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二卷 亲政 第十二章 罢翁同和

李梦 收藏 5 27
导读:光绪大帝 第二卷 亲政 第十二章 罢翁同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经历了丰升阿被乱军杀死的变故后,慈禧就已经把光绪定位为她未来最大的政敌了,在隐隐约约之中,慈禧觉得她这个中国的第二个武则天好像要有泡汤的危险,这绝对不是她愿意看到的,她是个要强的女人,更是一个视权如命的女人,她绝对不允许在她身边竖起一座比她还要高的山。在费尽心机将奕缳打倒后,她确实兴奋了一阵子,但高兴之余,她又觉得有点落寞,她觉得自己再没有以前那种在政治上叱咤风云的激情了,她渐渐变得懒散起来,全然没有了那种整个大清唯她独尊的霸气,她为自己的这种变化感到不安。

慈禧心里出现这种落寞的感觉,完全是因为她把奕缳打倒后,她再也没有一个目标让她马不停蹄的奔波和争斗下去了,一个人如果忽然间,没有了奋斗的目标和竞争对象,她不会觉得兴奋,反而会觉得孤独,人就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安逸的生活很容易使人堕落和沉沦下去,相反整天过着一种忙碌不停的生活,倒使人觉得很充实。慈禧看这昔日的敌人一个个都远离她而去了,她反而觉得有点无所适从的感觉了。

今天猛然间,传来自己的心腹被光绪暗中杀害的噩耗后,慈禧那颗沉沦多时的心一下子又急促的跳跃起来,她忽然觉得自己浑身每一个细胞都很兴奋,她摩拳擦掌为未来的争斗积极的作准备,她觉得也许这是她人生的最后一次拼搏了,她要彻底击败他,以为她辉煌的一生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由此慈禧开始了剑指光绪的明争暗斗!

慈禧觉得要想实现约束光绪的目的,惟有斩断他的左膀右臂,把他从根本上架空起来,让他彻底成为我手上的一个傀儡。现在他的父亲奕缳已经被我流放了,可以说已经断了一个臂膀了,如今在京城中,对他有着重要作用的就剩下翁同和了,如果再把他拉拢过来,光绪可就只剩下光杆司令一个了,到时看你还怎么跟我斗!可翁同和不是一块好啃的骨头啊,对功名利禄一点都不感冒,最近他还不厌其烦的一再给我上书,要求撤回对奕缳的惩罚。真是拿他没办法,也不知道那帮饭桶找到应对的策略没有。

再说世铎他们,对翁同和明察暗访了几天,也是一点眉目没有,可把这个老头给苦煞了,无聊之极,他就在北京的大街小巷上胡乱的遛达,不知不觉间就来到了北京西单胡同那,抬头一看,一座很大的古玩店闯入视线,世铎是一个爱宝但不懂的鉴赏的人,他一想自己有些时日没有采购古玩了,今天何不趁此机会采购一番呢,想到珠宝,世铎就把慈禧交给他的差事给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世铎兴高采烈的走进了古玩店,这是一家新开的店铺,里面的玉器、字画应有尽有,大多都是一些在历史上有名的宝贝。店小二看到世铎进来,赶忙鞠躬到:“这位爷里面请,今天小铺开业,一律半价优惠,我们这里可收藏了很多稀世的宝物啊。”世铎四顾环视了一下这家店,确实比其他的店铺大了许多,里面陈列的展品也琳琅满目,都叫人爱不释手,世铎摸了摸这个瓷器,又看了看那副字画,一个劲的点头称好,转着转着,世铎就看到一本他一直寻觅的米芾的《苕溪诗卷》,看到这本多年寻求不遇的宝物,世铎顿时乐的心花怒放,世铎对书法一窍不通,但经常附庸风雅,自称特别仰慕米芾,对号称米芾的东西也不辨真假一概购入囊中,他搜集了米芾的《殷令名头陀寺碑跋》、《蜀素帖》、《拜石图》等很多作品,听人说他早期的《苕溪诗卷》更有收藏价值,世铎就记在心里,一直寻觅而不遇,今天没想到在这遇到了,世铎急不可耐的问询了一下价格,可店主说这件物品已经被人订购了,世铎一听就气不打一处来,谁这么不识抬举啊,竟敢和本王爷抢,“我说小子,你知道我是谁不?”

