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战神 正文 第一卷:铁血丹心卷 (上卷) 第十三章

天下战神将军 收藏 3 65
导读:末日战神 正文 第一卷:铁血丹心卷 (上卷) 第十三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53/


特别声明:本故事发生在平行宇宙的其他平行时空,请务将其与书友所处现实世界挂钩。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作者不负文责。

***********

虽然说王龙三十晚洗脚洗得好,大年初一晚上就有机会上了电视露一小脸。只不过为了安定团结,稳定社会的原因。没过三天,就把王龙从医院里面给偷了回来。不过说真的,当有名的英雄那感觉真好,现在躺在铺位上王龙正在和兄弟们大侃在医院时,有好几个女大学生跑来给他献花还献吻的事。虽然没嘴对嘴的吻(那叫接吻),但是那亲在脸上的滋润劲啊,直把这些兄弟们勾得那是口水哗啦流啊。

众人正在意淫的时候,两个武警支队的干部突然跑来通知,要九班的人挪地方,无奈之下只好打断了王龙后面准备演讲的,关于“王龙与三位护士之间那不可不说的故事”。


却说这个武警支队本身是蛮大的,拥有足足十二间营房和两栋现代化的教学楼,而且每间营房基本上都是双十六的编制,也就是每间营房里面刚好能摆上十六张双人高低床,能住一个排的人。因此特侦部队来的时候,是按一个班一间这么来分的,但现在却是要他们三个班和成一个排挤挤了。虽然本来他们就是一连人马,不过由于前面八个班的都是老兵,九班的人还是心有凄凄。


部队里面收拾起来也是简单,没多会就把他们安顿好了,这一、二、三班算一排,四、五、六班自然是二排。正当他们准备去上文化课的时候,突然听见七班的一个大嗓门一声嚎叫,人群呼啦啦的全部挤到了教学楼的过道上,王龙他们自然不落人后,也都挤到阳台上去看,却看见大操场上,正有几两军车缓缓开进,再仔细一看,其中一辆已经停稳的军车上正在往外跳人,却见那一个个曲线玲珑,体态婀娜,不是女兵还能是什么。当即有几个好事者口上打起了呼哨,整栋教学楼沸腾了!


王龙虽然对这些女兵不是很在意,不过给跟着大伙起哄,这小子脑子一转,喊了起来:“兄弟们,唱个歌子。对面的女孩看过来,看过来…………预备,起。”。


王龙这一喊,众人都觉得在部队里唱这个玩意有点不妥,但是九班的其他人可没想这么多,王龙可是他们班长不是,班长起的歌子谁敢不唱,当下九班众人都狼嚎似的吼了起来。原本在操场整齐列队的女兵们原本对他们的呼哨并不感兴趣,都在安静的列队报数,可是王龙他们九班这么一唱,那些女兵立马齐刷刷的转过头来张望,当下又惹来一阵欢呼。跟着那“对面的女孩看过来”歌子是越唱越响,附和的人那是越来越多。最后,不得不在武警教官的驱逐下,才把这些狼们给驱散。


在教室里,三排的兄弟们那是都在议论着这些女兵跑来这干什么。上课的教官也没拿翘,乐呵呵的笑着说:“她们是云南武警总队下属的女子特警部队,和你们一样也是来借训的。”


众人一听,当下就炸了营似的议论起来,有人喊道:“那她们不就是电视介绍过的那些霸王花啊。”话声刚落,背着众人在黑板上写着东西的教官道:“霸王花是香港的,她们的外号是荆棘玫瑰,带刺儿的。”


上完了文化课,整个营地可就热闹开了。特侦连的人马那是上蹿下跳的,名义上是帮女特警们打扫卫生,直把那窗户擦着贼亮,那营房里面的水泥地面也居然被拖得开始反光,惟独特侦连的战士只道那地面还是“有点脏”!


