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七十五章 来历不明的土匪

六指君1 收藏 40 36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七十五章 来历不明的土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李向阳掏出一颗手榴弹,在一个三岔路口上将其设置成了一颗地雷,然后自己挑选了一条看上去最难走的小路逃走。

没多久李向阳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当然,爆炸声中还夹杂着几声哀号声。李向阳偷笑着加快步伐,活该这些小鬼子汉奸受的!

小野命令几个日本特务抬着死伤同伴回去一部分,而剩下的士兵和特务没有作丝毫的停顿。

小野嗥叫着冲在最前面,剩下的人加紧追赶那个游击队员,今天无论如何、哪怕是追到富士山也要抓到那个游击队员,然后一刀刀慢慢的砍死!

小野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分兵包抄本来是没有错的,可是这里地形不熟悉,而且又是晚上,不考虑实际情况就盲目下令,这种行动必然会失败。

跟在小野身边的部下越来越少了,他的人大多已经走散了。

小野没有使用自己的九四式手枪,这种帝国设计和制造的手枪故障多射程近,而是端着一挺三八式步枪,这挺步枪是刚才被手榴弹炸死的一个鬼子兵的,枪筒上的血迹都没有擦去。

“砰”的一声枪响,一颗子弹打断了李向阳身边的一棵小树枝,李向阳吓了一跳,手中握着匕首使劲的捏了捏后跑得更快了,可惜身上没有手榴弹了,要不然“阴”死这帮鬼子。

因为没有击中目标,小野放下枪疯狂的嚎叫一声,小野身边的士兵以及特务也纷纷附和着尖叫。这个时候能够跟在小野身边的也就只有十几个鬼子了,而那些“皇协军”因为训练太差,早就不知道甩到什么地方去了。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剧烈而漫长的奔跑使李向阳只觉得一阵阵头晕眼花,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靠在一棵大树边,回头向后望去,鬼子们一个个东倒西歪,几乎连枪都抓不住了,而小野早就不叫唤了,这全是累的!

李向阳使劲的摇摇头,试图驱散眼前的那些“小金星星”,然后脱下厚重的上衣甩到一边继续奔跑。

小野身边的鬼子实在是跑不动了,一个个用哀求的目光看着小野。

“巴嘎!”小野一声嚎叫,抓住最近的一个鬼子狠狠地就是两记耳光,“啪、啪”两声传来后,顿时让其他的小鬼子没了非分之想,然后小野脚步蹒跚的冲在士兵们的最前面。

李向阳艰难的爬过一道山坎,从高处向下面看去,大概还有十几个鬼子阴魂不散的跟着自己,可惜呀!手里没有武器了,否则这些小鬼子非得报销几个不可,正在走神的时候,突然脚下一软,接着就只觉得天旋地转起来,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就晕了过去。

小野跟着艰难的爬过了山坎,接着模糊的月光,隐隐约约地看到前面有一个躺着的人影,顿时大喜,这个游击队员终于体力不支摔下山去了。

几个鬼子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爬了上来,一个个不解的看着小野,怎么不走了?小野指着下面的人影如释重负的哈哈笑起来了。

一个鬼子看看李向阳,又转头狐疑的看着小野,问道:“这个小孩子就是追了一个晚上的目标?真正的游击队员是不是早就已经逃掉了?”

小野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一个日本特务见状立刻愤怒的端起步枪就要射击,小野急忙伸手拦住,这个土八路可不能就这么死掉了,否则今天晚上可就白忙乎了,要带回去好好的“伺候”,要将游击队统统的挖出来!

“砰!”的一声枪响,一个坐在山坎上喘气的鬼子突然倒栽葱翻下山岗,鬼子们大吃一惊,纷纷趴倒在地上寻找火力点,从枪声传来的方向来看,枪手估计在正面。

李向阳在朦胧间好像听到了一声枪响,难道是在打仗?不管了,还是继续睡一下再说!