“这位爷,我这家店才刚刚开业,京城的客人还都不大熟悉,敢问一下您是哪位?”

“也难怪,一看你就不是一个经商的料,你打听一下有哪个人在京城开店,不走走本王的门路”

店主一听,站在眼前的这个肥大三粗的人竞是个王爷,顿时吓懵了,“王爷,小的有眼不识泰山,顶撞了王爷,还请王爷恕罪。”

“不知者无罪,你刚才说这本《苕溪诗卷》已经被人订购了,此人是谁,你看能不能和那人协商一下,让本王收藏啊。”

“这……,小的已经答应人家了,如果……,恐怕有损小店的声誉啊。”

“难道本王的面子也不好使吗,你说此人是谁,好让本王当面和他当面交涉。”

“此人是户部尚书翁同和,翁大人看到这本集子后,极为珍爱,当即决定购买,只是他身上所带的银两不够,这才让小的暂为保管翁大人已经回家取钱去了。”

“翁同和?想不到他也爱这一口啊。”

翁同和对米芾的字画那是出于真心的喜欢,不像世铎只是徒有其表,就在刚才翁同和来到此店寻宝,一眼就看见了他寻觅多年的《苕溪诗卷》,当即和店主达成意向,可惜自己身上的银两不足,这才暂存在店里。

世铎一听买主是翁同和,极为惊诧,他深知这本诗卷价格不菲,达到白银十万两,而翁同和是一介穷书生,他哪有这么多钱,看来这个老顽固是真心喜欢这本诗卷。既然他如此喜欢,我何不成人之美呢,说完他从身上掏出几张银票交给店主。“翁大人的钱,本王替他交上了,切记不要告诉是谁代交的,就说是他的一位好友就可以了。”

翁同和出于对米芾字画的酷爱,虽然那本诗卷价格昂贵,但他忍了忍还是决定买了下来,只可惜他一辈子清廉,少有积蓄,回到家他翻箱倒柜才凑了五万两,想想自己喜爱的诗卷,却无力购买,那个落魄的心情就别提有多难受了,思量再三,翁同和迫不得已决定忍痛割爱,他灰头灰脸地来到那家古玩店,向店主说明了情况,店主乐呵呵地对他说:“翁大人一生清廉,小的真是打心底佩服,您不用难过,这本诗卷已经有人替您买下了,有人已经帮您交上了银子,现在您就可以把这本诗卷取走了。”说完,店主就把包装一新的《苕溪诗卷》递给了翁同和。

翁同和一听已经有人替他把钱交上了,心里觉得极为不可思议。他想了想是何人如此大方啊,想了一阵子也理不出一个头绪来,因为和他交往甚笃的人除了醇亲王奕缳外,大多都很穷困潦倒,很难一下子拿出十万两银子。他想来想去觉得其中必然有什么隐情。

“这位店小哥,那人长什么模样,留下姓名没有。”

“翁大人,那人好像是一位经商的富人,他只说他一向仰慕大人的文采和清廉的作风,听说大人如此喜爱米芾的字画,就把它当作礼物送给您了,并且说以后会登门拜访再为大人您送一些米芾的作品,别的就没留下什么了。”

“一个经商的富人,我翁同没有这样的朋友啊。”

“可能翁大人不认识他,而他对您极为崇拜吧,这都是大人正派的作风感动了他啊,大人您就多想了,现在这诗卷就是您的了。”

“不行,这诗卷我不能要。我一向不受来源不明的赠送。”

“大人,您何必如此固执呢,小的看那人没什么恶意,完全是出于对您的一片至诚,您若不收下,岂不让尊敬您的人伤心。”

