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列兵双膝跪地,手拿抹布,像只爬行动物,在指导员空荡荡的房间里来回擦地,累得气喘吁吁,汗流夹背。几个女兵堆在一起擦窗户,有说有笑,猜测新指导员哪天到位,长得是啥模样?凶不凶?叽叽喳喳没完没了。

三个女人一台戏,真的没错。列兵是男生,又是新兵,不好意思跟她们搭讪,所以只绷着屁股一声不吭,埋头苦干。再说,列兵才不关心新指导员来不来,凶不凶,把房间打扫干净就万事大吉!

列兵有自己的心事,他几次相报告站长,女朋友要来队“探亲”,但见站长太忙,列兵说不出口。他真的不敢也不想给这个通信站、给站长添任何麻烦,只是,这个任性的女朋友小莉坚持要来,还说什么过刀山赴火海也要来,不管列兵欢不欢迎。

世上哪有这么强行“探亲”的呢,这岂不是“侵略”?列兵心想小莉啊小莉,他也当兵,还是中尉了。新兵在连队是什么地位,你知道,你来这里一点也不方便。

列兵与中尉是高中的同学,两人同桌。在一次庆祝国庆文艺晚会上,两人曾合唱一曲《相思风雨中》,如痴如醉,被同学们笑成一对。两人好长时间不敢说话。

列兵18岁生日那天,中尉捧着一盒生日蛋糕来到列兵家里,列兵甚感意外,问她怎么知道自己生日的。中尉诡秘地说此乃天机,不可泄露。列兵追问,她说在户籍室查到的。列兵恍然大悟,中尉老爸是县武装部长,她住在政府家属区,只是在几十万人中,查一个普通人的生日肯定费了不少功夫,列兵为她的“别有用心”而有些感动。

高中毕业,中尉没有考上大学,因她老爸的一层什么关系,被特招到部队,当话务员。列兵考上了湖南医学院,开始了五年大学生活。从此,两人天各一方,鸿雁传情,真的“相思风雨中”。

列兵大学毕业后,放弃很好的工作去当兵,让很多人大跌眼镜,看不懂。尤其想不通的是,辛辛苦苦帮他联系好工作的父母。

列兵来到部队,发现现实与理想相差甚远,最初很不适应。一起来当新兵的,一个个莫名其妙地调走,他被分到这通信站当勤务兵。每天的工作是站岗放哨、送茶倒水、擦地板、冲厕所。课余时间和一两个男兵打打篮球,看看医学方面的书籍,偶尔给战友看看病,日子过得很不充实。平常最快乐的事莫过于看中尉的来信或与中尉煲电话粥。有时候,列兵希望中尉过来看他,抱一抱这个朝思暮想魂牵梦绕的人儿;有时候,列兵又害怕她过来,他怕人家闲话:新兵蛋子就叫对像来连队。说起来多难听。

没几天,中尉来了。列兵不得不到营门口领她进来。

中尉穿着一套浅蓝色的休闲服,背着一个硕大的旅行包,朝气蓬勃,青春亮丽。既有女人气息,又兵味十足。

列兵接过她的背包,傻傻地笑,不知说什么好,就带她往通信站走。

中尉说营区好漂亮,我们到那边石椅上先坐一坐吧,歇口气。

列兵点头。中尉环顾四周,见没有人走动,顺手挽住列兵的胳臂,一起来到一张偏僻隐蔽幽静的石椅旁。

列兵甩掉背包,双手抓住中尉的双臂。四目对视,热血沸腾,激流涌动。

列兵心跳得厉害,喃喃地说,见到你,简直像做梦……

中尉顺势酥倒在对方宽阔的怀里,轻轻地捶打着他,温柔地叫傻瓜……傻瓜……

两人在石椅上缠绵许久,直到远处有脚步声走近才匆忙分开,慌乱地整理头发,端坐在石椅上。

列兵说,你背一个这么大的包,打算在这里长住久安?

中尉一笑:你不欢迎?

列兵说当然欢迎,只是人微言卑的环境不欢迎!

中尉又笑,轻描谈写地说,是吗?

列兵点了点头,说,首先你没地方住。

中尉说,你不是说你们新指导员还没来吗,她的房间应该空着。

列兵急忙摇头说,不行,新兵的家属怎能住首长的房间呢……不是,我怕站长不同意。

中尉又笑,说你不希望我们在一起?

