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华抗战风云录 第二卷 决战奉天 正文 第二十四章钢铁之间的对决

漫步云端风云大陆 收藏 33 46
导读:新中华抗战风云录 第二卷 决战奉天 正文 第二十四章钢铁之间的对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15/





漫步云端


在经过短暂的准备之后,日军的炮兵对中国军队的阵地又进行了猛烈的轰击,一发发炮弹呼啸着落入我军的阵地和雷区中,而我军反击的炮火很快就将日军的炮火压制了下去。这一次日本人学乖了,不在组织象刚开战时那么大规模的炮战,因为在刚才的仅半个小时的炮兵对射中,由于对面前的中国军队缺乏足够的认识,没有及时的作好防御工作,以至于炮兵阵地一经暴露,就遭到了中国军队猛烈的还击并损失惨重。因此在经过短暂的准备之后,三个师团所属的炮兵联队只能化整为零,并入攻击部队中,这样虽然保存了炮兵,但同时也降低了炮兵的攻击力。


在炮兵的掩护下,松井中佐又继续指挥他的仅剩的31辆89式轻型坦克和20多辆装甲车掩护步兵小心翼翼的前进,并让小田少佐的步兵继续搭乘坦克向我军第2步兵师4团1营阵地发起第二次冲锋。这一次俩人信心十足,因为他们都看到刚才阻碍自己前进的雷区已被已方密集的炮火摧毁了,那么剩下的就交给自己解决了。


看到炮兵开始延伸射击了,中国军队的阵地上已经是一片火海,看到不断升起的烟柱,松井知道是出击的时候了。


“各战车注意!各战车注意!我是松井!现在我命令各战车立刻向中国阵地开进,各战车要注意掩护和点射中国军队的机枪火力!”看到时机成熟了,于是松井命令坦克快速向中国阵地冲去,并扭头与站在坦克甲板上的步兵指挥官小田少佐商量该如何进攻。


“小田先生,这一次我们要好好的配合,否则我们就无法突破中国军队的阵地,那样的话我们都没有办法向将军阁下交代!”


“没错!中佐阁下,只要我们步兵和坦克好好的配合,我们一定会成功的。”


“好!你马上去组织步兵开始冲锋,我指挥坦克和装甲车为你们掩护。如果这一次我们再突破不了中国军队的阵地,即使旅团长高木义人少将能放过我们,但是师团长川岸文三郎中将却不一定能放过我们,所以这一次,我们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松井探出半截身子与正在部署步兵的小田说道。


“中佐阁下,您的意思我明白,我们两现在已经被绑在同一辆战车上了,我们只有相互的合作才能活命!”小田少佐也明白的说道。


“那么就请小田先生马上去组织步兵攻击,我们马上就开始!”


‘好!”


“清水大尉,你马上带领你的中队成散兵阵型随松井中佐的坦克部队前进,我带领其余的中队在后面支援你的中队!”


“嗨!请少佐放心,我一定会带领部队攻破中国军队防守的阵地!”


“前进!”清水大尉跑到自己的中队前面,命令趴在地上待命的部队开始跟随坦克前进。


由于没有了雷区的阻挠,松井的坦克部队和步兵很轻松的进攻到了离中国守军主阵地仅900米的地方。突然冲在最前面的那五辆齐头并进的坦克“咚”地一下子全掉进深深的反坦克壕里,坦克上搭载的步兵立刻也被震下二十多个。然而战车的发动机仍然高速轰鸣的转着,屁股高高的翘起,见此情景,小田立即对他的部下大声喊到:“卧倒!快卧倒!”


