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三十四章 黑八路

六指君1 收藏 38 106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三十四章 黑八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李向阳收起步枪,得意地对林黑羽一笑。

这次林黑羽倒是没有嗤之以鼻,而是惊讶的看着李向阳,这么远的距离居然能够命中目标??可事实就是事实,子弹千真万确的命中了目标。以前虽然也知道李向阳的枪法好,但没有料到李向阳的枪法居然达到了如此精湛的地步!

现代的特种分队由爆破手、狙击手、机枪手等各个技术兵组成,不管执行什么任务,分队中无论如何也不能少了远程狙击兵,不然就算不上一个完整的整体。

至少到现在为止刘云已经找出来了一个,至于林黑羽还有待发掘,本来他的自然条件不错,但是在帮其戒掉小皇帝的作风之前,刘云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他和李向阳单独出去完成任务的!那样会害死他们俩。

下面的那些特务胡乱放了几枪后也没有动静了。

“可以走了吗?”李向阳看到刘云换了一个地方继续守候,忐忑不安道:“大汉奸文海已经很久没有动弹,我敢肯定他已经死掉了。”

“地上那个人的确已经死掉了。”刘云指着担架上歪歪扭扭的那个人说道:“但是你也知道,这些汉奸的战斗力很强,所以我很想弄一个活的回去,看看鬼子到底是怎么训练他们的。”

林黑羽张着嘴巴看着刘云,能够说这种话的不是疯子就是武圣,十几个特务是那么好对付的吗?自己的胆子已经够大的了,没料到这世界上一山还比一山高。又转头向李向阳看去,这小子居然也在理所当然的点头,表示赞同刘云的话!

“疯子!”林黑羽暗自摇头,十几个人可以撵得你满山跑。

正当林黑羽犯晕的时候,李向阳突然端起了步枪,下面有一个特务偷偷的探出了头,上前摸了摸担架上的同伴,远远的不知道说了一些什么,接着又冒出几个人头,鬼鬼祟祟的向四周察看了一气,这才走向跌倒在地上横七竖八的自行车。

“要不要打!”李向阳小声问道。

“再等等!”刘云迷着眼睛说道:“开始路上有十八个人,但是现在却只出来了十五个人。”

不知道谁喊了一句什么,十几个特务却又突然丢下自行车,全部钻入大路两旁的杂草、密林里。

刘云小声说道:“刚才没出来的两个特务一直在暗中寻找我们,如果我们冒失离开就会被他们发觉。”

林黑羽一惊,好险呀!对刘云小声说道:“营长,幸亏我们没有贸然离开,否则肯定会被他们追着打。”

李向阳不屑的撇撇嘴,说道:“我和刘大哥在一起这么久了还没被人追着打过。”

林黑羽正要反驳,“砰!”李向阳手中的步枪突然开火了,草丛中一个衣着光鲜的大汉艰难的站直了身体,摇晃了几下后才“扑通”一声向山坡下摔去。

刘云笑着对李向阳赞许的点点头,又对林黑羽说道:“如果刚才我们马上离开这里,那么这些汉奸反而不会紧张,但是我们一直不肯走,那些汉奸害怕再次挨枪子,反而不敢冒失上路了。走!现在我们换一个地方说话,这里已经不安全了。”

长时间的沉静后,终于有特务按捺不住了,刚刚站直了身体,“砰!”的一声枪响,一颗子弹准确无比的击中了那特务的脑袋。李向阳目无表情的拉开枪栓,又轻轻的挪动身体换了一个地方。

片刻,从空旷的土路上传来一声怒骂:“我操你娘!不敢出来么?这算什么爷们?”

时间在漫漫的流失,曾经破口大骂的特务也已经魂归西去,剩下的人依然在比耐性,林黑羽轻轻的撵着一根小草,直到那根小草在手指间变成一小撮烂泥,终于,林黑羽也熬不住了,轻轻挪动着身体来到刘云的身边,低声问到:“营长!我们难道就这么老跟他们耗下去?”

