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二卷 亲政 第十四章 香帅遭贬

李梦 收藏 2 20
导读:光绪大帝 第二卷 亲政 第十四章 香帅遭贬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因为和翁同和有着较深的友谊,因此对翁同和蒙受不白之冤,张之洞打心底为他报不平,他觉得翁同和遭此劫难并非是因为他是奕缳的得力助手,而是因为他陷于政敌的陷阱之中,慈禧身边那些不学无术、腐败无能的官僚就是他悲惨命运的制造者,因此一方面为了替好友鸣冤,另一方面希望能借机清除中央上层的蛀虫,张之洞决定弹劾以世铎为首的佞臣们,并以此向慈禧叫阵!

为了能有较大的胜算,张之洞请来了自己在京城的好友锡钧、曹鸿勋、潘祖荫、赵而巽等人商量对策。这些人都是京城有名的御史、中允或侍郎,他们只要认为朝廷或大臣的决策或行为有所不规整的时候,就联名上书弹劾,依据现在的话可以说是一股相当有分量的监察官,是正义的化身,因此深得那些正值的大臣所喜爱,翁同和就和他们有着极深的交往,这次翁同和不幸蒙难,他们也遭受了不同的惩罚,很多人因此被降职一级,罚俸一年。但这点微不足道的处罚,并没有打消他们维护正义、鞭笞邪恶的勇气和信心。翁同和虽然被革职了,但他们还有一个新的领袖,这就是张之洞。

慈禧深知以此严厉手段惩戒翁同和的党羽,也并不能使他们放弃对她的抵抗情绪。他们是一股刚正不阿的力量,虽然不讨人喜欢,但也是维护大清的政权所必不可少的。因此慈禧对这股力量也是非常的忌惮,她也曾多次遭受他们的讥讽,选帝的时候、恭亲王和醇亲王离职的时候、慈安太后暴死的时候,她都不同程度的遭受了他们的非议,有时是上奏弹劾,更有甚者是血淋淋的尸谏。所以慈禧接到他们的奏章的时候也是心里发怵。这次她暴怒之余竟然不惜拿他们开刀,可是事后慈禧心里有极为懊悔,她觉得此举做的有点过分,况且她这一招对那些不畏权势的御史们所能折腰的。可以预见不用多长时间,他们可能又会兴风作浪起来。

再说张之洞,他向锡钧等人愤愤不平地讲述了慈禧对奕缳和翁同和不合理的惩罚,他觉得她这是公报私仇,这是预谋成为中国第二个武则天,这是对新君光绪的下马威。慈禧如此出格的举动,根本就不是他们这帮深受儒家思想影响的士大夫们所能接受的。更何况她周围又存在那么多有着小人之心的佞臣呢。赵而巽对慈禧的行为也极为不满,认为她破坏了大清近二百年的祖制,还笼络了一批祸国殃民的奸臣。接着锡钧、曹鸿勋、潘祖荫等人也纷纷道出了对慈禧周围那帮人的不满。最后达成一致协议决定弹劾世铎等人。

张之洞认为世铎自代替恭亲王入主军机以来,极为娇纵跋扈,但他又是一个对政治几乎一窍不通、只会阿谀逢迎和拍马屁的人,并且此人心胸极为狭窄、妒忌心极强,有时为了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更是不择手段、栽赃陷害,醇王奕缳和翁同和的下场可以说都是她和慈禧一手策划的。他和恭亲王相比无论在才学上还是在度量上都简直相差十万八千里。试想一下有这样一个人主掌朝政,大清的未来还会好吗。可以说如果弹劾世铎成功,对大清乃至它的子民都是一件功高无量的好事。既然它如此重要,张之洞就没有理由不去弹劾这位市侩小人!

