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4节 定策

不笑生 收藏 0 18
导读: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4节 定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岳效飞面对服了气的慕容卓笑道:“我知道他会招的,这个不是他可以抗拒的。唯一意外的就是他居然只抗了二十四个小时就招了,真没用。慕容卓你小子能撑多长时间?”

“别过来,你要过来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慕容卓算是真服了。

开始的时候在他来看,陈荣的心智算是相当坚强的人,如果只用普通的刑具恐怕他都不会招,更加别说他有那么深厚的内功。令他完全没想到的是,当陈荣从那里出来时的表现令他吃惊了。

一放开,陈荣居然放声大哭,可是他的眼睛却是睁的圆溜溜的,只管直瞪瞪的瞅着慕容卓,嘴时呜里哇拉的叫着:“我招……我招了……”

一直等着看结果的慕容卓吃惊透了,因为在三个时辰前,陈荣当时虽有些抗拒,可完全没有失控的迹象,这是怎么说的,仅只三个时辰,就呆以把一个心智还算坚强的人吓成这个样子,他扶着陈荣,嘴里跟着直嚷,“喂……喂……你怎么……你不要紧吧?”

谁知陈荣的回答让更加吃惊。

“岳老板啊……岳老板你太毒了,你居然把牛马面都给叫来了……吓死我了……”

“啊!?”慕容卓也吃惊了,“牛头马面?他岳效飞有这个本事”原来刚刚打探岳效飞时也听说他有什么神器,这会怎么连“牛头马面”都出来了。

其实他哪知道,岳效飞不不懂这个,这种“绝对寂寞”情况下,只要大约十二个小时后,人就会被自己的幻觉所征服。如果一直持续下去,很有可能会被自己吓疯或吓死。

……

岳效飞还在和那个“白三爷”有一搭没一搭的闲扯。因为陈天华到现在为止,对于岳效飞的所作所为算上也有些明白了,可他就是看是他不入眼里。朱聿键成天在这老军营泡着,就是不表露身份,肯定是为了要在岳效飞这里做什么事。他心里非常矛盾,不知道该不该给岳效飞说个清楚。

现在为止岳效飞依然不知道这个所谓的“白三爷”就是朱聿键,并且由于对朱聿键的成见而不时当着人家面大肆攻击。

“要说这个朱皇帝够笨的。要我,才不呆在这延平,我早跑福州去了。”

“呃!去那里干什么?”

“不是吧,白三爷你这么聪明个人不会比他还笨吧。你不想想在这挣钱挣不着,招兵又没什么人口,这清军真要把福州一占,他也就算是断了根了,不光剩下死了。”

朱聿键喝一口面前放的绿茶。他发现一个很有趣的事,老军营的人喝这些东西都是直接拿着罐子喝,而老军营而外的人一般都要装腔作势的倒在杯子里来搞,自从被岳效飞开了几次玩笑而后。朱聿键现在也是直接来,而且觉的这么来的还是感觉来的爽利。

往往一个习惯的改变代表着一种观念的改变。

“那也不一定,这里可以便于和朕……真的忠臣联系,也好就近跟鞑子较量,这延平有延平的好处。”其实他原本是准备去赣州的,可是眼下那里已然失陷,他还真不知道往哪里再去。

岳效飞瞅他一眼,心里还说呢:“我就不信抬不过你。”

“白兄,你以为现代战争打的什么?打的是后勤,他朱聿键一没个兵,二武器又没清军好,三连个后方基地都没有,还有不打败的。李自成为什么败了,就是没个基地,没粮,没补充还打个屁呀。”

“好像有一点道理。”

“不是有一点道理,我告诉你一个故事你听不?”

朱聿键知道岳效飞这人你就别对他客气,要不他以为你跟他关系不好呢。所以对于他卖关子,直接就回了一个字“说”。

“从前有个国家,他周围的国家全在打仗,他不打,他卖军火,哦就是卖兵刃和粮草”

朱聿键不明白,都卖了自己用什么“他自己不用?”

“卖了军粮换回来金钱,再造军火再卖,这样他越来越有钱,而且自己也在两年间装备起来八百万军队”

“这么多!”

“当然他们原本也很有钱。”

朱聿键听了他的话,半天没动,他当然明白得有自己的军队,可是现在重新建一支铁军,谈何容易。

“其实那个朱聿键容易做,现在离开延平,到福州去,好好做生意,开始建立自己的军队,我在给他用我们的装备这么一上,建一个装甲军团出来才是正理,回过头在收拾那些个鞑子,来的及,他们又不跑。”

听着岳效飞在这大谈畅想,朱聿键一挑眉毛细细观察他。心中问自己“难道……他为什么说这些……他这样说或许有些道理。”

嘴里故意道:“那延平怎么办,延平不要了?”

“延平简单,只消把现在在建宁苦守的郑森的军队调过来,在这之前我们老军营把这延平的城防给他建的结结实实,让清军一时半会攻不破,他只管去他的福州做他的生意,然后 我们也去福州,再给他训练一支新军,再然后新军来替了这里的郑森,让他再回去继续装备训练,等个两三年一二十万装甲军团训练好了,这仗再打就好打了。”

朱聿键顷刻之间明白了,“这个岳效飞啊,这家伙在算计我兜的钱呢。……要说依他所言虽未必全对,可也算是个好的路数。”

当下点点头道:“好说,我回去给皇上建议一不,说不定他听了你的主意龙颜大悦呢!”

“他乐不乐关我鸟事,只要掏钱我就卖东西给他。”

朱聿键凝神一想又问:“那这延平的城防如何才可牢不可破,你给我说说,要不回去皇上问起来我答不上,这生意不就黄了。”

“呵呵,我给你说,这第一城墙顶上咱给他改成尖的,鞑子不是爱架云梯爬城么,我让你上的得来站不住,二给每个城门洞靠里面成八字形修四个炮楼,里面给他上一二十台效飞神弩,就算我不关城门他也进不来,有城墙挡着,外面还打不着,只要看着城门洞,有多少人向里冲都白给,再就是造快船,只要水路不断给养不断,他清军还能怎么着,还有就是坚壁清野,让他马无草、人无粮、弓无箭看他怎么打,我们不攻他让他在这耗,一年耗他慌,两看耗他穷,三年让他打仗连人都没有。到那会由不得他们不败。”

朱聿键再次在心里问自己,“他真的不想当皇帝么?”

最近被几个贴子搞的有点头晕,而且在书评中也有人在开骂,在这里我要说发书评没问题,每日来发我都会加精的,但不能骂人别指望我被骂了不会回骂回去。再者希望大家发书评时对于内容多多评价,哪里写的有问题我会好好思考,并在以后的书中尽量不犯这类错误。谢谢大家。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