这时早就密切注意日军动向的我军立刻向阵地前暴露的日军猛烈的开火,机枪、冲锋枪、步枪打了一个齐射,许多卧倒动作慢了点的日军别密集的子弹击中,嚎叫着倒在地上。


“通讯员!马上命令迫击炮排对敌人坦克后面的开阔地实施火力覆盖。并请求英司令的坦克部队出击!”陈芳芝营长看到五辆齐头并进的日军坦克,一齐掉进到自己在开战前挖的隐蔽反坦克壕里,现在五辆坦克屁股翘得老高,但是却无法冲出反坦克壕。陈芳芝抓住这个机会扣动扳机,将跟随在坦克后面和坦克上搭载的步兵全部打死。


现在由于反坦克壕的关系,日军的30多辆坦克和20多辆装甲车不得不停下来,等待后面的工兵赶上来。


然而,见次情节,在阵地上一直隐蔽待命的第118师354团2营3连的6辆步兵战车和57毫米自行高射炮营三连的九辆57毫米自行高射炮趁着这个机会,披着伪装“轰隆隆”的从隐蔽的掩体中开了出来,并向正在静止中的日军坦克群发射出致命的炮弹。


“咣铛!”几声,八五式步兵战车的73毫米低膛炮的炮口一阵青烟冒出,顿时就有六辆日军的坦克和装甲车中弹爆炸。由于满载弹药和油料,坦克爆炸后燃烧的汽油四处飞溅,飞溅的火苗又溅落在了聚集在坦克和装甲车周围的步兵身上,点点火花顿时点燃了日本士兵身上的棉制冬军装,火花借着北风立刻燃烧起来。顿时间哀号起声、惨叫声成一片,不少士兵没有被火星溅落到身上的日本士兵立刻脱下自己的衣服跑去帮忙,帮助正在地上打滚以熄灭身上火焰的同胞,场面立刻大乱起来。


松井趴在坦克的里面大声的喊到:“趴下!都趴下!就地打滚!就地打滚……”


可是还没有等他话说完,我军的阵地上就立刻做出了反映。“咚!咚!咚!”几发迫击炮弹紧接着落下,由于士兵比较集中,这几发炮弹就造成了日军巨大的伤亡,很多士兵来不及隐蔽或者卧倒就被炸倒了。


“长官!支那军队的装甲车冲过来了!啊……”


“轰”的一声巨响,话还没有说完,这辆坦克刚刚向松井报告的坦克便被炸得四分五裂,车上搭载的步兵也死伤怠尽,没死的身上也带着火苗嚎叫着栽到了反坦克战壕里。其他的坦克上搭载的步兵一看情况不妙,纷纷从坦克上跃下,并四处寻找可以隐藏的掩体。可是还没有等他们隐蔽好,就被85式步兵战车上的并列机枪扫射倒一大片。


接到部下报告的松井立刻注意到了突然出现在支那军队阵地上那十多辆奇怪的装甲车,只见打头的六辆装甲车批着草绿色的网状东西,身上挂着不知什么东西做的铁甲,轰隆隆的向自己的坦克编队冲过来。面对如此奇怪的装甲车,松井心中不免会产生疑问,自己对面的装甲车究竟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它们的外型是那么的奇怪,另外中国军队怎么会有坦克呢?一个个问号在他脑海中不断浮现,但是松井知道现在并不是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因为中国军队的坦克已经轰隆隆的开上来了。


“长官!支那军队的坦克冲过来了!请指示!”


“混蛋!向我报告有什么用呢!赶快集中火力把它们击毁呀!快!同时命令车上的步兵向中国阵地冲锋!”松井拿起车上的电台命令部下进攻。


“明白!”日军车长上等兵小圆安直,驾驶着自己的坦克迎着我军的坦克就冲了上去。由于前面就是反坦克壕,小圆安直不得不将战车沿着壕沟行驶。炮手厚木通过了望孔观察着外面的战场,硝烟中,中国军队的坦克轰隆隆的向着自己的坦克部队冲来。


厚木急忙道:“安直,安直,快向右、快向右!”


