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二卷 亲政 第十五章 无名刺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慈禧接连扳倒三位地位显赫的大臣,可以说极大地威慑了自己的政敌,一时间整个北京城都陷入一片郁闷之中,再也没有了先前御史热闹的廷议场面,也没有了集会谈棋琴书画的场面,可以说京城已经被慈禧的高压政策压的抬不起头了。在偌大的北京城,再也没有慈禧的敌对势力了,她总算可以高枕无忧地等待光绪的挑战了。

储秀宫:一个疯狂的女魔头和几个厚颜无耻的正在高谈阔论,庆祝这一个月以来的辉煌战绩,只见丑态百出的世铎在慈禧面前像一条小狗似的摇尾乞怜,慈禧呢,躺卧在一个太师椅里,嘴里衔着大烟枪,喷云吐雾。

“老佛爷,还是您说话好使,这几天京城就像哑巴了似的,再也没有人再胡乱评议朝政了。依奴才看这大清的天下可以说已经稳稳妥妥掌握在您老人家手里了,用不了多久您老人家可就是中国第二位武则天了。”世铎拍马屁逢迎到。

“事情没那么简单,本宫也只能是暂且过几天安生的日子罢了,等那个不孝的光绪回来后,不知道又会给我惹什么麻烦呢。清理几个大臣那是小菜一碟,可是要和一个皇帝争斗,本宫还没尝试过呢,想必也不一定会顺利吧。”

“现在皇上还不过是一个毛孩子,他能有什么本事和老佛爷您对抗啊,依奴才看,您只要稍微教训一下他,保准他就会服服帖帖的任由您摆布。”

“世铎啊,本宫看你有点好像高兴过头了吧,现在才只不过是刚刚教训了奕缳、翁同和、张之洞三个人,你就开始有点大意了,他们三人虽然在我大清有着不一般的地位,但是和一个皇上相比,他们也只是大巫见小巫。再者本宫看当今的圣上有点奇怪,他现在虽然很年轻,但却懂得很多常人不了解的东西,他的心思有时后本宫也才不明白,好像他就是另外一个世界来的人似的,你说怪不怪啊。”

“奴才看他没什么特别的啊,他在您面前还不是整天规规矩矩的,奴才觉得他和同治爷相比都相差很远呢,这个光绪一向胆小怕事,老佛爷您不用过于担心,说句大言不惭的话,奴才都可以收拾得了他。”

“满嘴胡说八道,你世铎会什么呢,平时就会栽赃陷害、嫁祸个大臣,论政治能力和眼光,也不是本宫说你,你和翁同和、张之洞他们差远了,现在大清的天下即将掌握在本宫一个人手里了,本宫也不希望养一些窝囊废在身边,所以呢,你以后要学的机灵点脑子活点,不然的话,到时别怪本宫翻脸不认人!”

“老佛爷教训的是,奴才以后一定按老佛爷说的去做!”世铎说着说着,那豆大的汗珠就不停的从他脸上滚落下来。

正当他们沉醉于独掌大清天下的美梦的时候,忽然觉得房顶上有瓦片响的声音,好像有人在上面走动似的,慈禧机警地竖起了耳朵,伺候一旁的韩玉贵也觉得有点不对劲,他赶紧跑出门外,大声吆喝了一声,几个御林军急忙跑过来,韩玉贵用手往房上一指,这些士兵就明白个差不多了,有两个人噌噌两下就上了房了,确实不能小看了慈禧身边的这些御林军,他们都是从上万人精心挑选出来的,可以说个个武艺高强,反映灵敏。这两个人上房后,果然看见一个黑衣人正在上面鬼鬼祟祟的活动,他揭开一些瓦片正往下偷看呢。“呔,大胆逆贼,竟敢私闯皇宫,还不留下命来。”说着这两个人就向那个黑衣人飞奔了过去,黑衣人急忙跳在一旁,“我倒是什么人,在和本大爷说话呢,原来是两个小毛贼,本大爷今天还没杀生呢,也好现在就拿你们两个祭祭刀,送你们上西天。”说完,他就从身上抽出一把金丝大环刀,飞奔着迎了上去,只见他高举大刀没砍一次,就好像有一阵疾风刮过似的,让人不寒而栗。这两名御林军也不含糊,每人抽出身上的军刀,就迎了上去,只见在黑暗中,三把明晃晃的大刀就缠绵在一起了,三人你来我往就打斗在一起了,他一个抽刀断水,他一个釜底抽薪,他一个劈天盖地,招招毒辣。不知不觉间这三人大战了五十个回合,没分胜负。这时下面已经站满了人,慈禧在众人的保护下,也镇定自若欣赏着房上精彩的打斗,另外大约有五百名御林军也拉开了弓箭在下面严阵以待。