就在整个营地热火朝天的进行“献殷勤大行动”的时候,又有军车给拉了一队人马过来。不过众人一看,来的是男的,也就没甩他们,到是修罗难得的笑容满面的上去和来人的长官握手唠嗑。


第二天清晨,原本对于特侦连人马来说过于宽敞的操场,终于有了一点点挤挤的感觉。在报数整队完毕以后,王龙他们九班的战士,不对,这会应该是三排的战士一声发喊,就这么飙了出去。


原本以前早晨的十公里跑是以班为单位来进行比赛的,因此今天也是跑得那是鸡飞狗跳,最后不的不在教官的叫喊下才意识到,现在他们的队伍不是班了,是排。也就渐渐把队伍整了起来。


众人一路疯跑,过了五公里标志的时候,几个心细的战士发现新来的女特警和另外一个连队都在五公里那停下了。原来这中国军队中,早晨的越野跑基本上都是以五公里为标准。


快跑五公里,然后步行回去。一来是为了保持体力好应付下面的训练,二来这个越野跑本就是活动战士们筋骨用的,又不是长跑运动员,跑那么远做什么。


看到这情况,特侦连的战士都有点乐了,他们自从被选进特侦连以后,基本上每天都是十公里的越野,这一来二去也就跑习惯了,过了五公里那体力还充沛的很,看着那些因为只跑五公里就香汗淋漓的女兵们,别说有多骄傲了。当下各排的番号喊的山响,三排还在王龙的带动下唱起了“向前、向前、向前………………”。


果然,原本已经准备打道回府的新来的两连借训练部队不乐意了,首先是那男兵部队的带队老大跳出来喊到:“兄弟们,咱们“过江英雄连”能不能认孬。”


战士们本来已经有些疲乏的神经一时间被激了起来,众口同声的吼道:“不能”。


那铁塔般的大汉用手一指,喝到:“追!”当下这“过江英雄连”的好汉们一个个犹如猛虎出枷似的追将上去。而那女特警们更是不用人动员,只见带队的一个身高能有1米80的美女娇喝一声:“跑步——走!”也拉着众女兵们追将上来。


原本特侦连各班之间习惯了的竞争,现在却成了三个连队的之间的比拼。对这些女兵来说还没什么,对那“过江英雄连”的人来说,这就是挑衅了。


昆明市郊区某烂尾楼工地


身着迷彩服的修罗少校在向特侦连的战士们做着战术简报:“特种部队在城市作战当中,可能遇到的情况类似于俄罗斯特种部队在车臣战争中防不胜防的隐蔽狙击手袭击,也可能会遇到类似于1993年美军在索马里遇到的武装民众密集攻击。我们需要针对不同的被威胁形态,采取不同的灵活机动的战法。下面我带一个作战分队的人先演示一下在遇到隐蔽狙击手袭击的时候,如何采取措施进行反狙击和控制要点。”


在那“过江英雄连”的黑铁壮汉的率领下,一小队身穿迷彩作训服持着装有激光模拟器的95式自动步枪和88式狙击步枪跑步过来。


修罗上前和那黑铁壮汉互敬了个礼,修罗说道:“老虎,麻烦你们了。”说着还使了使眼色。


不多会,已经就位的老虎发来可以开始的通知。修罗选了一班和三班的人作为第一梯队进行战术训练。


剩下的其他人则围在训练区域外的战地指挥车上,观看着从安装在训练场上的摄像头传回来的影象。原来这“果酱连”(特侦连给他们起的新外号)并不是新兵连队,而是精于城市特种作战的武警部队。相比其他的武警部队来说,他们参加过多次城市反恐特种作战,拥有丰富的经验。对于中国内地来说,这个发生恐怖袭击和武装匪徒火力对抗的事件本来就少之又少,而难得他们这个“果酱连”拥有如此丰富的实战经验,因此在柴政委动用了手中所有的关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们给借调来协助“军刀”特侦连训练。


(在国内,发生恐怖活动的可能性本来就小,基本上都是可遇不可求的。但是地处在云南,邻接越南这些毒犯和武装分子聚居区比较近的武警部队,遭遇这样战斗在数量上肯定要比内地的多些,因此这些人也就成为了不可多得的城市作战专家。)


端着把95式的修罗稳稳的跟在队伍的后面,在通过无线电请示可以开始以后,修罗喊道:“后三角战斗队形,城市巷战搜索前进!”。一、三班的战士在他身前迅速站成战斗队形,各自持枪站位。


“尖兵就位!”


“狙击手就位!”


“爆破手就位!”


看着队员们驯熟的开始将自己隐蔽在那些烂尾楼的旮旯里面,修罗满意的点点头,毕竟这些兵都是从各大军区选拔出来的精英,训练和素质可不是王龙他们九班的新兵蛋蛋可比的。


“从现在开始,保持无线电静默!”修罗打了个前进手势,接着一个跳跃就将自己的身影隐藏在那一栋栋只盖了主体框架的楼群当中。


“我说”山猪搔着脑袋,一脸迷糊的看着显示屏幕里那“果酱连”的人马犹如鬼魅般的不断做着战术动作:“他们这些过江的,应该擅长的是搞什么舟桥啊,浮桥吧。怎么一个个都成打巷战的高手了。”


王龙也在目不转睛的盯着显示器,从屏幕上来看却确实有点像CS里那样在打警匪的镜头。可惜由于设备的问题,没能在每个人头上装个摄像头,不然这跟踪视觉效果一出来,还真有点3D游戏的风格了!


