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三十二章 政治功略

六指君1 收藏 35 14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三十二章 政治功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实力算得上比较强大的泰村被游击队收复后,加上游击队又马不停蹄的摆平了高村、桥村这两个村子,慑于游击队咄咄逼人的攻势,周围几个村子的“维持会”纷纷派人向游击队示好,表示只要游击队不动自己的私人财产,“维持会长们”愿意暗地里为游击队通风报信,甚至暗地里投靠游击队。

对于是否快速连根拔起附近这几个村子的汉奸势力,游击队内部展开了一场激烈的争论,赞成派和反对派各叙已见丝毫不肯相让。

简易手工绘制的地图高高的挂在墙上,刘云不时地转头去看看,却就是不肯发表意见,坐在刘云身边的李远强也没有发表意见,而是玩弄茶杯。

赵延算得上是一个比较冷静的干部,从心底里不愿意让游击队扩大得太快,那些汉奸势力迟早、必然要被铲除,但是不是现在这个时候,现在很难买到大宗的粮食了,如果一再增加负担,到那个时候就不用鬼子来打而是自己垮掉。

而其中的异类沈日飞等人却想趁着大好时机打通南下的去路,以前的老根据地桃林镇的鬼子驻兵不多,再发展一段时间游击队就有实力光复桃林镇了,一旦收复桃林镇,到那个时候必然引起鬼子的剧烈震动。

游击队连番作战胜利,有些干部心中有速胜主义也是正常的,可说着说着就变了味,极个别干部的话题既不是商讨怎么处置那些曲线投降的汉奸,也不是商讨扩大根据地后怎么解决问题,而是想怎么占据城镇,一些干部的首选目标正是桃林镇。

如果凭借着游击队的人海战术、内线的支持(周德贵)的确可以冒险一试,但是收复桃林镇后必然面临鬼子的疯狂反扑,到那个时候又得乖乖的马上退出来,这样只能徒耗军粮、子弹和最宝贵的战士。

虽然收复桃林镇可以取得相当大的政治意义,但是刘云可不想就此将鬼子的注意力全部吸引过来,在政治意义和军事实力上刘云只要实利。

收复桃林镇简直就是开玩笑!刘云看了看剧烈争论中的沈日飞等人,边上的钟天祥的话虽然也不多但却也不时地插上两句话帮沈日飞,怎么这些人都想着杀回桃林镇?

刘云的心头冒上一个疑问,再仔细看了看那些要收复桃林镇的干部,顿时哑然失笑,原来这些人全部是桃林镇出身的干部,钟天祥虽然不是土生土长的桃林镇人但也主张杀回去。看上去他们对这个问题好像已经在抱成团了!刘云微微皱起眉头,山头主义可不是什么好事。

一旁的李远强终于开口说话了,“你们这是要干什么?才吃上饭就想过财主的日子啦?”说完重重的将手中的茶杯狠狠地向桌子上一顿,“啪!”茶水溅出来了。场面顿时安静下来了。刘云不易察觉的笑了笑,早就知道李远强对自己的老跟班非常严格,才不会容忍这种无组织情况。

“你们这些人别整天想着要杀回去,大局更重要!”李远强放缓了声音,说道:“请营长说几句话!”

刘云慢慢站了起来,看了看围成一堆的干部们,缓慢说道:“根据地将来必须要向北发展,而不是南方,更别说什么桃林镇!农村里的‘维持会’也必须连根拔起,但这些投降的汉奸势力不能使用暴力,而是派出工作组进行收编,那些汉奸头子只有接受根据地的政策,才可以保住他们的财产和性命。”

李远强依然闷不作声,刘云看了看沉默的李远强,又继续朗声说道:“我们要热情地容纳这些愿意投诚汉奸势力,如果连这些投诚的汉奸都要镇压,其他村子的汉奸势力就会彻底倒向鬼子那边,古人说得好,若想取之必先与之,只有兵不血刃解除这些‘维持会’控制的武装,才是上上之策。”

场面非常安静,干部们都没有处理这种事情的经验,可是仔细一想,若是真的毫不手软的连根拔起这些汉奸势力,这以后的工作肯定就会按照刘云所说得那样阻力重重,几乎每个村的大户人家都有一些看家护院的人、枪,甚至一些贫民也有一把祖上流传下来的大砍刀,他们一旦被宗族势力召唤起来,就可以和游击队作对了。

可是如果不重重的处罚这些汉奸败类,甚至让他们做游击队的村长,这在游击队干部们的心理上却又无法接受,不管是赵延还是钟天祥都不能接受。

趁着大家都在思考的时候,沈长江在李信的耳边轻声说道:“按营长的意思,咱们岂不是要给那些汉奸头子一个村长当一当?”

