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华抗战风云录 第二卷 决战奉天 第二十五章 争夺

漫步云端风云大陆 收藏 31 13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15/





漫步云端


小田少佐趴在地上,目睹了松井中佐乘坐的坦克被中国军队的坦克打得四分五裂,心中一方面暗暗高兴,另一方面也为自己的命运担忧,看着自己的部队被中国军队的火力压制得抬不起头,并不时的有迫击炮炮弹在身边落下,每一颗炮弹的都轻易的带走了几名士兵的生命,部队的伤亡在不断增加,而自己却无力突破中国军队的阵地,尤其是面对中国军队阵地上异常猛烈的火力,小田少佐不由得恐惧,自己指挥的一个步兵大队,还没有靠近支那军队的阵地,就被突然冒出来的支那军队的坦克报销了一大半,而松井中佐指挥的坦克部队更是全军覆没。只是剩下十几辆没有驾驶员的坦克和装甲车七扭八歪的停在战场上,里面的驾驶员因为惧怕支那坦克那恐怖的火力,所以宁可拿着轻武器下车作战也不愿意再待在车里等死。


而自己率领的步兵由于没有了坦克和装甲车的掩护,全部暴露在空旷的空地上,被从支那军队阵地上射来的子弹和迫击炮的炮弹打得几乎抬不起头来,后面炮兵的火力支援也显得有气无力,根本无法压制中国军队的火力。看到松井的坦克部队全军覆没后,自己也有心想要撤退,可是一想到川岸文三郎中将那恶狠狠的眼神,和最后的没有任何感情的话语,都让自己不尤得打个冷战。


“吹号!快吹号!命令部队前进,一定要在天黑以前攻占中国军队的阵地!”


日军凄惨的军号声在平原上回荡,听到号声的日本兵互相掩护猫着腰,顶着钢盔端着插着明晃晃刺刀的三八式步枪开始冲锋。


“号兵!吹号联络后面的炮兵,让他们加强火力!向支那军队前沿火力点开炮!”


“嘀嘀哒哒……”日军凄凉的号音在战场上回荡。


日军的炮兵听到步兵的军号,则不断的将炮弹打到我军队阵地上为步兵掩护,同时日军一个骑兵联队也在炮火的掩护下快速向我军阵地冲上来。


“营长!鬼子的步兵靠近了!后面还有大队鬼子的骑兵!”


“好!把敌人步兵放近了在打!注意节约子弹!命令炮兵注意对后面的鬼子骑兵进行拦阻式射击!”


“冲!冲!快冲呀!”小田少佐一边指挥督战队指挥部队前进,一边注意寻找隐蔽物隐藏自己,并时不时的端起自己的机枪对着我军的阵地打一个点射。


“啊!”


“哒哒哒......突突突……”数十条火舌扫向了正在猫着腰成散兵阵型冲锋日军,躲闪不及的日军顿时被扫倒了一大片,剩下的立刻寻找隐蔽物或者趴在地上不动了,并举枪向我军阵地还击。


“混蛋!随叫你们停下来的!给我往前冲!清水大尉,你趴在那里干什么啊?为什么不向前冲,怕死鬼,胆小鬼!赶快给我往上冲!”小田少佐在后面指挥着他的督站队向清水大尉命令道。


“少佐先生!中国军队的火力太猛了,我的中队伤亡过半,请求增援!”清水大尉听到了在自己后面督战的小田少佐的声音,同时也知道少佐已经盯上自己了,如果自己在停止不前,他很有可能会命令督战队向自己开枪,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指挥自己的部队继续向中国军队的阵地冲去。但是刚刚前进仅几米就被机枪扫死了50多个。这时骑兵28联队联队长冈崎正一中佐指挥骑兵部队在炮火的掩护冲了上来,并越过了被工兵填平的反坦克壕向我军的阵地快速的前进。


“注意了!敌人的骑兵冲上来了,所有机枪听我口令!瞄准敌人的战马打,距离1500米,1300米.1200米,1000米,预备......打!”在日军骑兵距离我军阵地800米的时候,陈芳芝营长下达了攻击命令。


数十挺轻重机枪一齐开火,骑在马背上的日军纷纷中弹落马,一时间原本整齐的冲击队型一下子就被打散了,因为尸体与战马极大的影响了后面骑兵的冲击速度。


即便是这样,日军骑兵还是依靠战马冲击速度快的优点快速向我军阵地冲锋。虽然不断的有日军中弹坠马,但是日军骑兵还是慢慢靠近了我军的阵地。


“手榴弹!四枚!距离45米!扔!连续扔!迫击炮对骑兵后续部队进行火力压制!”