小野带着鬼子兵贴着地面慢慢的向山下爬去,这个小孩肯定不是游击队员!否则哪来的冷枪?真正的游击队员应该还在前面。

看了看熟睡的李向阳,小野冷冷的拔出了刺刀,即使这个小孩子不是游击队员,他也该死!

刺刀闪着寒光向李向阳的胸口扎来,李向阳梦呓一声翻了一个身,刺刀刺了一个空,小野因为用力过猛深深的将刺刀扎入一个埋藏在地下的树桩上。“砰!”的又是一声枪响,一个偷偷站直了身体的鬼子兵被打中肩膀,枪声让小野突然紧张,手中的刺刀被大力折断。

“追!”小野丢掉手中的刺刀柄,反正今天已经伤亡惨重了,再死两个人也不要紧,即使是自己死在这里也不要紧,而这个游击队的神枪手却无论如何也要处死!

正在思考间,又有两个趴在地上鬼子相继中弹而一死一伤,小野狠狠地在自己的脑门上砸了一拳,前面的这个人用的是驳壳枪,也就是那游击队员顶多在前面一百米的地方。

一百多米的距离只需要十几秒钟的时间就可以到达。

小野带着人前脚刚走,刘云后脚就从树林子里面钻了出来,留守下来看护伤员的一个鬼子兵被响声所惊动,狐疑张望的时候突然觉得脖子一痒,一把匕首已经插入了咽喉。

刘云又解决了剩下的鬼子伤员后,怜惜的看了看摔得鼻青脸肿李向阳,一把将李向阳瘦弱的身体扛在自己宽阔的肩膀上,然后消失在树林深处。

李向阳被一阵阵剧烈的颠簸惊醒了,睁开眼睛后发现自己被人扛着,正要反抗却发现扛着自己的这个人身上的那种狐臭怪熟悉的,面色一喜,大叫一声:“大哥?!”

刘云察觉李向阳醒了,“叭”的一声,不解恨的在李向阳的屁股上重重的打了一巴掌,训斥着说道:“你这个小鬼头,没事就喜欢到处乱跑,看我不会去好好的收拾你。”

李向阳被刘云放下来后,摸着火辣辣的屁股一脸委屈,刘云看在眼里,这小子!豆腐掉进灰里,吹不得打不得,放下脾气温和的说道:“好了!只要你能够安全回来就可以了,以后别犯这种傻了,刚才日本人都已经摸到你的屁股上了,我还以为你已经被他们捅死了呢!”

听到刘云的这番话后,李向阳这才高兴起来,抓住刘云的一只胳膊,仰起头骄傲的说道:“我今天打死了一个鬼子的大人物,这个家伙让我追了足足大半夜。”

“哦?”刘云吃惊的看着李向阳,等到李向阳将事情详细地讲叙一遍后,刘云赞许的摸了摸李向阳的头,是锥子那就迟早要露出锋芒,即使自己也曾想过不要李向阳去冒险。

李向阳走着走着打了一个哈欠,刘云看在眼里,关心地说道:“向阳,你跑了大半个晚上,现在趴到我的背上休息吧!”说完,不由分说将李向阳背在自己的背上。

没多久,睡在刘云背上的李向阳突然觉得一阵剧烈的颠簸,立刻警觉性的睁开了眼睛,左右一打量,发现刘云背着自己趴倒在地上,正要开口说话,刘云的大手抢先捂住了李向阳的嘴巴。

没多久,几个举着火把扛着枪打着哈欠的人从几米外经过。

等他们走远了,刘云将李向阳轻轻的放下,然后对他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然后两个人悄悄的跟踪着他们,不久,刘云甚至可以听到他们又一句没一句的搭腔。

李向阳将手中的匕首使劲的捏了捏,对刘云使了一个眼色,是不是要将他们全部放倒?

刘云轻轻的摇了摇头,还是先确定这些人的身份再说吧!如果他们是国军,刘云就会立刻掉头就走,如果他们是类似于孙双泉的私人民团或者干脆是土匪,嘿嘿!这就要对不起了!