再说房上,三个人打的难解难分,但下面的人都看得清楚,这个黑衣人的武功相当了得,实力绝对在那两名士兵之上,只见他的金丝大环刀越挥越勇,呼呼带着风,就不停的向他们砍去,这两个人就开始有点招架不住了,累得一个劲的气喘吁吁,但又不能放弃不战,只得硬撑着和黑衣人厮杀。突然一个御林军一个不留神,那把大环刀就迎面向他扑来,他瞪大了眼睛,但还没看清楚刀是怎么过来的时候,只听见扑的一声响,他的头就被砍下,接着就飞向地上的人群,只见下面一阵惊呼,随之士兵的尸体也从房上跌落下来。黑衣人得意的说了一声:“清廷的走狗,死有余估!”接着他又精神抖擞的迎战另一名士兵。

台下的人见势不妙,就想拉弓射箭。慈禧一摆手,“没我的命令,谁也不能放箭,本宫倒要看看这人是谁,竟敢如此大胆!”

众人又拾眼望着房顶,少了一个伴的士兵,被刚才的一幕早已吓的魂魄都飞了,但到了这个地步,他只能硬着头皮打下去,俗话说,打斗的时候就怕注意力不集中。这个士兵老是胡思乱想,精力就分散了,大刀挥舞的节奏也就渐渐慢了下来。只听喀嚓一声响,士兵被腰斩为两截,死尸顿时栽倒在房上。

这时,士兵们呼啦一声把个储秀宫就围了个水泄不通。慈禧大喝一声:“给我抓活的,本宫重重有赏。”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一些士兵就举着大刀就向黑衣人围攻了过去,但由于功夫有限,都只能在下面胡乱吆喝,对黑衣人却奈何不得。这黑衣人好像也无心打斗似的,只见他从腰间撤出一支飞镖,他又在上面缠了点东西,就径直向慈禧甩去,只见这支飞镖向箭一般似的直勾勾的就朝慈禧飞来,说时迟那时快,眼见飞镖就要洞穿慈禧咽喉的时候,一个士兵奋不顾身的迎面挡了过去,慈禧还没从惊愕之中反应过来,眼前的士兵已经栽倒在地,房上的黑衣人一抱拳:“得罪了,后会有期。”说完一个蜻蜓点水,三纵两跳就不见了踪影,由此可见此人的功夫实在不了得啊。下面的一群乌合之众急忙朝黑衣人跑掉的方向追去,只可惜搜捕了很长时间也没见黑衣人的半点踪迹。一个个垂头丧气的回来向慈禧请示。

再说慈禧被刚才那一幕差点就吓成植物人了,确实如果刚才那以飞镖真穿在她身上,现在她可能早就去见阎王了。慈禧慢悠悠的缓过神来,看了一眼舍身为自己挡暗器的士兵,说了一句,“厚葬这个士兵,并厚恤其家。”说完就命几个士兵将这个已死的士兵抬走。就当士兵们将要走的时候,世铎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他叫了一声停,然后半蹲下,看了看插在士兵身上的那把飞镖,只见上面有一块白色的手绢似的的东西,上面还写了一些字,只不过已经被士兵嫣红的鲜血弄的有些模糊。世铎轻轻的把飞镖拔下来交给了慈禧。

慈禧展开这块白布,只见上面的字还可以辨认出来,只见上书:“罪恶清妖,迷乱人心,祸国殃民,出卖主权,鱼肉人民,挑起内乱,诛杀国民,我辈英雄,怎堪忍受,拿起武器,血债血偿,颠覆清朝,共享太平,天王万岁。”

“这一定是太平军余孽干的,大胆的太平天国余孽到现在竟然还没有消失殆尽,现在竟然向本宫发难了,看本宫不把你们诛灭九族。传本宫命令,京城全部戒严,挨户搜查逃跑的刺客,凡是有可疑者一概捉拿投进监狱,凡是有私下崇拜太平军的,私自组织反抗大清的团体和组织,强制解散。总之不要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人,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漏掉一人。本宫叫你拿起武器反抗我大清,本宫还没死呢,容不得你们如此放肆!”

