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十三骑 西行漫记 好鬼

沃尔夫.弗莱 收藏 6 59
导读:汉军十三骑 西行漫记 好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66/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王随悠悠醒来,却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躺在一张床上。

“那个鬼没有吃我?”王随赶紧检查了下自己身体各部,胳膊腿儿什么的都还在,没有缺什么部件,只是身上的衣服早已被扒了个精光。他心中大骇,没想到刚逃出匈奴人大军的虎口,又掉进这个黑鬼的狼窝。“莫非此鬼是个喜好男风的色鬼,有分桃断袖之癖?”

王随提心吊胆感觉了一下,稍稍安心了点儿,身上除了伤口的疼痛以外好像没有什么异样。他伸手摸了摸各处伤口,竟然都已经被绷带包扎齐整。他猛然想起了什么,挣扎着坐起身,四处查看,却见那卷丝帛正叠的整整齐齐,端放在床边的方桌上。他颤抖着伸手将那块丝帛取过来,展开仔细检视,还好,没有丝毫破损。王随舒了口气,看来这个鬼是个“好鬼”,没有什么恶意。只是自己身上已一丝不挂,这宝贝却不知要往那里藏才好。

“这个鬼如果贪图这件宝贝的话,趁我昏迷时就早已经拿走了,再者说,以我现在的样子,他要动手抢我也只能干看着。倒不如大大方方地将它放还在原处,免得让人看着自己过于小家子气。”

王随一向是个随遇而安的人,心念一定,竟真将那珍若性命的丝帛放在了方桌上。他缓缓后倒,舒舒服服地躺在那里,轻松惬意地打量着房间。只见房间虽小,而且有些简陋,却收拾得相当干净。房间一角摆放着一个木架,放着好几摞什么东西。四壁挂满了图画,有山水,有人物,还有一些不知名的怪物,每张画好像都是用木炭所绘,看来这个鬼还是个风雅之鬼。令他好奇的是这些画都是画在一间古怪的东西上,既不是丝帛,也不是竹编,更不是什么羊皮之类,显得很薄很轻巧。

王随正在用心琢磨,门忽然打开,只见那个鬼端着一碗什么东西走了进来。

那个鬼虽然面目吓人,鬼品确实不错。它端着碗在王随身边坐在下,用一柄小勺将碗中那黄白之物搅了搅,然后舀出一勺,轻轻吹了吹,递到王随嘴边。

一股奶香扑鼻而来,原来是用牛奶所制的什么食品。王随早已饥肠辘辘,那鬼喂他吃得几勺后,竟按捺不住坐了起来,伸手将碗接过,也不顾那食物如何烫嘴,“咕咚咕咚”几口喝了个干干净净。

那鬼坐在那里看着他,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中满含笑意。

王随放下空碗,看了看那鬼的神情,这才想起方才的吃相必然是难看之极。他将空碗递还给黑鬼,略感有点儿不好意思道:“多谢!”

那鬼接过碗,嘴里叽哩咕噜说了些什么,王随却是云里雾里,一句也听不懂。他随即释然,鬼自然要说鬼语,自己还没有死,怎么可能听得明白。他笑了笑,摇了摇头。

那鬼端着碗站起身向门外,嘴里还是说个不停。

王随小心翼翼地躺倒,为能遇到这样的“好鬼”庆幸不已。他摸了摸肚皮,悠然感慨道:“啊,舒服,古人云……”他用心在想,却怎么也想不出古人这种情况下都云了些什么,无奈之下加了句:“古人云:‘吃饱了真好!’”

他正胡思乱想间,门被打开,那鬼又进来,却抱了一堆花花草草,以及杵臼等物,原来是为他换药来了。只见它嘴上唠叨,手中摆弄,一进门就忙碌个不停。然而只瞧了一会儿,王随便看出这个鬼的医术着实不佳,所采草药也是五花八门,忍不住开口指点道:“那个药是舒筋活血用的,我这刀伤万万不能用它!”

那鬼愕然回头。

为了自己的身体,王随忍住伤痛,先指了指那鬼右手拿的药草,然后摆了摆手。

那鬼倒也机敏,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将手中药草扔在一边,另行配药。

王随看得大摇其头,暗骂此鬼实在是个庸医。剩下几味药草虽然对症,但它配量时却错得一塌糊涂,显然对用药的“君臣佐使”之道全不通晓。他强忍痛楚,口中说教,双手比划,不厌其烦地指点着。毕竟是在重伤之中,精力很有些不济,再加上语言不通,直教得他口干舌燥,疲惫不堪。如不是这些药是用在自己身上的,他哪有此般耐心!幸而此鬼脑筋甚灵,领悟力颇强,不多久就将伤药配好,却也累得王随满头大汗,躺倒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

那鬼为他松开绷带,在他伤口上小心地上着药,嘴里叽叽咕咕,满脸的狐疑之色。

王随猜出此鬼定是正在怀疑自己医道是否高明,心中暗暗好笑。自己小时候曾看过不少医书,当兵从伍后更是经常为弟兄们疗伤治病,早已是汉军突阵部里小有名气的“神医”。况且现在又是为自己治伤,那还不得全心全意竭力以赴!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