几个人走到一个山坳外,山坳里有人大声地问道:“口令!”几个人懒洋洋的回答道:“我是你老子!”里面的人立刻骂道:“你个王八蛋,我才是你老子!怎么回来这么早?”

外面的几个人不屑地说道:“老子回来早关你屁事?”里面的人顿时气得说不出话来,自言自语骂骂咧咧的发泄了一阵后,还是将一块木板丢在一条巨大而隐蔽的水沟上。

几个人大摇大摆的跨上木板进入山坳里,等他们全部进去后又有人出来撤走木板。刘云借着山坳里面微弱的篝火火光,看到里面都是一些破破烂烂的房子,房子边上乱七八糟的晒着一些破烂的衣服。整个寨子就好比现代社会中第三世界国家中的那些贫民窟一样。

刘云又围着山坳转了半个圈,看来这里全部是土匪,而且数量还比较多,难怪大河村的民兵跑过来汇报说附近有大股的土匪,原来他们就藏在这里呀!记得上次在日本人的打击之下本地的土匪似乎已经元气大伤,真没想到恢复得这么快,光眼前的这股土匪只怕有百多人。

得到想要的情报后,刘云拉起李向阳一声低喝:“走!”明天早上就来收编你们这些土匪!

经过几个小时的奔波,天已经蒙蒙亮了,刘云背上的李向阳还在呼呼的大睡着,一溜口水流到了刘云的衣服上,刘云觉得背上粘糊糊的,回头一看又好气又好笑,但并没有叫醒他。

又有几个端着步枪的人从远处飞快的跑过来了,他们的脚步都放得比较轻,而且也没有咋咋唬唬的说话声。刘云正栽着头往回赶,猛然间看到前面的几个人影,立刻趴倒在草丛里。

十几秒钟后,三个穿着杂衣的“土匪”从刘云的前面飞快的跑了过去,刘云不想多事,看了看那三个人的背影正准备小心地离开,突然发现这几个人的背影非常的熟悉。

“嗨!”刘云大声地喊道:“你们几个这是要干什么去?”刘云认出了他们,居然是自己的战士,这么早端着枪跑干什么?难道是想开小差?想到这里刘云将手悄悄的放在了驳壳枪上。

游击队虽然号称是八路军,可是一直到现在游击队上上下下都没有穿过军装,来的时候穿什么衣服,现在就穿什么衣服,不明真相的人还真会误以为游击队就是一支实力庞大的土匪。

三个战士看到是刘云,立刻将步枪背在身后,纷纷高兴的喊道:“原来是营长回来了!”

刘云一颗悬着的心放下来了,但是依然不高兴的说道:“你们不用训练了吗?这么早跑出来干什么?李政委和李副营长干什么去了?”对于刘云来说,擅离职守是不可原谅的!

几个战士立刻叽叽喳喳的说道:“是李政委派我们出来寻找营长的,他怕你会出什么事!”

“哦!”刘云的脸色变得好多了,心头也划过一阵暖流,李远强还是蛮关心自己的,虽然他发动战士来寻找自己是不对的,笑着对战士说道:“好!现在人被你们找到了,回去吧!”

布置人寻找刘云后,李远强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那个灰衣青年,都已经半个多小时了,这个家伙什么怎么也不肯说话,压下心中的烦躁,淡淡地说道:“我们是八路军游击队,既然你不肯合作,我也不为难你,等一会儿我让人放你走。”年轻人一愣,有这么好的事情?

走出临时搭建的草棚后,李远强对门前放哨的小战士说道:“送这个小子出去。”说完又用手指指自己的眼睛,示意战士将那个青年的眼睛蒙住后再送出去,战士会意的点点头。

这个给李远强放哨的战士正是小五,因为这个小子整天在“首长”的身边混,行为举止不免沾了一些“官僚的气味”,战士们不好说什么,但总是会有人打小报告的,刘云知道后一怒之下给他安排了这个“美差”。

小五找到一块布条,看了看大小正合适,草棚里面的灰衣青年却惊恐的看着小五的举动,小五好没生气地说道:“怕什么怕?又不是把你拉出去枪毙?看你这傻样居然还打过鬼子?”