翁同和在店主一再的规劝下,又出于对米芾诗卷的酷爱,实在忍不住诱惑,就把米芾诗卷收下了。

世铎了解到翁同和抵抗不住米芾的诱惑后,不禁窃喜了一番,觉得终于找到拉他下水的手段了。世铎急不可耐的就把消息告诉了奕匡、徐用仪等人,他们闻听大喜,“总算有所进展了,我们都快愁死了,可是老哥,可惜您多年收藏的米芾的字画了。”

“唉,谁能想到这个老顽固竟然和本王有相同的爱好啊,如果能把他拉下水,牺牲这些字画也值了。我今天上午又派人暗中给他送了几副,他控制不住对米芾的喜爱,全都收下了,现在正沉浸在欣赏米芾的幸福之中呢。”

“看来他已经慢慢上钩了,这个自以为一尘不染的老顽固也喜好收人贿赂了,老哥,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啊。”

“咱们应该放长线钓大鱼,对这个老顽固千万不可操之过急,弄不好一切都会前功尽弃的。对了昨晚老佛爷又把我给找过去了,说园子的经费短缺了,让我们想想办法。大家有什么好主意吗?”

“老佛爷这不是为难我们吗,这应该是户部的事啊,怎么让咱们操心啊,依小弟看,就建议老佛爷从户部那里调拨一些银两不就可以了吗,这样也可试探一下翁同和对老佛爷的态度有所缓和了没有。”

“这样也好,如果他的态度还那么顽固不化的话,我就亲自去拜访他,将字画的事向他挑明,逼他就范。到时除非他不顾自己的声誉,否则还不得乖乖地加入到咱们的阵营中来。”

世铎将军机处的想法禀明了慈禧,慈禧也觉得可行。说实在的慈禧也真的对翁同和丧失了信心,她觉得翁同和对奕缳和光绪太衷心了,如果真不能把他拉下水,也只能让他走奕缳那条路了。

第二天中午,储秀宫前的御花园里。慈禧正和翁同和在交涉。

“翁爱卿,奕缳的事已经发生了,你就不要再过问了,还是管好你份内的事吧,这个月后宫和内务府的裳银都发下去了吗。”

“回太后,都已经按时发下去了。”翁同和漫不经心的回答道。

“这就好,那户部现在还剩有不少银子吧。本宫呢想重修一下清漪园,只是资金方面有点欠缺,翁爱卿可否从户部暂且调拨一部分呢。”

翁同和一听慈禧重修清漪园,心里就一振,看来醇亲王以前说的都是真的,慈禧真的要不顾危在旦夕的大清而大修土木了,可是户部的钱粮大多都是用于平时赈灾和发放军饷的啊,怎么能随意挪用啊。看来慈禧是不顾天下百姓的苦难,而只顾自己享受了,这我怎么能答应呢。

“太后,户部的钱都是用来赈灾和发放军饷的,怎么能可以随便挪用呢,再说重修清漪园事关重大,需和众臣商议之后再做定夺,怎能暗地里就开工呢,请恕微臣不能从命。”

慈禧也觉得从户部拨款理亏,户部的钱都是应急用的,是不可以随便使用的,如果慈禧为了一己之利,而置天下百姓的安危于不顾,她定然会遭到天下人的耻笑,这也是为何慈禧有意重修园林,而密而不发布消息的原因,现在的大清急需用钱的地方太多了,接连不断的水灾、旱灾,还有北洋水师购买舰艇和火药都需要一大笔的银子,而重修园子的花费又不是一个小数目,至少也需要上千万的花费,他一个个小小的户部又怎能经得起累年的盘剥。翁同和也没有考虑慈禧的心情就不假思索的拒绝了,让慈禧来了个烧鸡大握脖。

慈禧看到翁同和毫不退缩的拒绝了自己的要求,气就不打一处来,她心想,我堂堂一个大清太后,向你户部借点银子都不可以啊,你别忘了,这户部可是我大清的户部,不是你翁同和的户部,今天这个银子我是借定了。

“翁同和,本宫也只是暂时借用一下,待各地的税收交上来以后,再归还于户部,你看如何?”

