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华抗战风云录 第三部 远东战役第九卷根据地保卫战 第一百零四章 日本二.二六兵变(二)

漫步云端风云大陆 收藏 22 93
导读:新中华抗战风云录 第三部 远东战役第九卷根据地保卫战 第一百零四章 日本二.二六兵变(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15/


第一百零四章日本二.二六兵变(二)


漫步云端


1895年4月17日,清政府派议和全权大臣李鸿章,与日本首相伊藤博文,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协》。主要内容:第一,中国承认朝鲜完全"自主";第二,中国割让台湾全岛及所有附属各岛屿、澎湖列岛和辽东半岛给日本;第三,赔偿日本军费白银二亿两;第四,开放沙市、重庆、苏州、杭州为商埠;第五,允许日本人在中国通商口岸任意设立领事馆和工厂,及输入各种机器;第六,平面的最惠国待遇;第七,中国不得逮捕为日本军队服务的汉奸分子。


《马关条约》的签定,进一步加深了中国半殖民地化和民族危机,同时也大大助长了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气焰。


甲午战争后,东条英教名声大震,以"智将"闻名海外,被誉为日本陆军的"天才"。在1904年的日俄战争中,又为日本打败沙皇并取代其在中国东北的支配地位立过"显赫战功"。后来,因日本军阀内部派系斗争,与当时的陆军大臣、长州军阀的巨头寺内大将不合,以中将身份退出现役。晚年著有兵书《战术麓之尘》,被称为日本"陆军之宝典"。


东条英机就是诞生在这样一个家庭,并在他的军阀父亲的熏陶下长大的。当时东条英教一家住在东京四谷区须贺町。英机从小就是一个顽皮而倔强的孩童,在学校念书,功课一向不好,是个不爱用功的淘气包,玩起来连饭都顾不上吃。


父亲东条英教觉得有必要改变他的这种顽童恶习,从他七、八岁起就严加管教。其中有一条是:吩咐他做的事必须完成,否则不予放过。有这么一个故事:有一天早上,父亲吩咐东条英机拔掉院子里的草,可是他只顾玩,竟忘了,快黑天了,才饿着肚子回家来吃晚饭。父亲把他狠狠地训斥了一顿,并叫他在一个钟头内干完全部活,否则不给饭吃。


东条一家从四谷须贺町搬到西大久保,英机也随之转到贵族子弟学校学习院念书。那时学习院的学生是很奢华的,上学都用人力车来接送,并在食堂吃饭。


可是,父亲却对他说:"我们小时候上私塾,都是穿草鞋走着去的。决不允许你坐车!"因此,东条英机也不得不拎着木头饭盒,徒步从西大久保走到学习院去。他的同学看到这种情景,都把眼睛瞪得溜圆,十分惊讶。


东条英教为了培养儿子的武士道精神,特意请了日比野雷风氏,教他学习"神刀流剑舞",为的是更有助于培养他"杀身成仁"的精神。东条英机对这种剑舞很喜欢,因而进步很快。在学校举行文娱会演或其它集会时,他的表演充满了"凛凛的魄力",因而常常博得观众的喝彩。直到他当上将军以后,也常常在酒席上即兴表演他拿手的"神刀流剑舞",借以宣扬他的所谓"虎威"精神。


东条英机的母亲是九州小仓人,具有其实而严谨的性格,在丈夫出征的动荡岁月里,经常一个人带着孩子为生活历尽艰辛,这对东条英机的"艰苦奋斗"精神也有很大的影响。


东条英机的父母为教育这个顽皮的儿子伤了不少脑筋,可是,他从学习院毕业升到城北中学以后,仍然是一个爱胡闹的孩子。他总是把功课丢在脑后,常在外边打架,因此母亲曾不止一次地被叫到学校来。


有一回,东条英机和大孩子打架,被人狠狠地揍了一顿。大孩子把他按倒在地,勒紧他的脖子,问他"服不服",可是,不管勒得怎么紧,他绝不说一个"服"字,最后含着眼泪还是不认输。因为他太犟了,反倒使对手心软了。