刘云笑着问道:“怎么?就熬不住了?”看到林黑羽一脸为难的样子,安慰道:“你熬不住了?他们更熬不住!你自己想想,这半个多小时的时间里他们被我们压着打,他们更难受!”

致命的迷藏游戏还在继续进行。

特务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瞄着腰进行拉网状搜捕目标。刘云等三人一边小心翼翼的后退以避开特务的人海战术,一边伺机开抢射杀特务,一旦有特务从齐腰高的草丛里不小心露出头,第一次可能没事,但是在附近的地方第二次露头那就是自己找死了!有特务不过因为脚下一滑失声叫了一声,刚刚站直了身体就被冷枪打死。

“前面有人,抓住他!”一个特务大叫一声,其他几个特务纷纷向他所指的地方跑过去,前面矮小的人影一闪就不见了踪迹,这让三、四个特务非常不甘心,一边在草丛里胡乱开枪,一边飞快的追过去。

“轰!”仿佛一声惊雷响起,跑在前面的两个特务顿时被气浪抛得老高。

爆炸声过去了很久,四周一片死寂,尽管特务们都趴在地上一声不吭,但是忍耐心已经到了极致。这种偷偷摸摸杀人的方法最伤害士气了,现在这些特务们除了勉强控制愤怒之外,还感觉非常恐惧,想立刻离开这里。

文海倒没有参与这场偷袭与反偷袭的游戏,开始跳到隐蔽角落的时候拉动了旧伤口,现在身上的伤口不时地传里一阵阵剧痛。

文海原本有机会回到蓟县接受大医院的精心治疗,但是为了早日击败游击队,还是决定忍着伤痛留在农村里养伤,伤口上的巨大创口也是村医用消毒的普通针线强行缝合起来的,而这其中最痛苦的莫过于没有麻醉药,撕心裂肺的疼痛几乎让文海就要爆发了,那个村医也差点让文海命人将其拖出去枪毙。

山顶上突然有人惊呼道:“蛇!”李向阳迅速转身向后,捕捉到目标后凭着感觉开了一枪,“砰!”一声清脆的枪响,喊蛇的那特务叫声嘎然而止,然后“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接着又是几个翻滚从山坡上滚到了大路旁。

见状,受到过良好教育的文海忍不住低声咒骂起来。

李向阳将一颗手榴弹的引线小心的绑在枪口上,然将手榴弹埋在地下,又用浮土盖上枪口,林黑羽睁大眼睛在一边看得真切,等李向阳布置完毕后主动说道:“我去吸引他们过来。”

远处草丛里又有人影在晃动,几个特务也学乖了,不再冒冒失失的跑上去挨炸,而是掏出手枪、手榴弹一阵猛打,等到那里的齐腰高的草都被轰平后,这才一路小心翼翼的摸过去。

“我找到一枝步枪!”一个特务大步跨上去将步枪从地上捡了起来,愤愤道:“这狗日的就在附近,肯定受伤……”

“轰!”埋在地下的手榴弹突然爆炸,三个围上了的特务来不及发出惨叫就立刻被气浪抛了出去。文海忍不住了!再这么下去别说那些特务,连自己也会送命在此!

“都回来!”文海身边一个贴身特务撤着喉咙狂喊道:“都撤回来!聚在一起不要分散了。”

文海脱下身上的衣服,然后点燃一根火柴将其点着了,看着衣服上的火烧的“吱吱”之响,现在可以完全肯定眼前的刺客就是游击队的人,很可能那个刘云也亲自来了,他最喜欢暗杀、偷袭!文海又突然想到在桃林镇被人用刺刀捅死的清丸,这很可能也就是刘云的杰作!

