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华抗战风云录 第三部 远东战役第九卷根据地保卫战 第一百零三章日本二.二六兵变(一)

漫步云端风云大陆 收藏 15 167
导读:新中华抗战风云录 第三部 远东战役第九卷根据地保卫战 第一百零三章日本二.二六兵变(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15/


第一百零三章日本二.二六兵变(一)


漫步云端


1936年2月下旬的东京,寒气未尽,漫天的雪花飘飘洒洒,整个首都白茫茫一片。2月26日的凌晨,人们还在温暖的家中安睡,整个城市处在静谧之中。


令人意外的是,保卫首都的日本第一师团及京畿近卫师团中的1500名官兵,此时正全副武装地开出市内的兵营,兵分几路,踏着积雪,神速般占领了首相府、主要的军政机关及各大臣住宅,并一举歼灭内阁政府的主要阁员和一批元老重臣。


这批人是日本军队中的皇道派军人。皇道派是军队里两大法西斯派别中最强悍激进的一派。它的成员和同情者不仅遍布整个军队系统,而且在政界也有强有力的支持者。他们狂热崇拜国粹主义,鼓吹军人替行皇道,要内阁将权力移交军部。


军队中的另一派是统制派。统制派要求建立总体战的体制并要求加强对军队的统治。两派的斗争愈演愈烈。不少皇道派军人热衷于暗杀与政变,一心想把统制派赶尽杀绝。


这次占领首都各主要地区的头目是村中孝次、矶部浅一等人,他们自称"维新部队"。


随着枪炮声剧烈地震响,人们才被惊醒,恐怖万分,猜测着发生可怕的事件。


政变军迅速攻进了首相府、警视厅、陆军省、内务省、参谋本部等中枢机构,并同时占领了《朝日新闻》社等报社电台。其它冲进各大臣寓所的部队,分别将内大臣斋藤实、大藏大臣高桥是清、教育总监渡边锭太郎、中央侍长铃术贯太郎等就地处决。藏相高桥是清因中数枪后尚未死,军人们竟一共给了他47枪,最后还在他的尸体上捅了几十刺刀。另一支政变军在占领永田町的首相官邸时,误以为与冈田启介首相容貌相似的冈田的堂弟松尾大佐就是首相,因而当场把他击毙。而冈田首相当晚与女秘书小原千代同睡于另一房间才侥幸有片刻时间得以越窗而逃。他先躲进澡堂,后跳进厕所茅坑憋了一整天才寻机从后院狗洞钻出而死里逃生。


由于没有遇到任何有效抵抗,政变军很快控制了整个首都,三面包围了皇宫,只留下北门一条通道,还在首相府建立了大本营,在山三大饭店设立了军事指挥部。政变军在首都划设了警戒线,大肆追捕异己,并通电全国。一时,全国局势动荡,不少地方的军队与之遥相呼应。政变军大本营宣布了七项施政纲领。除了要求天皇惩处统制派外,还要求对国家权力机构进行大幅度改革。


裕仁天皇十分震惊。一帮将校竟然领兵在他眼皮底下大开杀戒,实在大失天皇体统。裕仁立刻任命香椎中将为戒严司令官,保卫皇宫,组织平叛。又紧急召见陆相川岛等高级将领,部署镇压。岂料陆相川岛、荒木大将、真崎甚三郎大将、木庄大将及山下奉文少将等竟劝天皇息怒并迁就政变军,天皇大感意外,默然退出会议返回内宫。而香椎中将也仅仅组织了未参加暴动的近卫师官兵与政变军对峙而未敢与之相拼。


消息传到满洲,一时间,关东军内部气氛极度紧张。不少将领同情皇道派,随时准备采取行动响应国内事变。


当时,在新京长春的关东军宪兵司令与警务部长东条英机在早餐时才得知国内发生事变的消息,大吃一惊,顿失胃口。


东条英机是统制派骨干领袖之一,他中等身材,时年42岁,光头八字胡,近视眼。他十分清楚,一旦天皇被迫接受皇道派的政治主张或关东军内的皇道派军官及持同情态度的将领行动起来,他的脑袋一定会被子弹打得千疮百孔。


由于皇道派在要求"讨奸"的同时,也提出"尊皇"的口号,天皇并非绝对不可能接受皇道派的兵谏。东条英机惶恐不安,眼前浮现出过去被皇道派刀劈而死的温泉盟有永田铁山滚倒在血泊中的情景惨象,不由得头启发麻,冷汗淋漓。


东条英机原计划今天去南满与已先行南下的总司令、参谋长会合后视察那里的两个军用机场。我在,整整一上午,东条不敢离开新京长春一步。从他的情报处窃听到的关东军各部间的部分电话中可以判明,至少有几个师团将要行动,支持国内兵变。


无毒不丈夫,必须采取铁血措施,先发制人!