“太后,您应该比微臣还了解天下的形势,现在我大清正处在风雨飘摇之中,老百姓们正遭受千年以来未有的苦难,有许许多多的灾民需要救济,在这样的环境下,如赈灾不善,就会引起百姓骚乱甚至起义,现在国外的形势也极为严峻,列强正对我大清虎视眈眈,如我大清不加强军备建设,必然会成为它们口中之物啊,现在很多兵工厂都等着给它们加拨银两呢,如稍有停顿,这些工厂将会成为废场啊,后果不堪设想,老佛爷您怎么能为了一己之利,而置天下苍生于不顾呢。如您再一意孤行下去,大清江山早晚会毁到您的手里啊,如大清沦落到那种地步,不仅大清的百姓不能容忍你,就连爱心觉罗的列祖列宗也不会原谅你,太后您要三思啊。”

翁同和真是气愤了,他满心考虑的都是大清的江山社稷,考虑的天下苍生的生计,他明知道顶撞慈禧会带来什么恶果,但为了不至于给任由慈禧糟蹋大清的江山,他把自己的前程甚至身家性命都霍了出去,在这位心狠手辣的女人面前,他赤裸裸的揭露了她的私心,她的贪婪,她的无耻!

看到翁同和如此的对自己无礼,慈禧气的简直就要疯了,她再也没有拉拢他的年头了,她满脑子想到就是尽早把这个老顽固给撵出皇宫。

“够了,翁同和你胆子好大啊,竟敢教训起本宫来了,本宫一再对你忍让,可你给脸不要脸,一味的和本宫对抗,本宫不就是想借户部点钱吗,你就这么得理不饶人吗,你也不想想你的户部尚书是谁封的,这大清的户部又是谁的,只要本宫一句话,定可摘掉你的乌纱帽。”

“微臣知道这个户部尚书是太后加封的,但既然太后把这份差事交给微臣了,微臣就当尽心尽力当好这个户部尚书,对户部的开支应按大清的律令办事,只要微臣还在这个位子上呆一天,这个户部就由微臣说了算,一切不合理的开支也休想从微臣这里调拨半两银子!微臣就是拼掉头上这顶乌纱帽,也会把原则坚持到底。”

“好一个坚持原则的翁同和,本宫这就把你的尚书给免了,我叫你还猖狂。”

“太后,您无权免掉微臣的职务,微臣这一切都是按大清的章法行事,根本就没有做任何违心的事,没有触犯任何大清的律令,即使微臣做了什么有损大清律令的事,也犯不上由您来处罚微臣,应由吏部来削夺微臣的官职。”

“好个牙尖利齿的翁同和,反了你啊,本宫就不相信制不了你,来人那,把翁同和给我拖出去,不要再让本宫看到他。”慈禧气的气喘吁吁的吩咐到。

这时从门外闯进两名士兵不由分说拉着翁同和就往外拖,翁同和奋力的挣脱了他们的手,大叫到:“不用拉微臣,微臣自会走,太后,微臣再奉劝您最后一句,如果您再不好好反省一下,您早晚会遭受灭顶之灾,死无葬身之地!”

慈禧听了之后气的简直就要晕了过去,她哆哆嗦嗦的说:“反了,反了,一个小小的户部尚书都敢不把本宫放在眼里,本宫……”慈禧一时气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站在一旁的韩玉贵看到慈禧气成这个样子,也早已吓的不知怎么好了,他急忙飞奔出去,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了正在门外等候的世铎等人,世铎一听翁同和竟当面辱骂慈禧,也惊讶的不知该怎么好了。“这翁同和简直活的不耐烦了。竟敢顶撞老佛爷。”

世铎赶紧跑到储秀宫,只见慈禧气的正在摔东西呢,世铎赶紧跪倒在地:“老佛爷您消消气,您犯不上跟那个老顽固生气,这人太不识抬举了,干脆把他革职算了。”