数百颗手榴弹随着陈芳芝营长的一声令下,雨点般的砸在了正在冲击的日军骑兵当中,几百颗手榴弹同时爆炸,并不亚于数十发重磅炮弹的威力。顷刻间就有两百名日军骑兵被手榴弹炸得血肉横飞,纷纷中弹下马。


“手榴弹继续扔!机枪,机枪,加强纵深扫射!”陈芳芝营长一边操纵着一挺重机枪向正在冲来的日军扫射,一边大声命令部队继续作战。


“前进!向奉天前进!不准停!”


清水大尉扭头一看是骑兵中队长松山大尉指挥骑兵上来了。战马长嘶四踢飞驰很是的威风,但是在密集的手榴弹和机枪的打击下,原本威风的骑兵不断中弹坠马,但是更多的骑兵依靠战马的速度靠近了阵地!


由于骑兵的速度过快,一下子就冲到了步兵的前面,结果将我军大部分的火力全部吸引到了自己的身上,一时间人马惨叫声此起彼伏。


“营长!鬼子步兵冲进三排的阵地了!”


“什么?”陈芳芝听到战士的喊叫,连忙将重机枪交给射手继续射击,自己抓起放在战壕边上的冲锋枪就往三排的阵地跑去。


原来就在陈芳芝营的注意力被松山大尉指挥的骑兵吸引住的时候,清水大尉指挥他仅剩的两个步兵小队悄悄的摸近了三排的阵地。当三排长反映过来的时候,清水大尉已经指挥部队突进了三排的阵地。


“快!机枪快扫射!左前!右前!手榴弹!”蒋玉武团长看着逐渐接近阵地的日军骑兵,一边指挥部队进行反击一边不停命令机枪手加强扫射。可是日军还是不顾伤亡的向阵地冲来,,随着距离的不段拉近,日军的机枪子弹和步枪子弹几乎是贴着地皮打过来。2连的阵地已经被日军步、骑兵突破了,其中三排更是全军覆没,三排长宋尚先临牺牲前,呼叫后方的炮火,对自己防守的阵地进行了火力覆盖,虽然消灭了一大批日军步、骑兵,但是日军的部队还是源源不断的冲过炮兵的拦阻式射击。


面对敌人疯狂的进攻,再加上日军精确的射击,自己的部队开始出现大量的伤亡。不断有战士被子弹击中,而日军骑兵投来的手榴弹更是给自己的部队造成了巨大的伤亡。


“手榴弹快投!手榴弹快投!”正趴在战壕里向日军骑兵瞄准射击的蒋玉武团长,看到阵地马上就要被日军骑兵突破了,于是一边命令部队加紧投掷手榴弹,一边命令机枪手扫射敌人。两排手榴弹过后,冲在最前面的几十个日军骑兵全部被手榴弹炸下马,几个还没有死的日军,刚想站起来,可是还没有等他们反映过来,就被后面快速冲上来的同伴踩在马蹄下。


“啊!”射手的一声惨叫,正在扫射敌人骑兵的重机枪立刻哑火了,弹药手刚刚补位,才打了十几发子弹,就被日军的特等射手给打死了!


“机枪不能停!机枪不能停!”蒋玉武喊完,几步跑到重机枪跟前,一把拉来烈士的遗体,扣动扳机,对着日军正在冲锋的骑兵就是一阵扫射。虽然有一大批日军中弹坠马,然而骑兵前进的速度太快了,眼看着敌人就要冲进阵地了,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关键时刻,几辆装甲车轰隆隆的从阵地侧后翼开了上来,并硬生生的将正在冲击的日军骑兵拦腰切成两断。


“各战车注意,各战车注意,目标正前方150米,敌骑兵部队!20发急速火力齐射!”装甲步兵中尉李哲{由无胆书生[17310091]担任}向着车载电台下达了作战命令。


“一排明白!炮弹填装完毕!”


“二排明白!炮弹填装完毕!”


“三排明白!炮弹填装完毕!”


“攻击!”装甲步兵中尉李哲{由无胆书生[17310091]担任}面无表情下达了攻击命令。顷刻间密集的30毫米机关炮和和12。7毫米高射机枪向正在冲锋的日军骑兵部队进行了密集的火力覆盖。


仅仅十几秒的时间,但是对于冲锋的日军骑兵来说,仿佛犹如一个小时那么长久,骑兵28联队联队长冈崎正一中佐指挥着自己的骑兵部队眼看着就要突破支那军队的防御阵地了,可是突然灾难降临了。


铺天盖地的炮火顷刻见就将冲在最前面的快一个中队的帝国士兵完全吞没了,战马的嘶叫声和骑手临死前的惨叫声,交织在一起,听着冈崎正一浑身寒毛直立。这时,冈崎正一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什么地方冒出来6辆支那军队的装甲车,正在追着自己的部队进行攻击,密集的子弹和炮弹,拖着橘黄色的尾焰落入人群中。巨大的爆炸声和突如其来的攻击,让即便是受过良好训练的战马也惊慌失措起来,整个场面异常的混乱。


“各战车注意,各战车注意,目标正前方50米,敌骑兵部队!高爆榴弹30发急速射击!战车马上冲入敌骑兵阵营,把敌人骑兵和步兵分割开,装甲步兵从各车的射击孔自由向外射击,各车之间注意相互的配合和掩护!”


