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七十七章 人口买卖

六指君1 收藏 34 130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七十七章 人口买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刘云大步走上前去和那些国军的军官热情地握手,几个人互相拍着肩膀“兄弟长、兄弟短”的叫个不停。

这些被抓来的壮丁原本足足有一千多个(一个补充团),一路上经过不断逃亡以及饥寒交迫而死亡的情况下,现在已经损失了大半,居然只剩下了这一百多人,等他们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天地已经换了颜色,他们连哭的地方都没有了。

南方的封锁极严,壮丁团是绝对不可能回去的!而他们一旦被鬼子包了“饺子”,这些人就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是被杀掉;二是去做苦力,然后累死、病死在鬼子的工地上!

大胡子和孙老头专门挑难走的地方跑,大胡子一边跑一边向后回头看,唉!好不容易才联系上国军的队伍,可是现在搞成这个样子,可怎么向吕团长交待呀?!

大胡子满腹心事的向前跑着,冷不防从头顶上扑下一个大汉,大胡子来不及叫喊就被重重的扑倒在地上,忍着痛正要反抗,左右两边又分别跳出两个人死死的按住大胡子的双手,大胡子条件反射般的正要呼叫,突然想起自己已经是光杆司令了,这个时候还有一个屁人来救自己?“唉!”大胡子一声叹息,浑身的力气立刻松懈了。

跑在前面的孙老头也早就被游击队员们抓住了,李远强从齐人高的草丛里面走出来了,看了看两个俘虏,说道:“将他们身上的武器取下来,好好的看守,其他人继续埋伏。”

经过自我介绍,原来这支流窜的准国军部队里有两个国军军官,还有一个营长(跑掉的大胡子)却怎么也找不到了。

留下来的两个国军军官一个叫余杨,一个叫庞玉龙。虽然这两个人给刘云的印象不怎么好,还没怎么的就找自己要军饷了,但是有一件事情还是很让人佩服的,他们这种在逆境中依然能够保持住自己的部队,这在国军部队中很少见。

至于他们要的军饷,那就请自己去找李信要吧!呵呵!小气鬼李信又能给别人多少钱呢?!

刘云找到能够于马常青互殴大块头,指着他对余杨问道:“这个人拳脚怪厉害的,叫什么名字?”

余杨恭敬的说道:“你说的是那个大傻?他虽然拳脚怪厉害的,但是……”说完余杨用手指指自己的脑袋,接着说道:“他这里不好使用,脾气非常的倔强!如果不是钱营长对他好,他早就跑了!”

刘云“哦”了一声,又惦着脚寻找那个挨了李信一枪柄的壮丁,不久刘云又指着一个壮丁对庞玉龙问道:“这个汉子非常的讲义气,他叫什么?”

那个汉子察觉到刘云和庞玉龙对自己指指点点,望了望后将脸别到一边去了。

庞玉龙看了看那个壮丁,立刻冷笑着说道:“这个叫做肖馍,专门喜欢和老子作对!已经收拾过他几次了!”

不久,浩浩荡荡两百多人开出了山坳,余杨对身边的壮丁们看了看,小声地对刘云说道:“长官,你要对他们注意一些,别看这些泥巴腿子一个个老实巴交的,等你一转身他们就给你上眼药。”上眼药?刘云不解的看着余杨,难道还有什么典故不成?

余杨又接着说道:“他们这些泥巴腿子整天没别的心思,就只想逃跑,就为了这,我们这些当官的不知道费了多少心思,可是他们也不想想怎么可能会的去呢?鬼子挡着路呢!”

刘云闻讯回头看了看,果然,那些壮丁们一个个心不在焉的样子,正在观望的时候,李信一溜小跑过来了,大声地对刘云喊道:“真是怪事,那些兔崽子们一个个都吃坏了肚子。”

庞玉龙一声惊呼,说道:“不好!他们要逃跑!”说完对李信恶狠狠说道:“实在不行就杀一、两个再说!”

刘云对身后那些已经骚动起来的壮丁们看了看,虽然杀掉他们几个的确可以弹压住骚动,可是这种事情是自己万万不能做不来的,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下又该怎么办呢?

