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四章 第9节夜色茫茫

不笑生 收藏 0 16
导读: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四章 第9节夜色茫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姜勇没有死,当时在阵上他只是被枪杆重击脑部,造成了部分性失忆,他不知道他是谁,也不知道他自己从哪里来,去往哪里,甚至过去所读的那些兵书战策也忘了个精光,他只知道他要去延平,去做什么他不知道。所以在清醒之后,骑着马一路打问着向延平行来。

宇文绣月觉的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人,她的情郎是个英雄豪杰、是个有着真性情的真男子,她的情郎可以为她攻打行宫,或许在别人眼中这有些鲁莽,或许在别人眼中这不是可以成大器的人,可是在她眼中这难道不是足够了么。

经过了几日的阴雨后突然转晴的天空总会使人心情爽朗,吸着这老军营这还依然带着湿气的熟悉的空气,听着人们缓舒了一口气的问候声,每个人都松了口气,人是抢回来了,老军的战士是一个没伤,这样的结果老军营的百姓们哪还有不满意的。唯独几个所谓的高层还在心存疑虑。

跟着岳效飞回来的朱聿键完全没有想到老军营的百姓居然都是这种看法,他们为什么会为了这个岳效飞的一已之事就可以拼死做战,就可以同仇敌忾,凭他是岳效飞么,可这都是自己的子民,为什么会完全倾向于他?难道他们忘记了谁是自己的皇帝么?你看看他们为了这些归来的反贼居然弹冠而庆。他心中的酸涩可想而知,同时他也明白了一点这岳效飞不是一个当官的材料,他根本不知道“爱民如子”的真谛,为此打打消了让岳效飞当官的想法,但有一件事却是他要做的,一回去就要曾后向这老军营的百姓下“罪已诏”,民心!民心哪!可以看的出来,这老军营的百姓根本就不把官府当一回事,若是自己有了这样的军队也不怕他们不归心,可是自己有吗?这个还得依靠这个岳效飞,和这个不怎么可爱的老军营。想到这他回过头问岳效飞。

“贤弟,你看这今后你们和咱们大明的关系……”

岳效飞虽然赢足了此事,说到底他也怕再继续下去只会给老军营的发展带来阻力,说白了,这次大动干戈一是为了宇文绣月的事咽不下这口气,以岳效飞过去在金涛手下受的训练,他潜入行宫,找着朱聿键挟为人质,救出宇文绣月来并不是非常难的事,你想就他那把M4A1就算没有子弹,那个激光指示器、战术灯吓也把人吓住了,更别说现在他的子弹充足,唯一不好是气瓶再也没办法充起来,虽然单发射击想来出没有什么太难的事,更加别说他还有那些石灰手雷,可是他为什么要大动干戈,说白了就一句“展示实力”。当然他也不愿意与这个“大明”闹僵,毕竟打清兵人家是“正主”。

“别你们、我们的,白大哥虽然这次我们为了绣月的事闹这么大动静,可你肯定明白我们是被逼的,造反我们老军营的人没那嗜好,要说将来与朝廷的关系么,他们打清兵我们全力支持,武器、训练军队他们都不必费心,做生意么,咱们大明好了我们还怕什么?怕生意太好了?”

朱聿键讪讪而笑,虽然对于岳效飞只想做个生意人这句话稍带些疑虑,不过他现在说出来也只好暂时相信,嘴里附合着说“那是!那是!”

“呃!对了白大哥,你给那个朱皇帝带个话,那什么的‘罪已诏’还是不要给我们了,那玩艺又不能吃、又不能喝,我们老军营的人要来做什么?摆在那里还占地方。”

朱聿键脸上可是不好看,无论是他的圣旨还是曾后的懿旨被人家说成‘玩艺’终究是不怎么好看。还待张嘴再说,岳效飞这边还在自顾自的往下说。

“其实我也听说了,那个什么朱皇帝对这个国家还是挺上心的,可是有一点他得明白,我们虽然算是大明的子民,可是同时我们也是人,我们也是有血性有尊严的人,我们不要别的其他的什么东西,这些就足够了。”

朱聿键不说话了,他还在思考,因为岳效飞给他说的这些他不是没想过,可是从来没像今天想的这么多罢了。

……

漫天的繁星,在空寂的夜里慢慢的旋转着,经过几天的阴雨天气他们又露出了他们的笑脸,而且显的格外灿烂。一个个盈盈得意的在天空中闪耀,在我们今天难得一见的银河也像一个由无数星辰组成的大发辫般垂挂在天际。

没有人来打搅他们,大家都善意的给了他们一个闲暇的时段,一个美好的夜晚。

岳效飞一手拉着王婧雯一手拉着宇文绣月,静静站在闽江边上,他们仰望着星空,彼此倾听着对方的心声,那么温柔的铿锵声。从落日起他们就站在这里,低声诉说、低声哭泣、低声欢笑,一切的温柔都在这样温柔的夜里漂散开来。

……

姜勇骑在马上摇摇晃晃,他不知道这里到了延平府的哪里,也不知道离延平城还有多远,他只知道在这漫漫黑夜里的荒原上,只有哪里还闪烁着点点灯火,在这寂寞的夜里显的那么温暖,那样的有希望。所以不由自主间他策马向那些代表希望、代表生命的灯火驰去。

今夜恰恰是刘贵所在排当值,他们的战车掩映在黑暗之中,一动不动,战士们都在战车周围的草丛之中伏着。刘贵的嗓子里痒的慌,他多想抽一袋烟,可是条例规定夜间的暗哨上岗之时只允许一个人躲在战车中抽烟,那里面现在已经有一个人了,作为班长他不能带头违反条例,他的纪律性可是挺强的咧。

黑暗中似乎传来了动静,刘贵凝神细听下,“得……得……”声好像是马蹄声,“咔嗒、咔嗒”他捏响了手中的“发声盒”,这东西是岳效飞试制打火机的一个失败品,不过内胆没做好,现在的酒精又不够纯。可是它有一个好处,大家都知道打火机在翻盖时会产生,“咔嗒、咔嗒”的声音,所以顺理成章这个打火机的外壳被作为夜间识别,传令的作用,并为些编了一套“响语”这一下老军营中的士兵们有的学了,不但要学旗语、灯语、手语现在又出来个响语。直到后来多年后的神州军中在夜间的小范围中依然使用打火机作为辩识的信号。

说明:在我的大纲里,这该是第一部的终结,当然这只是岳效飞回到这个时空的第一小步,也仅是全书的开头而已,所以请大家耐心往下看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