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二卷 亲政 第十六章 擢升荣禄

李梦 收藏 1 64
导读:光绪大帝 第二卷 亲政 第十六章 擢升荣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宫里发生如此大的一次刺杀案,简直就快把慈禧的魂都给震飞了,从此她就患上了一种疑心病,对宫里的那些大臣、将军甚至自己身边的贴身丫鬟和太监,都有点不放心起来。慈禧的近似变态似的的反常行为,可把世铎给愁坏了,他在心里盘算着谁才是慈禧最信得过而又最心意的人呢,想来想去终于想到了一个人,此人就是荣禄。经世铎一点拨,慈禧那颗被怀疑尘封的心,忽地一下就打开了一扇窗户,她极为开心地就答应了世铎的建议,然后命令世铎亲自上门把荣禄请到储秀宫里来。众所周知荣禄在中国近代史上,也是个响当当的人物,但他在历史上着墨较多的时候,主要是在维新变法时期,特别是他参与了戊戌政变,才使得他能够在历史上留下一骂名,对他以前的历史,大家都知之甚少。

荣禄的身份极为不俗,他是忠烈之后。他的祖父塔斯哈曾任喀什噶尔帮办大臣,道光年间,征代张格尔叛乱时阵亡。父亲甘肃凉州镇总兵长寿,伯父天津镇总兵长瑞,咸丰元年在围堵太平军永安突围战中同日阵亡,父亲赐谥勤勇,伯父赐谥武壮,并赐修“双忠祠”作为纪念,荣禄以此得荫生。叔父长泰随科尔沁亲王僧格林沁镇压捻军阵亡,当时被看作“一门忠萃”。咸丰皇帝在长瑞、长寿死后曾以“忠贞世笃”褒扬,也曾亲自召见荣禄,询问其父辈殉难情况。忠烈之后,例为各朝看重、倚信。

另外荣禄的远祖费英东,是辅佐清太祖努尔哈赤打天下的开元无勋。世代忠烈,是一般人难以企及的,祖辈勋业的光彩,照亮了荣禄仕进之路。

尽管荣禄的祖上如此的风光,但荣禄并没有养成骄傲自满的坏习惯,相反他从小就心怀大志,发誓要在大清的舞台上闯下一片新天地,由此他从小就养成了争强好胜的性格,爱打抱不平。就是他这一性格,竟使他在幼年时期和慈禧发生了一段不解之缘呢。

记得那已经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有一次年轻的荣禄随叔父一道到江南办差,一向被京城的深墙封闭的荣禄,来到这样一个新天地,别提多开心,他常常趁着叔父外出的时候,自己一个人挎着宝剑游山玩水,玩得不亦乐乎。一天,他又在大街上闲逛,忽然看见几个无赖正在围着一个弱女子在耍流氓,荣禄看到后,顿时火冒三丈,他冲上前去,就和那帮人厮打在一起了,无奈强龙压不住地头蛇,荣禄尽管有一身武艺在身,但最后还是被人家打了个鼻青脸肿。那帮无赖将荣禄痛打一顿后,也没有再找那女子的麻烦,就扬长而去了。那女子见恩人伤的如此严重,于心不忍,就把他扶到一个郎中那,为他疗伤。时间久了,两人就混熟了,当年荣禄小伙长的英姿勃发,一身豪气,又是个大户的公子哥,喜欢他的人自然不在少数。这小女子也是个大美人儿,只见她年方不过二八,乌云秀发,杏脸桃腮,眉似春山,眼如秋水,左右一盼,那秋波就如荡漾的秋水,令人留恋不已,给你无限的遐想。一身素纱,得体而大方,更增添了几分妩媚,几分销魂,荣禄看着这样的女子,心早就飞出去了。他每次看见她那双充满希望的大眼睛的时候,他的心就突突跳个不停,他好想拉住她的手,和她一起浪迹天涯。这女子见到帅气的荣禄,怀里就像小鹿乱撞似的,兴奋不已。就这样两人就由朋友演绎成了爱人。在小河旁,在山脚下,到处都留下了他们爱的足迹。那男的叫荣禄,是瓜尔佳瓦氏,那女的名叫兰儿,是叶赫那拉氏。这对爱人,你对我怜香惜玉,我对你爱慕有加,对未来充满了美好的期待。

可是,一道诏书打破了两人美好的梦想,兰儿被选为秀女,要尽快进宫参加遴选。这道圣旨,就像一把利剑似的,割断两人美好的憧憬,他们哀叹命运的不公,但又无力改变现实的残酷,在经历了一场生死别离后,两人走到了爱的尽头。两年后,小女孩被封为贵人,从此就被挡在了深宫大院之内,再也看不到外面的花花世界了。但她心中那份对爱人的牵挂,仍然萦绕在心头。