东条英机加紧盘算着。


"报告",通讯参谋进来,递上总司令植田谦吉从南满打来的电报,电报是同时拍给各师团的。要求"全军肃静,军内各派自制为要,以静观国内时局之发展。"


"兔子胆的两面派,饭桶!"东条英机心里骂着,他知道这模棱两可的电文对关东军内的行动分子来讲,就像川岛对东京政变军的讲话一样,只不过是废纸一张。


正焦虑着,情报处长松田闯进来,气喘吁吁,"不好了,驻哈尔滨第十一特混旅团的真川少将已发出通电,声明支持国内兵谏。驻东满的一一六师团也已擅自开拔,西来新京。佳木斯守备营已暴动,今天上午占领了东站,正在拦截火车。"


东条英机一怔,这帮人终于下手了。他在窗前站定,脸色变得铁青,露出一股杀气。他向窗外望去,灰蒙蒙的天空,知道再等待下去,凶多吉少。他一脚踢开身边的座椅,跨出大门,直奔电讯室。


东条英机,1884年诞生在日本一个武士世家。他的父亲东条英教是一个双手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老刽子手,这老东西早年毕业于陆军教导团,是一个由下级军官逐步晋升为中将的大军阀,号称为陆军军部内屈指可数的战术家。


东条英教从日本陆军教导团毕业不久,在1872年参加了平定以西乡隆盛为首的封建武士叛乱的"西南战争",因冲杀勇猛而战功赫赫。后来,他又参与指挥了1894年侵略中朝的甲午战争。当时,他作为大本营的高级参谋,辅佐日军参谋总长川上操六大将,为打败中国、吞并朝鲜积极出谋献策。


早在明治维新以前,日本封建军阀就多次发出要侵略中国和朝鲜的战争叫嚣。明治天皇即位伊始,便制定了分期进行侵略扩张的"大陆政策"。


所谓"大陆政策",就是用武力征服中国和朝鲜。其步骤是:第一期征服中国的台湾;第二期征服朝鲜;第三期征服中国满蒙(东北和内蒙古地区);第四期征服中国内地;第五期征服全世界。日本政府在明治天皇即位的那一年,发表的《天皇御笔信》就表露了这种野心。《御笔信》中宣布,要"继承列祖列宗的伟业","开拓万里波涛",使"国威布于四

方"。


日本政府为了发动侵略战争,大办军火工业,积极建立近代化的海陆军。


1890年,日本首相山县有朋在国会发表施政演说,要求国会通过准备对中国作战的军费预算。当时,他公然胡说八道地声称:"国家独立自卫之道,一是捍卫主权线,二是防护利益线。何谓主权线?国家之疆域是也。何谓利益线?即同我主权线的安全紧密相关的区域是也。"


就在山县发表讲话的这一年,1890年,日本军费的开支占国家预算的百分之三十。1892年更高达百分之四十一强。随着军费的增强,日本的陆海军在加剧膨胀。据1893年的统计,日本陆军的兵力平时为六万三千余人,战时可达到二十三万人。日本的海军也迅速地发展起来。到1894年7月丰岛海战前夕,日本海军已拥有军舰三十二艘,共六万零七百七十一吨。还有鱼雷艇二十四艘,排水量一千四百七十五吨。此外,为了适应对外侵略扩张的需要,日本政府还按着东条英教的建议将"西京丸"、"山城丸"、"相横丸"、"近江丸"等商船加以武装,改为军舰。因此,到丰岛海战前,日本海军共拥有舰艇七万二千多吨。


日本发动侵略战争的准备就绪,便开始寻找发动侵略战争的借口了。1894年春,朝鲜爆发了大规模的东学党农民起义,起义军提出了"逐灭洋倭"、"尽灭权贵"等口号,反映了这次起义的反帝反封建性质。日本政府早就蓄谋发动战争侵略中国和朝鲜,随即派兵进行镇压,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日本派赴朝鲜的侵略军已达一万人左右。


日本企图发动侵略战争的阴谋虽已昭然若揭,但满清政府却不积极采取有效的抵抗措施,仍然梦想依靠第三国迫使日本从朝鲜撤军。当时,日本政府是得到西方帝国主义支持的,而且在军事上又处于优势的地位,于是决意挑起这场侵略战争了。


1894年7月23日,侵入汉城的日军悍然发动军事政变,攻进朝鲜王宫,拘禁了朝鲜国王李熙;两天之后,即7月25日,日本联合舰队在朝鲜牙山口外的丰岛附近不宣而战,对援助朝鲜的中国北洋舰队发动了海盗式的袭击。


丰岛海战发生后,日本侵略者大造舆论,极尽颠倒黑白之能事,把自己对中国军舰发动海盗式的突然袭击的丑恶行径赖得一干二净,反咬一口,说北洋舰队进攻了日本军舰。


中国军队增援朝鲜本属军事机密,日本又是怎样获知的呢?原来,窃取运兵计划的日本特务石川五一,受日本大本营参谋总部的派遣,早就悄悄地隐蔽在李鸿章的外甥天津军械局总办张士珩的衙门里。石川五一又名义仓告,来中国多年,化装成中国人,一向住在外国租界,以洋行职员的身份作掩护,进行特务活动。他买通了张士珩的书吏刘芬,搞到了中国的运兵计划,便报告了驻天津的日本海军武官井上敏夫。


7月22日,日本大本营接获情报后,当即命令日本联合舰队司令官伊东祐亨,在第二天率"松岛"、"千代田"、"桥立"等十五舰军舰从佐世保港向朝鲜海岸进发;在双方没有宣战的情况下,日本海军根据日本政府的命令,对中国舰队进行了卑鄙的海盗式的突然袭击。


中日甲午战争的序幕就这样揭开了。


丰岛海战后,东条英机的父亲协助参谋总长川上操六大将,一面休整侵朝的陆军部队,一面改编海军舰队,准备扩大侵略战争。


甲午战争的结果,是拥有大小舰只四十多艘的北洋舰队,在刘公岛全军覆没。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