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七十九章 罪恶之刘黑七

六指君1 收藏 36 107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七十九章 罪恶之刘黑七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再来一碗!”一只巨大的手掌将空碗送到炊事班的战士面前,炊事班的战士为难的摸了摸脑袋,说道:“大兄弟!你这都是第几碗了?”那个大汉听到这话后立刻将牛眼一瞪,喝道:“让我们吃饱这可是你们营长说的!”

战士不好说什么,伸手接过碗后,不满地小声嘀咕道:“游击队非被这小子吃穷不可!”

马常青端着空碗走上来,将饭碗送给炊事班的战士,训斥道:“你在这里嘀咕什么?”又转头对那个大汉说道:“潘贵二你尽管添饭,游击队保证不会让你饿肚子!”

潘贵二看了看马常青,略一迟疑后点了点头,这些当官的怎么和士兵一起吃饭?

不久,刘云忙完了琐事,也端着饭碗过来装饭了。

炊事班的战士发现刘云过来了,立刻热情的打招呼,喊道:“营长您来了?快来添饭。”

潘贵二立刻将头抬起来,眼前的这个健步如飞的大个子不就是“阴”自己的家伙吗?如果当时不是他在后面拉住自己的手臂,马长官怎么能将自己打趴下?他就是这里的最高长官?看到刘云也和战士们一个锅里吃饭,潘贵二越发搞不懂了,他们都是一支什么部队呀?

刘云一转身,看到潘贵二的眼神飞快的从自己的身上溜走了,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埋头吃饭。

刘云微微一笑,四处张望一番后又找到了肖馍,他早就吃完了饭,现在正躺在地上和“陪护”自己战士拉家常,刘云大声地喊道:“肖馍,你过来!”领导的时间都是比较紧的,即使是吃饭也要充分的利用起来。

肖馍听到有人在喊自己,一抬头却发现是一个“陌生人”望着自己笑,不认得他呀?正在发愣间身边的“陪护”战士猛地一推,说道:“快去,是刘营长在叫你过去。”

将肖馍和潘贵二拉到自己的身边后,刘云笑着问道:“你们在这里还过得习惯吗?”

肖馍点点头,说道:“长官这里有吃有喝的,比以前要好多了。”

潘贵二自顾自的扒下最后一口饭,放下饭碗后很平常的说道:“长官!你们这里的确要比他们(钱守义)那里好得多,待人和气又能管饭饱,但若是想要我们心甘情愿的留下来那也是骗人的。”

肖馍点点头,接过潘贵二的话继续说道:“长官要我们留下来抗日,我们也无可厚非,但是以后呢?这个仗打完了后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去呢?”

以后?以后还有解放战争和朝鲜战争呢!沉寂了片刻后刘云继续道:“我们共产党和国民党不同,等仗打完了就会立刻让你们复员。”又指着其他战士说道:“他们也一样!”

和只操心饭饱的潘贵二不同,肖馍心里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中国军队能否将日本鬼子赶出去呢?现在国军部队可是屡战屡败!就算是将日本人赶出去了,那么等这个仗打完的时候,鬼才知道是到了哪个猴年马月了!

看了看正在大口吃饭的刘云,肖馍仰止住了想说这句话的念头!根据以往的经验,胡乱说话是会受到惩罚的!

刘云飞快的将一碗饭扒完,笑着问道:“游击队很快就要挑选干部了,你们有没有兴趣参加竞选?”

刘云的这话又让潘、肖二人一愣,让外人来当官?怪事年年有,但不如今年多!两个人互相对望一眼,如果真的能当官,那倒也是要好好的竞选一番!

也不知道高杆给家纳一治中佐灌了什么迷幻药,这个日本佬居然只和高杆搭腔,刘黑七的心中憋着一团火气,刘黑七是一个“讲志气”的人,数次拍马无效后,心中愤愤地掉转马头向小林的身边靠拢。虽然这些日本人实在是倒胃口,但是还是必须靠拢的,否则以后的升迁可就没有指望了。

小林的眼睛看都不看靠近的刘黑七,刘黑七走进了,拉过一个汉奸翻译,小声地对小林说道:“小林太君,鄙人有事情给你商量。”翻译小声地传达了后,小林斜着眼睛看了看刘黑七,冷冷“哼”了一声就没有下文了,刘黑七大窘,虽然是汉奸,可是汉奸也是有脸面的。