可惜自己身上有伤,而且手下也都是不堪一击,不然,哼!文海一边冷笑着一边将已经熊熊燃烧的衣服扔到马路对面的齐腰高的草丛里。

见状,文海身边的两个贴身特务也纷纷将衣服点燃了丢到草堆里。一阵山风刮过来,火势渐渐的旺盛起来,烧得那些枯枝败叶“吱吱叭叭”直响,隔得老远的特务们纷纷“收工”,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向文海所在的角落靠拢。

“林黑羽,你给李向阳当观察员。”看到林黑羽不理解的样子,刘云解释道:“就是给李向阳观察敌情,特务们现在要逃跑了,此时他们的警惕性肯定不高。”林黑羽张着嘴巴犹豫了半天,徘徊在心头的“我给这小子当炮灰?”这一句话始终没好意思说出来,点点头总算勉强答应了。

这倒不是和李向阳闹别扭,而是当惯了小皇帝,突然当螺丝钉就非常不习惯了。

林黑羽正要转身离去,刘云却突然一把抱住林黑羽的腰,将其猛地扑倒在地上,一颗手榴弹从林黑羽的脚边翻滚着跌下山坡去了,“轰!”手榴弹爆炸了。

紧接着又传来“啪”的一声驳壳枪响,山顶上的一个特务“哎唷”一声栽着跟头翻下来,这一枪是李向阳开的。林黑羽有点羞愧,刚才趁刘、李二人不注意的时候,就在这里方便了一下,没料到这也能暴露目标,而且还差点害死营长。

特务们渐渐大多回到了文海的身边,而火势渐渐越来越大,已经逼近刘云所在的地方。“哥!要不继续赶到他们的前面继续埋伏起来?”李向阳收起驳壳枪,问道:“已经留下了一半特务,剩下的那一半干脆也将他们全部包了吧?”

刘云轻轻摇摇头,指着远处说道:“你看!那边的草丛在急剧摇动,肯定藏了特务,文海有没有死问问他们就知道了。”

李向阳一拍脑袋,兴奋说道:“对呀!你不是说还要抓活特务吗?看来他们是被火给挡着回不去了。”

火势越来越大,渐渐看不到马路了,但刘云还是能够隐隐约约看到几个特务急急忙忙向蓟县方向逃窜。

一个穿着光鲜绸缎的特务想从一处火势较小的地方穿插过去,却被烧得灰头土脸的退了回来,扑灭身上的余火后又跺着脚骂了一声,准备再换个地方插过去。

特务进入包围圈后,“狗日的!”李向阳猛然间一声怒吼,从高处扑下来用枪顶住特务的脑袋,却一时收不住脚将那个特务撞入滚烫的火堆里,特务惨叫几声后又慌忙爬上“岸”。

刘云对林黑羽使了一个眼色,林黑羽立刻大吼一声,跳到特务的后面狠狠的就是一脚踹过去,特务冷不防受到重击,惨叫一声后身体弯成了“虾子”,林黑羽马上弯腰给特务缴械。

将特务的驳壳枪取到手后,林黑羽“嘿嘿”一笑,正要向刘云表功,没料到身下的特务突然爆发出一声悲天惨地的嚎叫,猛地一把抱住林黑羽的双腿使劲将其绊倒,“通!”一声闷响砸得地面尘土四溅,林黑羽手中的驳壳枪也甩出去老远。

“啊!”林黑羽一声惊呼,惊恐的看到特务挥舞着匕首刺过来了,拳头带起的冷风猛烈的扑到林黑羽的脸上,林黑羽本能的闭上了眼睛。

“让你狂!”李向阳飞起一脚砸在特务的下巴上,“哎哟!”特务一声惨叫整个人向后仰,手中的匕首也甩到火堆里去了。

李向阳收起有些疼痛的脚,自言自语地说道:“没见过这么顽抗的汉奸!”又对心有余悸的林黑羽不满的问道:“你还打算躺多久?”

