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的回忆--昏恶中挣扎(上)

JhonRambo 收藏 0 60
导读:三年的回忆--昏恶中挣扎(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终于等到一切都安排妥当,紧接着就是补考,由于本人从初中到现在英语一直都没及格过,非典回家的当天晚上又是补考我没有考,所以大考的第一科就成了英语!(理所应当的谁叫我爱国呢!)当时我要考的总共有5科,而且都是每天的晚上去考郁闷的我不是一点半点了!当我把最后一科考完,也该是办点正事的时候了,(那时侯大家一致的叫梦飞老大,不知道他有什么能力也许是只有他当时跟真正的大哥走的进吧!)来到大哥宿舍,见雪松正自己拿着那散白酒自己灌呢,见我近来直接的起立“豹,来喝点不?自己喝太没意思了!”




晕!~对于这酒糟我可是避而远之(只对酒精而言),“不了,大哥在没?找他有事!”我对他说到。“哦,等等啊(推门,扯着嗓子喊)大哥电话!”雪松扯着他那破嗓子使劲的喊着,没到三秒钟“诶,来类!谁的电话?”大哥边跑边吆喝着,当进屋的时候看到我在,利马的明白的,门一关说到“豹来了,好几天没见你啊,干吗去了都?”我看着他那张宽大的脸露着微笑,感觉满和蔼的,呵呵,“还不是考试去了,娘的补考考了6科郁闷的不成!刚考完解放了,咱们也该开个会了。看看都谁是咱一伙的,我还不认识呢!”大哥搂着我的肩膀道“OK




你们系你去叫下剩下的我去叫,晚10点来我们宿舍吧”“雪松你跟三去大姐那买点花生什么的,在买2捆啤酒回来!”大哥回头对三和雪松说到,三笑呵呵的对大哥说“成,我俩现在去吧,都9点多了。”我回到自己宿舍后叫上豺和虎说一会跟他们见个面,他俩答应着各干各的去了!当我们到了大哥宿舍的时候里面已经坐满了,我没说话直接坐到了大哥的边上,谁也没看只跟大哥微笑下,点了点头,大哥点了点头,起身道“在座的有的早就认识有的一直不认识,今天把大家叫到一起,一是认识一下,二是把现在的形势分析下。”接下来就是大哥一个个的介绍着,其中印象最深也最不象好人的就是豆豆,(谁叫你长的违章还光个膀子,胳膊上那2条蜈蚣吓唬人呢啊?)其中的依次是 豆豆(财贸系副主席)、东东(艺术系主席(好孩子唯一没跟我们一起打过架的))、白建(也就是豺,当时文法预备副主席)、梦飞(管理系XX部长)、还有剩下几个不在学生会或班里当干部的(但比干部说话好使就象我,嘿嘿!),最后不知道是怎么决定还是大家都干够了集体通过了退出学生会(东东处外),以后有事互相照应通气之类的!记不清了,但是这帮人却是处了计算机系以外的所有系都涉及到的团体!一直聊到晚上12点左右大家都各回各宿舍了,象征意义的一个团体就这么建立了,应该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但是我就是忘记的是什么日子!