刘黑七不死心,继续小声的对小林说道:“太君,我想说的是关于秋山中佐的事情。”说完悄悄的塞给汉奸翻译几块大洋,让汉奸翻译将自己的话稍微“润润色”。

听到汉奸翻译的话后,小林的锐利的目光向刘黑七逼视过来,如果刘黑七有一句话没有说好,小林绝对不会对刘黑七客气。

刘黑七将小林拉到一边后,小声说道:“小林太君实在是辛苦了。。。。”翻译将这句话翻译过去后,小林立刻要发脾气,我可不是来听这些奉承话的。

刘黑七急忙接着说道:“小林太君不要生气,请听我说完,太君的才能足够可以接任秋山太君的职务,太君。。。。。。”小林这次倒是没有将刘黑七从马上踹下来,而是自顾自地走了。

刘黑七急忙追了上去,死皮赖脸的接着说道:“小林太君,请不要生气,鄙人一向敬佩太君的刚正不阿和才能!鄙人认为只有小林太君才能够接任秋山太君的职务。”听到这话后,小林转头向刘黑七看过去,虽然没有说褒贬,但是脸上倒是没有了那种冰霜寒意。

刘黑七看见“有门”,立刻更进一步的说道:“太君,只要这次作战你的功劳大大的,别人没法和你比,那么你的职务也会大大的升上去。”说完竖起了大拇指。

小林听到这话后,原来就是这么回事?!幼稚!冷冷的哼了一声后不再看刘黑七。

刘黑七自我解嘲的笑了笑,接着说道:“我有办法可以让太君从这些同僚中脱颖而出。”

小林的目光再次变得锐利,指着刘黑七对身边的翻译说道:“问他,他到底有什么办法。”

刘黑七受到了鼓励,笑着说道:“小林太君,从以往的经验来看,游击队很可能是作为兵藏于民而存在的,咱们只要将那些老百姓强行搬迁到我们的势力范围来,游击队就好比脱离了水的鱼一样干死。”说到这里立刻看小林的反应。小林点点头,说道:“刘君,很有道理。”

刘黑七的劲头更大了,接着说道:“如果有不愿意搬迁的‘钉子户’,那么他们就有游击队的嫌疑,对于他们。。。。。。”说到这里刘黑七伸出手狠狠地做了下切的手势。

小林点点头,沉稳的说道:“刘君,你说得很有道理,你的建议我会汇报给佐佐木阁下。”

刘黑七嘿嘿一笑,又说道:“这次有一个天大的机会在等着小林太君,咱们可以用那些有嫌疑的老百姓来给小林太君充军功!只要做的人不知鬼不觉,小林太君肯定。。。。。。”

刘黑七的话还没有说完,“嗨”小林低吼一声后怒瞪着眼睛打断了刘黑七的话,这种弄虚作假的事情是绝对不能允许再次发生的!传出去会被上级和同僚嘲弄的!

一边的翻译被怒气冲冲的小林吓了一大跳,用眼角看了看刘黑七,这个姓刘要倒霉了。

刘黑七将心一横,豁出去了,正色说道:“我不过是敬重小林太君的勇武,没想到小林太君不敢听我把话说完。”小林听到翻译说完后,顿时大怒,手已经按到了指挥刀上。

刘黑七冷笑几声,说道:“那些被游击队控制的村庄和游击队完全一条心,几天前的那次扫荡可有什么收获?哼!没有!这说明那些老百姓已经完全和游击队穿一条裤子了,如果‘皇军’不能制止这种风气,那么其他村庄的那些村民就会全部倒向游击队。”

小林听到刘黑七的这话后,按到指挥刀上的手慢慢的松开了,这个粗人说得没错,也许只能依靠血腥的屠杀才能制止游击队继续在农村发展,“支那”人的古话中有这么一条: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走一个!小林对刘黑七点点头,冷峻的说道:“刘君请你继续说!”

刘黑七“哈依”一声,继续说道:“在这么多‘皇军’军官中,鄙人只看好阁下,鄙人始终认为只有阁下适合继承秋山太君的遗志。可是从以往的‘扫荡’经验来看,那些游击队和村民们肯定会继续躲藏在山野之中和‘皇军’躲迷藏,也就是说这次很可能也是无功而返。”

小林不可置否的“哼!”了一声,对刘黑七的解释既不表示赞同也不表示反对。

刘黑七不管小林的冷漠,继续说道:“大青山附近的老百姓长得都是一个样,同样的道理,大青山的游击队和那些老百姓长得也是一个样,鄙人可以认为那些已经建立维持会的村庄肯定也存在游击队的势力,只要太君能够抓到他们通敌的证据,嘿嘿!”说到这里刘黑七笑了起来,小林顿时知道了刘黑七的真正想法,用归顺帝国的“支那”百姓的性命充功!

小林的脸色又转阴了,冷冷的对刘黑七训斥着说道:“巴嘎!刘君大大的愚蠢!

