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烟儿女 烽烟儿女 二十 八路来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34/




眼望着从远处奔过来的那批举着刀枪的人,分不清是敌是友,阵地上县大队的指战员们都很紧张,石国泉威严地命令道:“同志们!准备战斗!”

县大队的战士们立刻分做两拨,一拨继续面对着县城里来的敌人时刻准备迎击,另一拨立刻掉转枪口对准了奔跑过来的那批人。

石国泉握着手里的驳壳枪,眼睛紧盯着跑过来的那些人,和他同样注意对面来人的杨明杰眼睛比较尖,待那些人又跑近了一些他突然失声喊道:“石书记,是田大队长!是田大队长带着队伍来啦!”

石国泉这时也看清冒着流弹危险跑过来的那些人当中,跑在最前面气宇暄昂的那个人正是县大队的大队长田世英,只见他提着手枪,边跑边招呼着后面的战士们,那些战士们也是不顾地向这里冲过来。

石国泉不由得喊了声:“好!他们来的太及时了!”

杨明杰和刘孟起也激动地叫起来:“这下子说什么咱们也要把小鬼子再挡一挡!”

望着马上就要跑过来的田世英他们,石国泉却道:“不行,咱们还是得撤,这里的阵地全打坏了,战士们完全暴露在敌人的炮火下伤亡会很大!”说完这句话,石国泉对杨明杰道:“杨中队长,你现在马上去迎田队长,让他把队伍带到下一道阻击阵地去,咱们在那里阻击敌人!这里的人也跟着你撤!”

“是!”杨明杰答应了一声,猫腰跑出了阵地,阵地里的战士也跟着他跑了下去。

杨明杰很快迎住了田世英,队伍稍稍停顿了一下,大队人马立刻就跟着杨明杰向第三道阻击阵地跑去,而田世英则带着几个人向阵地上跑来。

这时,日、伪军的枪、炮弹打的更凶了,县大队阵地上弥漫的硝烟几乎遮住了人们的视线,石国泉本已经准备带着刘孟起几个人撤,看田世英跑上来就等了他一下。

田世英一上阵地就急急地问道:“石书记,伤亡大不大?阵地上真不留人掩护一下吗?这样撤下去太危险了!”

石国泉苦笑道:“不算轻伤,咱们的伤亡已经达到了三十人,我也知道危险,可现在这阵地已经没法守了,敌人的枪弹太猛烈了,咱们必须撤!”

田世英带来几名战士本是想来掩护一下,可现在到阵地上一看,这阵地是完全没法守了,本来就挖的不深的战壕已经被日军的迫击炮弹炸得几乎又平了,而敌人的子弹射击的又象狂风暴雨一样急,守在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他点点头道:“石书记,你们先走,我在你们后面掩护一下!敌人说不定马上就要进攻了!”

石国泉一看,果然敌人在调动,但三、两分钟之内还冲不过来,他不同意道:“田队长,我们一起撤,敌人不会很快上来,就是上来了也会耽误一下,他们不会想到咱们一枪没放就撤了,现在咱们赶紧走!”边说,石国泉就拉着大家悄悄向南跑。

田世英的脑子飞快地转了一下,知道石国泉说的话有道理,跟着石国泉就跑了下去。

石国泉他们才跑下去几分钟,饭野、柳四海率领的日、伪军就对县大队的阵地发动了进攻。当这些日、伪军小心翼翼地冲上县大队的阵地后,才发现这里已经是空无一人,望着在远处消失的几个小黑点,饭野骂了句:“八嘎!”立刻命令旗语兵挥动小旗,告诉在后面观战的岗村:“八路已经逃跑,我军顺利占领阵地!”

岗村听完旗语兵的报告,高兴地吹起仁丹胡,带着苗时正立刻兴冲冲地跑上县大队的阵地。可他跑上县大队的阵地后马上大失所望,这里既没有他想看到的尸陈狼籍,也没见到断枪残弹,除了占领了一个空阵地外,他是一无所获。岗村立即气的七窍生烟,可他除了大骂两句外别的什么也做不了。

饭野和柳四海整好队,可三十来具日本兵和治安军的尸体,二十来名重伤兵如何办呢?苗时正马上献了一个计策:“太君,可以到附近村庄里去找大车,然后派几名皇军和治安军押着大车回城去!咱们再继续前进!”

岗村点点头,前后左右看了看,视野里能看的见的村庄只有一个小村庄,但那里静悄悄的,他掏出望远镜看了看,不象有人的样子,岗村摇了摇头,叫过来一名日军曹长,对他嘀咕了几句,让他先派两名士兵回城去找松本要车拉尸体拉伤兵,然后率领几名日军士兵和治安军在这里看守尸体和伤兵,等着大车来了一起回城。

日军曹长嘿、嘿地答应着,岗村一挥手,饭野和柳四海走在前头,率领着剩下的二百多日、伪军继续向大张庄前进。

没有了工兵在前面探雷掩护,日、伪军们走的很小心,饭野一发急,亲自带着几名日、伪军走在最前面,柳四海则走在大队的前面,跟在他身后十几步的地方。

又走了三里地,岗村、苗时正正奇怪这几里地怎么没人打他们的阻击,从他们前进的方向猛的就射过来一排子弹。这排子弹一射过来,登时打倒了十来名日、伪军,本就心惊胆战的日、伪军们,立刻就慌乱了起来,慌忙各自分头找地方隐蔽。走在前面的饭野,帽子被一颗子弹打飞了,他也吓的吃了一惊,急忙跳下路基向子弹射来的地方观瞧,这时第二波子弹又射了过来,他吓的也是赶紧缩了下头。

