬意的抹掉嘴上的水渍,说道:“这是我们的防刺衣!”

“防刺衣?”联络员轻轻的抚摸着结实荆甲,有了这个玩意就可以放心大胆的进行刺刀格斗训练了,能够与鬼子交战的部队首先就要有利犀的白刃战能力,从手中结实的“防刺衣”来看来,他们已经具备和鬼子进行过白刃战的能力!

联络员又对横七竖八躺、坐在地上的战士看了看,不少战士鼻青脸肿的,一些非致命的地方更是伤痕累累,看来他们的训练很严格刻苦!正在思索间,一抬头,一棵大树上挂着一条红色的标语:“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好!这句话说得好!”年轻的联络员忍不住轻声叫了起来,接着想到那个刘营长,又忍不住轻轻摇头,这个营建制单位也是自封的,只有正规部队才有资格称为营、团、师,其他地方部队只能称呼为支队或者支队长。

联络员正在思索间,有游击队的干部大声喊道:“集合!”原本乱躺了一地的战士们纷纷站起来跑到草地上集合,联络员找了一棵大树斜斜的靠着,战士们的集合很迅速,而且队形排列得也很整齐。

“有趣!”联络员忍不住轻声笑起来,自言自语道:“有点看头!”第一关已经过了,现在就是不知道他们的战斗力怎么样?听着他们的干部正在表扬xxx,又在批评xxx,联络员又放眼向另一边看去,那边有人正在教另一个连队的战士学认字,不知道这是他们的第几个连队。

“我们的大中国,好大的一个家……”一阵阵歌声传来,联络员一愣,细细听完后越来越吃惊,这首歌曲的气势极为磅礴,藏在这山山老林中实在是可惜!

正当联络员胡思乱想的时候,这边又有干部喊道:“现在开始进行刺刀格斗训练,每两人一组,要注意互相配合!”

联络员立刻向战士们望去,战士们端着步枪状的木棒三三两两的捉对拼杀,干部在一边不断的督促,一会儿让这个战士出手更狠一点,一会儿让那个战士速度放快一点,也有战士屡教不改,监督的干部就会大发雷霆,甚至将其拖到一边狠狠训斥。

联络员又看了大半个小时,战士们已经由当初的精神抖擞渐渐变得萎靡起来。督阵的干部正要宣布散场休息,突然一支手按在自己肩膀上,干部回头望去原来是上面派下来的联络员。

“同志你有什么事情?”干部满脸笑容的问道。

联络员也笑着问道:“同志你叫什么名字?现在的职务是什么?”

“我叫焦勇杰,一连代理副指导员。”焦勇杰又指着那些战士笑道:“这些家伙实在是太不成材了,让同志见笑了。”老早就看到联络员默默地观察着战士们的刺刀训练,他可是主力部队派过来的人。

大青山游击队是地方部队,干部战士们对上面派过来的人始终有心理障碍,总觉得自己不行。

联络员笑了笑,赞许的说道:“怎么能这么说呢?!同志你太谦虚了,下面的抗日根据地又能有几个达到你们这种水准?!仅仅开始那首歌曲,就知道你们大青山游击队的能人颇多、能耐不小!”

得到赞许,焦勇杰也颇为得意地笑笑,说道:“这首歌是咱们营长教的。”

游击队果然有能人!联络员点点头又继续说道:“这样吧!我这一路上也有些手痒了,让我活动活动行不?”说完就脱下身上的土黄色八路军军装。

联络员并不是“手痒”了,而是想试一试游击队的白刃战能力!虽然来得时间不过几个小时,但是却激起了强烈的好奇心,当然,最重要的还有一点,争强好胜之心也是主要原因,地方部队尚且如此,主力部队岂能落后!不久x团的大部队就要开过来了,不亮一点真本事,他们可就要轻视。

挂好已经变成黑色的荆甲(战士们的汗渍将其染成黑色),拿起稍微有些沉重的木棒,联络员精神抖擞的大步跨入训练场,对最近的一个战士喊道:“同志请过来!和我比划一下。”

那个战士刚刚跨出脚步,联络员又补充道:“一个太少了,最少两个一齐上来。”

这下不但战士们的自尊心大受打击,而且连焦勇杰的脸色也为之一变,这也实在是太起看不起人了!

