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二卷 马六甲 第十九章:对攻战(五)

红色猎隼 收藏 13 61
导读: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二卷 马六甲 第十九章:对攻战(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2005年3月21日,印度新闻媒体向全世界通报了一则消息,当天下午印度空军的一架米格-21U教练机在起飞后不久,由于机械故障而在坠落拉贾斯坦邦西部的山区里,印度空军(IAF)的两名飞行员不幸遇难。

而其中之一便是刚刚由印度空军东部司令部直属米格-27战斗机中队调来的皇牌飞行员—德那巴汗上尉。

德那巴汗出生于一个印度空军世家,他的祖辈们为大英帝国的利益在东南亚的天空与零战格斗过,在克什米尔与昔日的同僚互相追逐。而德那巴汗本人更是印度空军中数一数二的皇牌。

他曾驾驶过米格-27“鞭挞者”在名为“对抗印度2005”联合空战演习中对抗过来自冲绳嘉手纳基地的美军F-15C战机交和驻守日本三泽基地的第5航空队第35战斗机联队的F-16战机,并且取得了完胜的骄人战绩。从那以后,德那巴汗一直坚定的以为自己将很快有机会驾驶印度空军最尖端的战机—苏-30MK战斗机,但是新德里给他的新任务却是简单而直接—“去死”。

一次伪装的坠机事故之后,德那巴汗被抹掉了所有现实中的身份,被秘密派遣到了印度空军在中亚的第一个海外训练基地—距离塔吉克斯坦共和国首都杜尚别15公里左右的阿尼空军基地,接受神秘的特别训练。

印度对塔吉克斯坦感兴趣绝不是因为那里的条件适合训练飞行员,而是因为塔吉克斯坦的战略位置正好扼守中国—巴基斯坦战略交通线的北段。在这里布下一枚棋子,不仅可以贯穿俄印战略联盟。一旦战争爆发印度空军更可以以此为基石切断中巴两国之间的战略纽带。

更最主要的是中亚已成为许多依赖欧亚大陆油气资源的国家的战略利益地区,这里有正在开采的和潜在的油田和天然气田;计划铺设石油管道,并在进行油气勘探。美国、欧盟、甚至巴基斯坦都对俄罗斯的这一传统利益范围表现出兴趣。而作为一个梦想崛起的大国,印度对这里的能源需求也是如饥似渴。

阿尼空军基地占地面积229.3公顷,自1985年以来,该军事基地就一直处于闲置状态中。作为前苏联时期的二线机场,这里仅建有可供战斗机和运输机起降的跑道和简单的维护措施,俄罗斯空军在此仅部署有5架苏-25强击机。而印度空军的到来,为阿尼空军基地新建了3个大型飞机库,其中2个机库对外用于停放印军的12架米格-29战机,另一个机库对外宣布将被“移交塔空军使用”。但实质上却是用来部署印俄合组的第一支联合精锐战斗机中队—“方块A”。

强大的红色帝国—苏联解体之前,强大的空军拥有20个大规模战略作战集群、38个航空兵师、211个航空兵团和大约10000架各类飞机,并拥有有条件一流的机场和指挥/控制/通信设施。

但随着“牢不可破的联盟解体”后,俄罗斯仅仅继承了前苏联60%的作战飞机和约50%的机场,这些机场大都位于乌拉尔山脉以西。苏联空军许多重要基础设施(包括机场和训练中心等)以及现代化战机都落入当时已宣告独立的各加盟共和国手中。

整个20世纪90年代,资金不足、纪律松驰、士气低落、人事问题无处不在的一直困扰昔日最为庞大的军事机构。由于缺乏资金,已影响了俄空军的战备、训练、维护、研发、现代化建设、新武器采购、后勤保障、飞行安全及相关社会问题的解决。

1992—2002年间,俄政府分配给俄空军的预算经费只达到空军申请预算额的30%。俄空军几乎所有的基础设施都处于严重的失修状态,曾经无上光荣的俄空军人员及其家庭处于饥饿和无家可归的境地,俄航空兵一线部队由于缺乏燃料、零部件和飞行时间而使战备水平急剧下降。

俄空军迅速精减了包括苏-7、苏-17、米格-21、米格-23、米格-27战斗机在内的1700架老式战机,随着俄罗斯空军与防空军合并计划的完成,俄罗斯空军已基本上实现了新一代作战飞机的更新换代。除保留100架米格-23第二代战斗机外, 俄空军已经换装了第三代作战飞机。并开始注意力集中于由第四代战机组成的作战力量上。

参照美国空军“全球派遣”的概念,在莫斯科郊区库宾卡的俄罗斯空军航空技术展示中心由阿穆尔河共青城飞机制造厂生产的苏-35型单座多功能歼击机以每月3架的速度递增着。这些俄罗斯最新锐的战鹰被分配给来自俄罗斯空军最优秀的空军驾驶员驾驶。

作为俄罗斯双头雄鹰的利爪,这些皇牌中的皇牌被分别编组为6个独立的战斗机中队,除了德那巴汗所在的“方块A”中队以外,其他三支命名为“黑桃A”、“红桃A”、“金花A”的战斗机隶分别属于俄罗斯东部、西部、南部三大地区指挥中心。而其之上还有传说中的两支“JOKER”中队则直接听名于克里姆林宫,外界根本无从了解其的任何信息,成为了俄罗斯空军中的迷中之迷。

在阿尼空军基地里,德那巴汗并不是第一个印度飞行员,但确实有幸能活着留下了唯一一人。除了高强度的对抗训练以外,在阿尼空军基地内,德那巴汗和所有的印度飞行员们还要忍受俄罗斯飞行员们的白眼。在长达两年的封闭式训练中,德那巴汗连自己都无法想象自己是如何熬过那些不眠的日日夜夜的,不过最终他挺过来来了,成为了“方块A”中队中俄罗斯飞行员们信赖的战友。

在“方块A”中队中所有人都没有名字,大家只有代号。按照常规从中队长以下所有飞行员都采用苏联时期第四代领导人的名字来作为外号。而德那巴汗的外号叫作“甘地”,这是俄罗斯飞行员中唯一耳熟能详的几个印度名人之一。

穿越了东盟联合空军第17混编中队的拦截机群之后,“方块A”中队开始接近曼谷的天空,而此刻装在德那巴汗战机尾锥内后视火控雷达上竟出现了一架F-16C/D轻型战机的信号。

这架孤独的“战隼”的战斗坐舱里拼死驾驶的战机死死咬住“方块A”中队的正是2007年12月13日夜的印度“烈火III”型远程地对地导弹袭击中,失去了妻女的新加坡空军飞行员训练中队的邓礼贤上尉

2007年12月13日夜的那次恐怖的突袭中,邓礼贤上尉和他的战机虽然及时转场到了泰国皇家空军的机场,但是刚刚由美国飞回新加坡的妻女却永远的留在了新加坡的巴耶利巴空军基地的跑道上。

在泰国的日子里,邓礼贤上尉没有一天不为复仇的烈炎所吞噬,悔恨和愤怒让他时刻都想升空与印度空军血战到底,今天机会终于来了,即便是面对性能优越的苏-35战机,但是邓礼贤上尉还是义无返顾在艰难的躲过了超视距的迎头攻击之后,驾驶着战鹰全速追了上来。但是在具备后射能力的苏-35面前,背后并不是死角。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