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战神 正文 第一卷:铁血丹心卷 (上卷) 第十八章

天下战神将军 收藏 3 2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53/


特别声明:本故事发生在平行宇宙的其他平行时空,请务将其与书友所处现实世界挂钩。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作者不负文责。

***********

光头呆呆的看着眼前的美女,对这种明显的挑衅行为不置可否。或许,眼前的她和记忆中的她虽然是两个样子,但是这并不重要。

“我知道,隐蔽战线的事情我不该问…………”光头喃喃的说道:“你要好好照顾自己,还有…………”


温柔的手轻轻的捂住了光头的嘴,在那长长的蓝色睫毛下面,一滴晶莹的泪落到了光头的手背上。


“我会的……我会照顾自己的…………”


“据日本《读卖新闻》日前引述日本政府消息报道:中国海军一艘核潜艇于16日晚在黄海成功发射一枚‘巨浪二’型潜射弹道导弹,导弹飞行超过4000公里,成功击中新疆内陆沙漠中的目标。


该报道称,此次发射的是‘东风31’型导弹的潜射型号‘巨浪二’型,射程估计为8000公里。发射地点在青岛军港对开的外海,这枚导弹最后成功击中数千公里外的目标。日方的消息并未提及是哪一型号的核潜艇担当试射重任,但据美国《华盛顿时报》早前披露,这次发射‘巨浪二’型导弹的,正是中国自行研制的094型战略核潜艇。这艘新型核潜艇是在去年7月下水测试,至今一直处在服役前的准备阶段。在未来半年内正式服役后,将成为中国海军第一艘配备‘巨浪二型’导弹的潜艇。美国专家称中国潜艇的发展进度‘令人震惊’,使美国防徖台湾更形困难…………”


王龙一面听着无聊的新闻播报,两眼直楞楞的盯着电视画面当中那个正在播报着新闻的韩国美女。中国的电视台里美女本来就不多,尤其是播报新闻节目的,不是那些三、四十来岁的老妇女就是些满脸欠扁样的猪头阿三,只见王龙的目光随着美女主播胸部在上下移动着,随着的她的呼吸,那峰峦叠嶂的挺拔山峰更显得壮丽鸟!


“哥,你说这会不会是咱们坐来的那个?怎么看起来有点不对啊?”山猪到是对美女主播没什么兴趣,这时画面上显示了一个潜艇发射导弹的图片,虽然很模糊但是也没什么重要了。


摇摇头,看着那小里巴鸡的画面,王龙道:“笨蛋,就算我们发导弹也不可能在那么近的距离给人拍撒,这个位置身边用个火箭弹都能打潜艇了,这应该是他们随便找的照片。”说着用手在屏幕上一指道:“看看,这里、这里、还有这里,这应该是美国的俄亥俄级的,想拍中国的秦级,他们还没这运气。”


电视里画面一闪而过,美女主播接着做报道:“日本NHK公共电视台报道说,美军早在本月14日就掌握解放军要试射导弹的信息,位于冲绳的美军基地的一级导弹发射侦察机RC135已全程监控解放军这次导弹试射。


报道特别强调这次试射的意义,若将射程8000至1.4万公里的‘巨浪二型’改良型导弹配置在解放军新一代核潜艇上,北京即可以在自己的领海内发射洲际导弹,届时整个美国都会在导弹的射程围内。


台湾“国防部”官员表示详情有待了解。“国防部”官员指出,大陆试射弹道导弹,一向受到美国密切关注,动用所有情报管道,包括人造卫星、长程雷达、电子侦测、间谍船等手段,所以大陆的试射无法掩饰。”


众人仔细的聆听着韩国语新闻,对里面的说话那个是感同身受啊。


空旷得跆拳道馆里就他们12个人,已经呆在这凉快了十来天了,就这么混吃等死还真不是个人过的日子。在下一个命令到来之前,众人只能安静的在这呆着,众人自潮,这就算是一个跆拳道训练吧!


