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三十一章 千头万绪

六指君1 收藏 34 48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三十一章 千头万绪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游击队总共控制了九个村庄,总共有七千多人口,七个已经建立民兵组织的村子加上刚刚才收复、正在建立民兵组织的两个村子,合计有民兵七百多人。

但是现阶段民兵的情况却发生了大变动,自从刘云的“藏兵于民”的政策被提出来后,游击队一改以往的政策,开始大力招募合格的战士,一方面大批新兵被一古脑儿的塞进民兵组织,另一方面又大量淘汰民兵中的老弱病残。

当然,还有一点没有变,根据地的民兵都是不花钱的,到了吃饭的时候就得回自己家里去吃饭。

经过钟天祥极为负责而且整整一天的艰苦抽选,净得可以补充进正规连队的合格民兵五百多人,这个时候的民兵们差不多已经实现了年轻化。

民兵们除了战术能力、实战技巧等方面不如在编的游击队正规部队以外,其它方面例如非常重要的体力比起正规连队差不到哪里去!根据地的民兵将作为游击队正规连队提供源源不断的合格兵员。

“营长!我们这是去哪里?”林黑羽看到今天不跑步了,好奇地问道:“难道不进行刺刀格斗训练了吗?”林黑羽在刺刀格斗中屡屡败在李向阳的手下,早就不服气了。

“这几天你要去接受一个非常重要的训练。”刘云笑着说道:“到时候你如果耍赖皮被我知道了,我就重重的罚你,李向阳你也一起去。”

三个人来到新兵训练营地的时候,钟天祥正在教那些新兵们齐步走,可是这些新兵们实在是让人失望,看了一会儿连刘云也看不下去了,几个民兵居然连左右都分不清,游击队抽调过来的几个临时教官急得满头大汗。惹得一旁的李向阳哈哈大笑起来,肆无忌惮地说道:“看样子这些毛头小伙都没有读过书。”

“啪!”冷不防刘云一巴掌拍在李向阳的脑门上,训斥道:“不许挖苦讽刺别人。”林黑羽则在一边对李向阳不屑的冷笑一声,张了张嘴,“你比他们强得了多少”这句话到了嘴边又吞回去了。

后来,钟天祥让民兵全体光着左脚,这样一来总算让大家都知道分辨左右了。

“以后你们每天这个时候过来参加民兵的训练,不许偷懒!”看到李向阳和林黑羽几乎要跳起来,刘云立刻严肃地说道:“待会儿我会给钟副政委交待两句,如果你们不老实看我不收拾你们。”

李向阳委屈的问道:“为什么要我参加这种无聊的‘齐步走’!”李向阳自认自己是干部,用这种方式“下基层”实在是没有面子。

刘云笑着说道:“这是为了培养你们的集体荣誉感。”摸着李向阳的脑袋继续说道:“你生性太冲动,每天的走方步训练可以磨掉你的野性。”

那边林黑羽看到刘云将自己的嫡系都留下来参加训练,虽然万分不愿意,但是也不好说什么。

刘云对李、林二人一笑,说道:“你们都过去吧!别偷懒。”林黑羽的表情刘云早就看在眼里,只是不好说,人家是小皇帝需要磨练性子这种话总不能当面说出来吧!

为了消除村民们挖掘地道的抵抗情绪、体现党员干部的先锋带头作用,地道口一律首先从村干部们的家里首先破土开工。

王家村村长王运山居然将地道的出入口安置在大院外,理由是泥土搬来搬去得实在是太麻烦了,刘云赶到后立刻制止了这种敷衍了事的土木作业。

“要注意出口的隐蔽。”刘云指着一个民兵说道:“这个样子可不行,日本人又不是傻瓜!”一干民兵在刘云的指挥下立刻蜂拥涌入王运山的小院子,不客气地将王运山家的小院子挖得尘土四溅、泥土飞扬。