被李向阳搭救让林黑羽感觉挺没面子的,但是却也不想这么认输,跳起来后一边反唇相讥,一边大力踢打那个特务。

一个没来得及和文海会合的落单特务听到惨叫后摸过来了,扒开齐腰高的杂草后见到有两个年轻人正在斗嘴,还有一个同伴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上。见状,特务立刻准备开冷枪。

“你在干什么呢?”刘云就在特务的身后笑着问道。

冷不防被人“问候”,特务吓了一跳,正要反抗,烧焦了半边头发的刘云一拳敲在特务的后脑勺上。特务抽动了几下身体“扑”的摔倒在地上,口吐白沫昏死过去。

还以为这些特务是什么精锐呢!原来也不过如此!刘云有些不屑的拍拍手,对李、林二人大声喊道:“你们快点将那特务拖过来,现在火势越来越大要快点离开了。”

叶齐化装成一个游走四方的道士,偶尔伸手擦掉脸上的汗水,顾不得疲劳急急忙忙往游击队根据地赶路。天要踏下来了,也不知道游击队里的谁搅和了“一门道”的法事,还开枪打死了他们一个坛主,干完这些也就算了,偏偏还光明正大告诉“一门道”自己的来龙去脉,这不是在犯傻么?(康富不是本地人不知道“一门道”的厉害。)

“一门道”岂是那么好招惹的?“一门道”的蔡岳放出风声来要将大青山根据地夷为平地。据可靠情报,现在整个“一门道”上上下下正在打造刀具兵器,准备浩浩荡荡杀向大青山根据地,而且到时候还有鬼子配合“扫荡”。

而另一边,李远强连逢喜事,几乎笑得合不拢嘴巴,首先是x团派来了联络员,并且还带来了电台密码,马上x团就从大青山这里过境,然后沿大黑河而下。

李远强觉得有这么一支强援在身边,连睡觉都可以安稳多了。另一件事情就是泰村的布厂日夜赶工终于做出来了一百余套军装,不但李远强满心欢喜,其他感觉有份立了战功的干部们,也伸长了脖子看着。

一堆干部在李远强的带领下兴高采烈的向布厂走去,沿途不少泰村的老百姓感觉挺奇怪的,虽然早就体会到这些八路军的长官挺平易近人的,但是今天却格外热情,不断有长官逗逗沿途的小孩子,或则有事没事的和老人打招呼。

没多久,布厂的大院子进入干部们的视线。

这个时候汪直也正急得团团转,原本好好的军装不知道怎么搞得居然不知不觉全部变成了黑色,眼看李远强就要带着干部们过来了,到时候他们这些打仗的恶汉还不吃了自己?

大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李远强带着干部们进来了,看到急急迎上来的汪直脸色不怎么好看,奇怪的问道:“汪部长,干什么这么着急?”干部们也纷纷停下脚步看着汪直。

汪直难为情地从身后拿出一件“军装”,苦笑着说道:“不知道怎么搞的,衣服做好后又再次被人上了染料。”看待李远强的笑容渐渐消失了,又急忙说道:“我估计是有人在搞破坏。”

只有李远强穿过真正的八路军军装,咋一看到现在黑糊糊的八路军军装顿时愣住了,这让人咋穿?

“可惜!可惜!”李远强连声惋惜,在院子里来回走动几步,抬头正色说道:“这么多衣服全部染成了黑色决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办得到的,将这些天参与布厂劳动的人全部召集起来,发现少了谁就去找谁。”

王打铁身为根据地的公安局长不敢怠慢,立刻转身去布置人手。

李远强又看了看那件军装,突然又大力撕扯起来,就在其他干部们不解的时候,李远强突然笑着说道:“这件衣服挺结实的。大伙儿穿着肯定挺合适的!”说完自己带头穿上上衣,又来回在干部们前面走动。