随着荣禄年龄的见长,他的阅世经历也日益丰富起来,从当初那个毛手毛脚的愣小子逐渐成长为大清的一名将军,可惜自从经历那场撕心裂肺的爱情后,他始终都无法忘却兰儿。可惜她现在已经成了皇帝的人了,自己根本不可能再和他重续前缘。渐渐地,荣禄就把那份感情埋藏在心底,一心扑在自己的事业上。

辛酉政变的爆发,为荣禄施展抱负提供了契机,为了能使自己心爱的人夺取大权,他积极的投入到政变的策划之中,为慈禧顺利实现垂帘听政的目的,立下了汗马功劳。此时的慈禧虽然已是皇宫的人了,但念在过去的感情上,她重重封赏了荣禄,使其官至总管内务府大臣。

虽然深得慈禧的倚重,但荣禄已不可能再有当初那种相爱到永远的奢望了,但为了前爱人的事业,荣禄即使是赴汤蹈火也再说不惜。可见荣禄对慈禧的感情之深。慈禧也打心底地信赖和器重荣禄,宫中有些大事也经常找他商议,可以说两人由先前的爱人关系逐渐演化为官场里的同谋关系。

1874年,同治帝死,在选择继承人的基础上,一直有很大的争议,慈禧也一度彷徨,无所适从。为了能使慈禧权力欲得到满足,荣禄力荐慈禧再选一个幼君,以达到掌控朝政的目的。为此,慈禧毫不犹豫的采纳了荣禄的建议。为了表彰荣禄的功劳,特加封他为左督御史。从此荣禄的前途扶摇直上,权倾一时。

由于自己特殊的地位,荣禄的亲属也得以鸡犬升天,他的两个妹妹,一个嫁给晚清旗人中惟一的状元崇绮,另一家给宗室昆冈。这两个妹丈,崇绮是前大学士穆彰阿之子,穆彰阿晚年降官,但他积累的关系却对荣禄不无益处。昆冈也是清朝有名的人物,对荣禄大有助力。自己地位提高了,自然也就有人来攀亲,这不世铎就上门来提亲了,两家不久就成了儿女亲家。这次世铎向慈禧推荐荣禄,其中也不乏有亲戚关系在作怪。

另外荣禄也积极的拉拢关系,他在官场结交甚多,他与做过同治、光绪两个皇帝师傅的李鸿藻,换了兰帖,结成金兰之好。李鸿藻之同派中人、满门桃李,都可与荣禄拉上关系。

再说荣禄,随着他地位的不断攀升,他逐渐目中无人起来,对外扬言她只听从慈禧一人的命令,任何人在他面前都敬重他三分,影响极坏,也深为慈禧所诟恶,但碍于情面,就没有惩治他,只是当面训斥了他几句,但谁知荣禄非但没有放在心上,反而更加嚣张。甚至他的家奴,也异常的嚣张,竟然奸杀民女而不需要受到朝廷的惩处。一些官员实在无法容忍荣禄如此飞扬跋扈下去,一时间,弹劾荣禄纵容家奴胡作非为和控告他收取贿赂的奏折,如雪片般飞向慈禧手里。慈禧也实在容忍不了荣禄如此娇纵下去了,就在1879年将其降职,戍守边疆。对革职荣禄,慈禧也于心不忍,但她又不能任他胡作非为下去,她希望他能记住教训,等时机成熟了,再把他调回京城。没想到这一等就是七年。要不是世铎提醒慈禧,荣禄不知要等再多少年才能返回京城呢。

世铎一席话,将慈禧一下子拉到了遥远的江南,她把与荣禄相处的每一个日日夜夜又从大脑仔细的回味了一遍,然后立即下达了懿旨,请荣禄回宫!

两天后,荣禄来到了储秀宫。七年没见,荣禄变老了,他再也没有当初那种飞扬跋扈的神情了,脸上上写满了沧桑,可见在这七年里他一定受了不少的磨难和艰辛。

望着昔日的旧情人,慈禧有种说不出的心酸,她呆呆地看了很长时间,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最后还是荣禄打破了僵局。

“老佛爷,您千里迢迢要微臣赶回京城究竟为何事啊。”

“哦……”慈禧急忙回过神来,她清醒了一下浑浑噩噩的脑子,然后说到:“荣爱卿,这么多年辛苦你了,本宫觉得你反思的差不多了,就决定再把你调回京城里来,现在京城发生了很多事,本宫特别需要你啊。”

“多谢老佛爷厚爱,为了老佛爷,微臣定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还是当年的豪言壮语,不过现在听起来却显得有点悲壮的感觉。

“本宫决定恢复你的左督御史的官职,同时命你统管京城的御林军。”

“谢老佛爷。老佛爷刚才您说京城发生了很多事,微臣也听人谣传说奕缳和翁同和被革职,究竟有没有这回事呢?”

