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二卷 马六甲 第十九章:对攻战(四)

红色猎隼 收藏 16 92
导读: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二卷 马六甲 第十九章:对攻战(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空战仍然在继续着,又一架印度空军的米格—21UPG在泰国湾的上空化成了点缀星空的灿烂焰火。除了与J-10H舰载战斗机之间,机型本身存在的巨大代差以外。让本身作战半径不过1400公里的米格—21UPG由苏门答腊岛上的前线野战机场穿越马六甲海峡,再横跨整个马来半岛在泰国湾与具备强大电磁优势的中国海军舰载机群作战,在空间上也显得极端愚蠢。

往往米格—21UPG不是盲目的发射2枚R—77对空导弹就调转机头撤出战场,就是在短暂几分钟的格斗对抗中陷入油料时间。而任何一点的战损和机械故障在返航的过程中都足以致命。在当夜参战的68架印度空军的米格—21UPG轻型战斗机中除了被击落的25架之外,由于战伤和机械故障而坠毁在马来半岛及其周遍水域的就达13架以上。

望着巨大的战场电子地图上密密麻麻红色“X”符号,印度远东战区总指挥普拉什中将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在对东盟各国取得了全面压倒性的空中优势之后,将西部空军司令部下辖的6个米格-21战斗机中队转场到苏门答腊岛前线部署本身的目的是为了加强对马来半岛战场的地面支援/控制能力。

而在今夜的空战中空军更希望通过小编队、多波次的袭扰攻击来消耗中国空军。但从目前的结果来看,不仅未能达到最初的战术目的,相反对目前的战局造成了空前恶劣的影响。

对于一个拥有15万人、2000余架军用飞机的空军大国而言,今夜的损失虽然惨重,但绝对称不上伤筋动骨。真正严重的是今夜印度空军犯下的错误,无形之间筑就了一个神话。可以想象当悬挂着以色列制造的外挂的光电设备吊舱的米格—21UPG自信满满的滑出跑道之时,所有的印度军人对他们的期待。但这样一边倒的结果,无疑只能证明中国空军的强大和不可战胜。

好不容易通过先发制人和战略打击打垮东盟空军所建立起来的信心和士气,将在今夜之后受到最无情的挫败。这是普拉什绝对不能允许的,印度军队并不缺乏资源和能力,但是他们却永远无法象中国军人那样坚韧和自信。

为了维护对中国空军的心理优势,普拉什必须要用神话去破灭神话。秘密部署在印度东部城市加尔各答近郊的卡莱孔达空军基地内的印度空军两支暗箭中的第二支被搭上了战争的弓弦。它有一个很另类的名字—“方块A”

卡莱孔达空军基地内,在黎明前最后2个小时的黑暗中,基地司令达桑上校屹立在冰冷的夜风中。心情澎湃的看着常年以来处于封闭的0-12号机库中3-12号的大门缓缓开启……。

0—12号机库位于基地南部的一个独立区域内,长期以来一直处于封闭状态。即便是基地的负责人—达桑也并不了解,这其中到底存放着什么秘密。战争开始之后不久,4辆8轮卡车曾神秘的进驻那里。而其中更有早已被新德里宣布死亡的昔日皇牌,那个名叫德那巴汗的男子。

而虽然缓缓打开的机库大门,机场的跑道两侧的灯光开始闪亮,一架架棕色野战迷彩涂装的俄制战机驶出机库,滑向跑道。“这是……。” 达桑上校惊讶的看着眼前逐渐加速起飞的战鹰,刹那间失去了语言的能力。

第一支截获“方块A”中队雷达信号的中国部队是秘密部署在缅甸北部曼昂岛上的中国产仿捷克“维达”-E被动雷达阵地。

作为一种战略及战术电子情报和被动监视系统, “维达”-E被动雷达可以用于对空中、地面和海上(舰艇)目标的探测、定位、识别和跟踪。它自身不辐射电磁信号,而是借助外部非协同式的辐射源来进行探测和定位。主动雷达难以对付空中隐形目标,而“维拉”-E雷达系统则眼尖耳灵,能够探测到目标发出的哪怕是微弱、短暂的电磁信号,即刻让目标在雷达屏幕上原形毕露。