——————————————————————————————————


“圣母,圣子及圣马提纳,圣艾格妮斯,艾尔葛雷科所作。几年前,我在马德里看到这幅画的真迹,想不到会在这里看到这幅画的临摹版。看来,我和这幅话也真是有缘……呵呵。”汤马森安静的背负在双手站立在这幅巨大的油画面前,透过教堂顶部的彩色玻璃,色彩斑斓的阳光投射在这幅油画上,并且反射出了一种看起来很神圣的光辉。


“先生,对不起。”一身黑色牧师服的老者,慢步来到了汤马森身旁:“我是格雷神甫”。


“实在对不起,我们教堂避静,这几天不接受访客。”格雷神甫和善的说到,并且做出请的手势。


汤马森微笑着摇了摇头:“是的,我知道。”


格雷神甫同样报以歉意的微笑,正准备将这位访客送出教堂的时候,教堂大门外却突然涌进了许多人。“你们,你们在干什么。”格雷神甫惊恐的看着这些手拿各种武器的人,那散发的金属光泽的枪械告诉他,这并不是玩具。


汤马森很有风度的对格雷神甫说到:“对不起,我很遗憾的通知你,我们将会征用这所教堂。并且不需要经过你的同意,因为他是属于上帝的。”


一个头上带着个红色头巾的黑人一把将格雷神甫推开,把已经有点惊吓过渡开始痉挛的神甫推离了教堂大厅。当然,格雷神甫被惊吓的原因是因为他把他那把巨大的白金版科尔特左轮手枪的枪口塞进了格雷神甫的嘴里。


十来个人动作迅速的将教堂中的椅凳整理开来,将各种设备和仪器快速的组装了起来,不一会,只见那个黑人来到还在参观教堂中画作的汤马森面前:“老大,全部OK。”


汤马森来到一组视讯系统面前,显示中一个等待已久的男人看见汤马森后,首先就是一个雄壮有力的敬礼:“一切准备就绪,请求行动命令。”


“我命令,末日行动,开始。”


——————————————————————————————————————————


“阿美!”一把浑厚的声音在阴暗的轿车后坐响起,光头的马子双手抱着方向盘将头埋在了膝盖上,毫无疑问,在没有第三个人的情况下,光头的马子应该就是叫做阿美。


现在的她,一身职业女性的装扮,一身浅白色职业套装,短裙,那张桀骜不训的脸此刻也变成了一张职业女性才可以拥有的脸,自信、自恋。


“为什么,为什么?”


“因为我们是在隐蔽战线,是没有影子的人……”那把苍老的声音带着几许悲凉。


“我们的名字无人知晓,我们的功绩与世长存。”


阿美快步的行走在大理石铺就的地面,高根皮鞋有力的敲击着地面,引来了周围几个白领男人们的炙热的目光。只不过带着红色太阳眼镜的阿美并不介意被人注目,依旧步履从容的进入电梯。


电梯里没有人,阿美透过眼镜不动声色的看了看电梯里的摄像头,将口中咀嚼着的口香糖按在了电梯门边上。


“三木阁下…………”


三木平次,日本极道社团黑龙会的最新一代总标把子。外界传扬这个三木平次是日本很神秘的拥有皇族血统的三木家族嫡传,年纪约在四十上下,心恨手辣。上一任黑龙会总标把子居说是惹恼了日本的皇族后,被赐剖腹自杀,而这个三木平次就是由皇族亲自提拔上来的。


巨大的真皮沙发将三木平次的身体隐藏了起来,只看见一直巨大却皮肤白皙光滑的手在空中优雅的打了个响指,顿时他面前的巨大显示器玻璃幕墙亮了起来,画面中正有一个身穿米色职业套装的女性,正在往电梯门上粘口香糖。


“哒……哒……”两下清脆的响指,站在一旁的一个侍女机灵送上了一杯饮料。浅尝了一下,这个看不见面目的三木做了个出去的手势,房间里的所有人当即安静的离开。


画面中的女子在粘上口香糖以后,慢步走出了电梯,可就是电梯门即将关闭的那一瞬间,她却突然一下又闪了回去。电视幕墙上多画面中现实电梯内部情况的画面突然微微一闪,又恢复平静。从画面上看去,电梯里依旧是空无一人的。


那只端着酒杯的手轻微的抖了一下,然后优雅的将手中的酒杯扔出。可是酒杯并没有掉在地上,而是轻轻的向前飞去,平稳的落在真皮沙发前那巨大的办公桌上,居然连一滴都没有洒出来。