“你们两个上去!”焦勇杰立刻大声对两个观望的战士喊道:“陪上头派下来的联络员好好训练,注意千万不要伤到人家了,不然李政委那里我是交不了差的!”焦勇杰这次使了坏,故意派了两个班长上场,他们可都是刺刀格斗的好手。

立刻,一高一矮两个班长过来了,手里拿着粗大的木棒,挑衅的眼神在年轻的联络员身上来回打量,一旦刺刀格斗开始后,他们可不会顾及什么主力部队的面子。

“嘭、嘭”两声,两根木棒相撞后又马上分开了,一个高个班长乍一接触,立刻感觉到对方木棒上传来的巨大力量,慌忙后退,而这个时候联络员的木棒已经闪电般的向高个班长的怀里捅来。

“哎哟!”“哎哟!”连续两声惊呼,高个子班长在瞬间被联络员顶了一个四脚朝天,而联络员也冷不防被矮个班长在肚子上狠狠地来了一下,后退几步后痛得当场跪在地上。

虽然穿了荆甲,但是被木棒大力顶中后依然很痛,联络员慢慢的坐到地上,心头就像被打翻了五味瓶,什么滋味都有。

那边,焦勇杰正在连声喝骂那两个不知道“尊重”人的小干部:“你们在干什么?啊?叫你们小心一点,怎么对待客人的?!啊?!你们是不是故意给我上眼药?下手不知道轻重?!……”

联络员怎么听怎么都觉得这好像不是在训斥人,到好像在夸奖人。

“好啦!”联络员站起身来,说道:“原本就没有什么,训练那有不磕磕碰碰的?咱们再来!”

“下手不要那么狠!知道不?”焦勇杰又啰嗦了几句,这才一声:“开始!”

三个人又拼杀到一起。这次联络员收起了轻视之心,手中的木棒上下翻滚,就是不让那两个战士近身,交手几个回合后,两个战士不但再也钻不到空子了,甚至还不时地吃一些小亏。

一分钟后两个小干部越打越火,也不管联络员背后有没有防护(荆甲只能防前面)同时从前后两个方向进攻。这下联络员也受不了两面夹击,拖着木棒就跑,两个战士紧追不舍,就在焦勇杰要喊停的时候,联络员猛然转身将紧随其后的高个战士刺倒,紧随而来的矮个战士刹不住脚,一声惊呼后又被联络员大力撞倒,挨个战士一抬头,联络员的木棒正对着自己的咽喉。

观战的战士们一片肃静,片刻后才一片乱哄哄的喊道:“好!”“厉害!”“不错!”联络员将矮个战士拉起来的时候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喊“快赶得上营长和政委啦!”想必营长和政委也是厉害人物。

联络员脱下荆甲,将木棒交到一个战士的手中,对焦勇杰问道:“你们营长和政委以前是那一路的?”军队中总有些山头主义,来路和出身总能引起人注意。

焦勇杰笑着一五一十的说道:“我们营长是老红军了,以前作战时头上被国民党打了一枪,别人都以为他死了,但是……”

联络员正在听故事的时候,李远强穿着一身崭新的黑军装过来了,老远就热情的喊道:“吴同志,走!我带你去吃饭!我还有好多事情要问你!”近了后一把抓住联络员的手就走。

联络员客气的说道:“好啦!我又不会跑,跟你去就是啦!”两人以前可不是什么旧友,相反,两人都是从未见过面,之所以这么客气,因为李远强原本就是从主力部队上退下来的,现在有机会了当然要好好地询问一番。两个人一路走一路热情的聊着红军时代的一些琐事。

聊着聊着就扯到了刘云身上,李远强正说着说着,突然身后有人在大声喊自己,立刻对联络员高兴的说道:“说曹操、曹操就到,这不,他过来了。”两个人相视一笑转身向后看去。

李向阳和林黑羽浑身上下满是烧焦的痕迹,刘云倒是一身干净,可一边的头发却被烧掉了,三人的前面还有两个更加惨不忍睹高大汉子,仔细一看,前面两个年轻汉子的上衣被扒掉了,双手提着裤带,看来连裤带也被扒掉了,浑身上下有大片大片的烧伤痕迹。

近了,那两个年轻汉子由李向阳和林黑羽一左一右看押着,刘云走到李远强的身边,抿着嘴巴偷笑一下,说道:“今天打蛇反而被蛇咬了。”说完拍拍头上烧焦的头发。

李远强看到刘云半个脑壳的头发没了,也忍不住笑了起来,片刻后才问道:“今天干掉那个文海了吗?”

