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从原始社会做起 第二卷 第十三章.过关斩将

dontbb 收藏 2 2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69/


匆尔博杀黄飞,何峰领兵逃出楚都。心中盘算:“这次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只有一路杀出去。”


那楚王得到报告,说驸马携公主出城,手上有楚后旨令:看望楚二王子。城门守将黄飞向被匆尔博砍死,不禁大怒。但又一想,自己与太子密谋,楚后不知情,那可万万不能声张啊。但黄飞一死,倒有了借口。忙下命令:“京城守城大将黄见忠带骑兵一千,追回驸马、公主捉拿杀黄飞向的凶手。”



何峰逃出城不到三十里,身后的大路上黄烟滚滚,尘土飞杨。马蹄象一阵阵暴雨打击在路面上。


“公主、驸马请留步”京城守城大将黄见忠带轻骑追到。


“你们要干什么?”何峰抽出雪亮军刀,望着黄见忠,手下众骑也纷纷拨剑相向。


“驸马爷误会了,我等只不过是奉楚王命;前来捉拿凶手,等这件事处理了在去二王子那不迟”


“大将军请回吧,凶手的事,我和驸马回家后,自会向父王有个交待”公主从马车中探出头道。


“你不相信公主吗?”何峰见黄见忠仍在犹豫,不悦地怒叱道。


“非末将不信公主,只是楚王王命,末将不敢抗令。”黄见忠不亢不卑答到。


“我们奉母后意旨看望哥哥,父王那自有我担待。”公主说完后,一脸不悦缩回车内。


“大将军还不恳通溶吗?”何峰见他不语,知道他心已动,趁机逼他下决心。


“好吧,我回去禀告楚王,公主驸马一路平安”黄飞忠平时受过何峰不少财物,加上公主是楚王掌上明珠,事情又有公主一力担待,自然做个顺水人情。


且说何峰一行人,出了京都,便奔洛阳而来。这天,来到东岭关据点。这据点是由孔秀千夫长率五百军兵把守。那孔秀正和手下划拳喝酒,忽然听说公主驸马要过关口。孔秀一想,太子曾有交待;“如果驸马过关,没有楚王令不得放行。”急忙领兵迎了出来。见到何峰,孔秀问道:“驸马要干什么去?”何峰道:“奉母后令探望二王子”“孔秀一听,果然没有楚王令,事情恐有问题,说道:“关口只认楚王令,请驸马、公主拿王令来”何峰言道;“这是家事,母后所差,那来王命?”孔秀一听,马上回到;“楚王家事小将没有资格管,但守关通行令,楚律所定,还望公主驸马体谅末将”何峰气就不打一处来,心想,黄飞忠回复王命,楚王一定会下死命令,再度追来,前后受敌可就完了。一着急就大怒道:“大胆孔秀,你敢不给老子面子。”催马直扑孔秀,照他的脖子上用力一刀,“喳”孔秀没料到何峰突然出刀,连剑都没来得及抽,被何峰砍了脑壳,孔秀手下的五百军士看驸马杀了主官,一看这情况那个敢拦,纷纷跑散。何峰一看机不可失,趁势冲过东岭关据点。


话说洛阳城守备将领韩福收到东岭关据点报,急忙召集手下将官商议对策。会议上,副将张宸说:“驸马公主没得到楚王的许可,属私自出逃,现在还有一条人命在身。更重要的是,如果我们不加阻拦,楚王必会追究,那时我们大家定会吃不了兜着走。”韩福说道:“话虽如此,但那何峰可是大大的厉害,连狼人大都死于他的手,我们更不是对手。我看只能智取。”张宸忙说:“将军高明,兄弟有一计。我们先将路障封住关口,派人前去和他们讲好话,劝他们回去不就结了。我们也范不上得罪公主驸马,实在不行再见机行事”正这时,一士兵来报,说是公主驸马大队到。韩福急忙带了一千人马,赶到关口去见。


两边一见面,韩福问到:“来的是什么人?”何峰忍气欠身答道:“我是当朝驸马,奉母后令前往永州。”“可有楚王通关令”韩福盯着何峰问道。“你小小洛阳守备这么烦,你到底让不让过,老子刚杀了东岭孔秀,你想步后尘吗?”何峰大怒道。”韩福乃一员莽将,一听何峰来横的,那想什么智取。也习惯地一声大喊:“此关是我守,若要从此过,请拿楚王令来!”何峰忙说:“过你个小小的关口,还敢向我要王令,想不想混了你。”韩福答道:“我奉楚王之命,在此守关。你既然拿不出特别通行令,就是逃犯。来人,给我拿下。”那张宸正盘算着如何劝说公主驸马打道回府。忽听一声喊,思想一开小差,胡里胡涂出了队列,只好硬着头皮前去捉拿何峰。这边匆尔博早就忍不住了,挥剑扑上去,打了几回合,张宸不敌拍马向回逃去。被匆尔博追上来一刀砍死!韩福一看不好,亲自来战,两人杀做一团,何峰见匆尔博一时杀不了对手,催马来击,照着韩福后脑砍去,韩福急忙躲闪一旁,匆尔博又利剑刺到,韩福那里还躲得过,被匆尔博一剑死。众官兵作鸟兽散。


