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十二篇 台风登陆 第二章 天降奇兵

yuertou 收藏 22 136
导读:华夏春秋 第十二篇 台风登陆 第二章 天降奇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看到综合指挥中心中忙碌着的各级负责指挥的前指官兵,罗开又找到了那种消失了的战斗感觉。军委与总参已经批准了他们的作战计划,第1批的200名特种部队已经通过空降的方式到达了台湾南部,第2批特种兵正在途中,第3批也已经做好了准备。按照计划,在最先开始的空降作战正式开始之前,将有至少1000名特种兵进入台湾,协助那些准备投诚的台湾高级将领对付台湾政府的威胁。而现在,第1波空降部队已经做好了准备,第1波抢滩登陆部队也已经上船,等着前指下达的最后进攻命令了。

“前方液晶准备完毕,可以开始了吗?”伍尚武算是这些人中最忙碌的一个了,他根本就不可能像罗开那样,坐在哪,只需要等结果。

“空军现在在哪,二炮部队都已经准备好了吗?”罗开并没有马上下达命令,而是想更清楚的知道前线部队的准备情况。

“空军已经在空中待命,二炮部队也都做好了发射准备!”伍尚武说着,还在三维战术地图上指出了空军待命的空域。

“很好,那按照原订计划行动,火力准备两小时后,第一批空降部队登陆台湾!”罗开坚定的,毫不犹豫的下达了命令。

一道道电波离开了前线总指挥部,以最快的速度传到了各待命部队。天空中,数百架早已经做好了这最重要一击的战机迅速的调整好自己的航向,向着海峡对岸直扑而去。而各前线空军基地中,一架架运输机也开始进行发动机预热,数十万名翘首等待着这一天的将士们终于要看到台湾这牵动着十四亿人心的大地了。


坐在前线野战机场的土质跑道的旁边,看着Y-8D已经转动起来的螺旋桨,古茂生觉得体内的热血已经燃烧了起来。

作为一名四川绵阳的普通农民,古茂生清楚的记得在参军以前,他对什么国家大事的了解是很少的。当他高中毕业,在考大学没有希望的情况下,走进部队之后,在军队那种几乎偏激的思想的引导下,迅速的成长为了一名坚定的爱国主义者。而在第一个2年义务兵役期间,他以自己吃苦耐劳的作风,良好的表现,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且顺利的从义务兵转为志愿兵,进入了他的第二个3年的志愿兵役期。

“全体都有!”当螺旋桨达到匀速旋转的时候,前面的排长已经开始大声的喊话了,“最后一次检查装具,准备登机!”

全排三十多人迅速的行动了起来,每个班为一个单位,十人绕成了一个小圈子,每人都帮前面的战友检查他们身上的降落伞,然后再检查自己随身携带的单兵武器。

1把97式无托自动步枪,1根备用枪管,5个30发弹夹,另外还有一个装有150发散装子弹的弹箱;1把99式5.8毫米战斗手枪,两个备用弹夹;3枚通用手榴弹,2枚烟雾弹;另外,古茂生负责携带的班组武器是一具120毫米反坦克火箭筒,另外一名队员携带了两枚备用火箭弹。这可以说是最大负荷的武器携带量了。光从携带这么多的武器上来看,古茂生就知道这次的行动绝对不是演习,不然没人会拿他们这些精锐空降部队的士兵性命来开玩笑的。

当古茂生转为志愿兵以后,他军旅生涯的第一次转变到来了。当时海军陆战队与空降军都是新成立的部队,都需要大量的新生血液。作为一名坚定的爱国主义者,古茂生的第一选择是加入海军陆战队。按照他平时的了解,美国的海军陆战队总是战斗在第一线的,所以,他认为中国的海军陆战队也将是一样,将是今后统一战争,甚至是对日战争的先头部队。但是,他糟糕的水性让他在第一轮的筛选中就被淘汰了。

“全体都有!”排长如同公鸭子般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而且嗓门确实很大,甚至压过了飞机发动机与螺旋桨的声音,“1、2、3班按序登机!”