刘云立刻不高兴的指着两个特务说道:“这小子跑得比兔子还快,只抓住了他的两个小跟班。”又好奇的上下打量李远强,反问道:“你怎么穿着黑色的军装?不是黄色的军装吗?还有,今天家里来了贵客怎么也不跟我介绍?”说完又冲着联络员笑了一笑。

李远强哪敢说军装被染成黑色是因为有人在搞破坏,这里有主力部队的人再看着呢!不自然的笑了笑,老脸微红的说道:“这还不都是他们布厂的人都没有经验,结果就糟塌了好端端的布料,全给染成了黑色,现在木已成舟想后悔也来不及了,也只好将就着先穿了再说!”

刘云的眼睛又向特派员看过去,特派员不等李远强开口,自我介绍着说道:“我是x主力团的联络员,名字叫做吴东水,刘云同志你好!”说完伸出大手和刘云紧紧地握在一起。

主力团?刘云好奇地问道:“是不是x团开过来了?”在历史上这可是一支英雄部队,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吴东水笑着说道:“正是我们x主力团开过来了。”

刘云突然想到历史上的邪教万人围攻根据地事件,粉碎邪教进攻的也正是眼前的x团。

“营长、政委!”气喘吁吁的叶齐三步并作两步向这边赶,近了后上气不接下气地大喊道:“重大、重大军情!”

李远强和刘云互相对视一眼,几乎同时向叶齐快步迎上去。吴东水稍微犹豫了一下也跟了上去。近了后,叶齐看了看跟上来的吴东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他是自己人,有什么事情照实说!”李远强抢先开口了。

叶齐立刻急急的说道:“大事不好!黑河镇的‘一门道’的要倾全力攻打根据地,说什么要将根据地连根拔起、鸡犬不留!”

“什么?”刘云失声叫了起来,历史上邪教攻打的是x团开拓的沂水根据地,跑到我这里来干什么?虽然历史已经改变了,但是这也改得太离谱了吧?!

李远强不是本地人,不知道“一门道”的厉害,很随意的对叶齐问道:“这些反动势力来了多少人?有没有鬼子的协助?”

“‘一门道’具体参加了多少人我不太清楚,据‘一门道’的人说要出动上万人!”看着李远强变的惊讶的目光,叶齐继续说道:“而且还有鬼子的援助,至于鬼子的兵力是多少我就不清楚了。”

刘云几乎和李远强同时转头对吴东水问道:“你们主力团什么时候到达?”

吴东水略一思索,神情严肃的说道:“很快!就在这一两天,但是为了保险起见,我决定再给他们发一封电报,催一催他们。”

三个人连饭都顾不得吃又急急忙忙向发报机室走去。

“滴、滴”的发完电报后,吴东水正要习惯性的说什么,却又突然合上嘴巴,惹得李远强一肚子疑问。倒是刘云又让吴东水再讲解了一次怎样使用电台,时间不长的功夫刘云点点头,表示可以离开了!

吴东水很随意的说道:“万一没有学会我可以再教一次!”

以前只会用高级电台,搞定这种老式电台还不是小儿科?刘云摇摇头,笑着说道:“我已经学会了!”

嘿!这游击队还真是藏龙卧虎!吴东水开始考虑是不是需要披露一下自己的身份,这样也好参加他们的作战计划!看着李远强和刘云的背影,吴东水在小房子里转了几个圈后终于下定决心。

“第一,做好村民们的撤退工作;第二做好坚壁清野的工作;第三,防备内奸的破坏;第四……”刘云正说着说着,门外有人大声喊道:“报告!”刘云回答道:“进来!”接着小五进来了,敬了一个军礼说道:“马指导员回来了,还带回来了好多人。”

刘云心中一喜,连声说道:“快、快!我们快过去接他们。”又兴高采烈地对其他干部说道:“这次马指导员带回来一百多个兵。”

吴东水还是来晚了一步,干部们的碰头会很短暂,赶到的时候只听到那些散场的干部们说什么“地道、地雷”之类的东西,地雷战清楚,以前在军校学过,但是地道战是干什么的?