何峰看到又有两条人命在身,不敢停留,连夜赶路,匆匆间来到了汜水关据点。这汜水关长卞喜,以从洛阳逃兵得知上关情况,他能言善语十分阴险,原本是江湖中人,被楚太子重金网罗。卞喜得报,说是驸马公主到了关下,心里盘算着要发挥长处,就决定于镇国寺请客,在饭桌上用蒙汗药暗算何峰。


卞喜出了据点见到何峰,忙一抱拳说:“敝人对驸马的景仰之情,有如涛涛江水连绵不绝……为了表达对驸马的敬意,特在镇国寺摆下盛宴,为公主驸马接风。”那何峰早已被说得不耐烦了,正想一不做二不休,举刀杀了卞喜,闯过关去。但一听说有饭局,大队人马都饿了。顿时改为笑脸,忙说:“好,好,好,快快前去。”酒过三循菜过五味,何峰对卞喜说;“奉楚后意旨,要出关去永州。”那卞喜一看他,吃了那多的蒙汗药酒,一点事也没有,吓得惊慌失措脸色仓白,那敢答话。此时,坐在何峰身边的匆尔博和几名手下倒了,何峰知道自已中计了,还好自已身体无碍。一把抓住那卞喜。严刑逼供才知;下的是蒙汗药,因蒙汗药少,仅这一桌酒放了蒙汗药。威迫他交出解药给匆尔博他们喝下。


匆尔博醒来后大怒,一刀将卞喜砍死。见关长一命呜呼,卞喜手下军士一看此情,那敢多待,早四下奔逃,跑了个干净。何峰出了汜水关。


再往前行,何峰大队人马来到了荥阳县城。那荥阳县城县丞王植,原是韩福的儿女亲家,听说驸马杀了韩福,暗中高兴。“杀得好,他给我的彩礼,这回就不用退了。”王植待何峰公主到后,忙热情接待,将何峰公主一行安排在县里最好的宾馆中休息。安顿完毕后,王植叫过手下李囤,吩咐道:“那驸马公主,一路杀人闯关,肯定是犯下死罪,不过天神神勇我们只可智取。你速速点一千军兵,一人一个火把,夜深人静,一把火烧了”李囤领命率一千军兵,带着柴草等物,来到宾馆附近。


李囤心想:“王植这王八蛋,叫自己烧死当今公主驸马,万一弄错了,自己就惨了。何况驸马乃天神,蒙汗药都没用,万一没烧死,顶罪也是自己”于是,李囤偷偷来到厅里,对何峰说:“驸马,王植那厮良心大大的坏了,一心陷害您啊。这不,他命令我带兵烧死您们,我看啊,您还是速速离去吧。虽然我不敢加害您们。可城中还有不少王植亲军”何峰一听心中大惊,急忙命匆尔博收拾行李起程。


何峰正在行走,忽听前面闪出大队人马,王植带领着上千士兵挡住了去路。王植大喊:“驸马慢走!我,我有话说。”何峰一看是王植,气不打一处来。大骂:“王植匹夫,杂种。我与你无怨无仇,你却派人来烧死我和公主,你不怕死么。”王植手下见他连公主都敢害,心中大惧,那王植想要解释清楚,被匆尔博快马杀到,可怜那王植本领稀松,被匆尔博拦腰斩成了两段。王植手下的军兵一看赶忙让道。何峰心想:“事情闹大了,后面肯定会有大队追兵,还是赶紧逃逸吧。”大队赶紧出关。何峰一路想念着李囤,感叹不已。心里想有朝一日,一定要还这礼。


何峰一路闯关夺路,来到楚与天神部交界处。眼前是返回天神部,最后一小关,守关的将领是张路。那日,张路正在关中喝酒,听得手下来报,说有一大队人马想要过关,领兵前来查看。张路见到何峰一行,喝问道:“你们是哪部分的?”

“我们是前往天神部使者”何峰见对方还不知自己闯关的事,索性骗他。

“可有关文”

“当然有”匆尔博拿着楚后意旨递过去。一边暗中抽刀。

张路一看不对,刚想开口,一道寒光。头已不在脖子上了,何峰率队趁机杀入关去。这时,身后的大路上黄烟滚滚,尘土飞杨,马蹄声震耳欲聋。太子、黄飞忠二千多骑杀来……


“何郎快走,不要管我,他们不敢对我怎样。”香秀公主见太子杀来,知道事情已无回旋余地。何峰带上自己肯定逃不掉,只要何峰逃脱,太子哥哥拿自己也没办法。急忙催促丈夫快逃。


何峰见势只好如此,带着匆尔博等人穿关而去。太子那肯罢手,率部狂追。何峰百余骑己是人困马疲,追兵越来越近。匆尔博见势不妙,让两名亲卫护着何峰逃命,自己率九十八骑,调转马头来战。太子先锋博哈顿,见对手不足百人,他大喝一声拍马上前。匆尔博闻声催马来战,“铛”一声,震得博哈顿虎口发麻。匆尔博趁他一愣,趁势将他劈下马。环顾四周全是太子人马,他人以杀入敌群中……


忽然,鼓角声四起,何峰率李强刘昌武上万骑步军杀来,太子见势不妙狼狈逃窜……


匆尔博满身是血,带着仅剩八骑,目送敌骑暴退,心劲一松,栽下马……


悠悠醒转,他望着围着自己的何峰、李强等,有点莫名其妙,原来他只不过是力战虚脱。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