在慈禧的严令下,韩玉贵急忙率领一批御林军挨户搜查刺客去了。这下子整个京城又炸开了锅了,人们心里不觉纷纷叫好,唯一使他们感到可惜的是这名黑衣人竟然没有把慈禧给刺杀掉,如能把她给杀掉,被压抑多年的老百姓,一定会爆发出像火山一样的力量。

经历了此次劫难后,慈禧乖巧了很多,但又多了一种疑神疑鬼的疾病,她总感觉自己处于不安全的状态,即使储秀宫周围布置了将近五百名御林军,她仍然有点胆战心惊,平时喜欢的散布也取消了,在饮食的验毒方面也比以前严格多了。可以说慈禧不怕大部队的叛军和乱党,因为她有大清的部队为她设防,但她怕这种暗地里的刺杀活动,虽然这也是她经常使用的手段,但她找不到破解之法。

有一点慈禧想不通的是,整个皇宫设防的极其周密,御林军布置的简直是里三层外三层,可以说连一只苍蝇都很难飞出去,再说皇宫里的建筑极其密集,房间众多,而且分布的表面很有秩序,实际上很凌乱,没有来过甚至来过皇宫几次的人都很难找到出路,更别说分清哪间房间住什么人了。可这个刺客不仅对皇宫的地理位置极为熟悉,甚至对各个房间的安排也摸的比较透彻,这就奇怪了。

慈禧越想越纳闷,难道……,一个极为不详的信号从她的脑袋里蹦出来。难道皇宫里有奸细。想到此慈禧不觉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太令人不可思议了。如果皇宫里果真藏有这样一个人,他若想取慈禧的性命还不如探囊取物一般容易,慈禧越想越害怕。但慈禧想来想去觉得皇宫里根本就没有功夫如此高的人啊,她想了很长时间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世铎经此变故,也着实大吃了一惊。想想自己做过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如果今天这个刺客是冲着自己来的,自己的小命早就交待了,还好目标不是我这个小人物。世铎在庆幸之余,也难免忧心忡忡,如果这个刺客一天不被抓倒,他的日子也将一天不会好过。自己是慈禧身边的红人,早晚有一天一不小心就会成为她的挡箭牌啊。世铎虽然躲过了一劫,但心底也不舒服。

“世铎啊,依你看这起刺杀事件是有预谋的吗。”

“老佛爷,依刺客对宫中的环境如此熟悉来看,不外乎两种情况,一是此人一贯呆在皇宫中,换句话说也就是咱身边的人。另一种情况是另外有人暗中为此人提供情报,帮助此人行刺。”

“本宫也是这么猜想的,第一种情况的可能性较小,因为整个皇宫中根本就没有武艺如此高超的人,你说宫中可能有人里应外合,这倒有可能。这段时间,咱们惩处了很多异己分子,他们一定会对咱们怀恨在心,在暗中向我们下手也是有可能的。但是什么人暗中提供情报的呢,此人不但非常嫉恨咱们,还长期在宫中生活,或者是对宫廷里的情况极为熟悉。”

“难道是奕缳、翁同和他们暗中指使的。”

“奕缳和张之洞都镇压过太平天国运动,而且他们一向比较清高,决不会和太平军的余孽同流合污的,除非他们自甘与乱贼为伍。”

“是啊,老佛爷您想想,现在奕缳和翁同和已经是罪人了,进一步说他们已经不是咱大清的人了,为了能使自己重新执掌大权,他们也有可能会求助于乱党啊。”

“如果事情有这么糟糕的话,看来本宫又要遭受劫难了,现在本宫的安全好像没一点保障似的。宫中的那些御林军一个个都好像是软饭的似的,面对一个个区区的刺客都无能为力,如果再有类似的刺客侵犯本宫,本宫的性命休矣。世铎你有何良计妙策可以解本宫之委啊。”

“老佛爷,依奴才之见,当务之急为防止乱贼再度侵犯,还是应加强宫中的警戒为上策。同时挑选精兵强将,再挑选有勇有谋的将军统帅这支御林军,全力加强对宫中的戒备,保护老佛爷的安危。”

“自从怀疑宫里有奸细时起,本宫就不敢再相信任何人了,派谁来统领这支御林军合适呢。”

世铎的贼眼转了几下,然后若有所思的说到:“依奴才之见,此差非荣禄将军莫属。”

“荣禄?对啊,还有我的荣爱卿呢,我怎么把他给忘了呢,想当年他因贪污受贿被本宫给去职了,把他革职后,本宫一连伤心了好几天呢,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他一定改过自新了,世铎多亏你提醒我啊。好,就让荣禄来担当此重任。”慈禧眉飞色舞的说到。

为什么提到荣禄,慈禧就显得如此兴奋呢,想必里面还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