“一排明白!”


“二排明白!”


“三排明白!”


“咚咚咚哒哒哒!”装甲车上的机枪炮塔不停的喷着夺命的火焰,而躲在装甲车里的步兵则从装甲车两侧的射击孔里不停向外射击,偶尔还有几发迫击炮的炮弹落入密集的敌阵,一时间日军的骑兵阵形大乱,中弹坠马坠马的士兵是越来越多。


“团长!你看!是英司令的部队,是英司令的部队来增援我们了!”一名士兵突然兴奋的叫到。


“弟兄们,英司令派部队来增援我们了,我们一定要守住阵地,别让人家看贬了咱们!给我狠狠打!”


“机枪加强纵深扫射,手榴弹给我扔!炸他奶奶的狗日的!”蒋玉武亲自操控一挺重机枪在不停的扫射,旁边的弹药手不停的供应着子弹。


“轰!轰!轰!”我军的炮兵也开始了火力支援,一发接一发的重磅炮弹落在密集敌人中,敌人的伤亡成倍的增加。


“少佐先生,赶快撤退吧!支那军队的火力太猛了,部队的伤亡太大,而且骑兵已经被支那军队的装甲车给包围了,在不撤,我们就会被支那军队包围了。


小田少佐拿着一挺轻机枪,趴在一个弹坑中,不停的向着我军的阵地进行喷射着子弹。听到声音,回头一看,原来是清水中队的机枪小队的小队长广赖少尉,现在广赖少尉混身是血的滚到自己所在的弹坑里



“混蛋!你跑回来干什么?你的机枪小队呢?赶快指挥你的机枪小队,给我压制住支那军队的机枪火力!快!”


“少佐先生,我……我的……”


“你的什么?在这愣着什么?赶快命令你的部队给我压制支那军队的机枪火力!”小田一边下着命令,一边用机枪打着点射。


“少佐先生,我的机枪小队已经全军覆没,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广赖少尉惭愧的低下头。


“混蛋!你的机枪小队都站死了,你还跑回来干什么?”小田停止射击,并掏出手枪对着广赖的胸口恶狠狠的问道。


“我……我……”


“砰!”一声枪响,广赖的脑门上出现一个血洞,随后广赖的尸体的倒在地上,四肢还在不停的抽搐。


处理完胆小怕死的广赖后,小田又扭过头来盯着战场,他发现自从支那军队的装甲车出现了之后,长冈崎正一中佐指挥的骑兵部队在支那装甲车的攻击下,开始节节败退。在支那军队的机枪声中,不断的有骑兵中弹坠马。小田知道,长冈崎正一中佐的骑兵部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等支那人的装甲车消灭了骑兵之后,转过头来就要对付自己的步兵了,看来自己必须早做打算。


“吹号!命令部队撤退!”小田考虑在三,终于决定撤退!但是就在他刚刚准备越出弹坑撤退时,一发呼啸而来的迫击炮弹恰巧落在了弹坑里,只见小田的尸体高高的飞起,然后重重的落在地上……


在我军的强大的火力下,日军终于开始撤退了,但是由于骑兵冲得太靠前,所以由冈崎正一中佐率领的骑兵第28联队的3000多名骑兵仅有不到1000人活着撤回去。负责主攻的高木义人少将指挥的第39旅团第77联队、第78联队两个步兵联队则有3200多人阵亡,1000多人受伤,而松井中佐立刻指挥的坦克部队更是全军覆没。


看着手中的战报,川岸文三郎中将气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5个小时的战斗下来,自己指挥的三个师团共阵亡八千多人,其中步兵5198人,骑兵2975人,和一大部分的坦克及重型火炮,另外还有3000多人受伤失去战斗力,这就意味着才开战仅仅一天,自己就差不多有半个师团的部队失去了战斗力,要是在这样打下去,不用几天,自己的这点部队都会被拼光的。看着伤亡的数字,自己对面前这群被外界称为乌合之众的军队产生了怀疑,从种种迹象来看,自己面对的并不是自己最初认为的战斗力异常低下的支那军队,相反这是一支装备精良、训练有素,作战勇敢,不怕牺牲的军队。他们的战斗力之强远远超出了自己的预料,一场战斗下来,就让帝国的精锐部队损失惨重,有的大队几乎成建制的丧失了战斗力。