李信掏出驳壳枪对着空中放了一枪,人群立刻安静下来了,但他们一个个都用乞求的目光看着李信。

余杨走到壮丁们的中间吼道:“你们是不是给脸不要脸?嗯?都给老子老实点!”

经过清点人数,居然有二十多个人跑掉了,庞玉龙立刻自告奋勇的要求去将他们找回来,刘云笑着摆了摆手,说道:“不用,我们的人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外面的路口全部封死了。”

余杨走过来满脸愤怒的对众人说道:“想不到我的‘执法队’居然也跑掉了一个。”

等到这场风波平静下来后,毛四一指挥战士们将那些壮丁们严加看管。李信又抽调出一部分战士加强各个山头、路口的封锁兵力。对于游击队来说,哪怕是一个人也是宝贵的。

刘云看了看士气极端低落的壮丁们,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然后站在一块高地上大声对壮丁们喊道:“你们都跟我走!我让你们天天吃饱饭,而且等打完仗了就让你们回去。”

壮丁们纷纷抬头望着刘云,刘云将大手一挥,郑重的承诺道:“我说话算数!”对于刘云的豪言壮语壮丁们倒没有放在心上,是否能够回去的已经感到麻木了,这些当官的说话就好像放屁一样,是不能当真的!还是先混碗饭吃再说吧!

桃林镇幸存的十几个游击队员在石勇和姚柱子的带领下回到了大青山,可是还没有接近王家村就被鬼子的疯狂搜山吓了一大跳,十几个人又不得不慌忙向深山老林里面乱窜。

石勇和姚柱子都是本地人,在山上艰辛的转悠里几天后,终于找到了躲藏在山里的村民,根据彭村村长彭显耀的指点,石、姚二人带着桃林镇的十几号老弱病残终于找到了老队伍。

陈容简直就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些人就是桃林镇游击队队员,钟大哥回来了非气死不可!

沈日飞抹掉脸上油泥,哭丧着脸对陈容说道:“全完了,鬼子屠杀了一百多个和游击队有瓜葛的村民,我们回去后找其他村民,结果其他人都不敢和我们接触,甚至不和我们说话。”

陈容看不得沈日飞的这种意志消沉,皱着眉头说道:“不准丧气,你们先跟我吃饭去。”目光在人群中扫视了片刻后,皱着眉头对众人问道:“怎么没有看到我爹?”队员们都不敢回答陈容,顿时,陈容的脸色变得极为苍白,颤抖着说道:“我知道了……”

中午,游击队回来了,顺便带着一大串算不上是俘虏的俘虏。

刘云对于政治教育工作没有什么兴趣,这些人还是统统的留给李远强和钟天祥,而且最主要的是他们非常喜欢干这个。

其实刘云以前也不是没有给战士们上过思想教育课,而且效果还不错,可李远强来旁听了几个晚上后,刚开始还连连叫好,到后来却突然不知怎么的态度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后来每次刘云要给战士们“讲故事”的时候,李远强就来“捧场”,一旦刘云讲到处理俘虏、国家与政党的关系、财富分配等方面的问题的时候,李远强就立刻不老实了,总喜欢打岔、添乱,久而久之刘云也就只好改行讲那些单纯的战术配合和一些不相关的历史典故了。

刘云在心里觉得应该给李远强好好的上上课,虽然要说服他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毕竟人家受到党的教育这么多年,要推翻他心中的信仰甚至有可能让他崩溃!

刘云又下了一道命令,命令战士们和那些壮丁们一起吃穿住行,美其名曰:友爱互助!而这实际上是防备那些壮丁逃跑,战士们不得不连上厕所都和他们一起去,等到眼前的事情全部安置妥当后,就等李远强来就接手了。

等到这些事情差不多忙完了,刘云立刻将石勇和姚柱子叫了过来。等到他们讲叙了事情的大致经过,刘云开始沉默了!