列兵无奈地说,希望有什么用呢?

两人沉默。

良久,中尉说,我真的好想和你在一起!

列兵说,我也想。

真的?中尉兴奋地说。

真的!列兵含情脉脉地回答。

中尉说那就好,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列兵问,什么好消息?

中尉淡淡地说,我已调过来当你们的指导员。

什么?列兵惊叫一声,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明白过来后,他迅速从石椅上腾起来,立正,行了一个军礼:指导员好!

中尉笑着说,不要这么正规,没有人在的时候,你还是叫我小莉吧。

是!指导员。列兵挺立大声回答。

中尉到干部科报到,干部科派熊干事送她到通信站,与官兵见面。站长看见眼前的姑娘,眉清目秀,楚楚动人时,竟呆头呆脑,不知所措。旁边的熊干事提醒说,老同学,不要只顾看,自我介绍一下。站长很不好意思,中尉的脸也红了。

中尉到位第三天,碰巧通信站建站10周年。站长决定把通信站自己喂养的一头肥猪杀了,加菜。一则为了庆祝,二则为新指导员到位接风洗尘。

当饲养员把站里的肥猪赶到操场时,男兵们磨刀霍霍,女兵们笑哈哈围观。站长陪中尉到现场看热闹,用正统的话说是“亲临现场指导”。肥猪被通信站喂养了一年多,生得高大威猛,身强体壮,简直像条牛。四个男兵竟然制伏不了它,折腾了大半天,站长说我来!跑过去抓住一只耳朵,列兵死死的拖住猪的尾巴,五人齐心协力,才勉强把猪按倒在地。猪在地上挣扎着拼命嚎叫。


站长说,***,你去主刀!

列兵听了一惊,说,站长,我晕血,我不敢杀。

站长骂道:***,你当医生的还晕血啊?不要磨磨叽叽,快点!

列兵一脸无奈,从一个女兵手里拿过钢刀,回头看了一眼中尉,然后闭着眼睛朝猪的下颈捅去。中尉在旁边抿着嘴笑。

站长急了,大吼,你小子睁开眼睛,不要捅到我的手上!

列兵说,我晕血!

晕个屁!当兵的晕血怎能上战场?那更要锻炼一下,睁开眼睛!站长喊道。

全场哗然,女兵们哈哈大笑。列兵迫不得已,睁开眼睛朝猪捅了一刀,血刚流出来,列兵丢掉刀子,连忙后退。刀子正好落在中尉的脚旁,差一点掉到她的脚尖上。

站长和士兵们松手,没想到猪翻身站了起来,朝女兵们跑去,夺路而逃。女兵们大惊失色,一窝蜂闪开。

就在这时候,中尉在地上跺了一脚,钢刀弹起空中,她顺手接住刀把,“唆”的一声,刀子飞了出去,刀把露出在猪头外,看不见刀刃!肥猪应声倒地,在地板上抽动几下,气绝身亡。

整个过程只有三十秒,说时迟那时快!

官兵们一个个看得目瞪口呆,久久的没回过神来。当大家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全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中尉轻轻地摸自己的秀发,笑着说,不好意思,献丑了。我忘了告诉大家,我是从特种作战大队调过来的。不过,我以前也是当话务员出身的。

全场又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列兵笑了。中尉瞟了一眼列兵,妩媚的笑。

晚上,中尉叫通信员把列兵叫了过去。

中尉问,你现在晕血?

列兵说,我不晕血。

中尉说,那你为什么不敢杀猪?是不是胆子太小?

列兵说,我胆子不小。

中尉说,那为什么?

列兵说,为了你。

中尉愕然,说为了我?

列兵说,是的。我把表现的机会让给你。新官上任三把火,今天你露一手算是第一把火。不过我没想到你的动作这么漂亮!大家都看呆了,佩服得不得了。

中尉笑了,说,你怎么知道我有这个本事?

列兵说,你自己说的。

我自己说的?中尉疑惑,叫了起来。

列兵说,是的。你不是说过,有一次在森林野战生存训练中,你曾只身杀过一头凶猛的野猪吗?……

中尉恍然大悟,大笑着说,傻瓜,那时你没当兵,我骗你的---我只杀了一只野兔。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