刘黑七看到小林发怒了,急忙陪着笑脸说道:“鄙人知道太君不屑于冒充军功,可是事情有轻重缓急,有些事情一旦不去做,那么等到失去的时候,就来不及后悔了。”

小林盯着刘黑七一字一顿的说道:“这种违背武士道荣誉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做的!”

刘黑七迎着小林冰冷的目光说道:“小林太君,鄙人知道这种事情太君肯定不屑于作,鄙人可以代劳。”说到这里媚笑起来,继续说道:“大大的军功全部是太君的,出了什么问题责任全部在鄙人,如何?如果有一天小林太君升官了,请不要忘记关照鄙人!”

话说到这里小林完全知道刘黑七的意图了,这个“支那”粗人倒是完全替自己着想,小林暂时陷入了沉思,虽然这样做有违自己的“良心”,可是这种好事实在是没有理由拒绝。

刘黑七趁热打铁的又说道:“小林太君先升官,以后再认真地实行农村‘治安’。这就好比到饭店里面吃饭没有带钱一样,先赊帐,等吃完了饭再回家取钱还账的道理是一样的。”

论能力,小林自信能够接替秋山的职位,而且还有上次与刘黑七合作的“愉快经历”。想到这里,小林心中的防线终于垮塌了,转头面带微笑的看着刘黑七轻声说道:“刘君加油干吧!”又觉得不放心,又面色一沉,冷峻的对刘黑七说道:“这件事情要做的小心一些,别让人抓到把柄,否则佐佐木阁下怪罪下来,就只有你一个人担当全部责任了,我的脱不了干系,你的死了死了的!你的明白?”

屠杀“支那人”是没有错的,可是用寻常“支那”老百姓冒充游击队员来增加军功就非常危险了。

刘黑七压抑住心头的兴奋,“哈依”一声,靠近大黑河的边上有一个五里庄,自己的一个得力部下和那里的维持会会长有仇,有仇是次要的,关键是那个维持会的会长非常富有,这兵荒马乱的不去捞一把怎么对得起自己,现在已经从小林这里讨来了“尚方宝剑”,哼!过几天非要好好的发一笔财不可,而一旦小林太君升官了,高杆那混蛋还“神”个屁?

对于小林的威胁刘黑七倒是没有放在心上,万一东窗事发大不了再去当土匪好了,现在手下已经有了两百号人,刘黑七自信能够带走大半,至于小林是否脱不了干系关我吊事?

游击队接到高杆的密报后,返村的村民们又立刻急急忙忙离开了自己破碎村庄。黎明前的黑暗,小野带着鬼子的先头部队赶到的时候,游击队控制的几个村庄依然还是死气沉沉的。

小野看着黑漆漆的村庄,对身边的加藤问道:“加藤君,你认为他们回来了吗?”

加藤摇摇头说道:“小野阁下,很显然他们并没有回来,这里到处都是黑漆漆的。”

小野漫步走到一个小土坑旁,土坑边上的泥土是新的。看样子是有人刚刚才掘开的,那么这个土坑是不是本地人掘开的呢?小野慢慢的蹲在土坑边上发起了呆,借着月光,小野突然发线土坑边上散落着几粒白色的东西,咦?这是什么?捏住了拿起来一看,居然是几粒大米。

大角走过来问道:“阁下,家纳一治中佐的大队人马就快要过来了,您有什么新发现吗?”

小野将手指中的几粒大米递到大角的面前,说道:“大角君,我发现了这些东西。”

大角细看之下发现是几粒大米,思考了片刻,惊讶的说道:“他们回来过?”

小野将手中的大米丢掉,拍掉手中的泥土,说道:“不错!他们的确是回来过,有人回来拿过埋藏在这里的粮食,如果不是他们的侦查工作做的太好,就是我们这一边出了奸细。”

大角猛地一跺脚,“巴嘎”一声嚎叫,如果真的是这种情况,那么一定要揪出这个奸细!

小野对大角轻轻的摇摇头,说道:“大角君,我只是在猜测而已,就算是真的存在奸细,那就更不能打草惊蛇了。”说完作了一个卡脖子的手势,接着说道:“而是要悄悄的去做!”

李向阳和钱丁苏并列站在刘云的面前,刘云正要给他们进行培训,本来想叫上马常青,可是小马已经当官了,那里还会拉得下面子和两个娃娃兵“玩耍”?

钱丁苏刚刚和父亲分别,正一脸的不爽,可惜这个假小子还不知道自己被父亲买了一个大价钱。钱守义临走的时候特别交待钱丁苏一定要好好地听刘长官的话,否则!日后拳头伺候!

