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者在选择汽车、购买汽车的时候,习惯将价格作为选择的标准。而实际上,汽车价值才是切实关系到消费者利益的关键因素。如果把汽车价值量化,可以大致分为五个部分:性价比、故障率、使用成本、残值和服务。


首先,无论购买什么产品,性价比最重要。用一个等式来概括,性价比=性能+配置+外形+先期与后期资金投入。随着消费观的不断理性化,单纯的价格纷争已无法引发消费者的兴趣,众厂商纷纷以性价比作为诉求的焦点。而实际上这个“价”不单指价格,而是包括从买车到后期使用过程中的所有合理支出。


第二,故障率。在使用过程中,较低故障率的车能够减少消费者的维修费用,减少时间成本,避免用户因车辆故障引发的经济损失。因此,故障率直接影响着下文将提到的使用成本。所以故障率应该作为汽车价值的一个重要体现。


第三,使用成本。使用成本包括三要素:第一个是油耗。近年来,燃油费用已经被越来越多的消费者考虑到买车支出中。选择一辆燃油经济性高的车对于普通百姓来说尤为重要。第二个要素是维修保养费用。很多消费者在买车前都会咨询保养和维修的标准,但仅仅了解了保养的费用是不够的。人们普遍认为价格低的车,保养和维修费用就低。实际上这是一个误区。保养的费用是具有弹性的,在规定的保养间隔时间进行保养,如果您的车辆车况较好,那么保养的价格会相对较低。因此在选车的时候,车本身的质量和技术含量是要最先考虑的。另外,衡量保养花费的最重要指标就是保养周期,而不是单次保养费用。像标致307,它的保养间隔里程为15000公里,行驶6万公里仅需要保养四次,相对而言花费较少。再以福特福克斯为例,5000公里的保养周期加上比较低廉的保养费用,也能够为消费者省下不少成本。第三个要素是时间成本,就是因故障和维修而造成时间成本和精神上的损失。因此,选择一辆技术稳定质量过硬的车,才能够避免日常使用中时间成本的损失。


第四,汽车残值。“汽车残值”是评价汽车性价比的一个重要指标,也是选购汽车时一个可以量化的参照物。以标致307为例,作为欧洲车的典型范例,除了采用双面镀锌钢板、电镀涂层处理、出众的油漆厚度、出色的底盘封塑处理等足以保障12年车身防锈的制造工艺之外,还充分考虑了运动部件的寿命,主要是发动机和变速箱。307的两款发动机的保养里程是国内最长的,这说明了它们的设计和加工都非常出色,可以保证在正常使用和保养情况下运行30万公里以上。而且307的发动机是按照欧Ⅳ标准设计的,不会因为未来几年国家环保政策的改变而处境尴尬。


第五个方面,价值中包含着服务。目前各大汽车厂商之间的竞争早已脱离了单纯的产品层面的竞争,他们在服务方面下的工夫越来越大。东风标致的“诚信营销”从两方面服务着手,一方面基于产品本身提供基础服务,提高车辆的使用价值和售后服务水平;另一方面基于用户需求提供培训咨询等增值服务;此外,还在业界率先公布公开“蓝色承诺”品牌服务标准,可以说是切实为消费者考虑到了每一个细节。毕竟,用户的满意才是硬道理,对未来而言,服务将占有最重要的一个营销体现。因此,服务是汽车价值中极为重要的一个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