张之洞信誓旦旦地说:“醇王奕缳和户部尚书接连遭受革职的处分,实在是我大清的不幸,此中缘由我想大家都很清楚,醇王和翁尚书办事一向认真,并无什么错失,有何理由擅自将他们革职遣返呢,他们遭此劫难,简直冤枉至极。而世铎上任以来,对有利于我大清前途的事所做甚少,而对于让我大清不断沉沦的事却一桩接一桩,他上任以来不知阴谋陷害了多少国之栋梁,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我辈深受皇恩,对此等祸国殃民的佞臣怎能忍受,为了大清的江山社稷,为了大清的黎民百姓,我辈应据理力争,恳请太后将其逐出军机,还恭亲王和醇亲王以清白,并请他们重新协助皇上治理天下。不知诸公以为如何?”

从张之洞的一番慷慨陈词之中可以看出,他对慈禧还是抱有一定幻想的,他攻击的目标也主要是慈禧身边的佞臣,这也说明了他深受封建思想毒害之深,虽有开明的思想,但还没有完全摆脱忠信的桎梏。这也在冥冥之中暗示了他的这番举动难免不会带上悲剧的色彩。

张之洞的一番发自心腑的话,使锡钧等人极为感动,他们纷纷表示一切听从张之洞的安排,即刻起草奏折,讨伐奸臣,并决定由锡钧、潘祖荫和赵而巽三人起草奏折。只见他们三人稍稍冥想了一会,随即拿起毛笔如行云走龙般在折子上刷刷书写起来,很快一篇奏折就在三人的联合下草拟完毕。只见上书:“微臣张之洞、锡钧、潘祖荫、曹鸿勋、赵而巽等跪奏,近来宫中发生诸多事端,良臣遭贬、引起众臣和民心骚乱,究其缘由,盖由宫中奸佞之人引起,其罪魁祸首即礼亲王世铎也,世铎小人不学无术、毫无半点政治才能,且此人心胸极为狭窄、妒贤忌能,遇有比自己贤能者,总是想方设法加以陷害之。恭亲王奕忻、醇亲王奕缳的遭遇都是他一手策划之。竖子世铎,蒙受皇恩厚爱,该当尽心竭力效忠大清为是,可惜他一味为了自己的私利,而置国家和民族的利益于不顾,此人现已到了如此丧心病狂之地步,如不尽早将其革职,日后恐为我大清之患也。现太后命其入主军机,也许是一时之计,况我朝自设军机处以来,向无诸王在军机处行走者,先前恭亲王和醇亲王也只是充当军机顾问而已,可世铎有何德何能竟敢充当首席军机。此举与国家定制不符。当今国运不济,内忧外患正是用人之际,太后怎能容忍有如此奸臣当道,如长此以往,微臣恐无人愿为我大清效劳也,因此为了我大清的江山社稷和天下黎民百姓着想,微臣斗胆请太后三思,降旨将其解职,并请恭亲王和醇亲王醇亲王出山,充当军机顾问,仍照前例,遇有紧急要事,皇太后可随时召见咨询之,亲王商办,再由太后定夺,此举无论对朝政还是廷议都百益而无一害,望太后斟酌,伏祈皇太后圣鉴,谨奏。”

“妙啊,妙啊,没想到潘兄、赵兄在编纂史书方面无人能比之外,还写得一手好文章,香涛佩服啊。有这篇奏折在手,相信慈禧也不会轻视它的分量的。但我有点担忧,慈禧会袒护世铎啊,毕竟他们都是一丘之貉啊。”

“但眼下,咱们能做的也只有此了,世铎利欲熏心、慈禧顽固不化,这都是我大清的祸患啊,看来我大清要想有个光明的未来,只有等待新君光绪有所作为了。”

“大家不要这么灰心,只要外面尽心尽力去做我们认为正确的事,即使遭到摒弃也在所不惜,毕竟后人会了解我们的一番苦心的。”

“对啊,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汉青,即使太后以此将我们下狱治罪,我们也将会留名于后世。”

