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十三骑 西行漫记 匈奴

沃尔夫.弗莱 收藏 8 35
导读:汉军十三骑 西行漫记 匈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66/


于是乎一个“漫天要价”,一个“坐地还钱”,二人争吵半天,终于定下“君子”协议,从既日起家务事共同承担,轮流值日,谁也不得偷懒。只是王随为了让大家更好的学习语言,提高大家学习的积极性,建议以后彼此只能说对方的语言,如果一方先不会说或是先说错了,则另一方有权指派他第二天干所有家务。

在王随的义正辞严之下,司柏大叔不疑有诈,欣然允诺,这样一来他自是大占便宜。王随的语言天赋本来就远胜于这个番邦野蛮人,更何况堂堂中华汉语词藻丰富,文意深邃,同样一句话,只要语音语调微微一变,便能生出好几种意思,岂是这西域小国那鄙陋无文的“爱拉稀呀”鬼语所能比肩的!所以王随整日里还是无所事事,全部家务活依然都归司柏大叔作了,只是“不肖侄”的称呼却牢牢地定了下来。

闲来无事,王随又开始学习埃拉西亚文字,却发现更是简单。原来他们蝌蚪的文字无非是一些标注发音的符号,所有词都是这些符号凑成一起,连起来急读即可。只要会说埃拉西亚语,再将那数十个字母发音学会,书写朗读就再无问题。

司柏大叔也试着学了学汉字,然而仅仅“司”“柏”“山”“水”“日”“月”“人”“火”“田”九个字就学了整整三天,气得王随暗骂蠢猪不已。待他问了王随,知道这种方块字竟有成千上万个,立即知难而退,再不敢学了,过不得几天,那九个字也就只剩下了“司”“柏”两个了。

现在所住的地方仿佛是个死谷,方圆百里,四周尽是陡峭高山,好像没有什么出口。然而司柏大叔每天下午都会出去两个多时辰,买些生活用品回来。他挣钱的方法也简单,帮人抄写文章而已(写画的材料虽然制作简单便宜,但难经久放,时间长了容易变脆,过得十余年后自己就会散成一堆碎片,所以隔几年便要重新抄写一遍)。由此王随推断谷外不远处便是一个大城市,然而这小子生性懒散,居然也没有问过司柏大叔出谷的通道在什么地方。

语言通了,王随才发现司柏大叔居然是个饱学之士,他所说的尽是王随在中原闻所未闻的奇情怪事。比方说墙壁上所挂画中的怪物,司柏大叔竟说是龙,王随却看来看去都不过是一些奇形怪状的大四脚蛇而已,怎么也无法将其与中原那雕廊壁画中腾云驾雾的蛟龙联系在一起。司柏大叔解释,原来埃拉西亚大陆上到处全是龙,食荤吃素的各种各样,数量极多。这些龙身材巨大,甲厚力强,人类根本无力与之抗衡,自然无法生存。于是人类向天上诸神苦苦哀求祷告,终于波塞冬大神降临,教会了人类魔法,才将这些龙慢慢消灭,最终斩尽杀绝。

王随听得“魔法”二字,兴趣大起,缠着司柏大叔展示一番。司柏大叔倒也不藏私,只见他口中念念有词,双手一挥,竟变出一个鸡蛋大的火球来,令王随瞠目结舌,惊讶不已。待知道这里居然人人都会魔法,更是怀疑自己到了“方士之乡”。只是无论王随如何地威逼利诱,司柏大叔就是不肯教他,气得王随立下宏伟志向,一但自己修练成了“全仙”,必让这老小子好看!

这日谈到埃拉西亚大陆诸国,王随忽然心念一动,问道:“司柏大叔,你知道大汉在什么地方吗?”

“‘大汉’?没听说过。”司柏大叔一脸的茫然。

王随沮丧之极,暗骂这老小子孤陋寡闻。转念一想,也许大汉与此地之间被匈奴所隔,故不为这里人所知,于是又试着问道:“那匈奴呢?”

“‘匈奴’……”司柏大叔若有所思,沉吟起来。

看到司柏大叔的样子,王随猛然跳了起来,激动不能自已。

“啊……”司柏大叔抬头定定地看着他,眼神中好像闪着奇异的火花。

“你知道匈奴!快告诉我匈奴在什么地方!”王随双手抓着司柏大叔的双肩用力摇晃,狂喜之余心中却又有点儿酸溜溜的,原来在这西域番邦野蛮人的心目中,匈奴还是远比大汉名头大。

司柏大叔咬牙切齿,双目圆睁,脸上的肌肉都随着抽动扭曲着:“我——不——知——道——”

“不知道?那你‘啊’个什么!”王随狐疑地看着司柏大叔,实在无法相信,因为这老小子现在的表情就像一个顽强不屈的硬汉,在严刑拷打中宁死也不招供的样子。在汉军时王随常听说匈奴人如何欺凌西域诸国,杀国君,抢女子,掠夺人口财富,难道说司柏大叔所在的国家也常常被匈奴人压迫侵略?莫非这老小子与匈奴人仇深似海,有个不堪回首的惨痛回忆?

司柏大叔忽然间热泪盈眶,激动万分地高声叫了起来。

“你——踩着我的脚了!”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