“轰!”车身一震,一发穿甲弹呼啸着迎上了85式步兵战车外围的防护玻璃钢装甲上。


“哈哈,打中了!里面的支那人恐怕要被烤成烤猪了,就是不知道味道怎么样?”炮手厚木大声的嚎叫倒,因为通过了望孔自己可以清晰的看到炮弹笔直的飞向目标,并爆发出一片耀眼的火光。本以为这一炮就可以消灭掉一辆支那军队的装甲车,然后就可以看到支那军队坦克爆炸的场面,可是结果却让自己大惊失色。原来那辆被击中的支那装甲车根本没有受到任何的损伤,还是大摇大摆的一边靠近一边向自己后面的步兵开炮,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其它坦克上,30多辆坦克和20多辆装甲车开始一齐向中国的坦克开炮,可是令松井大惊失色的是自己的坦克明明击中了支那军队的坦克,然而对方没有任何损伤,而且一辆也没有被击毁。反倒已方被人家的一排炮火击毁了10多辆,而且全部是一炮就命中起火,坦克里的装甲兵没有一个能活着逃出来。见次情景,松井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什么时候中国军队装备了这么先进而厉害的装甲车了,自己的坦克炮打在人家身上,根本就穿透不了防护装甲,就象是在人家身上抓痒一样,一点都威胁不到人家。而人家的炮弹却轻易的穿透了己方薄薄的坦克装甲,并引起巨大的爆炸,这恐怖的情节令松井那原本必胜的信念也随之动摇了。而且中国军队装甲车的后面,一门门装载上装甲车上的高射炮正在向自己后面的步兵部队扫射着,强大的火力再加上极高的射速,使得日军的装甲车像鱼罐头一样,一个接一个的都开启,步兵则像稻草一样被打倒。


“啊!”一声惨叫,正在往炮膛里装炮弹的厚木听到一声惨叫,坦克上的机枪手中弹了,坦克上的机枪顿时哑了。正在驾车的安直扭头说:“厚木!机枪不能停!”


“他妈的!小田少佐的步兵都那去了,我们的坦克根本不是支那人的对手!赶快让他的步兵把支那人的装甲车炸毁了,要不然我们都会被干掉!”厚木骂着往上爬。


死去的日军机枪手堵在炮塔口上,厚木用力扯了两下没有动,气得口里直骂:“没有的东西,死了还堵在洞口不让开!”


“厚木,快用机枪打!你在那干什么呢?”小圆安直问:“快点!向支那军队阵地扫射!”


“安直!这家伙把门堵住了,扯都扯不开!”


“都死了,又不怕伤筋动骨,拼命扯就是了,用点劲吧!”小圆安直一边给坦克换挡加油,一边命令道。


厚木抓住死者的两条腿狠狠的朝下一拖,还真将血糊糊的尸体拖了下来。他扫了一眼死尸,发现死者的脑袋被子弹打得如同蜂窝一般。厚木打了个寒战,慢慢将头探出炮塔,只见子弹拖着淡黄色火苗呼啸而过,却看不见中国军人的影子,只是看到14辆中国军队的装甲车在向自己的部队开炮。


面对这种情节,厚木操起机枪对着我军的坦克就是一阵扫射:“八嘎!支那猪统统给我去死吧!”


他的机枪子弹立刻打在我军坦克的甲板上哗哗直响,由于小圆安直的坦克地势比较低,在加上树木的掩护,以至于我军正在冲锋的坦克并没有注意到这辆坦克。直到厚木的机枪子弹打到我军坦克的装甲上,才引起我军的注意。一辆57毫米自行高射炮车在步兵战车的后面快速的转动炮口,并瞄准了厚木所在的坦克。


“啊……”正在抱着机枪扫射的厚木也发现了正在旋转炮口的装甲车,身为炮长的他,当然知道转动炮口意味着。


“咚咚咚!”火光一闪,一排57毫米穿甲弹迎面飞来,并钻入厚木所在的坦克里,紧接着厚木所在的坦克就像一颗绽放的礼花,爆炸开来,燃烧的坦克四处飞溅。


“连长!鬼子向我车进行了炮击!我车中弹四发,并且发现日军炮弹无力穿透我军战车的反应式装甲!”103号车的车长意外的发现了一个令人欢欣鼓舞的迹象,并马上向连长报告了这一情况。收到这一情况的第118师354团2营3连的连长金振声兴奋的抓起车载电台:“各车长注意,我是连长金振声,鬼子的坦克火力无法击穿我战车的防护装甲,我们要利用这一优势争取全歼鬼子的坦克和装甲车,并大量杀伤敌人的步兵,减轻敌人对我步兵阵地的威胁!步兵战车全力对付鬼子子的坦克车,自行高射炮连与步兵战车拉开距离,主要负责压制敌人步兵!各车可以自由进行射击!”