马常青带回来的那一百多人显然还不适于立刻编入作战,钟天祥将其全部编入民兵。不过马常青带回来一个小队还多的武器装备却帮了游击队的大忙,很快就有游击队干部收走了他们手中八、九成新的全副日式装备,然后给他们换上大刀长矛。

除了那些手持大刀长矛目瞪口呆的暮云镇新兵们,大家都很高兴。

连级干部们最高兴,看着地上一个连的武器装备心花怒放,叽叽喳喳的讨论着什么。

根据地已经很大了,村子十六个,总人口八千多,除了每个村子几十至上百人不等的民兵以外,区区三个连队的正规军的确显得太少了。刘云若有所思的用手指弹了弹三八式步枪的刺刀,转身对李远强说道:“政委,我建议立刻组建新编第四连,从民兵中挑选合格兵员,从其它连队中抽调干部,你认为如何?”

李远强还没有来得及说话,那边赵延立刻抢着回答道:“不行!”迎着政委和营长不解的目光,继续说道:“一旦组建新兵连,不光他们的战斗力难以得到保证,就连我们这些老连队也因为失去骨干而造成战斗力急剧下降。”

刘云笑着反问道:“这世上哪有天生就会打仗的?当初你们不也就是这么熬过来的吗?”

这个问题比较难办,李远强思索了片刻,对刘云说道:“现在大战在即,轻易改动部队编制不妥。”停顿了两秒钟后,正色说道:“等到这场战斗结束后再议论扩编事宜。”

虽然扩编计划暂时被搁置了,但是眼前的武器装备和人员却不能被闲置。

李远强说得很在理,大战在即不宜变动编制,刘云看了看地上一个连队的装备,说道:“那么先暂时将这批装备分成三份,每个连队三十多人枪。”看到赵延满意地笑了起来,又小声自言自语:“这等于给你们这些家伙每人一个满员排,现在不高兴才怪呢!”

连级干部们交头接耳,傻瓜都看得出来他们对这种扩编非常欢迎。

“营长!”马常青倒是没有和那些连级干部们“一起高兴”,而是拉着身上打满了“补丁”的徐柏生过来了,说道:“这一路上徐柏生屡立奇功,你看是不是……”又加重语气说道:“不然我们就回不来了。”

徐柏生有些不好意思地一笑,紧张的搓搓手。

马常青的意思很明显,是给徐柏生来“跑官”来了,刘云看了看浑身伤痕累累缠着绷带、满脸疲倦的徐柏生,赞许道:“好小伙加油干!这次扩编了新兵排,你就在马指导员手下当排长,如何?”又笑着说道:“不过这几天你先好好的养伤,不养好伤就算你违反军纪。”

马常青也拍拍徐柏生的肩膀,说道:“你先跟米院长到医院去养伤,平时多吃点好东西,过几天我来接你。”说完挥挥手示意其离去。

刘云冷不防一把抓住马常青的手用力一捏,马常青的伤并没有好,此时痛得脸色一变,皱着眉头问道:“干什么?”

“你也给我乖乖的去养伤!”刘云非快的堵住马常青的嘴巴,笑着说道:“这几天我会让人取代你的职务,等你伤好了我再亲自到医院去‘验收’。”

游击队这时候已经算得上是一个加强营,虽然“先进”的三八式步枪装备了一大半,还有几挺机枪,但是子弹奇缺,迫击炮倒还是有一门,但是炮弹却只剩下十几枚。

短暂的动员大会完毕后天已经快要黑了,至于每个连队的新兵排则已经全部补充到位。吴东水看到每个战士身上携带五发子弹,这是正常现象,可是手榴弹却是普遍每个人五颗以上,还有一个干部身上居然挂满了手榴弹(姚柱子给刘云背的手榴弹),大约有五十多颗,这就不正常了,难道他们有手榴弹制作加工厂?

“营长!”有战士气喘吁吁的跑到刘云身边说道:“有一股‘一门道’已经过了白石村了。”

“立刻出发!”刘云大手一挥,四百多人的队伍分成三路向白石村赶过去。

这次李远强没有参加战斗,而是留在后方组织军民实施撤退。

有一个村子是不能随便走人的,那就是泰村,虽然老百姓已经撤走了,但是李远强可没有能力将泰村的布厂也整个搬走,布厂可是李远强的心肝宝贝,以后的军装就靠他了。

为了把守泰村不失守,李远强细心布置着原本就很弱的火力,在让人在村口埋了好些石雷,甚至连村里的一些大路上也埋设了石雷。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