对于桃林镇发生的惨案,刘云隐隐约约觉得没有那么简单,很可能那个周德贵有重大嫌疑,他为什么没有送出情报?他极有可能是在反噬。

石勇和姚柱子静静地等着刘云说话。刘云突然想到还没有自己关心的老队员呢!抬头在石勇的身上察看了片刻,关切地对石勇问道:“石勇你的伤好了吗?能够完全康复那就太好了!”

石勇摸着头不好意思的一笑,说道:“我的这点伤算什么呀?早就好了!”

刘云点点头,正色地说道:“伤好了就好,游击队马上就要扩编了,我要给你们两个人安排职务,你们都是我的老队员,到时候可不要给我丢脸呀!不管干什么都要身先士卒。”

石、姚二人连连点头,心中一阵窃喜,看来这次最少是当排长了,搞不好副连都有可能。

刘云又勉励了他们一番后,送他们离开了,这些国民党的壮丁说什么也不能还给国军,根据历史的记载,明年的这个时候八路军的大部队就会开到这里来,大概有两千多人的正规军。

如果自己不能飞快的发展壮大,那么明年的这个时候,大青山的主人就是别人了,拼死拼活后的一切的战功和荣耀也都是别人的,一将功成万骨枯,绝对不能被殿在脚底,振兴中华必须要站在权力的顶峰!

八路军的眼光还真是长远,李政委应该特遣支队探路人,可惜现在因为自己的到来而莫名其妙的冒出了一支“大青山游击队”,这从客观上造成了桃林镇游击区的覆灭。

虽然历史的车轮还是按照他原来的方向前进,但是在不经意间已经发生了微小的改变。

八路军的特遣支队依然还是会到来,只是时间上不同而已,既然自己无法阻止他们的到来,而自己又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小兄弟的角色,那么就只有从现在起拼命的发展壮大自己,等到特遣支队开过来的时候,将会根据两支队伍实力的大小决定本地的最高领导人。

晚上,李远强带着三连以及钟天祥的人回来了,顺便一起回来的还有一场串“葫芦”,战士们为了防备这些人逃跑,用绳子将他们捆回来了,余杨清点人数后,嘿!一个不少。

几分钟后,种天祥和李远强看到幸存的桃林镇游击队员后,大吃一惊,等到他们知道桃林镇游击区已经全部颠覆后,李远强大叫一声差点晕厥过去,自己辛辛苦苦创建的根据地化为乌有,这个痛惜的感觉如同心若刀割,种天祥倒是好一点,抡起拳头发狂的一拳猛砸在一棵大树上。

将那些壮丁安置后,几个主要的领导人聚在一起开会。首先大家都没有发言,油灯烧得“吱吱”只响,刘云悄悄的看了看种天祥,桃林镇根据地覆灭了,这个家伙是无法回去了,想不到他也有到自己手下混饭吃的一天,那么等一会儿就让他当副排长,谁叫他那么点人?!

又过了好久还是没有人说话,桃林镇出身的干部还处在悲痛之中,还是都不肯说话,而大青山出身的干部就更不会抢先说话了,刘云看了看自己提拔出来的干部,这些家伙,切!表面上一个个装得正儿八经的,心里指不定早就想回去睡觉了,装什么装?

又过了很久,看着大家都在一言不发,刘云忍不住了,明天的事情一大堆,不早点回去休息怎么成?虽然这从情理上来看有一点“禽兽”!

刘云站起来将拳头捏得紧紧地,直到拳头都已经发白了才挥舞着沉痛的说道:“同志们,鬼子杀我同胞何止千千万万?你们都不要悲伤!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坚决将敌人的气焰压下去!血债要用血来偿还,桃林镇的那些杀人魔王一个都不能放过,凡是手中沾满中国人鲜血的鬼子和汉奸必须统统处死!”

李远强也“腾”的站起来,吼道:“好!好一个‘化悲痛为力量’,刘营长说得非常好!同志们,悲伤是不够的,只有将鬼子打痛了,他们嚣张的气焰才会下去,咱们要狠狠的报复!”

