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


丛林中,一双隐藏在伪装的草木和油彩后面的蓝色眼睛在专注地观察前方的动静。在距离他大约二十米的一个坡地上,一只手无声地打出手势。

格兰特向全排发出快速通过,注意隐蔽的手语命令。立刻,原本平静的灌木丛里,像变戏法一样钻出了几十个身着丛林伪装衣,满脸伪装油彩的士兵,他们猫腰前行,迅速到达了前面的坡地。

“长官,他们只有三挺AM40,没有轻武器,附近没有地雷。左右都有大约一百米的缺口,但我怀疑那里会有伏兵。”小个子依旧趴在坡地上,向赶过来的格兰特低声汇报。

格兰特用望远镜仔细观察了前方的敌军阵地,正如小个子所说的,在前方一百米的树林里,没有任何单兵的痕迹,只有在很隐蔽的三个地方,有三支伪装得很好的机枪枪管在瞄向他们潜伏的位置。机枪阵地两边也很安静,不过树木长得很茂盛,如果在那里埋伏两个连应该不是问题。

格兰特放下望远镜,深呼一口气。他看了看表,已经是早上7点了,离默菲要求的9点还有一段时间。在寻找了将近一个晚上,他终于带着二排在敌军阵线上找到了这个理想的突破点,下一步就是如何完成突破了。临行前,默菲并没有说会给他们提供远程的火力支援,看来要压制对方的火力,只能靠自己了。

“以班为行动单位,”格兰特把各班班长招到一起,布置命令。“松散阵形匍匐推进,整体成V形编队,一、三班在前,二班断后,借助这里到前方树林之间的矮树丛前进;火力支援班抽调两门迫击炮瞄准对面的两翼,听我命令开炮;机枪班抽调四个机枪手,左翼右翼各两个,在炮弹击中目标后对两翼阵地进行火力压制;其余重火力和机枪不要动,人员跟随二班行动;狙击班,两人一组,每组负责打掉一个机枪。一、三班的速度一定要快,在机枪被打掉之后要迅速占领阵地,二班负责在推进过程中的掩护。进攻过程中解除无线电静默。有问题吗?好,行动。”

一、三班的班长带着部下一左一右,爬出坡地,向前面的树林迅速接近。十分逼真的伪装帮了士兵们很大的忙,两个班在爬出近三十米时,对面依旧很安静——他们没有发现已经有人渗透到他们的眼皮子底下。“二班,上。”格兰特挥手道。西蒙带着自己的人和火力支援班以及机枪班剩下的人爬出坡地,在前两个班中间接近敌军阵地。

“暂停前进。”当先头的两个班还差不到到五十米到达树林的时候,格兰特在步话机里命令道。这时,一班和三班刚好处在矮树丛的边缘,在往前,便是很空旷的草地。

“炮手准备,只打一发,放!”格兰特冲待命的鲨鱼和丰克一挥手,“砰”、“砰”两发炮弹飞出了炮膛,准确的砸在机枪阵地左右各十几米的地方,植被被掀开,露出了伏兵的枪管。没等对方还击,“猎狗”的四挺机枪叫了起来,子弹打在对方阵地上,把那里的泥土掀起老高。清醒过来的对方开始组织反击,枪声成片地响起来。

正对面的三挺机枪也响了起来,但还没打出几发子弹,它们就永远地沉默了——六个狙击手根本没有给他们机会,早早地结束了它们的使命。

“扔烟雾弹,冲过去!”格兰特对着话筒大喊。

顿时,在矮树丛和树林之间的草地上,十几个烟雾弹吐出了一道几十米宽的烟墙,一班和三班的士兵们起身冲进烟雾之中。在他们后面的二班随即分成两部分,向两翼实施火力压制,掩护他们前进。

“机枪,撤,鲨鱼、丰克,跟上,我们走。”格兰特一招手,六个人跟着他向二班的位置冲去。此时,一班和三班已经占领了阵地,他们集体装上枪榴弹,分别向左右发射,随后,他们又扔出一排手榴弹,爆炸淹没了敌军左右翼阵地。趁火力减弱的工夫,格兰特带着二班冲到已经被占领的阵地。

“我们已经突破了,别跟这些没脑子的家伙纠缠了,一班三班火力压制,向纵深前进。”二班没有停留,继续向纵深突进,二排整个来了个颠倒,后军变前军,成箭形向敌后突进,一班三班一左一右跟着跑,不时地还回头打上几枪……

********

“原地休息,一班出四个人警戒。”格兰特布置完便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长达半小时的突进已让他感到十分疲惫,其他人大多也都如此,到了指定地点后就纷纷倒在地上大口喘气。

一辆吉普车由远处开向二排所在的小树林,哨兵迅速发出警报。格兰特紧张地寻找隐蔽,不过马上,他放松下来。“解除警报,是默菲上尉。”格兰特看到了车上飘动的“猎狗”队旗。

车在树林边停下,默菲从里面走出来,格兰特迎上去。“长官。”

“你们突破的速度很快,我在监控中心看得很清楚,假想敌被你们消灭了三成,这很好。”默菲虽然没什么表情变化,但从他的语气听得出,他对二排的表现很赞赏。

“谢谢长官。”

“队里有伤亡吗?”默菲问道。虽然是演习,而且假想敌都是些只装了空包弹的自动武器,但为了提高真实度,默菲在每个士兵身上都装了嗡鸣器和麻痹装置,只要接受到士兵中弹的信号,它们便发出警告并使中弹者产生短时麻痹。也是为了真实,默菲让所有的队员带上了实弹,而不是装了空包弹和激光模拟器的空枪。

“没有,长……”没等格兰特说完,雅凯凑到格兰特耳边:“长官,安迪尔不见了。”

“你怎么不早说?”格兰特愠怒地低吼道,不过他马上控制住自己,转脸对默菲说:“对不起长官,我去联系一下。”

默菲有些不满地点头,格兰特开启头盔上的通讯器。“安迪尔,我是格兰特,听到回答,听到回答。安迪尔……”

“中尉,不用喊了。”又一辆吉普车开到小树林边上,没等车停下,瓜内尔就伸出脑袋大喊道。车停稳后,瓜内尔带着低着脑袋的安迪尔下了车。“长官,我想我把他带来得正是时候。”敬礼之后,瓜内尔对格兰特说。

“你跑到哪去了?为什么不报告你的情况?”格兰特怒气冲冲地吼道。

“长官,我,我在烟雾里迷了路,有子弹从我的身边飞过,我很害怕;后来嗡鸣器响了,我感到身上突然一麻,就昏过去了……”安迪尔像个被严师训斥过的小学生一样,低声汇报道。

“你?你他妈的跑到我们的射击区了?你在找死啊?”格兰特听完气急败坏地骂道,而他的心里却在为安迪尔险些被自己的子弹击中心存余悸。

“可是长官,”安迪尔转向默菲说:“我是趴着倒下的。”

默菲面无表情地看了看他。“格兰特中尉,你们继续下一个任务。安迪尔被判为阵亡,瓜内尔中士,请你把他带回去交给卢克夫上尉。”

“是长官,愿意效劳。”瓜内尔带着安迪尔重新上了车。默菲也驱车离去。

“真是个白痴!”格兰特看着远去的安迪尔乘坐的吉普车,忿忿地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