李信看了看自己的爱将,轻声训斥道:“就你多嘴。”

但是这一句话却被其他干部听到了,渐渐的围绕这句话大家又开始在私底下暗自议论起来,刘云看着下面的干部们交头接耳,很显然,自己“藏污纳垢”的计划显然被大家用实际行动否决了,李远强好像也在思考着什么,紧紧的皱着眉头,手指在桌子上无规律画来画去。

汉奸头子特别是那些“维持会”的会长受到游击队强大的压迫后,虽然被迫倒向游击队,但是要让他们消除对游击队的疑虑和观望,那就只能封赏他们,也就是说将来让他们当有名无实的村长,他们除了能够保住自己的财富以外,村中的一切权力全部归属游击队。

历史上“反水”过来后又马上反水回去的大股小股的汉奸不计其数,所以刘云也没指望这些汉奸会对游击队保持忠诚。能用则用,不能用则将其除去!

可是刘云没有料到自己能够坦然处之,但是那些干部们可就不这么想了,对于那些干部们来说,老子辛辛苦苦打江山,凭什么让别人坐了去?

刘云慢慢端起茶杯,趁着间隙整理了思路,正要说话却看到下面黄青海的嗓门越来越大,忍不住问道:“有什么事情不能公开说吗?”

黄青海“腾”的站了起来,粗嗓门几乎要吼起来:“请营长仔细考虑清楚,如果让那些汉奸加入游击队,那还需要我们干什么?干脆让他们帮你去打天下。”

这家伙的胆子好大!刘云清楚地记得当初第一次和黄青海谈话时的场景,那个时候刚刚打扫完战场,他身上带着轻伤,浑身上下都是泥土、汗水和硝烟薰出来的黑色污渍,当时他对自己可是非常恭维,现在居然改性子了?难道这家伙的思想觉悟发生了难以想象的提高?

场面再次安静下来了,刘云轻声一笑打破了安静,说道:“如果清廷垮台之后中国能够实现国家的真正统一、消除军阀混战,那么今天大家肯定不会坐在这里一起开会,因为国家一旦统一就不可能发生日本侵华。

为什么?因为统一后的中国军队肯定能够将日本鬼子挡在国境线之外,可惜!国必先自乱而后他国乱之!鬼子终究还是进来了!”看了看干部们不解的目光,刘云继续说道:“至于这些汉奸‘维持会’,现在连百万国军都不能低档鬼子的进攻,更何况是他们!

有些富人、权贵者不愿意失去自己的财产和地位就当了汉奸,神州大地的遍地汉奸多如牛毛,我也知道大家也很痛恨汉奸,可汉奸大多并不真正忠于鬼子,而是惧怕鬼子的屠刀,这和一般老百姓没区别。”

这也是理由?赵延站起来,迎着刘云的目光严正的说道:“让那些汉奸头子保持身份和地位这点我赞同,但是绝对不能让他们掌握实权,同时还要派人时刻注意他们的动向。”

三连花了血的代价才撵走了文海的汉奸武装,事后身为三连指导员的赵延仔细一想,越来越觉得这里面有问题,根据俘虏的民团交待,文海明显就是冲着给泰村解围来的,这里没出内奸那就有鬼了。

刘云赞许的点点头,说道:“赵指导员说得很好,这些汉奸必须交出全部实权,村中的兵员征集、粮食上缴、共产党组织等全部处于我们的掌握中。

但是,我要强调一点,大家必须给予他们应有的尊重,不能从人格上侮辱他们,如果将来有一天他们要走咱们也不强留,包括他们将要带走的财产。”

下面又是一片议论纷纷,刘云一高兴,正要大声拍板,突然想到身边还有一个“无所事事”的李远强,顿时心中一惊,光顾着自己痛快了没有注意到李远强的态度,他怎么这么久不说话,难道和自己的意见相左?转过身去小心翼翼地说道:“政委,请说说你心里的想法。”

李远强端起茶杯喝掉最后一点剩茶,目光在刘云的身上停留了片刻,缓缓说道:“刘营长说得很好,以后再遇到汉奸反正一律按照刘营长所说的办法处理。”停顿了片刻,继续说道:“不过,能够派下去的人选却实在不多,干部战士大多不识字,即使下去了也没多大用。”