————————————————————————————————————————


电梯门关闭前一秒,阿美闪了进来,只见她的手上多出了一个非常小巧的黑色物体,有点类似于唇膏笔,只见她用它对准监视镜头轻轻一按,就不在管它。阿美动作迅速的在身上抚弄着,不一会那身米色的职业套装变成了黑色的,并且是一身黑色的紧身衣。高根鞋也在她一阵摆弄后变成了平跟鞋。只见她伸手在电梯上按了下最高一层的的按钮后,快速的用电动螺刀将电梯顶部的通风窗口打开,狸猫般猫腰钻了进去。


电梯稳定的快速上升,升到顶部以后阿美没有停留,直接顺着顶部电梯道里的手脚架向另外一边移动,这栋楼的电梯道是四联装的,也就是说在一个电梯道里,分别装有四部电梯。不一会,只见阿美来到了另外一边最角落里的电梯道旁,用电动螺丝刀打开了一块盖板。


“18……19……20……21……”阿美默默数着时间,当她数到三十的时候,身上的电梯终于动了。看着电梯缓缓下落,阿美那美艳冰霜的表情起了一丝变化,口中喃喃道:“小日本还是真守时。”说着从已经绑在身后的坤包中摸出了一个扣环装工具,只见她轻轻的将工具扣在一条电梯钢缆上,按动按钮,双手抓牢扣环直接升了上去。


这栋官方确定只有五十五楼的大厦上,位于五十五楼上面的第五十六楼,正是日本黑龙会设立在韩国的总部。


这个时候正是下午6点半,日本人的守时作风使得这层看起来和普通办公室毫无差别的楼层看起来分外安静,不过这表面的平静并没有麻痹阿美,现在的她正犹如一条软若无骨的蛇样,在那最多只有一个篮球大小的冷气管道里爬行着。她身上那件已经包裹了全身的黑色紧身衣现在起到了作用,不但可以让阿美的身体流畅的在那粗糙的管道里滑行,并且还保护着阿美的身体不会被那冷气喉输送过来的强劲冷气冻伤。


果然,在经过一个管道弯角的时候,从眼镜里传过来的透视影像看到正有两个猥琐男一面看着韩国的AV电视节目一面监视着正个层面的监视画面,阿美佩带的眼镜从外观上看起来和普通的红色太阳眼镜没有什么分别,但实际上,这副眼镜不单单具有透视功能,而且还具备视频和通讯功能。


正磨蹭间,那把苍老的声音突然传来:“计划改变,日本人在风喉里安装了热能感应系统,我们无法计算出强行通过目标区域不被发现的可能性。”


“收到!”阿美不在向前移动,停在这段管道里面。现在的阿美全身保持着流线型的移动状态,也就是她这会双手是放在背后,通过蛇行的方式爬行的,因为这个风喉太小了,根本不可能有手脚并用的可能性。只见她突然用一个很诡异的方式,将右手扭动着从屁股上顺着背移动的脑袋前面,用嘴把手上的一枚戒指转动了过来,在风道壁上轻轻一划,一块大约硬币大小的铁皮就被切割了下来。看着两个正在对着电视谈论着下流问题的猥琐男,阿美厌恶的皱了皱眉,用手臂对准了他们。


轻松的解决到了两猥琐男的阿美,小心的从两人的脖子上取下了两枚细小的针头,并小心的将它们重新装回手臂的机关里。看着天花板上那个足球大小的破洞,估计就算是被人看见了,也联想不出什么来。


————————————————————————————————————————


“春香……梦龙…………大叔…………”大雨中的十字街头,李梦龙和成春香遇见了被大雨淋得跟落汤鸡似的的道社长。三人纠葛的命运从此进入了漫长的轮回,春香将会离开他们的视线,让梦龙伤心,让道社长惆怅。当然,现在比他们更惆怅的,是坐在电视机前的十二个汉子。


自从前两天东北虎出去买东西的时候,手痒教训了两个只拿了把水果刀就想抢劫超市的笨贼以后,关于金馆长的道馆里来一群来自釜山的高手的传言,就在当地传开了。在他们这个靠近海边的小城市,练跆拳道的大多是想出去打天下的鱼村小伙,虽然憨厚,但是都没什么大脑。这不,这几天光是挡回去的那些挑战者,都能有一个连了。