岗村看又遇到了阻击,连忙让迫击炮、机枪对着八路军的阵地轰射起来。

石国泉和田世英面对日、伪军疯狂的射击对战士们高喊着:“同志们!敌人已经被我们狠狠打击了两次,他们的气焰已经被我们压下去了,我们能否胜利保卫住麦收,就看能不能顶住敌人的这次进攻,我们顶住城里敌人的进攻,民兵同志们就可以好好地困住据点里的敌人,麦收的胜利就是属于我们的了!”

县大队的战士们喊道:“誓死保卫麦收,让我们的阵地变成敌人的坟墓!”

岗村此时也变的疯狂了,眼看就要到了大张庄据点,没想到八路的阻击更顽强了,他亲自挥着指挥刀指挥着日、伪军冲锋。苗时正也举着手枪骂着治安军们,小苟子则提着一支二十响在他身边掩护,柳四海更是亲自带队向县大队的阵地冲锋。

面对着如狂潮般冲上来的日、伪军,县大队的战士们是沉着应战,他们仔细地瞄准敌人,日、伪军们是纷纷中弹栽倒在战士们的阵地前。可在敌人猛烈的炮火枪弹下,县大队的损失也是很大,但他们依然一连打退了敌人的三次进攻。

刘孟起的右肩膀头中了敌人的一枪,伤口火辣辣地痛,面对敌人不停的轮番进攻,他没功夫包扎,捡起旁边牺牲战友的弹药,他用左手握枪对敌人连连射击着。一颗迫击炮弹飞来,正落在刘孟起的身边,刘孟起的身子被炸的翻了一个个儿,人倒在了血泊里。

在离刘孟起不远处指挥战斗的石国泉从迫击炮弹炸起的尘土里钻出来,看见刘孟起牺牲了,他心痛的了不得,他顾不得自己的头部也受了伤,对十几步外的何大江高声喊着:“何大江,你负责指挥你们的小队,我们在这里要坚决挡住敌人的进攻!”

何大江同样高声答道:“石书记放心,只要有我们在,这阵地就在,敌人休想从这里杀过去,这里就是他们侵略者的坟墓!”说完,他对着冲上来的一名日军狠命开了一枪。

虽然县大队的战士们拼命抗击着敌人的进攻,但战士们手里的弹药毕竟太少了,打着打着,许多战士的弹药就打光了。

看着对面县大队阵地上射来的子弹越来越稀少,柳四海得意地狂笑道:“弟兄们!土八路没子弹啦!我们冲啊!抓活的!别让他们再跑喽!”说着,柳四海带着伪军们紧随着日军向县大队的阵地上冲来。

田世英望着冲上来的敌人,看了看打空了弹仓的战士们,抓起一支步枪喊道:“同志们!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上刺刀!杀啊!”

县大队的战士纷纷上好刺刀,跟着田世英勇猛地跃出战壕,向着冲上来的日、伪军无所畏惧地扑了过去。

二百多名日、伪军立刻把百十来名县大队的战士围了起来,残酷的搏杀开始了,到处是双方击刺时的呐喊声,被刺中人的惨叫声,枪刺的碰击声,各种声音混成了一片。

一名县大队的战士被敌人刺倒了,就在他倒下的一刹那,他丢掉手里的步枪,死命抱住了一名敌人的一条腿,把那名敌人拖倒了,另一名县大队的战士扑过来,照准这名敌人的胸口狠命就是一刺刀,给自己的战友报了仇,可他同时又被另一名敌人刺中了后背。

就在敌我双方混战在一起,县大队处于劣势的时候,一阵冲锋号响了起来:“嘀嘀嗒嗒嘀嘀,嘀嘀嗒嗒嘀嘀……”

“杀啊!冲啊!”仿佛是神兵天降,只见一百多名身穿灰布军装的八路军战士呐喊着向这边冲过来。

正在战壕里指挥十几名负伤战士射击的石国泉扭头一看,只见冲上来的这些八路军战士全是三十岁往里、二十岁往外的棒小伙,他们挺着上好刺刀的三八步枪,呐喊着就向混战着的阵地上冲来。

“八路来啦!老八路来啦!弟兄们快跑啊!跑慢了可就没命啦!”治安军的队伍里不知道谁恐怖地喊了一声,伪军们闻听是立刻掉头就跑。

岗村本以为这次已经明显占了上风,消灭了这一百多土八路,这里八路的力量就会弱的不堪一击了,他正做着立功受奖的美梦,没想到杀上来一百多八路军的生力军,而且全是八路军的正规军,他吓的几乎愣在了那里。

看着慌忙向回跑的治安军,苗时正哆嗦着对岗村喊道:“太君,快撤吧!我们再不撤就会被八路全部包围啦,八路来的太多啦!”

岗村瞪着眼看看苗时正,又看看快冲到面前的八路军,他心里充满了恐惧、懊恼和无奈,听着眼前阵地上不断传来的惨叫声,他惊慌无措了。

(未完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