众人纷纷站起来大声吼道:“血债血偿!”这次倒是没有分派系,都是发自真心实意的。

刘云的情绪激动起来,心绪仿佛回到了现代世界的战友中,记得在每次出任务前都要互相鼓励。刘云一走神,不知不觉的将手伸到人群中间,大声说道:“为了中国!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几个干部一愣,明白过来后纷纷和刘云握手表示赞同。

第二天一早,大家开始忙开了,为了兑现刘云给那些壮丁的承诺,游击队员们随身携带的大米大大地缩水了,那些壮丁一边吃早饭一边交头接耳,很久没有吃过这种饱饭了。

昨天晚上因为天黑没有看见两个特殊的人,一个是那个大胡子,还有一个却是灰衣青年。没多久两个叛变的国军军官就将大胡子指认出来了,大胡子叫做钱守义,挂了一个营长的空衔,而那个灰衣少年居然是钱守义的儿子,他是昨天晚上回来“自投罗网”的。

壮丁的工作就交给李远强了,对于壮丁的去向,李远强和刘云是同一个看法,那就是坚决地将他们留下。而那几个国军军官的工作就交给刘云去做了,陪着刘云一起的还有李信。

李信将一个钱袋子放在地上,钱袋子发出惊人的“哗啦”声,包括大胡子在内的三个军官不约而同的向钱袋子看去,这里面的多少钱呀?一边的李信狐狸般狡猾的微笑一闪即逝。

在刘云的再三询问下,包括大胡子钱守义在内的这三个国军军官一再表示去意已定,刘云表面上口里连声说可惜,和李信不经意间互相对视一眼,心照不宣的其实都是“可喜!”

最后,刘云表示既然都要离开,那么游击队也不强人所难,现在给他们算军饷,三个国军军官立刻向那一袋子大洋望去,一旦这些大洋到手,就可以脱掉这身“军皮”了。

刘云借故脱席,李信这个“胡一刀”肯定会将这三个国军军官“剁”翻在地,游击队中大多皆是文盲,李信更是一个大文盲,可是这个老小子给游击队管钱后,不但算术能力越发精通,而且“算计”的本事也越来越大,出去搞采购的战士每次都被李信吃得死死的。

刘云走出来后看到小五和灰衣少年坐在门前的草地上,走到他们身边说道:“房子里面的大人们在谈话,你们小孩子别听,乖!都到一边去玩去。”小五不高兴的对着刘云作了一个鬼脸,无奈的和灰衣少年离开,走出了老远小五又转身指着灰衣少年对刘云喊道:“大哥,我听李向阳说钱丁苏的枪法很好的,你让他留下吧!最好也将他的爹也留下。”

刘云听到小五的话后,皱着眉头踢了踢脚下的一块石头,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还真的要留下钱守义的儿子,好在这个粗汉比较贪财,看能不能让他将自己的儿子“卖”给游击队。

因为狙击手的巨大威力,神枪队的组建已经迫在眉睫,这个队长可以考虑让李向阳来担任。

没多久,正在刘云思考间,听到了草棚里面传来的吼叫声,刘云摇摇头,这几个家伙不会将我的草棚给拆了吧?又等了一气,听到里面的叫骂声时高时低,渐渐的房子里面的叫骂声低了下来,看样子好像快要结束了。不久,面色铁青的三个国军军官推开草门走出来了。

刘云装作惊讶的样子走上去说道:“怎么?我才出去一会儿你们就将事情全部处理完了?”三个国军军官顿时对刘云翻起了白眼,冷哼声不断,刘云也不生气,走到钱守义的身边,动情地握住他的手说道:“你们这一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多保重!”

钱守义正准备甩开刘云的手,可是突然觉得刘云的手指在自己的手背上写字,仔细一琢磨,居然是一个“钱”字,钱守义立刻反应过来,握住刘云的双手和颜悦色的废话连篇。

等到李信陪着其他两个国军军官走远了,钱守义的笑脸立刻没有了,不满的对刘云说道:“你找我要什么事情?你们给的安置费连我回去的路费都不够,你说怎么办?”

刘云笑着说道:“你先别急,你慢慢地听我说,钱是肯定会再补给你一些的,不过。。。。。。”

钱守义不耐烦地大声说道:“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好了,别这么吞吞吐吐的,娘们样!”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