“一排明白!”


“二排明白!”


“三排明白!”


“高射炮连明白!”


“轰!轰!轰!”一发发曳光炮弹拖着橘黄色的尾焰钻进日军的坦克和装甲车内,于是在战场上呈现出了一面倒的形势,短短的几分钟,日军的89式轻型坦克和八八式装甲车一辆接一辆的被击毁,只是眨眼的功夫,就有20多辆坦克和装甲车被击毁,而中国方面的损失为零。


松井环顾四周,坦克上搭载的大批步兵不是被坦克上的机枪火力扫倒,就是被支那阵地上的火力压制在地上根本抬不起头,自己知道,即使自己撤回去,也是难逃一死,还不如和中国军队来个同归于尽。于是丧心病狂的他下达了最后的攻击命令,命令剩下的坦克向中国军队的坦克进行自杀式的攻击,日军的坦克兵也可能知道自己根本不是中国坦克的对手,待在这种坦克里只有等死的份,虽然有一部分坦克兵坚定不移的执行了松井的命令,但是更多坦克兵选择了逃跑,他们从没有被击中坦克中爬出来,混入步兵当中。


“天皇万岁!”大批日本官兵身抱炸药包和手榴弹喊着口号向我军的步兵冲去。但是由于反坦克壕的阻隔,日军的坦克、装甲车和步兵根本靠近不了我军的战车,而我军的步兵和自行高射炮就停在反坦克壕一边对着对面的日军进行猛烈的扫射,敌人向黄色的稻草似的,一排排的被扫倒。


“敌人步兵上来了!各战车注意!各战车注意!所有车载机枪全部开火,步兵炮全部采用爆破弹!重复!所有车载机枪全部开火,步兵炮全部采用爆破弹!”


“一排明白!”


“二排明白!”


“三排明白”


顿时,6辆步兵战车炮声齐名,一条条火舌向外面喷射着夺命的火焰。


“各战车注意,前方的弹幕变薄了,请各战车加强机枪火力!”连长金振声一边操作着步兵战车上的航向机枪向冲上来的日军进行扫射,一边用车载电台向其它战车下达命令。


“435号!你马上冲进支那军队的反坦克壕里,让其余的坦克和装甲车从你的身上通过!快!”松井环顾战场四周,整个战争只剩下自己和旁边的435号及后面的六辆坦克可以行动了,其它的坦克和装甲车不是被击毁就是驾驶员弃车逃跑了。于是丧心病狂的松井命令435号坦克冲进反坦克战壕里做填充物,以方便自己可以冲过反坦克壕。


“中佐先生,我......”435号坦克车的车长大河原曹长刚想反驳,自己的驾驶的坦克就被我军的坦克炮击中了。整个坦克顿时四分五裂,车上搭载的步兵也全部阵亡。


“中佐先生,我们还是撤退吧!”驾驶员用惊恐的眼光回头望着车内的松井。


“混蛋,我们大日本帝国只有战死的士兵,没有逃跑的士兵!给我加速冲上去!”


“报告连长!我车炮弹已经打光了!105号请求撤退!”105号车车长大声汇报。


“炮弹打光了,用机枪扫射!”连长金振声听到后不假思索的下达了指示。


“报告连长,机枪子弹也已经打光了!”电台中传来105车车长沮丧的声音!


“什么?子弹也打光了?”


“是的!炮弹和车载机枪、航向机枪的弹药都消耗没有了!”