谈到童年的往事,东条英机在就任陆军大臣前夕,在宴请昔日校长深井鉴一郎时,深有感触地说:"我小时候是个很顽皮的孩子,我记得受到深井先生严厉训斥就有三次以上,先生说:‘像你这样的学生干脆退学算了!'"深井也很坦率地说:"英机在爱打架和不服输这一点上,确实是全校的冠军。"


随着时光的流逝,“大和魂"在这个顽皮少年身上扎了根,军国主义的思想不断地渗入他的骨髓。在军阀父亲的熏陶和影响之下,东条英机决心像他父亲那样,要作一个驰骋四方,横行侵略,为日本天皇东征西杀的武士道军官。在这种思想的支配下,他于明治32年9月1日,也就是在他16岁的那年,进入了东京陆军地方幼年学校。至此,他迈出了自己作为职业军人生活的第一步。


身穿梦寐以求的草绿军装,东京陆军地方幼年学校第三期50名学生的入学典礼开始了。站在讲坛上进行"训示"的是日本法西斯军官关谷铭次郎中佐,他号召学生"要刻苦奋斗,严于律己,成为一名忠于天皇的合格军官。在战争中要勇猛冲杀,视死如归,为日本征战建立功勋。"


东条英机听着校官的训导,诚惶诚恐,站在市谷台上仰望那雄伟壮丽的皇宫沉默静思,决心将来报效帝国。可是,他升入东京地方幼年学校以后,成绩还不算太好。他身材虽然矮小,但举动敏捷,打起架来很厉害。"打架王东条"这个名字在这里也使同学们感到害怕。


在学科中,东条英机最讨厌的是图画,当然画的也不好。有一天上图画课时,他画了一排三四十个圆圈,并把这张奇形怪状的画大模大样地交上去了。教官看到这张奇形怪状的画,立即把东条英机叫过来责问。他扫了一眼那张画,振振有词地说:"这张画,画的是大日本皇军的军帽。"


教官一听,火冒三丈,立刻用武士道的精神,抽了他两个嘴巴。


后来,东条英机对自己的子女常常谈到这件事。他说:"那时候我以为军人练习画画没有什么用处,因而也不去重视它,才干出那种荒唐的事来。当了军官以后,我十分懊悔,有时出去演习,需要画些地图或草图,很吃力。这时我才懂得"无论哪门功课都不应抛废,各科都是需要的。"


不过,东条英机在升入二年级的时候完全变了样,像是换了一个人。


关于他的转变的动机,有这么一个故事:有一天,他跟七、八个同学打架,由于寡不敌众,被打的狼狈不堪。于是他想:"气力再大,也只能对付一个敌人。要战胜众敌,还得靠学问。"东条英机边流泪边领悟做强人的道理。


从此,他用品功来。关于这件事,他的同学桥次郎中将曾这样说过:"我们不了解他出于什么动机,可是他确实变了样。于是,'闹事党'这帮人对突然认真起来的东条进行了迫害。他们寻衅闹事,殴打东条,但是他无论处于什么样的困境,都决不求助于人,自始至终靠自己的力量去拼搏。正因为他具有这种顽强的性格,所以全靠自己的力量终于击退了'闹事党'的迫害。"


在地方陆军幼年学校的三年岁月里,给予他直接和间接影响的教官,除了前面已经提到的关谷铭次郎中佐外,还有后来的校长桑畑景尧中佐和学监仓石一中尉。仓石一中尉,以他所写的《白雪皑皑》这首军歌而著名,是青森第五营八甲田山遇难事件的幸存者,后来在日俄战争中战死。还有后来的学监饭田毅中尉,他在日俄战争中失掉了一只胳膊。再一位就是高年级的学监林大尉,他虽属预备役,但自从东京陆军地方幼年学校创建时就担任学监的总负责人。此人善于骑射,杀气腾腾,他就是1937年"八一三"在上海惨杀中国人民的臭名昭著的林大八少将的父亲。