其他干部们没穿过八路军军装,所以对这黑色军装也不是很排斥。

黄青海以前是土匪,日本人没来的时候,就最怕穿这身衣服的人,这下好了,现在自己也穿这身衣服了,忍不住喃喃地说道:“还真他妈风水轮流转,要不是一身黑色那就更成了。”

赵延倒是知道李远强的心思,也跟着笑道:“不管它什么颜色,只要结实能穿就中!”这些衣服可不能浪费,游击队在这些衣服上可是花了本钱的,黑八路就黑八路吧!只要能穿着打仗就成。

小五对联络员操作的电台挺感兴趣的,以至于连泰村的新军装也不去凑热闹,x团的联络员正在教电台的使用致使,随着“嘀、嘀”声传来,小五渐渐觉得脑袋不好用了,人家随便说的一些东西自己完全不懂,倒是身边的陈容大姐可以听得懂,一边频繁点头一边做笔记。

过了没多久,陈容已经不再被动的听联络员传授技术,而是不断地插话提问,最后,联络员还让陈容试着发送了一封电报给x团。焦急等待了片刻后,终于欣慰的收到了x团回电。

“现在,我宣布给一批优秀的指战员发军装!”李信站得高高的大声喊道:“凡是念到名字都过来,没念到名字的也不要紧!后续军装马上就做出来了,都不要挤。”

下级干部和战士们闻讯反而更加向前挤了,惹得李信土匪习性大发,对那些挤上来凑热闹的人一阵阵臭骂。

好久没有穿新衣了,虽然游击队的抚恤金不低,但是军饷却很少,战士们买不起一身好衣服(也没地方买衣服,只能自己到老百姓家里定做),来游击队这么久了衣服也大多有破损,特别是那些老战士的衣服破损得特别厉害。

虽然发了黑军装,但是战士们倒也没有什么异议,能将就着穿就行,有些人还没得发呢!有新军装的干部战士马上得意洋洋的换衣服,其他干部战士就只能干瞪眼了。

年轻的联络员忙完后,站在门前看着战士们穿着刺眼的黑衣服,仔细一看居然是黑色的八路军军装,一把拉住一个穿上新军装的战士,奇怪的问道:“你们的军装怎么是黑色的?”

“发给我们就是黑色的,我哪里知道呀!”战士说完就走了,只留下联络员在后面发呆。虽然款式没错但是颜色不同,军装是一件严肃的事情,不能让人笑话!

等到李信发完了衣服,正要缓一口气,身后突然有人问道:“你们为什么要发这种黑军装?”

李信几乎吓了一跳,忍不住回头训斥道:“你是人还是鬼?要吓死人啊?”

联络员从后面走出来,抱歉的一笑,说道:“实在不好意思,刚才唐突了。”

李信看到从大部队来的人如此彬彬有礼,火气也就消失了大半,挥挥手说道:“没关系,咱也不是什么心胸狭隘的人,如果你在这里有什么过不惯的地方,尽管告诉我,一切由我来安排。”军装的事情也不说了,说完抬腿就要离开。

但是年轻的联络员却不想就这么“放过”李信,眼疾手快一把抓住李信的肩膀,说道:“你还没有回答我呢!为什么你们发的八路军军装是黑色的?”

李信有些理亏,有些事情毕竟不能和正规部队来的人硬顶,半天在支支吾吾地说道:“你管这个干什么?军装不就是让人穿的么?哪管他什么颜色?能穿就成!同志们穿了能打仗就行!”说完抬腿欲走。

年轻的联络员再次将李信拉住,皱着眉头说道:“这怎么是小事情呢?军容军貌很重要。”

被年轻的联络员三番两次阻拦,“啊哈!”一声怪叫,李信的土匪习性爆发了,瞪着眼睛说道:“一边去,你以为我愿意穿黑军装?哼!”又看了看身着朴素的联络员,感觉这个联络员也不过是一个小兵,继续说道:“这件事情你别来烦我,有什么问题去找李远强政委。哼!”说完强行挣脱联络员的手腕,自顾自地走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