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十三骑 西行漫记 杂念

沃尔夫.弗莱 收藏 9 2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66/


初升的朝阳将天边的一片云霞染成了红彤彤的血色……

黄灿灿的沙漠一眼望不到边际……

数万骠悍的匈奴骑兵黑压压一片,人人开弓引箭,一层一层静静地包围着……

孤零零十几名伤痕累累浑身是血的汉军骑兵,正在跟随着一面残破的红旗在冲锋……

漫天的羽箭扑面而来……

一道白光……

这些画面一遍又一遍地在王随的脑海里来回浮现,闪来闪去,他忽然醒了过来。

“我这是在哪里?我已经死了吗?”阳光太刺眼,王随努力了半天才将眼睛眯了条缝,却见一个黑色的硕大头颅晃在眼前,吓了他一跳。

“黑儿!”王随轻轻叫道,心头一阵惊喜。

自己心爱的战马立在身旁,头垂在他的脸边上,正瞪着那双明亮的大眼睛关切地看着他。

“黑儿,你是来陪我的吗?你也死了吗?”王随开心地笑了,看了看四周,这里已不是沙漠,而是在一片山林中。但见眼前郁郁葱葱一片翠绿,尽是枝繁叶茂的参天古树。一阵清风拂过,树叶簌簌作响,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隐约地闪动,洒下一片碎金。一只羽毛艳丽的不知名的小鸟儿,正在自己头顶的树杈上跳来跳去,发出悦耳动人的鸣叫声。

“这里难道就是阴间吗?原来阴间这么美,怪不得那么多人不怕死,原来他们早知道这里是个好去处。如果那时候我也知道了的话,早早就……就……”

王随想了想,实在想不起来自己早就应该什么。自杀?以自己的性格来看,那是断断不可能的。站在那里被人杀?自己天生偏又是一个说什么也不肯吃亏的主儿。

“早就不怕死了!”王随憋了半天,才找到这么一个台阶,但又觉得很亏,自己好像从来都没有怕过死啊!他试着坐起来,周身却一阵剧痛,疼得他直咧嘴,眼泪都流了出来。他连忙用没受伤的左手把眼泪擦掉,偷偷看看四周,还好没人。

“哎哟,好疼!这帮匈奴狗下手真狠……”王随乖乖地躺在地上,再不敢动:“都说人死后没知觉,为什么我会感到疼?难道我还活着?那我怎么会在这里,其他弟兄们呢?那些匈奴人又跑到哪儿去了?”

王随百思不得其解,只觉得自己头大如斗,心烦之极,干脆懒得再考虑这些。

“十三个人,居然冲击数万敌军,简直是疯了。那么做有什么用啊,还不是白白去送死。萧将军与匈奴人有仇,这么做并不奇怪;许开的头脑太容易发热了,早就给他说过不要那么爱冲动;刘平这小子看起来大大咧咧,其实是个冷血的家伙;韩家兄弟是老实人,一个命令能让他们毫不犹豫地跳到火里去……至于小宝嘛,年纪太小,不懂事。可是自己呢?我可一向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从不做没有用处的事情,也从不在乎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当时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也跟着去送死,而且还主动提出来不能投降,哈,我那时候是不是昏了头了。如果再来一次的话,说什么我也要……”

王随眨巴着眼睛,怔怔地看着在自己头上鸣叫着跳来跳去的小鸟儿。

“说什么我也要冲上去!堂堂大汉子民,华夏男儿,岂能摇尾乞怜地向异族屈膝投降!”

王随如释重负,长长地喘了口气,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如此高风亮节,心中大为自豪。吃喝嫖赌,坑蒙拐骗,甚至去拦路抢劫杀人放火,自己都可以放手施为,汉奸却是万万不能做的,实在丢不起那人。

躺了半天,周围一点儿人声都没有,这里显然是个荒山野岭。王随看了看身边,所有武器装备都还在,连自己心爱战马还都批着马铠。他忽然觉得有些口渴,挣扎着从腰间取下水袋,打开口,凑到鼻子下面闻了闻,好像有点儿发臭了。耳听得潺潺的水溪声在不远处直响,却没有丝毫力气爬过去。他苦笑了一下,把水袋对着嘴巴,硬着头皮喝了几口。

“我现在要是这只鸟儿该多好,飞来飞去,自由自在,饿了吃点儿虫子,渴了饮点儿溪水,那该是多么惬意。这鸟儿好可爱,好像怕我寂寞,一直在我头顶上跳来跳去,叫声真是好听。火红的小嘴,绿色的身子,七彩的尾羽,实在漂亮。哈,不就夸你了一下么,连尾巴都翘起来了,不过你翘尾巴的样子确实好看……哎哟,不好!”

一个白点儿从天而降,正落在他的鼻尖上。

“龟儿子!”王随勃然大怒,忍不住学着刘平的蜀腔骂了一句。他用手愤愤地擦着鼻子,一偏头,却见一个人形怪物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身边。只见它身穿着古怪的服饰,肌肤却漆黑如炭,呲着森森的一口白牙,瞪着明亮的眼睛盯着自己。

“鬼呀!”王随惊叫一声,伸手抄起身边的长枪疾刺过去。没想到身子刚一转,却扯动了身上的伤口,一阵阵钻心的剧痛传来,长枪猝然离手,眼前一黑,竟又昏了过去。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