金权浩的儿子金正泰正是这间小道馆的馆长,虽然也是个黑带高手,不过长相和人品嘛,就比他老爸差太多了。你说叫王龙他们连拳吧,金正泰在亲眼见到大牛轻轻巧巧将一个水沙包打穿之后,就一古脑的把跆拳道馆里所有能破坏能打烂的东西都搬走了,就留了一溜地板和一台电视给他们,搞得王龙他们没办法只有大家伙自己捉队厮杀。


门响,风动,一条人影幽灵似的出现在道馆里。


盘坐在地板上的九班众人多数已经在一瞬间发动了战斗姿态。只见众人都是一个战术翻滚分别贴到了墙壁上,这样坐的意义是为了不让敌人冲进来的时候一个扫射就翻了他们的盘。到是王龙这小子不知道怎么的,居然还是坐在电视前一动不动的呆呆看着屏幕。


来人并没有多话,鞋也不脱的快步来到王龙身边,将一个笔记本电脑打开。


一身军装的修罗出现在屏幕上,王龙一开始还没看明白,等看明白了以后赶紧就敬了一个礼。“行动代号SDY23765,行动代码66RSQSA239。”画面中的修罗目无表情的说道,刚才修罗说的这个行动代号正是王龙他们这次行动的代号和密码。


画面中的修罗冷冷道:“我命令,SDY23765行动取消,你部从现在开始接受‘利剑’指挥,完毕。”


王龙对着屏幕敬礼,修罗回了一礼后切断画面。


——————————————————————————————————————————


坐在大巴的后面,王龙盯着做在司机后方面对观众的黑衣男子。平常人的相貌,没有特征,除了头发有点花白以外,再没有什么其他的面貌特征。黑色的风衣遮盖了他大部分的面孔,但是那双深邃的眼镜中所流露出来的光芒却是让王龙觉得有那么一点似曾相识!


“我说,咱们叫“军刀”,他们叫‘利剑’,难道是他们比我们还要厉害些。”


“管他‘军刀’‘利剑’,只要有机会给咱杀小日本,就是好的。”


“那是那是,这半个月都快把我憋出鸟来了。”


“憋出鸟,你娃娃能孵蛋吗?”


“日,你死一边去。”


“日咧,俺这次一定要带点东西回去,不然我不好去我太爷爷的坟上磕头咧,俺太爷爷就是给日本人的飞机炸死的…………”


光头没参合到兄弟们的聊天里面来,因为他认识这个黑衣男人。


哪天,阿美就是跟他走的。


“巴克,我没有火了。”一个抱着狙击步枪的黑人蹲在天台的角落里,黑洞洞的枪管插在天台的排水管中,瞄准着远处一栋大厦的门口。


“没火了吗,是吗?OK,没有火就没有火吧,有火又怎么样,没有火又怎么样,没有火你就老实点吧,别让头儿知道,不然我们都得完蛋。”通讯器里一个犹如街头歌手般念词的家伙开始喋喋不休起来:“卡尔拉克,卡尔拉克我的兄弟,不要想你的火和你的烟了,想美女吧,想昨天晚上的那两个骚娘们,想想大麻,OK?”


抱着狙击枪的卡尔拉克抽抽鼻子,眼睛虽然一刻都没放松过警惕,不过他抠着扳机的手开始有一点微微发抖,摸索着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根香烟,放在鼻子上嗅着:“巴克,你知道我没有烟打不准。”


“哦卖嘎,你说你打不准,你不是开玩笑吧兄弟,你真的打不准的话那我是不是要跑到前面去在那该死的女人屁股上给你画上靶心记号,或者干脆在我的屁股上画上箭头,而后去那女人身边给你指示方向,嘿,看着我,发-哥-油!”卡尔拉克稍微的转动了下标准器,镜头里坐在大楼前休闲椅上的黑人巴克对着镜头比起了中指。


脸色有点发红的卡尔拉克又轻轻的摇了摇打火机,期望里面还能留下那么一点点气体,好让他能打着。多少年了,办事之前一根烟的习惯并不是一时半刻能克服的。尤其是这次,明明是才买的一个打火机,却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没有气了,徒劳的摩擦着火石,在阳光下火石暴出的点点火星从打火机的护壁上飞溅出来,却没带出一丝火花。