“有!”慈禧斩钉截铁地说到。“奕缳心狠手辣竟想置本宫于死地,翁同和私自挪用户部公款,你说他们两人该不该被免职呢,将他们免职,本宫还是便宜他们了呢,如按大清的律法,把他们处死也不为过。”

听了慈禧的一番话,荣禄觉得她仍是和以前一样视权如命,心狠手辣。但出于对慈禧的那种埋藏心底的爱,荣禄仍然固执地觉得,凡是慈禧说的都是正确的,凡是慈禧做的,那都是有道理的。可见,荣禄已经义无反顾地追随慈禧了。

“这两个人竟然做出这种事来,可杀不可留!”荣禄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来,把慈禧都吓了一跳。但随即慈禧在她脸上就绽开了笑容,她心里想:这才是我希望看到的荣禄,我心中那个顶天立地的汉子又回来了,以后我可以高枕无忧的掌控大清的天下了。

“除了这两个逆贼之外,大清还有很多对本宫不满的大臣,就在昨天晚上还有人阴谋来行刺本宫呢,现在本宫除了你之外,没有人可以信任了。本宫之所以急着把你召回来,就是希望你能担当起保护本宫的大任。”

“微臣一定尽心尽力保护老佛爷的安危。对这个刺客的来历,不知道老佛爷弄清楚了没有?”

“刺客对皇宫的情况十分地熟悉,好像是久居皇宫里的人,但据世铎讲,皇宫上上下下不可能有武艺如此高超的人,本宫认为有一种可能是,刺客是有熟悉皇宫布局的人雇佣来阴谋刺杀本宫的。”

“你怀疑奕缳还是皇上。”

“两人都有可能,醇王受到革职,他一定对本宫心存不满,他暗中派人来刺杀本宫也是可能的,但此中也有一个疑点,就是那名刺客打出的招牌竟然是太平军的余孽,奕缳曾凶狠的镇压过太平军,太平军的余孽怎么会和他合作呢。”

“那您怀疑皇上?”

“本宫想起一件事来,一个月前,本宫曾派御林军副督统丰升阿暗中监视光绪的举动,可是意外的是,他竟被乱军杀死了。接着皇上又放走了太平军的余孽石永活。”

“石永活?这个人怎么没听说过。”

“你当然没听说过,但提起他的父亲来你就知道了,他的父亲就是石达开!”

“石达开的后人,皇上莫非真的和乱贼有勾结,如果是这样的话,老佛爷您的安危可是系于一线啊。”

“听李连英讲这个石永活功夫极好,还善于使用飞镖,飞镖……”慈禧把飞镖重复了好几遍。“难道刺客就是他!刺客肯定是他!”

“老佛爷,您知道刺客是谁了”

“如果本宫没猜错的话,这刺客一定就是皇上放走的石永活!光绪啊,难道这一切都是你暗中指使的不成!”慈禧愤恨的说到。

“可皇上没有理由要伤害太后您啊。微臣不明白。”

“荣禄啊,其实本宫也觉得皇上不应该对我心存敌意。可我总觉得这个光绪皇帝有些不一般,他好像跟我们大清的人都不一样似的,年纪轻轻,就表现出超出常人的谋略,此番他亲自巡阅北洋水师,本宫猜想他是想夺取大清的兵权啊,听李连英说,他暗中召见了很多地方大员,甚至现在李鸿章都被他迷惑了,再说人心隔肚皮,你说本宫能不担心吗。”

“竟然会有这么奇怪的事,如果他真有如此大的野心的话,指使刺客暗中刺杀您也就不足奇怪了。”

“现在本宫的处境危险啊,本宫召你来,也是希望防患于未然。加强对皇上的戒备。再过几天皇上就要回来了,再说下一年皇上就到了亲政的年龄了,如果再把亲政大权放给他,本宫的地位就彻底葬送了”

“绝对不能让他亲政,依微臣之见,等到皇上返京后,先制造一些莫须有的罪名,然后把他软禁起来,无限期的拖延亲政的日子。老佛爷你看如何。”

“这样也好,皇上此次出京,确实做了许多有违大清祖制的事,随便拿出几件,就可以治他个不大不小的罪,那就按爱卿的意思办。”

这样两人就定下了陷害光绪的阴谋。

两人密谋完,荣禄觉得时候不早了,就要起身告辞。谁知慈禧竟一把拉住了他,“爱朗……”这是三十年前,兰儿对荣禄的称呼。没想到,三十年后,荣禄再一次听到,虽然没有以前动听,但也使人按捺不住心中的那份冲动。

荣禄浑身一颤,猛转过身,四目相对流露出三十年的渴盼!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