“不革职他,难解本宫的心头之恨,世铎你尽快杜撰一个罪名,本宫要让他尽快从京城消失。”

“老佛爷您放心,微臣一定尽快把他合情合理的逐出京城。”

第二天是上朝议政的日子,慈禧由于气的还没缓过劲来,就将其改在后天。

这一天慈禧脸色发青的端坐在帘子后面,他环视了一下朝堂,没有看见翁同和的影子,据报事的说他称病不上朝了。慈禧一看就知道他是有意在避着他。接着韩玉贵扯了一下公鸭嗓子:“有本快奏,无本退朝。”

整个大厅极为寂静,很长时间都没有人上奏,慈禧摆了摆手,意思是要退朝,这时一个人急忙走出来:“臣有本上奏。”众人回头一看,原来是御史张林。看到张林大家都开始窃窃私语起来,因为御史主要是弹劾人的,大家都在猜测不知谁又做什么出格的事了。

“张御史,你要上奏什么,快快说来。”

“微臣要弹劾户部尚书翁同和。据微臣私下了解,翁同和有擅自挪用户部银两之嫌。”张林话一出口,大家都极为一惊,“这怎么可能,翁大人一向洁身自好,对朝廷忠心耿耿,他怎么可能作出这样的事呢,一定是有人在诬陷他。”还有的人说:“看这翁同和道貌岸然的样,原来他是个伪君子啊,竟然把户部当成在家的钱库了,看来人不可貌相啊,有的人表面上清廉,实则上心黑的很呢。”一时间,朝堂上乱哄哄的,有的人打抱不平,有的人落井下石。

“大家静一静,好让张御史说清楚其中的曲折缘由。”慈禧大声说到。“张御史,你尽管将实情讲来,本宫会为你作主的。”

“是太后,事情是这样的,最近不知为什么翁同和竟然花费了近五十万两银子买了一些米芾的字画。依翁同和的年俸和他的积蓄,他是不可能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银子的,所以微臣斗胆猜测翁同和有挪用户部银两之嫌,现在我大清正处在危难之际,如果有这么大的一个蛀虫存在,我大清危在旦夕啊,所以为了我大清的江山社稷,微臣敢情太后彻查此事。”

“翁同和最近果真花费巨资购买了米芾的字画吗?”“微臣曾亲眼见过,如不属实,微臣愿受凌迟之刑。”

“好吧,本宫就相信你一次,世铎你拟一道旨意,先暂停翁同和的户部尚书之职,然后组织吏部彻查翁同和有没有挪用公款,尽快向本宫禀奏。”

翁同和接到懿旨后,心里已经明白了那些字画的来源了,只怪我一时贪念竟然落入他们的陷阱之中,慈禧这是公报私仇啊,现在物证具在,我是有口难辩啊,只可惜我翁同和一世英明,为了大清的江山鞠躬尽瘁,到最后反倒落了个挖大清墙角的人甚至会被写入历史,遭到后人的唾骂。虽然我淡泊名利,没想到最后还是为虚无的爱好所累。

以世铎为首的检查组,经过一番彻查,在翁同和的家里发现了米芾的字画近十张,但除此之外无任何值钱的东西,还有从户部的账册上也没有查出翁同和有挪用公款的迹象,但对这些无价之宝的来源,翁同和也解释不清,这样他也无法为自己洗脱贪污的罪名。但由于证据不足,慈禧也无法对他做出较重的处罚,只是将他革职,永不续用。同时革去他的皇帝老师的职务,由吏部侍郎夏同善担任,没收他全部家产,把他遣返到安徽常熟老家。

这样慈禧由最初的试图拉拢翁同和演变为将其革职查办,虽然慈禧没有如愿以偿,但她也借机打掉了光绪的一个有利的助手。可以说京城中光绪几乎没有什么心腹了,整个京城等待光绪的将是一个深不可测的泥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