不知道什么原因什么目的这帮人凑到了一起,由于非典?还是太安逸的生活?当时没有人去细想,只要能在一起有个乐,有个能整天混在一起玩的就成。




第一次集体行动以失败而告终,当时由于某种原因并没有向以往那样打大出手,只能怒视,当时由于一个学弟上晚自习,不知道是哪方说错了话还是怎么的,就大打出手,结果当然是学弟被K,那天晚上我和三在宿舍里正无事可做,门被咣的撞开“哥我挨打了!”啊磊镇定的说,(????????)“别逗了,说说你怎么跑来了?”我打趣的说道。“真的,你看我衣服。”这回啊磊边委屈的说着边用手指着自己衣服的脏破处,“谁?谁干的?MB的去抄人208集合。”当大家都到场问清了是在五楼出的事,我对大哥说“五楼你的地盘也提你名字了,你看着办吧。”“没的办走去弄BK的,到时候大家看情况出手。”就这样一伙大二大一的二三十人浩浩荡荡的奔向主楼5层,“你俩挨揍的去挨班的找,你们几个留在四楼一会叫你们。”大哥发话道。就这样两个大一的孩子挨着五楼的教室一个个的翻起来,没一会就在靠楼口的教室找到了那四五个找事的大二管理的小子。楼下一听呼啦下子全冲了上来把教室堵满了!~上自习的一看情况不对扯呼。但大哥却跟在桌子上抽烟的一人在那墨迹什么,白建对我底声说“那就是梦飞的老大,今天没的打了。”“哦,看情况定吧,先把咱们人叫出去留几个就成。”我底声的说到,这时那抽烟的所谓大哥大(以后就用GBZ来称呼)说了句“看在我的面子就这么算了,毕竟都不认识。”白见说道“BZ哥但我的衣服可被他们几个给扯了这事算是我的事吧。”“行,你们几个商量怎么办吧别动手。”说着GBZ就跟着走出了门,白建看GBZ走了随口就到“衣服花120买的你们看怎么陪?人你们也打了,不是BZ哥说不许动手,哼哼!你们出了这个门试试!”其中那个SJZ的小子道“成衣服陪你,事情大哥都说了,这两位兄弟对不住,咱们都不认识,谁叫你们说自己是大二的!”真够横,得气没的出又要受气,妈的我看着就烦,随后我就出了门,你们爱咋解决咋解决爷不管了!(这事没有就这么完了,当GBZ毕业以后事情才真正的开始!以后再讲那段故事。)当大家都回到宿舍看着那两个受气的兄弟心里确实不是滋味“你俩放心,这比帐哥哥会替你们找回来的!”




事情就此不了了之。郁闷ing!




第二次也就是我在那个学校呆了三年唯一一次挨K、、、、、、、、、、、、、、




当时我们一宿舍人都在打双升,门被敲开“谁是BSK?”一个我不认识的人问到,“我就是,怎么了?有事吗?”我答到。“哦,你出来我有点事找你。”他上下打量着我说,随后就走了出去。宿舍的人呼都站了起来要跟出去,我回过头安慰到“没事,咱们地盘他不敢乱来。一会我就回来。”说完我代上门寻找着那个让我在干校三年唯一冲动的人,“这呢!”楼道的拐角处他喊道,我走了过去问道“找我有事吗?”,“你知道我谁吗?”(最后知道了这个SB叫白剑龙石家庄人!以后用BL代替)BL问道,“不知道没见过。”我刚说完BL有问道“那你我为什么找你吗?”“不清楚我又不认识你!”我刚说完,眼前就一黑,MB的这小子对我下了黑手,还没反映过来紧接着又是一系列的拳头“你不是很拽吗?恩?今天我告诉你我叫什么,认识了以后就乖着点NM的,我还告诉你管理的早有人看你不顺眼,我就气不过回头你不服对面楼315找我去。”边K着我边打着,我在模糊状态做的只有护头。这丫终于给我最后一脚。听了下来接着仍下句“记着不服去对面找我。”清飘飘的走了,当我谜迷糊糊回到宿舍,直接倒在床上说了句“白建,去把文哥找来。哥们栽了!”哥几个 一看我的样子什么也没说只有喜子陪着我其余的都去抄人了,没一会文哥和2个大三的哥哥进来了,文哥一看我那样只说了句“豹,走咱找他去。”这时楼道里已经满是人手里都拿着家伙“你们都回去,有我呢,豹的事我帮他处理!”文哥说了句头也不回的带着我走出了楼,那时已经快熄灯了,那两个大三的哥哥问清了那BL是315的后就直接走了,当时在外面的就七个人,豆豆,白建,文哥,刘博,狗强,还有那两个去找BL的那两个人!不到三分钟那B被揪了出来,我当时气的已经浑身的抖了起来。见了他我那个气啊,我TM怎么你了,恩?非TM找我的晦气?“豹是他不?”勾哥问到,(最后知道那两个跟文哥一起的是勾小静、和什么雷我忘了,不好意思!嘿嘿!)我点了点头,当时的我已经说不出话,上身只穿了件长绣,一直颤抖着。(当时是气的委屈的冻的)文哥看到我这样把衣服脱下来给我穿上,头也没回的就给了BL一脚吼到“MD说为什么打我兄弟?”“不为什么!看着不爽行吗?你们人多欺负人少吗?”BL嘴硬的答道,但眼神却一直狠狠的盯着我。在别人都想动手的时候我先动了,啪的一声“今天我就是以多欺负少了,你不是叫我不服找你吗?”紧接着左拳一个电帽砸在他的眼睛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