面对这种情况,日军指挥官川岸文三郎中将不得不下令部队停止进攻。之所以停止进攻,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首先,部队经过一路的长途跋涉,一直还没有好好的休息,再加上一路上不停的受到中国军队小分队的骚扰,使自己的部队时刻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惟恐自己遭到袭击,以至于部队一直处在疲劳的状态。其次,下午的进攻受挫,使川岸文三郎认为现在有必要重新估计一下面前的这支支那军队。因为今天下午这支支那军队所展现出来的战斗力远远超出自己原先的估计,而且武器装备比自己的部队还要好。所以,为了避免更大的损失,自己才下令停止攻击,趁机休整部队,并重新部署部队。


在作战室里,川岸文三郎中将铁青着脸,面无表情的扫视了一下在场的大下军官,由于今天大败,部队损失惨重,所以每个人都怕川岸文三郎将气撒在自己身上,因此一个个都搭了个脑袋不说话。


“怎么都不说话了?啊!平时不都能挺能说的吗?今天怎么都没有话说了?大日本帝国的脸都让你们丢尽了,攻了半天,连一个块阵地都没有攻下来,还损失大部,就凭你们这样还想征服中国、征服世界?我看都是狗屁,什么帝国的精英,我看都是假的!”


众军官都头低得很低,连大气都不敢出,气氛一时间变得异常紧张。


“一群笨蛋,简直是一群笨蛋!还堂堂帝国的精锐师团呢,攻了一下午,竟然连一块支那军队阵地也没有攻下来,简直是帝国的耻辱!”


“鉴于今天的战果,我看我们很有必要重新制定新的作战方案和进攻策略。明天第11、第14师团各以一个旅团的兵力从东、西两个方向对支那守军进行佯攻,牵制支那军队的两翼,然后我率领主力部队集中优势兵力从正面进行集中突破,并且要集中所有的坦克、火炮及骑兵,一定要在明天中午前突破中国守军的阻击,向奉天推进。而且明天航空兵将出动80余架轰炸机配合我陆军进行作战,为了能更好的完成突击任务,我认为有可以派遣两到三个大队的步兵在今天晚上通过夜色的掩护,悄悄潜伏到靠近支那军队阵地几百米远的地方,在明天早上我军发动攻击的时候突然对支那守军发动攻击,随后坦克和骑兵部队立刻出击增援,我想这样一来中国守军必然大乱,而我们就可以趁此机会一举突破中国军队的阵地。因此明天我们将倾全力一战,明天一战关乎帝国的荣誉,希望诸君能拼死一战,为天皇陛下效忠!”


“为天皇陛下效忠!”


……


就在日军紧张部署的同时,我军也正在进行紧张的部署。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日军的攻势也停止了,趁着炮火停滞的空挡,我命令部队抓紧时间修筑工事,准备明天即将到来的决战。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阵地上,只听到铁锹挖土的声音。与阵地上的漆黑一片相比,北大营的指挥所里却是灯火通明。营以上的军官已经全部到齐了,大家在一起相互交流今天的打鬼子心得。


“好了!大家静一静!我们现在要开会了!”我慢慢的走到台前,轻轻的喊道。


“相信大家都已经看到今天下午的战报了,经过三个小时的血战,我军在三个方向击退了日军四次联队级别的集团冲锋,战斗打得异常激烈,共击毙、打伤日军步、骑兵一万多人。由于部队的防御工作做得相当的出色,各种火力的搭配也很得当,以至于部队的损失不是很大,但是也付出了阵亡、负伤900人的代价。这说明什么问题?说明我们面前的日军是一支装备精良,并且训练有素的精锐部队,敌人的战斗力很强。敌人今天之所以进攻会失败,主要是因为敌人是劳师远征,一路上不停的受到我军特种部队的骚扰,造成部队比较疲劳,使敌人的战斗力严重下降。”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敌人的战斗力就很低,相反,这些日军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士兵,他们的单兵作战能力要远远高于我军,而且他们的射击和刺刀技术也非常的熟练,所以给我军造成了很多的伤亡。虽然今天我军打退了敌人的进攻,但是明天的战斗会更加的残酷和激烈,而且明天会是决定胜负的关键。”


“是的!明天就会分出胜负!”乔清晨也在旁边附和到。


“为了明天的胜利,现在我要求在座的每一位军官都要坚定不移的执行我发布的每一道命令!”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