王运山一边有些惋惜的看着自家院子里那棵参天大树,地道挖在这里可不是什么好事情,下面的树根肯定非常结实,而地道一担挖掘完成,这颗上百年的老树也肯定“不久于人世”。

“地道应该挖在别人想想不到的地方,别人认为不可能挖地道的地方才是最好的出入口。”刘云指着王运山家的驴槽说道:“打一个比方,那个驴槽的下面如果有一个地道口,鬼子就绝对不会想到!”又指着炕说道:“如果冬天烧火的炕也能做地道口,鬼子也一定想不到。”

村民们和民兵们大受启发,纷纷例举了墙角、碾堆、井、夹墙等一系列既可以打击敌人,又可以隐蔽自己的地道。

最后,刘云规定各个村子组成代表团,每隔一定的时间就互相察看对方的破绽,破绽最少的那个村子就获得根据地政府的奖励,同时还评选出优秀先进个人。

“大家加油哇!”一声脆响远远的传来。刘云就像被电住了一样,惊喜的抬头望去,那边陈容的目光也正巧落过来。刘云礼貌的微微一笑,陈容就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迅速低头。

不对呀!虽然陈容“有点不正常”,但是自己一直对她有好感,就算一个木偶也应该有感觉了,难道这女人已经心有所属了?

刘云发了半天呆,想到自己还要去看王打铁等人制作地雷,开始考虑是不是需要离开了。

那边陈容带着一帮妇女同志卷起裤脚,拿起铁锹大刀阔斧的干起来了,还哪有那种羞涩的神情在内?更没有像刘云那样没有四处张望。

刘云看到陈容并不向自己羞答答的眉目传情,自尊心大受打击,低着头在原地转了几个圈,想来想去还是挖掘地道“更重要”,又大步流星的向陈容所在的地方赶过来了。老远就看到陈容正在和妇救会的“恐龙”们有说有笑的铲土,不到十几分钟的时间,妇救会的女同志们就挖出了长长的一条地沟。接下来就要向下挖掘了,一个妇女手里拿着一根吊了石块的线沿着墙角向下放,接下来的挖掘工作不断要深,而且还要讲究美观。

陈容正干得热火朝天,晶莹的汗水顺着发梢滴到地上。冷不防刘云在一旁问道:“陈容同志,你们有什么实际困难吗?”

陈容站起身来看到是刘云,习惯性的伸手将额头前的乱发拨到脑后去,嫣然一笑,说道:“没什么困难!妇救会的同志们热情比你们男同志更高!”

陈容指的是那些不愿意挖地道一些地主和村民,特别是那些养尊处优的地主阶级,让他们放下面子和一般老百姓一起去参加劳动,简直比杀了他们还难受,好在刘云很快就想出了一个好办法,以罚款代替劳动,至于其他交不起罚金的人就只有采取半强迫、半诱导的方法让他们参加集体劳动,反正就是一个也不能少!

“那些地主老西儿可不能便宜他们!”刘云笑着说道:“任何人在游击队的军规面前一律平等,那些老财主的确有钱,有钱又怎么了?有钱也得听咱们区政府陈副区长的指挥调遣。”

被刘云拍了一记马屁,周围的“恐龙”们偷偷的捂着嘴巴笑了起来。

陈容有些不自然,挥动铁锹的力量明显较少,半响才低声说道:“你瞎说!”

刘云继续调侃道:“怎么会是瞎说呢?将来陈副区长的官当大了,连我也要听陈副区长的话。”

刘云这一句话说得甚至露骨,不但那些“恐龙”们支起耳朵,连陈容不经意间也不自觉的咬住了下嘴唇,只是没吭声。

几秒钟后,陈容停下手中的活计,掏出身上的小工作本写起了什么来了。

刘云奇怪的看着陈容指尖在“哗哗”的写着什么,片刻,陈容将写了几句话的那一页纸撕掉,看了看刘云递过去,正色说道:“我们妇救会现在还极端缺少这些东西,请营长一定要想办法帮助我们。”

刘云一边接过纸条,一边连声笑着说道:“一定鼎力支持妇救会的妇女同志。”又油嘴滑舌的调侃道:“我敢拍着胸脯说,整个游击队的男同志没有不愿意为陈副区长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

陈容忍不住“噗嗤”的笑了出来,说道:“请营长自己看清楚我的要求后再使劲拍胸脯!”