“好的!105,你马上撤退!我掩护你车后撤!”这时金振声潜望镜中看到一辆日军的坦克不顾我军的炮火,疯狂的向正在撤退中的105车冲去,金振声知道这辆车的敌人一定是见自己坦克是的坦克炮无法击穿我军坦克的装甲,于是就想用自己的坦克来撞击我军的坦克,想来个同归于尽。金振声不动声色的将那辆编号为903的日军坦克牢牢锁定,突然车身微微,炮口火光一闪,低膛炮准确的击中了松井的坦克指挥车,在一团浓烟中,坦克变成了一团耀眼的火焰,丧心病狂的松井随着坦克一同葬身在火海中。


“巴嘎牙路!松井这个笨蛋!”第20师团师团长川岸文三郎中将在望远镜中目睹了松井坦克部队毁灭的全过程,面对自己部下的阵亡,川岸文三郎并没有感到惋惜,反而有些生气,没有想到那么的坦克和装甲车连一小块支那军队的阵地都占领,而且


“将军阁下!松井这个笨蛋,连几辆支那的坦克都收拾不了!真是丢尽了我们大日本帝国的脸!将军阁下,还是让我的部队上去吧!我一定把支那的装甲车部队全部消灭掉,顺便可以支援一下松井中佐的部队!”


“不用了!松井已经不需要你的支援了!”川岸文三郎中将无奈的将手中的望远镜交给站在旁边的坦克指挥官谷田大佐手中。


“怎么会这样?那些可都是我们大日本帝国陆军的精英啊,怎么会这样?”谷田大佐举着望远镜的双手不由得颤抖起来,只见在我军装甲车的攻击,战场上到处都已方坦克、装甲车的残骸,有的坦克不是被击毁后在燃烧,就是已经失去了战斗力被遗弃在战场上。而没有坦克掩护的步兵更是成为了支那军队坦克装甲车追逐屠杀的对象。


“将军!”


“我知道,你的坦克部队我还有重要的作用,不能消耗在这样没有意义的坦克战中!命令炮兵向支那阵地进行拦阻式射击,掩护前沿的步兵继续冲锋!同时让骑兵28联队联队长冈崎正一中佐指挥他的骑兵部队支援小田少佐的步兵向中国军队的右翼阵地进行攻击!”


“将军……”


“执行命令!”


“嗨!”


在随后的十多分钟里,正在作战的各车车长相续向金振声汇报了弹药耗尽的情况,金振声也知道,自己的步兵战车虽然火力和装甲更声胜日军坦克一筹,但是自己的步兵战车却是针对未来战争而配备的。在未来战争里追求的是一击必中,一击必毁的战略思想和战略目标,因此自己的步兵战车在增强了部分装甲和火力的同时,也相应的减少了步兵战场携带弹药的数量(一辆85式步兵战车只携带73毫米炮弹38发,机枪子弹3000发),所以现在自己的战车因为弹药不足,不得不退出了战斗,但是自己的部队也给日军造成了极大的损失,不光消灭了日军全部的坦克和装甲车,还消灭了将近一个大队约1000多人的步兵,严重削弱了日军的进攻力量和进攻速度,为机械化部队进行战略迂回争取了时间。


同样,弹药消耗过快这一情况也很快就传到了我的耳中,而且我也知道战斗异常激烈,我军的弹药和油料的消耗很快,尤其是弹药的消耗更是惊人。但是由于部队的装备和弹药都是从未来带回来,在重工业极度落后的年代,因为缺乏必要的生产设备和技术,我军根本无法对21世纪的坦克和大炮进行补给,炮弹是打一颗少一颗,而自己从21世纪带来的弹药也不是很多,总不能把他们全部消耗掉吧?要是那样的话,以后的仗还怎么打?无奈,我只好忍痛下达了撤退的命令,命令没有弹药的坦克加入搬运设备的行动中去。即便是这样,我军的坦克和大炮也给日军以毁灭性打击。负责攻击的日军坦克部队全军覆没,步兵损失惨重,但是这样并没有阻止日军进攻的步伐,大批日军的增援部队源源不断的加入战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