小五将灰衣青年送出老远,估计他再怎么转悠也不会回到游击队的藏身之处了,这才揭开灰衣青年的眼罩,斜视了一眼,不屑地说道:“你现在可以走了。”

等到小五回来后,刘云也已经回来了,一起的还有李向阳。听说这个小子居然打死了一个鬼子的大人物,小五看不得几个干部围着李向阳说笑的样子,不行!我也要练出一手好枪法。

刘云顾不得疲倦,给几个干部打了一声招呼后,独自拉着李远强的手就走,现在要立刻安排剿匪的作战事宜,否则那些流动性极大的土匪万一跑掉了,游击队的兵源从哪里补充?

小五挤进屋子里面来的时候,刘云和李远强正在一张简易地图上比划着什么,刘云转身看到小五来了,说道:“你快点将马连长叫来,同时传令各个连队立刻收队集合。”

李远强皱着眉头说道:“现在要剿灭他们可不行,一连和二连都被我派出去找你去了。”

小五撅着嘴巴说道:“干嘛要剿灭他们?不能收编他们吗?你们自己看看游击队现在都成什么样了?”刘云转身看着小五,这个小家伙倒也不完全是一个笨蛋。

李远强不耐烦地说道:“一边去!一个小毛孩子知道什么?”说完,眼睛又盯着地图看。

“慢着!”刘云拉住一脸不高兴、正要转身出去的小五,笑着问道:“你有什么好主意吗?”

小五闭着眼睛想了片刻,又老老实实地说道:“没有什么好主意。”刘云笑着用手指指门外,说道:“等你想好了再来,没事别打搅我们。”小五作了一个鬼脸后飞快的跑了。

很快,马常青亲自带着精干的队员出发了,他们要将土匪所聚集的地形地貌摸清楚。想要打歼灭仗,那么他们的兵力分布、可能存在的退路、作息时间等等必须全部搞清楚。

傍晚时分马常青回来了,结果是这股土匪的数量巨大,可能有上百人。对于身边隐藏的土匪,李信捏着胡子半天始终也没有猜到这股土匪的山头,虽然自己以前也是“道上”混的。

晚上,全体游击队员早早的就睡下了,只留下为数不多的哨兵。到了后半夜,各个连队的干部轻声地将战士们唤醒,然后整个游击队倾巢出动。毕竟土匪的实力也实在是太强了点。

五个爱国青年被分配到一连实习,由方双担任班长,除了方双以外其他四人都发了步枪,方双使用自己带来的驳壳枪,也是第一个使用驳壳枪的班长。

黎明前是人的睡意最浓厚的时候,几个歪歪扭扭在外围警戒的土匪打着哈欠正往回走,冷不防身边的草丛里面扑出几个人,土匪们挨了几记重击,来不及叫喊就被死死的制住了。

没多久,刘云带着马常青以其他的几个战士代替土匪的来到山坳前,谁知山坳处半天都没有人来问口令,刘云身边的几个战士被这种可怕的沉静逼得神经高度紧张起来。

刘云非常不满的回头看了看,这些家伙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如果土匪发现自己这些人都是假冒的,早就一顿乱抢打过来了,身后战士的恐惧心理被刘云严厉的目光赶走了大半。

“里面的人是不是死掉了?”刘云大声吼道:“你爷爷现在回来了,快点给老子开道。”

里面马上有人慌忙应了一声“诶!”原来这个看门的也睡着了。

然后一个秃头的老家伙抱着一块木板跑过来,一边跑一边问道:“口令?”刘云立刻骂道:“我是你老子!”老家伙顿时大怒,骂骂咧咧的将木板架在水沟上后,然后把袖子一卷就要冲过来准备打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