刘云笑呵呵的展开白纸,一边看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纸上是这么写的“我知道营长的好意,但是我心领了,我还有我更值得学习、追求的人生。所以,请营长不要再纠缠我了。”

陈容的字迹秀丽而端庄,自己虽然是现代人,但是自己的“刘氏书法”比人家的差远了。刘云慢慢将纸条卷起,折成豆腐块,对陈容露出了淡淡的微笑,轻轻说道:“这种要求并不困难。”

陈容不敢抬头看刘云,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

周围的“恐龙”们现在非常想知道纸条上面到底写的是什么,陈容到底是什么要求居然能让游击队的营长一幅如临大敌的样子?

“妇女会的同志们你们先慢慢忙!”刘云站起来洒脱的一笑,说道:“陈副区长,再见。”

刘云其实长得还是比较英俊的!原本就站在高处,站起来离开的时候让妇女同志们“笼罩”一片阴影中,离开的时候又非常有风度的笑了笑。连刘云也没察觉自己这一刻俘获了不少未出嫁“恐龙”的心。

妇女同志们在封建主义的荼毒下,很少有机会能够和男同志接触。刘云年纪轻轻的就当了大干部,高高大大的不说,模样又非常英俊,未出嫁的“恐龙”最爱自怨自哀的偷偷喜欢这种高高在上的意中人。

不少“恐龙”偷偷对刘云的背影瞟上一眼,手中挥动铁锹的动作也变得纷乱起来,现在有些“恐龙”们巴不得刘云回头继续和陈容胡侃。

带着一丝丝的失望,刘云快步赶到了王家村的地雷土质工厂,王打铁正在大声吆喝着指挥一干村民制造黑火药,刘云看着黑火药被小心的放置着,心不在焉的交代了几句注意安全。

这个时候的火药制造技术非常落后,王打铁带人制造都是些黑火药。刘云虽然会各种精确爆炸,但可没有什么制造危险品的经验,学校学来的知识好像也不管用了,突然想到汪直一样精通化学,不禁欢喜若狂,据说甘油可是一样好东西,将来由汪直制造出半成品,然后由自己负责组装成各种大威力爆炸物。

有民兵将制造出来的石雷空壳送到刘云的面前,刘云拿过来看了看,沉甸甸的石雷制造得非常难看,石体上还被刻出了坑坑洼洼分解线,将来这枚石雷爆炸的时候,这些分解线就会产生更多的碎片。

刘云将石雷送还到民兵手里,叹了一口气,说道:“如果是铁雷就好了。”

王打铁慢慢的走过来,擦掉脸上满头大汗,笑着问道:“营长,你看我这里还可以吧?!”

王家村的杀人作坊有三十多个农民(民兵)在赶工制作石雷,王打铁能够做到这个样子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刘云还是觉得规模太小,皱着眉头问道:“这些人一天能够制作多少枚石雷?”

王打铁自豪的回答道:“一天能够制作出三十多枚。”看到刘云不悦的脸色后,急忙解释道:“主要是没有原材料供应,特别是火药,一天能够做出这么多石雷已经不容易了。”

“那要抓紧!”刘云看着一片繁忙的村民继续说道:“鬼子可不会等你慢慢来,时间已经不多了。”正要转身离去,却突然发现作坊居然制造的都是那种老式地雷,这种地雷需要人拉引线才能爆炸!

“停!”刘云忍不住失声喊道:“怎么还在制造这种地雷?难道没有绊发式?”

不但王打铁目瞪口呆看过来,作坊的村民们也纷纷抬头不解的看着刘云。

半天王打铁才结结巴巴地问道:“什么叫做绊发式?”

刘云指着地上已经制造好的石雷说道:“这些地雷需要有人在近处操作对不对?万一地雷爆炸后,这些操作地雷的人被鬼子抓住了怎么办?”看着一脸不服气的王打铁,刘云不客气的接着说道:“你别想给我说你的人可以跑得过狼犬。”

“那怎么办?”王打铁一时间没了主意,看着刘云喃喃地问道:“我们谁都不会那玩意。”

“我会!”刘云忍不住板起脸,心中的失落化作了满腔的愤慨,大声说道:“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只管来问我,不懂装懂只会让战士们付出血的代价!”