巴克悠闲的在休闲椅上阅览着身前川流的美女,悠闲得犹如一个观光客一般,并且不时的还会对来往的美女吹吹口哨:“卡尔拉克,好兄弟,好好干,干了这一票我们的妈妈就可以在美国了,到美国纽约去,知道吗我的兄弟,我妈妈的意大利面条棒极了,我要在纽约给她开一家意大利面餐馆,知道吗。噢,一想到妈妈的意大利面我就开始流口水了,兄弟,到时候我会叫我妈妈做她最棒的番茄意大利面给你吃,你可到时候别把舌头也吞掉了…………”看着瞄准器里正在回味妈妈做的面条的巴克,卡尔拉克苦笑的想着自己的妈妈,自己的妈妈可不会做意大利面。


“兄弟,嘿…………”正在回味妈妈的卡尔拉克突然被巴克的叫声惊醒,原来在他们两个各自回味妈妈的时候,目标已经出现了。


在五个黑衣保镖的簇拥下,一个大约六十出头的老者快步从大厦的旋转门走了出来,早已停放在门外的五辆防弹房车鱼贯的开到门前,车上同样下来了数名戴着墨镜的黑衣人,不过他们手上都端着枪。将手中的打火机一扔,卡尔拉克双手抱枪并打开了保险。镜头中的老者快步来到车前,车门已经打开,周围的保镖将四面八方都防护的十分严密,留给卡尔拉克只有半个脑袋。


“B计划…………”确认没有机会之后,卡尔拉克传达了行动指令。坐在大厦对面的巴克立即起身,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个东西豪叫着向车队冲了过去。果然,看着一个有攻击意图的人冲过来,保护老者的保镖立即进行防御收缩,并且把已经半只脚跨进车门的老者拽了出来,准备掩护他退回大厅,卡尔拉克微微笑了,他等得就是这一刻,可就在扳机扣下前的那一秒,他突然从瞄准器前发现一个东西在在朝他飞来,越来越大,越来越快…………


“叮…………”一声清脆的玻璃破碎声,一颗7.62口径的弹头穿过了卡尔拉克狙击枪的瞄准镜,射进了他的眼眶。在意识失去之前,卡尔拉克另外一只完好的眼睛出现了一幅画面,那是一个年轻的非洲黑人母亲正在一块肮脏的铁板上酪着面饼,一个稚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妈妈的饼子是这个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


————————————————————————————————————————————————


“大使先生,现在外面的情况很危险,我建议你暂时不要离开这座大厦。”王龙身穿黑西装,戴着墨镜,耳朵上挂着一付通讯器,手上抓着把国产95式手枪,酷酷的将大使挡在身后。


“目标清除”耳机里传来山羊的声音,王龙皱了皱眉头,问道:“B组情况怎样?”


“目标已脱离我有效范围,请求追击。”光头的声音传来,并且伴随着零星的枪声。


“不必追击,把他们留给韩国警方,A组清理现场,B组检查车辆。”王龙小声的安排着。


程家浩大使安坐在大厅的沙发上,从他安详的面容上丝毫看不出有什么惊慌,似乎外面的敌人要杀的人并不是他的样子,只不过他的目光还是带着几分不安的看着秘书身边箱子。


十分钟后,在王龙等人严密保护下,程家浩大使终于开往机场。作为朝核六方会谈的中方代表,程家浩大使这一次是要就朝核六方会谈的最新动向回国进行述职。在朝鲜宣称已经拥有核武的情况下,朝鲜方面已经不在满足于所谓的六方会谈,而是宣称应该将朝鲜作为核大国来进行朝美单方面会谈,想绕过中、俄、日、韩。显然,朝鲜那点破事并不是中国非要管的,只不过朝鲜的那些高丽棒子也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房车里,刚刚经历危险的程家浩大使微笑着看着对面带着拘谨的王龙和山猪两人,尤其是王龙那个很特别的双下巴,看着看着,突然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小伙子,你叫什么。”正在听着汇报的王龙一时没反应过来,还是山猪撞了他一下这才反应回来,双脚并拢,挺直了腰敬礼道:“报告,少尉王龙,请指示。”