尖兵第一个冲入巷战训练场,打手语表示未发现异常。突击小组开始占据A楼。修罗带着电台兵跟进,随即侧卫和后卫都跟了上来,分队在A楼区域做战术调整当中逐次搜索前进。


一声枪响。


尖兵身上的激光模拟器发出蜂鸣声,他很不甘心的倒在地开始扮演死尸。


“狙击手!”修罗冷静的将跟在尖兵后面的战士拽了回来,向队伍后面喊到:“隐蔽!狙击小组就位!”


两个战士迅速的从队伍中快速的移动出去,A楼是一个住宅楼,从规模上看应该是属于那种复式户型的楼盘,不过除了钢筋混凝土的主框架和几面承重墙以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狙击小组的两人分别抱着把95自动步枪和88狙击步枪,快速而迅捷的来到了A楼的楼道口,一看之下,两人傻眼了。


这烂尾楼还真够烂,居然楼梯道上只有半拉梯子。不过这可没难到他们,当下把枪给背上,“蹭蹭蹭”一手精纯的徒手攀爬功夫这时候有了用武只地。不一会两人迅速的爬到了五楼,选择了靠近阳台的一面承重墙隐藏了起来。


指挥车这,王龙他们也在寻找着敌方狙击手的位置,可惜指挥车上只有12个显示器。不能把所有的图像都监视起来。正当大家都在屏幕上检索的时候,王龙突然眼角一闪,看见一条身影飞快的从指挥车后面快速穿越,当即喊了起来。


这指挥车后面,正是修罗带队进场的方向,想不到这“果酱连”还真是不吹的,居然这么快的速度就移动了到修罗他们的后方。只见那个单兵狙击手快速的钻进到了A楼右后方的E楼里面,就此消失不见。


时间一秒秒的过去,隐蔽在A楼里的战士们虽然知道这只是训练,但是一个个都紧张的汗水淋漓。最倒霉的还是那个出师未捷身先死的尖兵哥哥,这会正躺在冰冷的地面上扮演尸体呢。在开始训练之前,修罗要求所有人都要遵守演习规则,既你被干掉以后就要忠实的扮演尸体,因为在实际作战中,你的尸体有可能成为指引队员取得战斗胜利的关键。就比如说被狙击手干掉的尖兵,后面的队员可以通过尖兵的尸体观察出狙击手的射击方位,并快速调整战斗队形。


终于,保持静默的无线电通讯器里传来了有节奏的敲击声,这是狙击小队就位的讯号。修罗计算了下时间,不到一分钟就控制了A楼的狙击位,身手还不弱。对着安装在A楼套房大厅顶上的摄像头,修罗用手势指挥着派出了三个人做尖兵搜索阵形,向那尖兵的“尸体”摸过去。


从画面上看,三个鬼鬼祟祟的战士犹如狸猫般钻出了A楼的掩体,快速的摸到被干掉的尖兵前,不过对方的狙击早已经换了位置。迟疑了几秒之后,三人没有停留,直接向二号目标,位于A楼正前方的D楼摸过去。


王龙众人目光始终关注着修罗他们的动作,准确的说,到现在位置所有监视器的画面上都是修罗他们的情况。这到不是因为他们自动暴露在镜头下面,而是所有的摄像头都在追踪着他们,对于“果酱连”的那些神出鬼没的狙击手,却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厉害啊,众人心中都是如此想法,这些“果酱连”的家伙果然不愧被叫做“城市作战专家”。各自都思量着如果是自己遇到这些高手,应该如何对付他们。正当众人还在望着监视器出神的时候,不远处一声沉闷的枪声清脆的传了过来。那个绕到修罗他们背后的单兵狙击手,终于动手了。


搜索完D楼,三兵尖兵通过敲击喉部通讯器通知后面安全,整个部队开始向D楼移动,战士们一个个谨慎的穿越那些废弃在工地上的各种施工设备,材料堆和覆盖着施工网的手脚架。灵活且迅捷的在其中穿插着,而且基本每个人的运动轨迹和路线都是不同的,这是为了防止对方狙击手掌握了我们的移动规律。