2007年12月25日的凌晨4点50分,10架不明型号的印度空军战机几乎是切着缅甸的领海飞向印度军方的前线基地群—安达曼—尼科巴群岛。根据雷达信号,曼昂岛上的雷达站初步判断为由印度东部机场转场到前线的印度空军Su—30MK战机。在过去的日子里这种跨区域的调动已经屡见不鲜了,而根据经验这样的转场战机往往没有携带武器弹药。所以中国空军作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由曼昂岛的引导,中国空军部署在缅甸北部的J-8D型战机紧急起飞,进行尾追拦截。

凌晨5点30分,6架中国空军J-8D型战机在缅甸南部的伊洛瓦底江口外发现着印度空军的“方块A”中队。J-8D型战机紧紧咬住这支陌生机群。对于J-8D型战机的飞行员来说,只要在印度空军进入安达曼—尼科巴群岛的防空火力圈之前,锁定、攻击就会有所斩获。但是他们错了,因为在他们按下导弹发射的按钮之前,敌人的R-77中距导弹已经夺面而来。

一个、两个、三个……缅甸南部的黎明前的夜空闪烁出6个暗弱的光点,随后光点不断变大,如流星般掠过漆黑的天空。猛烈的撞向紧紧尾随着中国空军J-8D型战机……

48个小时过后,缅甸方面的搜救小队在孟加拉湾冰冷的海水里救起已经昏迷多时的中国空军少尉李梁时,他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就是“那绝对不是印度空军Su—30MK。”

但这一切的证实来的太晚了,参与拦截的6架中国空军J-8D型战机中有5架被击落,另有1架被击伤之后迫降在缅甸伊洛瓦底江口外的海面上。这是中国空军在“方块A”中队面前流下的第一滴血。而接下来的几十分钟中内,中印双方原本均衡的空战,胜利的天平又将如何倾斜呢?

第二支与“方块A”交手的并不是中国空军,而是由廊曼泰国皇家空军基地起飞的东盟联合空军第17混编中队。自开战以来,损失空前惨重的东盟空军中任何一国均无能力单独作战。

新加坡保留了相当数量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战斗机部队,但是一片焦土的狮城已经难以为其提供安全起降的机场。泰国虽然还拥有相对完整的国土防空体系和空军基地群,但其空军中可以起飞作战的战机却已寥寥无几。

当然除了新泰两国之外,集中到廊曼泰国皇家空军基地的还有马来西亚空军的残余战机和越南空军第4先遣团的机群。在进行了紧急的混编和协同训练之后,这支“多国部队”开始负责泰国西部地区的防空作战。

而印度空军“方块A”中队在斜向掠过着缅甸的领海之后,并没有降落在安达曼—尼科巴群岛而是转向向东,由缅甸的土瓦周遍地区,越比劳山脉进入泰国领空,直扑曼谷。

东盟联合空军第17混编中队紧急起飞了12架战机进行拦截。主力为越南空军第4先遣团副团长黎涌中校率领的4架SU-27SK型战斗机、新加坡空军的6架F-16C/D型战斗机以及泰国空军的2架泰国皇家空军411中队的F-5E/F虎II战斗机。

空战短暂而惨烈,印度空军的“方块A”中队在100公里以外即开始发射远程对空导弹。几乎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东盟联合空军就已经失去了70%的战力。2架SU-27SK型战斗机、3架F-16C/D型战斗机和2架F-5E/F虎II战斗机被击落。

失去了自己的僚机阮赧上尉的刹那,越南空军的皇牌黎涌中校突然想到一个俄罗斯军火商的笑话:

有飞行员问:“苏-27和苏 -35之间有什么区别吗?”有人回答说:“如果发生了空战,在你看见它之后它把你击落了,那么它就是苏-27。如果你还没有看见它,它就把你击落了,它一定是苏-35。”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