众人排除了因此带来的后顾之忧后,张之洞就火速派人将这份奏折呈递给慈禧了。

此时的北京城,已处在一片戒严之中,慈禧因翁同和案而迁怒众御史的作法,使她大失民心,上至朝廷一些命官下至一些黎民百姓每提到慈禧都不免发出吁声。虽然大家嘴里不说对慈禧的愤恨,可心里早就已经对她恨之入骨了。慈禧虽然暂时封住了百姓的嘴,但她封不住百姓的心,再不久的将来她将会成为众矢之的!慈禧丧心病狂的剪除自己的一切政敌,使整个北京城笼罩在一片恐怖之中,世铎卖命的为慈禧监视京城中的一举一动,有时还异想天开的做着摄政王的美梦,真是厚颜无耻。

静谧多时的京城,很难看到有什么骚动的迹象出现。而张之洞他们的奏折,就向一片鹅毛一样轻轻地飘在京城上空,可是这片鹅毛落到慈禧手里的时候,却突然变成了一发重弹,不禁震惊了慈禧,更使得世铎浑身哆嗦不堪。

慈禧知道张之洞向她发难了,他满口什么亲王不能担任军机行走的谬论不就是再谴责我肆意违背祖制吗,更甚者,他竟提议让我把奕忻和奕缳重新官复原职,这不是让我多年的心血白费了吗,张之洞啊张之洞,本宫待你不薄啊,你为什么总是和这些逆贼纠缠不清呢。看来你也是奕缳他们的同党啊,如果真这样就别怪本宫不客气了。慈禧内心里想着对策,并把牙咯吱只想。

世铎看到慈禧雷霆震怒,心里不觉窃喜,他觉得自己的地位是一时还没什么危险,他心底恨透了张之洞了,可恶的张之洞没想到你倒先惹你我来了,说什么我祸国殃民、利欲熏心,看来你还很了解我啊,只可惜现在已经迟了,只要我世铎一天还是军机首席,你张之洞就别想有什么好下场!

“老佛爷,张之洞这是在为奕缳和翁同和翻案啊,他指责奴才不要紧,他竟然还敢指责老佛爷您,实在是太大逆不道了,老佛爷依奴才之见,干脆也把他给革职算了,免得他整天惹您生气。”

慈禧看到张之洞的奏折,也确实极为愤怒,但通观整篇奏折之后,她发现张之洞的矛头主要还是对准世铎的,她觉得张之洞对她只是有一点点成见罢了,所以呢,慈禧发了一会火之后,也就渐渐冷静下来了,她反思了一下近来的作为,确实感觉到有很多地方有失偏颇,特别是在重用世铎方面,世铎充其量就是窝囊废一个,他担任军机首席以来,大事几乎没有亲自处理过一件,事事还需要我过问。再者他虽然才学低微,可一肚子坏水,这两年他仗着有我给他撑腰,在外面胡作非为,得罪了很多大臣,甚至很多人都把他犯下的过错栽在我的头上,现在看来张之洞弹劾他,也是罪有应得啊。应该怎么处理这件事呢,慈禧觉得现在已经够乱的,还是息事为宁的好。于是慈禧也没有大动干戈的要把张之洞治罪,而是心平气和的批奏道:

“本日据湖广总督张之洞等所奏亲王不宜在军机参政一事,本宫也是又不得已之苦衷。确实大清自设立军机以来,向为诸王在军机行走之前例,惟自垂帘听政以来,揣度时事,不能不用亲番,进参机务,此不得已之深衷,还望众臣能体谅。至于奕忻和奕缳的问题,盖因祖宗家法的问题,与政见无关,本宫此举也只是让他们改过自新而已,待时机成熟,本宫会恳请他们出山辅佐圣上的,望众臣不要再为二王求情。再者世铎是本宫亲自任命的军机首席,也许你们对他颇有成见,才一味指责他的为人,其实世铎一向谨小慎微,对我大清更是忠心耿耿,决不会做出有损大清国体的事来,如他果真肆意陷害忠良,一经查实,本宫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待。最后本宫也希望众臣少一些偏见,多一些体谅和包容,共同致力于大清的繁荣与振兴。”