修罗带着电台兵和两名殿后的战士移动在队伍的最后面,正当这个四人战斗小队就要接近D楼的时候,突然一声沉闷的狙击枪声响起,电台兵背上的激光模拟器同时发出了蜂鸣声。修罗等人敏捷的快速做战术规避动作,而电台兵着知趣的躺在了地上。一分钟后,修罗和两明殿后战士将电台兵的“尸体”拖进了D楼,修罗假装检查了一下电台兵的尸体,然后打开通讯器公用频道说道:“战场状况通报,敌方摧毁我方电台,战术小队与指挥部失去联系…………”。


———————————————————————————————————


“老哥,你说那些解放军是在做啥呢!”在训练场外面不远处的工棚里,两个农民工正蹲在地上埋锅造饭,看着工地里面噼啪炸响的枪声,一个年纪大概有四十多岁的农民工问道:“不会是在里面打仗吧。”


另外一个有五十开外的老汉裂嘴说道:“你知道个啥,那是武警!是在训练呢,也就是演习。”


“你咋知道呢?”问的人一脸希奇。


“俺怎么能不知道,俺以前是俺们乡里的联防队地。”答的人一脸骄傲。


“那他们训练给啥呢?那枪打得跟放炮仗似的。”好像老天也顺着他话似的,远处这时候传来一连串的机枪连射般密集的枪声,果然如鞭炮般。


老汉嘴巴一翘:“训练啥,当然是训练抓坏蛋抓特务呗,我跟你说,前两年俺们联防队就抓到过来咱们乡搞破坏的特务………………”。


就在老汉正在大吹特吹那“我和特务那不可不说的故事”的时候,谁也没注意到,在工棚外面的水泥马路上,一辆猎豹越野车中,有一个手持着高倍摄影器材的人正在不短按动着快门。


——————————————————————————————————


D楼B区,不知道是谁在那靠近楼梯道的砖墙上用喷漆喷了个大大的字母B,并且还在B字外面绕了一个圈,简直和那CS里面的完全一样,因此在监视器前人都亲切将其称之为B门。


由于修罗宣布的保持无线电静默,因此在监视器前的众人并不知道里面的情况,只能从安装在各处的可调式摄像头来追踪他们的动作,从此来揣摩他们的作战意图。B门现在集结着进行战术收缩战术小队,修罗看着现在还剩下的18个人,刚才在移动中牺牲了两个,A楼狙击位上按了两个。


打开手上的战术地图,上面显示的是这个小区的简略平面图,小区位于一个狭长地带上的长方形区域,每栋分别被冠名:A、B、C、D、E、A1、B2等等。现在的众人所处在位置是D楼,靠近C3的位置,已经属于长方形区域的右中位置,再向前移动就会进入小区中心的绿化带。当然现在的绿化带还是一片荒芜,堆满了建筑垃圾。


看着修罗双手犹如交响乐指挥家似的上下翻飞,王龙他们看起来还真有点吃力。到是身后那些老兵精英们却是看明白了,各自都在暗自的点头和学习。其实作为城市特种作战来说,各部队都会进行相应的训练,只不过大多是看教材和分析案例子,进行这样大规模大场地的实战训练却还少之又少。因为这样的节目只有在各大军区统一开展的军事演习中才可能出现,毕竟平常那有那么多能力找这样的场地来组织这么大规模的训练啊。


就比如说现在,虽然“果酱连”来的只是一个排的人,但是其余的人却没闲着,都被散出去在这个小区周围值勤,防止不明真相的群众闯进来。因此可以看出,光是这样一个训练就得耗费多大规模的人力和物力。而且在征用这个烂尾楼工地的时候,还得请示市委市政府,抽调警察兄弟部队来。


只见众人都是手舞足蹈的一番交谈,最后18个人分成3个战术小队,不再深入,而是开始向左右两边的楼群进行搜索,因为不能浪费安在A楼狙击手不是,虽然这些人都是老兵精英,但还是被“果酱连”的人打蒙了,还没摸着敌人的影子就被干掉了两个,众人也是心头火起啊。


只见修罗带着六名战士开始向C3移动,作为尖兵的两人相互快速做着战术移动,警惕的注视在四周可能是狙击位的地方,修罗带着三个人也是步步为营的跟着后面移动。就在经过一堆建筑材料的时候,作为尖兵的一名战士突然猛的蹲了下来像修罗他们打了个手势,然后去势不缓的继续向前移动。指挥官修罗打了个分散的手势,后面三人当即脚步不乱的向那材料堆围了过去。殿后的战士这时候也快步跟了上来,不过他始终和中军保持着距离,同样警惕的注意着后方和上方。