“这个不要紧。”刘云马上接口说道:“先解除那些汉奸武装,他们手里的枪支弹药必须一律上缴,他们圈养的打手、狗腿子经过游击队甄选后,能参加游击队的就选入游击队,不能参加游击队的也可以当民兵,愿意另谋出路的咱们也不强留,不管怎样这些地主大户人家绝对禁止圈养打手、狗腿子。

然后我们的政工人员随后进入开展工作,每到一地就要发动一地的群众,提拔那些积极的村民加入我们的阵营、充实基层…”一口气又说了很久才停下来。

李远强之所以长时间的沉思,的确有事情发生,一连有战士旁若无人的吹嘘自己杀了俘虏,那个战士大吹特吹的时候,李远强正巧路过听到了,细细追问之下这才知道李信居然在外面执行任务的时候乱开杀戒。

如果迫于形势不能放走、带走俘虏那也就算了,可是李信却是为了报复那些顽抗的伪军才杀俘虏的!杀一个伪军原本不算什么,可是这个影响就坏极了。

那些原本被李信绑来的俘虏在钟天祥等人的政治教育下作用并不明显,他们大多强烈要求离开,钟天祥还没有遇到如此顽固的汉奸,接触了几次后才知道李信曾经让人虐待过他们。

看来李信以后只能留在根据地管钱了,派他出去打仗想都别想了!

李远强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先不去管李信,若要“教育”李信就要得到刘云的支持,这件事情的难度实在是太大。

除了李信的事情以外,还有一个焦点,那就是刘云再次在谈话中透露出了北进的目标,不难看出刘云以后肯定会派人到北方建立联络点、建立小分队、输送武器等,这些都需要游击队宝贵的金钱支撑。

无论从长远来看还是从现在来说,李远强都觉得自己好像坐在迫击炮口上。

等刘云亢奋的发言完毕后,李远强这才接口说道:“营长说得很好,以后这种类似的情况就按照刘营长说的处理,同志们要抓紧时间带队下到各个村庄收缴武器,但是你们一定要牢记纪律,不能因为人家是投诚的汉奸就故意挖苦、讽刺他们,更不能故意虐杀投诚的汉奸。”

接下来的时间里李远强和刘云兵分两路,李远强负责接受那些“维持会”控制的村庄,他们分别是白马村、意弯村、大托村、大同村、骅港村,原本新村、黑石村也是要接受游击队的进驻,但是临到头了那里的汉奸头子却突然又改变主意,其中新村的村民几乎全部逃光,而黑石村则干脆坚壁清野,武力对抗游击队的进驻。

刘云则带着李向阳和林黑羽去阻杀大汉奸文海。

“轰!轰!”枪榴弹的硝烟散去后,“杀!”山坡上的一个旗手猛地一挥手中的军旗,一百多战士大声呐喊着冲向一个村子的村口。

跑在最前面的一个彪形大汉手里端着一挺机枪,大声吼叫着奋力向前冲杀,对面由民团和老百姓组成顽抗势力根本就不能抵挡游击队的攻势,也不知道如何隐蔽,大汉手里机枪喷射出的火舌贪婪地吞噬着对面跑来跑去的生命。

顷刻间死伤十几个人后,原本排成密集队形的村民们纷纷怪叫着转身逃跑,大刀长矛土枪丢了一地,现场只留下一些铁杆汉奸在原地大声的咆哮着,试图召回那些村民。

很快就进入了激烈的短兵相接,一阵刺耳的惨叫声、刺刀的碰撞声、吼叫声交杂在一起,留下来死守的十几个铁杆汉奸们被火速消灭了,游击队一百多人的大队伍就像一阵旋风般杀入村内。野战医院的人纷纷跟上,收治双方嗷嗷叫唤的伤员。

穿得一身朴素的李远强和几个穿着光鲜长袍马褂、面带红光的中年人正在远处的一个高地上看着黑石村的交战,高地上的人除了李远强以外,其他人都是汉奸“维持会会长”。为了威慑这些汉奸头子们,李远强精心安排了这一出杀鸡吓猴的警告游戏。

“你们看!”李远强指着远处渐渐已经消失的游击队员们说道:“他们就是游击队的一连,连长叫做黄青海。”

听到黄青海这个名字,李远强身边的一堆汉奸头子已有不少人脸色变得刷白,黄青海可是本地数得着的悍匪,原本以为他销声匿迹或者被日本人打死了,没想到居然在游击队里面高就,难怪游击队异常强悍,连日本人都不在话下,原来游击队有这个本钱。

在日本人没有来之前,这些汉奸们还不是汉奸的时候,他们所圈养的打手、刀客就是为了防备土匪来袭。

“果然是威武之师!”