程家浩大使急忙要王龙放下了敬礼的手,微笑着说到:“这不是在部队,这就免了。王少尉,你长得很像我一个老朋友,不知道你方便不方便告诉我,你父亲的名字。”


又是一个认识老爸的,王龙心道,从自己进部队开始,好像隐隐间很多人都好像和老爸有关系。但是,如果老爸真的和这些人有关系的话,为什么几年前没走走关系把自己搞进部队呢,搞得现在自己是背着逃兵的名义进来的。


“我父亲的名字叫做王铁军…………”


程家浩大使一听,突然猛的一把抓住王龙的手,一脸兴奋的说道:“你妈是不是叫王凤?”看见王龙点头表示,程家浩大使哈哈大笑道:“好好好,我就说我一见到你,你爸的样子就开始在我脑子里打转,搞半天,你老子终于叫你来讨债来了。”


“讨债?”王龙有点莫名其妙。“当年打越南的时候,在老街前线,我欠了你爸四十盒烟和一百六十盒午餐肉罐头,哈哈哈哈哈…………”程家浩大使越想越乐,居然大笑起来。


一时间车上众人也是和王龙一样满头雾水,不过看的大使笑得那么开心,也都跟着笑起来。王龙和大使现在所乘坐的车是一辆国产的红旗加长防弹车,车上除了王龙、山猪和大使以外,还有一个司机和大使秘书。


“老大,是雇佣兵,死哨!”众人正大乐的时候,耳机里传来山羊的声音。


死哨?雇佣兵?王龙脸上的神色开始凝重起来,看着王龙有事,程大使也停下了笑声。王龙开始翻越脑子里相关的资料,作为主战部队,保护人质和保护重要人员撤离的训练虽然不是主要的,但是作为基础研究课程也做了比较详细的讲解。但是这门课可不是王龙的强项。如果对方安排的是职业杀手,那么出现死哨是很正常的,因为职业杀手大多单独行动,但是现在对方是雇佣兵,并且有接应人员做火力吸引,看来对方的狙杀行动不会这么简单。


可是怎么来安排下一步的行动,这可就让王龙有点犯难了,在部队里王龙是格斗高手,不是战略高手,看着一脸疑惑的大使,王龙突然灵光一闪。


在刚才遭遇狙击的时候,程家浩大使反复的用眼睛看着大使秘书手上的公文包,并且大使秘书一直不离大使三步以内。看来这次任务不单单是保护大使这么简单,而敌人的目标看来也应该是公文包里的东西。突然间,王龙脑子里那些看过的警匪片被他用筛子快速的筛选了一遍,把里面类似的剧情都过了一一下,脑袋上一个巨大的灯泡闪亮了起来。


————————————————————————————————————————————


巨大的显示器上进百个画面在不断变换着,三木平次的只玉手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去拿酒杯了,而是快速的在键盘上敲打着,人影在画面中不断的窜动着,单独的一两个画面是根本无法捕捉到这条影子。这影子是如此的奇特,它就好像是透明的,监视器的智能系统似乎完全无法察觉到屏幕中的那种怪异的细微变化,只有三木平次通过手动操作才能感觉到影子的存在。


阿美一身黑衣如若无人的在空旷的楼层中游荡,当然,这是有目的的游荡,终于在一个巨大的文件柜下,阿美停了下来。小日本是比较务实的,并不会像美国佬那样把秘密基地的入口修建的富丽堂皇,虽然美国的很多间谍特工电影有点误导观众,不过实际上,美国佬在装修门面上的花销确实是很慷慨的。至于这些小日本,果然是心里比较龌龊的民族,因此秘密房间的入口居然开着清洁用品的柜子后面。阿美拿出一张卡片,轻轻的在门侧一个并不明显的凹印部分一刷,轻轻的震荡过后,大门洞开。


随着身后的自动门慢慢关闭,阿美的眼镜自动开始调整光线,只看见巨大的空间四壁空旷,只在正中间有个圆柱型的金属物体。阿美冷酷的面容升起了一丝丝笑容,正要举步向中间那个金属圆柱走去的时候。突然房间其中一面金属墙面开始发光,一个光着头,面目比阿美更清秀,更俊美的人出现在上面,用一种分不出男女声的语调说道:“我等你很久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