就在修罗到达材料堆的同时,三名已经站好的位置的战士猛的将材料堆上芳覆盖的三合板一掀,发现里面果然是空的,但是却没人。众人还在诧异,却猛的听到身边一声轻响。


“哒哒哒…………”,空包弹上的颜料猛的在四人身上爆炸开来,材料堆边上的手脚架里面,一只顶上本来堆放了许多烂木料的大铁皮桶中突然冒出了一个人,虽然在他开枪的同时,殿后战士的枪也同时响起,不过他却先一步将那些花花绿绿的颜料涂抹在了修罗等人身上,当下四人身上的激光模拟器也同时发出了刺耳的蜂鸣声。


通过监视器观看着的特侦连众人当下一阵哗然,对方居然会用一个死哨干掉了我们的四个人。连修罗教官都着了道,这些“果酱”们果然厉害啊。


不到十五米的距离,空包弹打在身上的味道还是很辣的,尤其是有个战士最倒霉,居然有三枪都打在大腿外侧靠近酸筋的地方,这可痛得他一脸冷汗。胸口中了两枪的修罗稍微柔了柔胸口,打开无线电公用频道说道:“战场状况通报,我方指挥员被消灭。”


——————————————————————————————————


三天,黑暗的三天。三天的实战训练让特侦连的所有人都明白了城市作战的残酷和痛苦。从一开始的24对12的狙击训练,到12对12的破袭训练,特侦连的战士这三天的时间几乎都在这个小区里转悠,白天是分批捉对训练,晚上着是躲猫猫+隐蔽训练。几乎24小时都在这小区里转悠,吃喝拉撒都在这片晚上鬼都打死人的小区里。


现在的王龙,正缩身在一栋只盖了半拉的楼里,把自己隐藏在位于三楼的手脚架上。透过施工网和竹篾子,王龙看见那清新的天空中正在慢慢落下的一轮新月。马上就要到凌晨了,看来今天晚上的躲猫猫自己绝对能过关。


这个躲猫猫是修罗搞出去来,所有人分散隐藏,如果被人抓到,那么第二天早上的早餐就没了。王龙开始诅咒起这个该死的游戏来,前两天他是抓人的一方,可是就他妈的怎么抓都抓不到,弄得他两天早餐都没得吃,终于今天轮到他躲了,无论怎么样,都得要把这早餐搞到手。


现在王龙手上有两招杀手锏,一是身边这条铁链,如果对方发现了他的话,不论从什么方向来,他都可以从容的顺着链子飞身下楼,另外就是手脚架上装了机关,想摸到他这来就得付出一定的代价。唉,北风那个呼呼的刮啊,白天他妈的要搞巷战训练,晚上还要躲猫猫,基本上除了白天搞潜伏的时候能困一下以外,能休息的时间就是现在这躲猫猫了。


王龙突然想起以前看的一部描写斯大林格勒保卫战时那苏联红军狙击手的电影,想起那个号称苏联红军狙击之神的瓦西里,想起影片中那被德军蹂躏的斯大林格勒,他怎么觉着怎么都像自己现在的处境。


一阵胡思乱想之后就这么睡去。


经过了为期一个星期的城市作战特训之后,特侦连和果酱连在最后一次对抗演习之中,打了个旗鼓相当。虽然说作战之中,难免的伤敌一千,自伤八百。但是经过这个酷似地狱的七日不间断训练之后,特侦连的人已经不会像第一次那样还没见着敌人就倒了N个。


虽然偶尔双方因为打了赖皮,而被叫NG,不过这一个星期下来,不论是战斗能力还是特侦连众人的眼神,都有了长足的进步。尤其是眼神,基本上完全是靠每天晚上搞躲猫猫练出来的。


其特征是:平时半开半合,然后猛的一睁,眼内目光闪耀如电。


正巧那几天电视上正播放一则什么XX滴眼露的广告,特侦连众兄弟们眼中的那电光,比那广告里的电眼美女更是厉害三分。


直把那后来和他们搞对连的女特警们迷了个混天黑地。


结束了城市作战训练的特侦连,终于迎来了他们当兵生涯里最开心和最痛苦的美好时光。


痛并着快乐,这或许就是人生的真谛。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