这些为日本天皇东征西杀,横行侵略,或以身捐躯,或荣立战功的武士道军官,成了英机学习的楷模。


升入地方幼年学校的第二年,即明治三十三年(1900年),中国爆发了反抗帝国主义侵略的义和团运动。为了镇压中国人民的反帝斗争和准备大规模入侵,日本陆军幼年学校采取了战时的教育方针,从早到晚进行正式的军事训练,实弹射击,马术训练或上作战兵学课等。从东京、仙台、名古屋、大阪、广岛和熊本六个镇招来的三百名学生,都在这里受着严格的军事训练。


经过三年的严格训练之后,于1920年9月1日,东条在19岁时升入了陆军中央幼年学校。学习了两年,就爆发了震惊世界的日俄战争。日本举国动员,加紧扩军备战,东条英机又趁机进入向往已久的士官学校。士官学校是日本帝国主义培养将军的摇篮,中国的反动头子蒋介石和地方军阀孙传芳、唐继尧、阎锡山等人,都先后在这里学习过。


在野兽一般的军国主义思想的熏陶下,东条英机经过"刻苦"的学习和紧张的军事、政治训练,于1905年4月21日,在士官学校毕业了,并被天皇授予陆军步兵少尉的军衔。此刻,他的父亲望子成龙,心情异常激动,东条英机也决心像他老子那样,在今后的侵略征途上,不断为日本天皇建立功勋。


在离开陆军士官学校之前,东条英机的全班同学参观了皇宫的振天府。那天,他和全校300名同学在振天府前握拳宣誓:"要为天皇而死,要做天皇陛下的御盾,在满洲的土地上粉身碎骨心甘情愿!"


当时的东条英机,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要参加战斗,在沙场上勇猛冲击,为天皇征战建立功勋。不久,东条英机腰挎军刀,登上轮船,向中国的奉天进发了。从此,他结束了学生生活,开始了罪恶的法西斯军官的生涯。


这时,奉天战役已告结束,日俄战争也已到了后期,大部分士官学生都受命分配到国内各地的部队去了。只有几个"幸运儿"上了前方,东条少尉就是其中的一个。


东条英机受衔之后,最初被分配到近卫步兵第三联队。不久,就跟随新编的第十五师团开到哈尔滨附近。


东条英机虽然是抱着拚死立功的决心踏上征途的,但遗憾的是他没有得到参战的机会,这次只是作为守备队员。他一阵阵感叹、不满。


大日本皇军大获全胜,东条英机随队伍回国,在联队又做了几年下级军官。后来,经他父亲朋友的举荐,被送入陆军大学学习。1915年,他又从陆大毕了业。


日俄战争结束后,野心勃勃的东条英机,一直磨刀霍霍,杀气腾腾,寻找为日本天皇荣立战功的机会。他和一些右派青年军官沆瀣一气,积极鼓吹向中国东北进军,认为满蒙对日本的国防和国民经济生活至关重要。它不仅是日本的生命线,而且是征服中国大陆和向东亚侵略扩张的重要基地。


东条英机的军国主义思想,是和当时日本的整个形势密切相关的。


甲午战争后,日本军阀被迫交回辽东半岛,但并未放弃侵略中国东北的野心。在卧薪尝胆的口号下,他们又进行了十年的扩军备战,准备同沙皇俄国进行再次争夺。1904年1月,在英国的支持下,日本不宣而战,发动了日俄战争。


日俄战争历时一年零七个月,完全是两国争夺中国东北领土而进行的帝国主义战争,它不仅给日俄两国人民带来了灾难,更给中国特别是辽东人民带来惨重的灾难。


这次战争以沙皇俄国的失败而告终。根据1905年日俄双方签订的《朴次劳斯和约》,日本从俄国手里夺去了辽东半岛的租借权,以及从长春至大连的南满铁路,同时还攫取了对朝鲜的直接统治权。