慈禧既没有怪罪张之洞也没有满足他的要求,而只是在口头上安慰了他几句。张之洞接到懿旨后,对慈禧圆滑的处事方式赞叹之余也心存不满,他觉得慈禧根本就没有考虑他们的意见,这和维持现状没有任何分别,忠臣依然蒙冤在家,奸臣依然当道。大清的命运仍然是扑朔迷离啊,为此张之洞他们决定再上一道奏折,直到慈禧有所举动时为止,商量一番后,他们又起草了一份言辞更加恳切的奏折,上奏给慈禧,在这份奏折里,张之洞没有提及奕忻和奕缳的问题,而把事情的重点放在了弹劾世铎上面。他们为了能使慈禧更加清醒的明白世铎的为人,他们为此罗列了很多现实的证据,以让慈禧就范。

慈禧接到奏折后,见张之洞有一种非要把事情闹翻的意思,心里就有点不高兴了,她匆匆看了一遍就下了一道懿旨,其文曰:“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皇太后懿旨,朝廷用人行政,自由权衡,且任用亲贵允非外臣所得干预,正所谓举贤不避亲,上阵父子兵,张之洞等岂有不知耶。张之洞等奏折,实属无理取闹,结党营私,诋毁国家功臣,毋庸再渎,钦此。”

张之洞接到懿旨后,觉得慈禧仍然是袒护世铎,并无心要听取我等的建议,这可如何是好呢。再上奏折吗,恐怕也是无济于事啊。张之洞一衡量,干脆我亲自上京面奏慈禧好了,如她再没有什么举动,我就辞官不做了。

打定主意后,张之洞就火速赶往北京去了。

慈禧闻听张之洞求见,并没有感到有什么意外,她明白张之洞是个刺头,干什么事都不达目的不罢休,看来他这次是和我较上阵了。那我就陪他玩一玩,看看究竟谁有能耐,慈禧暗中也和张之洞较起真来。

“微臣张之洞拜见皇太后,皇太后吉祥。”

“张爱卿请起,你大老远的跑来莫非有什么要事要禀报本宫不成。如没什么要事,你可这是未听旨宣私自进宫啊,你可要承担罪责的。”

对于私自进宫的罪名,张之洞也考虑到了,但为了达到清除奸臣的目的,他已经把自己的官职和圣命都置之度外了,他觉得能追随奕缳和翁同和也是他莫大的荣幸。

“微臣知道私自进宫是有违大清律法的,但为了大清的未来,为了大清的朝政不让奸臣干预,微臣就是舍掉自己的官职也是值得的。”

“好一个忠心耿耿的张之洞啊,你张口闭口为大清的未来着想,实际上就是指责本宫用人无方,不错世铎是我一手提拔上来的,我确实也违背了祖制,任命他为军机首席。但他入主军机两年以来,事必躬亲,对我大清更是忠心耿耿,从来就没做过有违朝廷法制的事,可我就不明白,你们是从哪为他弄来那么多的罪状的,张之洞你也是读过书的人,你明白你在干什么吗,你这是诽谤啊。本宫对你的奏折多次宽大处理,可你就是不识趣,一而再再而三的和本宫纠缠下去,难道你希望本宫把你所指责的那些大臣都给革职了,你才安心吗,简直无理取闹,我看大清的江山交给你你才放心啊。”

“微臣不敢,只是奸臣当道,微臣为大清的江山社稷担忧啊,作为朝廷的一员,微臣有责任站出来弹劾这些佞臣。”

“好了,你不要再胡搅蛮缠下去,本宫念你一片赤胆忠心,就不治你私自进宫的罪了,你回去吧,作为一个湖广总督擅自离任,成何体统。”慈禧说完一甩袖子走了,孤零零的留下已经泣不成声的张之洞。