而李向阳天生的条件就不错,但是好玉不琢不成器。刘云要他们每人在枪口上吊上一块差不多份量的石头,然后再对目标作长时间的瞄准,不到一分钟钱丁苏就坚持不住了,而李向阳又暂时坚持了几分钟,终于“啪”的一声,手中沉重的三八式步枪掉在地上。

刘云的手里拿着一根棍子,如果李向阳稍微有一点松懈,棍子就会落到屁股上。

不久,李向阳就大叫冤枉,喊道:“为什么我总是挨打?为什么我总是做得多一些?”

“人家是一个……”后面“闺女”刘云说不下去了,看了看钱丁苏,不紧不慢的说道:“你的基础要比人家的好,对你的训练当然要更加严格啦!”

没多久,刘云又用细线吊着一块石头让两个人瞄准,不是瞄准石头而是瞄准那一根细线。这让两个人叫苦连天,模模糊糊的一根线看久了眼睛就会发酸,步枪端久了就会浑身酸痛。

为了培养他们两个人的实战能力,刘云甚至让他们去摸战士们的岗哨。

王运山派民兵找到了游击队的主力,说是有什么绝对不能小看的问题需要立刻派人处理,李远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闻讯后立刻和带路的民兵一起来到村民藏匿的地方。

村民们的情绪比较激动,是什么原因呢?居然是因为不愿意继续在野外生活下去了,李远强看着这些水土不服而面黄肌瘦的村民,一拍脑门,我的天!这个时候能够回去吗?回去了还不得是死路一条!好说歹说的劝说这些村民,可是这些村民又哪里听得下去?

等到刘云赶到的时候,村民们在几个“刺头”的带领下,已经不顾劝阻纷纷大包小包的准备回村了。

这些天在野外吃没有吃好,喝没有喝好,不少村民还生病了。村民们纷纷怪怨游击队怎么还没有将鬼子赶回县城?刘云开始后悔怎么没有带王打铁来,最差也可以带几个战士拦截,可是现在……

刘云知道这些村民还没有见识过鬼子屠村的厉害,可是现在却不能让他们亲自去体验了,李远强和刘云互相交换了一个眼色,同时拔出驳壳枪一左一右的拦住路口,现在被逼得没有办法了,只好“反动”一次了。有村民试图冲过去却两个人的被枪声吓退。

至于那些民兵早就不能使用了,他们也巴不得立刻回到村子里去,所以现在他们一个个都躲起来了,这让刘云非常气愤!倒是王运山还苦口婆心的劝说那些村民们。

不久,枪声引来了一连的战士们,到这个时候刘云和李远强才腾出手来,战士们强制性的看住了那些村民,又将那些闹事的“刺头”全部看押了起来,这个时候谁都不能离开!

刘黑七趁着黑夜风尘仆仆地赶到了五里庄,看着已经浸入夜色中的村庄一声令下,几十个伪军立刻分兵把守住各个路口和制高点,然后刘黑七亲自带着将近两百号伪军如狼似虎般的冲入五里庄。

农村的人睡得都比较早,刚刚睡下的村民们听到外面的吵杂声,一个个又好奇的点燃了油灯披上衣服来看热闹,不开门还好,一旦开了门就会有恶狠狠的伪军冲进来。

刘黑七大声地招呼自己的部下加快速度向“维持会”的会长家冲过去,早就看到不断有部下瞄着腰冲入那些村民的家里,这些混蛋只知道发一点小财,难道不知道富得流油的许三涛许会长家里更有钱吗?

刘黑七却不知道自己过分的敛财,那些部下早就不敢和他争财物了。

在许三涛的家门口,刘黑七的人终于遇到了抵抗,几十个家丁手持汉阳造的土质步枪趴在墙上抵抗,伪军们怕死,一个个光嚎叫可就是不敢冲上去,一百多人被几十人挡住了脚步。

刘黑七一阵阵懊恼,一脚踢翻一块土疙瘩,日本人还真的他妈的无聊,堂堂一个中队居然没有小钢炮(迫击炮),而且连机枪也少得可怜,这不是存心不相信老子吗?

终于等到两个机枪手赶上来了,跑不了多远背上的包袱突然掉了下来,两人又急忙放下手中的机枪,一阵手忙脚乱的收拾包裹中的名贵布匹、器皿等物品。这两个不争气的机枪兵让刘黑七看得心头一阵光火,对身边的得力部下王片丘说道:“一阵乱抢打死他们两个人!”

两个机枪手收拾完抢来的东西后,刚刚抬头就发现王片丘在前面带着人用十几支步枪对着自己,而那个刘黑七则满脸杀气的瞪着眼睛看着这里,顿时,两个伪军吓得亡魂皆冒,喊道:“饶命!刘队长饶命!”一阵枪响后,两个伪军来不及再多叫喊一声立刻毙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