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十三骑 西行漫记 飞仙

沃尔夫.弗莱 收藏 7 52
导读:汉军十三骑 西行漫记 飞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66/


王随左手紧捂右肩,蹲在地上,两行热泪顿时涌了出来。听得茅屋内传来脚步声响,他慌忙用衣袖将泪水擦干,站起身,倒背着双手仰面观天,惬意地欣赏起蓝天白云来,表情极为的专心致志。

“吱喳”一声,茅屋门打开。王随偷眼看去,那鬼急速冲出奔向自己,满脸的关切之色,显然是被自己的惨叫声吸引出来的。

“啊……”王随忽然踱着方步,摇头晃脑地吟起诗来:“习习谷风,维风及雨。将恐将惧,维予与女。将安将乐,女转弃予……”

他一边高声吟着,一边弯腰拾起强弓,慢慢走到战马旁将其挂回马鞍上,吟诗的音调抑扬顿挫,铿锵有力。仿佛刚才自己那一声惨叫不过是一个诗人文兴大发,抒发内心豪情的感呼声而已。

“习习谷风,维风及颓。将恐将惧,置予于怀。将安将乐,弃予如遗。习习谷风,维山崔嵬,无草不死,无木不萎……”

王随口中拉长调子放声朗咏,却用眼睛余光偷瞄了下对方,只见那鬼看着自己摇了摇头,仿佛见到了个失心疯子,嘴里继续不停地嘟囔着,转身回了茅屋,木门“砰”地一声关上。

“忘我大德,思我小怨……啧啧,好诗!好诗啊!……哎哟妈呀,真疼死我啦!”一见那鬼进了屋子,王随又捂着肩膀蹲到了地上,歪眉斜眼地看着身旁黑儿马鞍上的那张弓,心中百思不得其解。方才试弓之时,自己先是微微用力,满以为能应手而开,没想到那弓弦却是纹丝不动。心奇之下猛一加力,却扯动了右肩刀伤,一时间疼痛难忍,竟开口惨叫出声来。幸亏自己尚有急智,没被那鬼看了笑话去。只是自己明明已是力大无穷,为什么却无法将此弓轻易拉开?难道说自己力气变大了,自己的弓也跟着生劲儿?

王随正寻思着,忽然觉得脚旁有什么东西在蠕动。低头一看,竟是一条红白相间的花蛇!他惊叫一声,“噌”地一下窜了起来,跳到了茅屋顶上。

底下木门声响,那鬼又跑了出来,站在下面诧异地看着屋顶上的他,口中仍是唠叨不已。

王随脸上轻松,心中纳闷。这茅屋虽是不高,却也有一丈有余,自己却轻轻一跃便跳了上来,真有点儿搞不懂自己是怎么回事。

“莫非自己……成仙了?”

王随大喜过望,怪不得这几天总觉得自己心清气爽,身体轻飘飘的,原来自己是不知不觉中得道了!看来父亲教自己的吐纳之术果真能修道,要不然为什么自己会忽然间神力惊人,而且轻轻一跃便可飞起这么高,看来自己真的成仙了!至于为什么刚才拉弓时那么费劲儿,道理很简单,自己成了仙,自己的弓自然也成了神品,不容易拉开也是理所当然的。想起今日黑儿那追风逐电般的速度,不用说,那家伙必然也成了神马了……

那鬼在下面大呼小叫,显然是在叫他赶紧下来,别把房顶踩踏了。

王随有心再试一下,却怕真的把屋顶压塌了,双膝微曲,脚下只用了两成力,轻轻地向上一弹,竟然老高的跳在半空,犹如飞腾一般,离屋顶足有两、三丈许。

那鬼瞪大了眼睛,呆呆地看着他,难得地没有开口说话。

王随飘然落在它身边,挥手掸了掸衣襟,双手缓缓后背,抬起头傲然望天。他本就长得眉清目秀,脸如冠玉,这一番做作倒也显得轻盈优美,飘忽轻洒,在这青山绿水之间看去还真有若神仙中人。

那鬼忽然窜了过来,冲着王随叽哩呱啦吼叫了起来,声色俱厉,明显是在斥责他没事跳到房顶上干什么,如果把房顶踩踏了怎么办之类的云云。

王随心情极佳,既然自己已是个得道的仙人,也懒得与这个唠叨鬼计较,只是自顾自浮想联翩。

“常听说方士说,仙人们都住在东海蓬莱岛上,看来什么时候自己也得搬过去住,和其他仙人们一起吃美味佳肴,喝琼浆玉液,简直是太棒了!闲下来再和美丽的仙女们一起在蓝天白云间飞来飞去,哈哈……嗯,不对,为什么我跳起来后还会落下来?按理说我现在应该能留在天上飞啊?”

王随想了想,猛然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恍然大悟:“仙人们都是踩着云彩飞的,我刚才跳得不高,没落在云彩上,自然会掉下来!”

王随越想越觉得自己的判断合乎情理,无懈可击,忙不迭地抬起头在天空中寻找。果然见头顶有一小片云彩,看起来似乎并不高,大喜之下更是精神百倍。他看了看那仍在喋喋不休的黑鬼,伸手拍了拍它的肩膀,开怀笑道:“看在你照顾本仙的份儿上,本仙知恩图报,决定也渡化你。你切莫慌,先留在这里候着,本仙先去飞一圈!”

那鬼瞪着黑白分明的眼睛,显然是没听懂。

王随也不理他,看了看那片云彩,深吸了一口气,咬一咬牙齿,用尽全身力气纵身一跃,身体如箭一般直窜而起。耳旁风声阵阵,身体笔直上升,自己身轻如燕,仿佛正在半空中御风而行,感觉真是美妙之极。

然而眼看那云却好像还是那么远,似乎永远都够不着。

王随正心中着急,却发现自己身体上升之势竟然渐渐变缓,顿了一顿,忽然一个“老鸹翻身”,又开始向下落了,而且越来越快,急遽地自半空中下跌,更要命的是自己身体居然在俯趴着!他大惊失色,想扭转身形,然而在空中无所凭依,哪能让他转折自如?

长长的一声凄惨叫声中,王随“砰”地一声掉在了地上。这位刚得道的“仙人”四肢平伸,展展地爬在那里,一动不动。

那鬼连忙跑过去,将王随的身体翻转过来仔细检视。

王随摔了个鼻青脸肿,肩头的刀伤已迸裂,阵阵剧疼传来,那不争气的眼泪居然止不住地向下流。看着黑鬼那嘲弄的眼神和咧开的笑嘴,他顿觉颜面无光,口中却还强撑着:“有什么可笑的,我虽然没有成神仙,起码也是个……是个……唔……半仙!”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