王打铁立刻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了,开始不断责问自己是不是太不小心了,制造一枚石雷是要花钱的!如果物有所值那也就算了,但是自己制造出来的居然是一堆垃圾……,心寒!

“对不起!”片刻后,刘云立刻察觉到自己失态,马上收起凶巴巴的脸,轻轻摇着头说道:“我刚才实在太冲动了!你别往心里去!”

王打铁急忙接口道:“没!营长说得很对,都是我的错,我不该专行独断。”

刘云开始蹲在地上慢慢的教王打铁怎么制作绊发式地雷,从最简单的绊发式一直说到高绊发式是地雷,“……敌人万一将抓住的村民摆在前面压路,那么我们就要有一种能够在前面踩绊发索,却在后面爆炸的地雷……”刘云越说越多,到最后四周的民兵也聚集上来了。

早就过了吃饭的时候,身边的村民们来了又去,可是王打铁和刘云却丝毫没有中断的意思。,有些人看上去一副傻大个、粗线条的样子,但其实那是在扮诸吃老虎而已,他的脑袋其实很好用。

王打铁就是这种人,他不时地摸着硕大的脑袋,原本粗糙的脸上不时流露出一阵阵兴奋。

最后,王打铁看了看地上的条条线线,有些感叹地说道:“如果火药的威力更大就好了。”

“那没关系!”刘云笑着说道:“不久汪直的作坊就会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大威力炸药。”

“和制造肥皂有什么关系?”王打铁话音刚落,又马上后悔了,刘营长说是那就的确是!

刘云回到营部草草吃了点东西,又马上找米院长商量游击队草药的事情。

上次到医院去是为了看陈容,这次可是为了正经事。刘云是现代人,绝对不能忍受战士们因为缺医少药而遭到的痛苦,等那些汉奸头子自己将药品送上门来的时候,都不知道要到什么猴年马月去了!

等到刘云赶到的时候,米俊已经找来了三、四个农村的赤脚郎中,只是一个个都胡子拉渣、身上肮脏,看上去不像什么医生,倒好像什么耍杂的江湖把式。

刘云看了看那些赤脚医生,对他们礼貌的笑了笑,然后对米俊喊道:“米院长,你出来一下,我有点私事要对你说。”

“营长有什么事情?”米俊搓掉手中污物。刘云这才注意到米俊也是一身脏兮兮的,皱着眉头问道:“米院长身为一个医护人员,怎么不注意个人的卫生情况?战士们会怎么想?!”

“营长误会了!”米俊慌忙解释着说道:“才将那些村里郎中请来,这不,为了向他们学习我也亲自下地挖掘草药。”

郎中在刘云的印象中是那种背着小褡裢、穿得一身洗得洁白的衣服满世界跑的人,和眼前的这些村医看上去实在是相差距离甚远,难道这里的医生穷些?

对于草药刘云并没有太多的深造,除了能够识别几味常见的、具有一些急救的野生花草以外(现代特种兵选修课之一),其他的任何草药可以说一窍不通,前些时候说出用中药代替西药的话不过纯粹为了讨好陈容而已!草药到底能够取代西医多少呢?估计作用并不大!

“营长,有一个好消息。”米俊的脸上透露出一股兴奋,说道:“有一味草药可以代替西药药水来清洗伤口,我今天给一个轻伤员试用了一下,结果效果非常好!完全可以代替西药。”

这完全颠覆了刘云的用药观念,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可以用来清洗内部伤口的草药?如果换成现代社会那岂不是发大财了?

思索了半天,刘云还是不放心的说道:“先不要大范围的使用,如果试用的伤员们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你们再大范围的使用,千万记住:人命关天!”

米俊急忙一阵鸡啄米般的点头,说道:“那哪能呀!”

刘云笑着说道:“我知道你的心意,那几个赤脚医生你一定要好生安置,但是医院还是要以西医为主,不能让他们干涉、影响你。”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