1905年底,日本政府派小村寿太郎为代表,到北京和清政府进行谈判,强迫清政府签订了《东三省事宜正约》以及"附约",通过这个条约,日本不仅强其中国与清政府承认我国把辽东半岛租借权和南满铁路"让与"日本,而且强其中国政府开放长春、吉林、哈尔滨等16个城市,作为日本人通商和居住的地方;日本还攫取了从丹东到沈阳的"安奉铁路"直接经营权,以及鸭绿江右岸木材采伐权,等等。


从这以后,日本侵入我国东北的南部,沙俄势力退到北部。


日俄战争后,日本帝国主义取代俄国,一跃而成为我国东北的南霸天,使其独霸中国东北的野心得到部分的实现。日本侵略者又急急忙忙地把我国辽东半岛改称为"关东州",设立一个殖民统治机构"关东都督府",作为它侵吞东北,进而侵吞全中国的一个大据点。


1906年末,日本以经营被它侵占的南满铁路为名,在大连设立了一个公司,名叫"南满铁道股份公司"(简称"满铁")。同时,日本人以保护南满铁路和日本侨民为借口,让两个师团的侵华日军赖在东北不走,并1919年正式命名为"关东军"。


"关东都督府"是阴谋策划吞食中国的老巢,而"满铁"和关东军则是日本帝国主义推行其吞并东北、灭亡中国的"大陆政策"的两个反动工具。


"满铁"就是日本在中国的"东印度公司"。当时筹建"满铁"的委员有八十多名日本军阀、官僚和财阀。其中两个最重要的人物,一个是在我国台湾省进行殖民统治的后藤新平;另一个是日本参谋总长儿玉源太郎。他们曾就如何侵略中国东北的形式问题进行了挖空心思的谋划。后来,两人一致认为英国对付印度所采用的"东印度公司"这一商业公司的形式,即借商业贸易之名,行征服印度大陆、掠夺起无尽宝藏之实最为可行。日本人便决定要用"满铁"来对我国东北进行残酷的侵略和掠夺。


据统计,从开业到1931年日本强占东三省为止,24年间,纯收益增长19倍。其中,共付给日本政府红利一亿四千五百余万日元,付给股东红利二亿日元,付给美国及日本公司债条利息三亿余日元,另有公积金一亿八千八百余万日元。四项合计共八亿三千多万日元。


关东军用刺刀维护"满铁"的掠夺,并和"满铁"勾结在一起,它是阴谋吞并中国东北的一支最野蛮的殖民侵略军。这支部队名义上是保护日本侨民和铁路,实际上是为了镇压中国人民,充当"满铁"从事经济侵略和文化侵略的军事后盾。关东军控制中国辽南地区要塞,同驻在朝鲜的日本侵略军相互配合,为全面侵占中国东北、蚕食华北及全中国和进犯苏联建立其军事基地。


1914年6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英、法、德等欧洲列强,积极参战,不得不把它们的军队撤出亚洲;沙皇俄国也被迫倾注全力去应付欧洲战场;美国也因急于参战而放松了在太平洋上的军事侵略部署。这样,列强在东北亚的力量就改变了。


东条英机此时紧步日本军国主义"元老"井上馨的后尘,叫嚷:"大战的爆发,对大日本来说,实在是天赐良机。"


日本军国主义分子磨拳擦掌,准备趁西方列强全力应付大战的时机,阴谋扩张它在中国的侵略势力,妄图独霸中国。


1914年8月23日,日本借对德宣战,派兵侵占我国青岛和胶济铁路,其目的就是夺取德国侵占的中国山东半岛,进而占领全中国。


1915年1月18日,日本帝国主义以武力为后盾,向中国袁世凯政府提出灭亡中国的"二十一条"要求。5月7日,提出最后通牒,限袁政府四十八小时内答复。


卖国的"二十一条"的签订,激起了中国人民的无比愤慨,立即爆发了反对"二十一条"的群众性爱国反日运动。卖国求荣的袁世凯,仅仅当了三个月的皇帝,就在反袁的声浪中被迫宣布撤销帝制,日本人的阴谋也随之破产。


1929年,整个资本主义世界爆发了经济危机。这次危机很快袭击了日本。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