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1节 缘起首回

不笑生 收藏 0 5
导读: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1节 缘起首回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大帅,这次咱们在建宁城下受阻完全是因那些从未见过的战车造成的。”提督曹存性小心翼翼的对博洛面前躬着身子。

博洛悠闲的坐在自己帅案后,半闭着眼睛,像是没有听见他的话一般。

曹存性看看他的脸色又接着说:“那边金提督也是受了我们在这边见过的那什么‘连弩’之阻,致使功败垂成。

博洛嘴里嘟囔一句“唔!又是那个东西,真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这么霸道的东西。”

“据探子回报那都是延平府里一个叫老军营的地方造出来的,据说那里还有一支与我们在这里遇到的同样的一支使用战车的军队,我们准备的那个内应用的山贼也被他们完全剿灭。”

“唔!叫那里的人多多留意那个老军营的动静,还有就是一定要打探清楚那些战车和连弩等物是如何造的……”

曹存性点一个头,应一句完全一付小鸡的模样。在这个过程之中,他又偷眼去看坐在高高在上的帅案后的博洛。刚刮的显的清虚虚的头,后面的辫子梳的一丝不苟,脸上则全然没有了全身戎装时那种浓烈的杀气,有的只是雍容,整个一付儒生的模样。

“别看你现在这么个模样,骑上马了不过还是白山黑水水中的一个游民而已。”曹存性小心的在腹诽着,但脸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

“报!随军工匠头领来报。”

“让他进来”

“那个什么连弩你们看咱们能不能自行打造。”

“回大帅的话,那个连弩里面有一些机括是我们从未见过的,虽然想法可以一试,主要是这两样东西,我们完全没有办法做出来。”说着那个工匠首领从怀里拿个纸包出来。

博洛从侍从手中接过来这个东西,拿在手中细细察看。

一个大的铁圈,套着一个小的铁圈,里面有许多珠子(滚珠轴承)。一个轴承的工艺含量,不是这个时代的工匠可以理解的,机械装配工艺更是这个时代的工匠难以靠自己捉摸出来的。另一个就是那个短箭,那上面四片尾翼都在飞行过程中甩掉了,现在看来就是个光杆和箭头,这样的箭是无论如何飞不起来的。

拿在手中,捏着内圈,手在外圈轻轻一拨,那外外圈很轻松的旋转起来,看那光景一时半会还停不下来。

博洛心里由衷赞叹“这是谁打造的,这么精巧”

“嗯,把这个东西连同我请援的书信一同用六百加急上报朝廷。”

……

在行宫的花园里,大学士黄鸣俊跟着朱聿键对他侃侃而谈。

朱聿键原本挺喜欢与这些大学士们这们谈话的,这样不但体现自己对他们的信任,而且也可以使他们说出当着别人不敢或说不便说出来的话。可此时听着这个黄鸣俊的话,却打心底里不喜欢听。

“老军营的那些叛逆,虽然昨里里咱们把他们劝服出去,可是对这些叛逆如此示弱,不但折了皇家的威风,而且不正好给其他叛逆做了个榜样,所以微臣以为此风断不可涨,咱们大可调郑家的兵将来将他们剿灭,如……”

“今日在这里大放厥词,昨日大炮轰击城门时,一个个都不知道缩在哪里,今日却在这了鼓燥不休,真真使人厌恶,倒是老军营那些人比之这些只知倾轧和邀功的家伙好的太多了。”

“好了,好了,黄爱卿不必在说此事了,朕心中已有了主意,那王士和既然要辞官就由的他去好了,这地球离了谁都转呢。”

“呃!地球,这是个什么玩艺,我怎么没听说过?”

朱聿键用的是昨日在老军营听到的话,他黄鸣俊如何又能知道。朱聿键不再说话,只是默默的在花园中散步,因为昨天午后跟着用白三爷的身份跟着岳效飞回到老军营后的交谈才使他真正感到自己身边这些往日里自诩为大才的人,到了时候一个顶用的都没有。就如昨天老军营的人攻打行宫的时候,一个人都没有来,就看着人家在那儿闹。倒是老军营那里的那些人,看上去有些匪性,可就是这些的人,他们就有忠义,就有义无反顾,或许这些真正有血性的人,才是国家需要的人。同时耳边也还回响着他与岳效飞的谈话。

岳效飞有个很大的毛病,那就是比较轻信人,这也许是别人所说的淳朴,也许是有些人所说的傻,让我们今天的很多人的标准来说,他就是个大傻瓜。这个缺点在陈天华眼中也显的比较突出。

这个白三爷,摆明了就是那个人,可是他还是这么交心的相与,只怕祸事就不远了。

“你以为他拿了这武器就能打败清军吗?”

“那还不是自然”朱聿键断然肯定道。在他眼里只要拿老军营这里这些兵器,就不可能再败在清军手下。

“白三爷,你们这是唯武器致上论,有了好的兵器固然重要,可是也要看拿在谁手里,一样的武器拿的人不同,打起来结果就不同。”

“比方说……”朱聿键利用岳效飞的缺点,尽量了解于他,以期从他身上获得更多的利益,这恐怕是所有政客的习惯,同时他心里也说了句粗话,“妈的,不是兵器好,你连我们这皇家也不放在眼里?”

这还把岳效飞真给难住了,要说这个例子还真不太好举,总不能拿出八年抗战,又或是抗援朝的例子来同他讲吧。“比方……比方这只军队并不是一支稳定的军队,比方……呃!变样,同样一把刀拿在老百手中,和拿在一个常在阵上搏杀的人相比大概……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岳效飞只是知道有这么句话,也只是拿这句话来嘲笑那个朱皇帝,哪能想到被这“白三爷”给问住了。

虽然岳效飞的回答并不能朱聿键满意,可并不代表他没有理解,要知道这个朱聿键还是有点真材实学的。

“这个可以理解,就是军队忠心的问题,是啊!我还真缺一支属于‘自己’的军队”

在明末所有举着大旗的人,几乎没有一个是中华民族的军队,几乎没有一个少了私心的将领,几乎就此使中华民族的文化永远沉沦。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