“黑石村以卵击石,自取灭亡!”

“打得好!杀光他们村的人!”

……

一些汉奸头子虽然言不由衷的叫起好来,但是几乎每个人心里却在暗自庆幸,如果不是自己“英明决策”,只怕现在黑石村的下场就是榜样!只是有一点不好,鬼子一来游击队就得带着村民们藏起来,据说小杨村就是失去保护被屠村的。万一这以后鬼子杀过来了,岂不是也要拖家带口的向深山老林里逃窜?

不到一个小时,黑石村的反抗势力被连根拔起,那些汉奸头子们看到游击队并没有杀戮顽抗的村民,原以为将要出现的掠夺财物的场景并没有出现,抓获的村民们甚至都没有受到虐待。

一干汉奸们虽然在道德上有缺陷,但是人心都是肉长的,除了感慨以外,对游击队宽阔的胸怀只能用感恩戴德来形容了。有些汉奸开始怨恨游击队为什么不更强大一点呢?如果能够和鬼子硬碰硬的打仗,那以后鬼子杀过来了,也就不用拖家带口的向深山老林里逃窜了。

为了彻底消除汉奸头子们的疑虑,李远强又带着各个村子汉奸头子们进入黑石村观看。汉奸们左看看右望望,站得笔挺的战士们肃立在街道的两旁、拐角处,眼睛眨都不眨的注视着前方,至于汉奸们印象中的打砸抢烧杀则全部都没有。

不仅如此,随着李远强带着一干汉奸的到来,战士们大声地喊道:“敬礼!”汉奸头子们又是“啧啧”有声,惊叹不已。

至于战士们为什么如此标准,很简单,这全是黄青海事先严令的。

一个肥猪般的老汉奸一声感叹打破沉静:“如果国军都如同八路军一般骁勇,我们也不会做认人唾骂的汉奸了。”

肥猪的话音刚落,立刻有人接口道:“可不是,鬼子的摊派可重啦!”

又有汉奸说道:“长官的队伍比之日本人也不差分毫,但是为何长官的军队没有军装?”

李远强还没有说话,立刻有汉奸抢先道:“这就是长官的妙处了,长官将兵藏于民,这样一来鬼子就没奈何了。”

李远强顿时哑然失笑,这些汉奸的还真是会胡思乱想、胡说八道!

觉得差不多了,李远强将十几个汉奸聚集过来,笑着说道:“游击队的政策相信你们也都知道了,但是我在这里还是要重复一次,那就是不能保留枪支弹药,必须全部上缴,更不能蓄养打手。”停顿片刻,看了看神色又有些不自然的汉奸,正色说道:“丑化我先说在前面,游击队必须全面接管你们所在的村庄,你们不能以任何理由和借口拖延,否则游击队就强取。”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五花大绑的人被拖了上来,有眼尖的汉奸立刻认出这个人正是黑石村的“维持会”会长,顿时汉奸们有些骚动起来,看着即日一条道上的“兄弟”死到临头不免有些兔死狐悲。

“兄弟!你一路好走!不怪天不怪地,就怪你认错了道!”一个汉奸大声喊道。

黑石村“维持会长”更加不安的急剧扭动身体,“押运”的两个战士不得不上前狠狠地踹了几脚,汉奸头子这才喘着气暂时安静下来,只是瞪着李远强的那一双眼神既毒辣又绝望。

黄青海飞快的赶过来了,老远就有战士大喊:“连长,这个汉奸不老实。”然后等待着李远强的答复,李远强会意的轻微点点头,黄青海立刻举手一挥,吼道:“拖到村口枪毙。”

黑石村的“维持会长”双脚乱蹬,塞了布片的口里发出“吱吱”的叫唤声,渐渐得越拖越远,没多久传来一声“砰”的枪响。

黄青海在一旁骂道:“妈拉个巴子!便宜了这个狗汉奸,浪费老子一颗子弹!政委,以后抓到汉奸了全部砍头,免得浪费子弹。”

听到这话汉奸们只感觉到浑身一阵寒意,如果不是一时侥幸选择了“反正”,这枪毙的主角差点就是自己了!不仅如此,眼前的这个黄青海都已经加入游击队了,按道理来说应该“斯文”一点了,可怎么还是一个土匪样?!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