世铎听到张之洞来京面见慈禧的消息后,心里也极为担忧,他担心万一张之洞指责成功,自己的官运和命运将会遭受致命的打击,为了以防万一,他火速感到储秀宫。此时慈禧已经训斥完张之洞,正在生闷气呢,听到世铎求见。慈禧愤恨地说了一声:“这个畜生还有脸来见我,让他滚进来。”世铎还真乖巧,他真是打着滚进来的。慈禧见状不禁破涕为笑。

“世铎你让本宫说你什么好呢,你吧无勇无某,还一肚子坏水,很多人都想让本宫把你免职啊,念在你对本宫还极为忠心的份上,本宫才没有理睬他们的无端指责。可你以后也得给本宫学老实点,不要再给我惹事生非、胡作非为,否则本宫可保不了你。”

世铎心想,你今天倒指责起我来了,我所做的一切还不都是你亲自策划的吗,名义上我是军机首席大臣,可我只不过是一个傀儡而已,你之所以让我充任,还不是希望大权独揽啊。世铎心里虽然这样想,但嘴上仍然很乖巧。

“老佛爷,还是您了解奴才,奴才以后一定改过自新,不再为老佛爷添麻烦。”

“这就好,可是本宫看张之洞好像并没有罢休的样子,这可如何是好呢?”

“依奴才这几天的观察,张之洞虽然打着“清君侧”的名号,可他实际上是在为奕忻、奕缳和翁同和鸣不平啊,奴才认为他应该是他们的同党。老佛爷您以为呢?”

“这还用你说,本宫何尝不知他不是咱们阵营里的人啊,只是张之洞是我大清难得的栋梁之才啊,本宫不忍将他治罪啊。”

“老佛爷,小不忍则乱大谋啊,依他对醇王的赤胆忠心,以后他的心还不是向着皇上,现在我们已经把皇上的左膀右臂都给砍掉了,如果放过张之洞岂不是养虎为患啊,依奴才的意思,即使不让他落个奕缳和翁同和一样的下场,也要给他给他点颜色看看,让他有所警觉,和您老佛爷作对的人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世铎啊,你的花花肠子,你道本宫不明白吗,你这是公报私仇啊,可你说的也是,如果本宫容忍他胡闹下去,以后也必定会养虎为患啊。但他现在没有什么把柄落在咱们手里啊。”

“老佛爷,张之洞的罪过奴才早就搜集好了,您看看。“说完世铎从怀里掏出一道奏折。只见上面罗列了几条张之洞的罪状,什么私自进宫,包庇判贼之类的。最吸引慈禧眼球的就是指责张之洞在中法抗战初期,他曾暗地里借给刘永福三百枝洋枪。慈禧心想张之洞果然和刘永福有勾结啊,怪不得他先前一再庇护刘永福呢,这还得了。

“世铎,这条罪状符实吗?”

“老佛爷千真万确,奴才也是从刘永福的一个心腑打听到的。”

“张之洞啊张之洞,本宫一再容忍你,可你就是给脸不要脸,今天就别怪本宫翻脸不认人。既然你和奕缳他们穿一条裤子,本宫就给你点颜色看看,凡是与本宫作对的人会有什么好下场。”

慈禧本想治张之洞一个勾结叛党的罪名,但这需要经过仔细调查后才能定断,再者证据不确凿的话,张之洞就可以逍遥法外了,干脆还是拿他私自进宫做文章吧,慈禧和世铎商定后,就又丧尽天良的作了一笔陷害忠良的勾当。

第二日,张之洞接到懿旨,“由于张之洞未有上谕而擅自进宫,有违朝廷章法,为以儆效尤,特将张之洞贬为广西巡抚,钦此。”

张之洞对慈禧出尔反尔的作法反感不已,他深知这可能又是世铎等人在暗中操作使然,看来大清真的没什么希望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