3个围成一团的班陆续动了起来。古茂生所在的是一班,他作为班长是班里最后一个登上飞机的。当他坐下来的时候,后面的两个班的战士也陆续的跟了上来。

当他落选海军陆战队之后,就转而求其次,选择了空降部队。对于一名从农村里出来的士兵,古茂生虽然在军队中学到了很多知识,但是对于空降部队的了解仍然只限于皮毛。在他看来,空降部队是属于那种救火型的部队,而且其火力与装甲力量都非常的弱小,所以并不适合打硬仗,根本就不能够与装备有重火力的海军陆战队比,也不会在未来的战争中被当做主力使用。所以,在进入中国第一支空降部队,空降15军之后,他并没有满足。

“班长,你看这次还会是演习吗?”旁边的一名看起来比22岁的古茂生还要年轻的一等兵摸着放在胸前的步枪疑惑的问出了这句话。光看他那样子,也许他自己都不相信这个问题。

“应该不会是演习了,反正我们做好准备,上级指挥我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古茂生舔了下沾上迷彩油的嘴唇。

这个一等兵叫王辰纲,虽然已经有了3年的服役记录,但是在整个班里来看,仍然是一个新兵,因为他加入空降部队的时间还没到1年。王辰纲平时与古茂生的关系是非常好的,简直将这个服役时间只比他多1年的班长当做了偶像。当然,这一切也是有原因的。

当古茂生从普通的二线部队进入到作为战略机动力量,随时处于最高战备状态的空降15军之后。发现这里的实际情况与他想象中的空降部队完全不一样了。当他认识到空降部队并不是一支没有战斗力的部队,当他知道空降部队是一种战略性的打击力量,经常是战斗在最危险与最关键地点的时候。古茂生开始了他离开中学后的新一轮学习。按照部队规定,他这种新进的士兵是没有资格马上进入军校深造的,而且就算有机会,也根本轮不到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他。最后,古茂生选择了自学。2年的时间中,他所有的津贴出了拿出一部分给父母养老,并且负担起妹妹的大学生活费之外,就全用在了买各种资料与书籍上。当然,他的优异表现也得到了部队首长们的重视,在进入空降15军的第二年,这个根本就没有一点背景,而且还只是高中学历的普通农民的孩子,就当上了上士班长。

“要是真打就好了,都快憋出个鸟来了!”坐在古茂生对面的一名下士空降兵这时候也忍不住开口了。声音虽然不大,但是仍然透过了巨大的噪音,传到了他们这个班上所有人的耳朵中。

“灌天强,你就少抱怨几句,不然让排长听到了,又没你好受的!”坐在古茂生另外一边的一名下士笑着对上了对面那个体型比他大了一圈的同班战友。

“你们两个都不要说了,难道当我不存在吗?”古茂生摇着头,实在拿这两人没办法。

对面那个叫灌天强的下士是班里出了名的“大炮”,说话的声音不但大,而且经常是“出口成脏”,如果不是大家习惯了他的脾气,恐怕没人会喜欢上他。而坐在古茂生旁边的那名下士叫龚垒,也是在排里都出了名的“机关枪”,特别喜欢与人对着干,而他与灌天强之间的那种不打不相识的事情已经是大家耳熟目详的了。

“系好安全带,我们出发!”排长最后一个登上了飞机,看了下机舱内正襟危坐的全排35名官兵,随手就拉上了舱门。

外面发动机发出的噪音瞬间就小了很多,这种专门为空降部队生产的Y-8D虽然在舒适性上不能与民航客机比,但是比起普通的运输型来说,各方面的条件已经好了许多。古茂生感觉到飞机开始加速滑跑时那熟悉的颤抖,接着就轻轻的脱离了地心引力的束缚,飞上了蓝天。机舱是封闭的,根本就看不到外面的景物,即使是看到了,他们也不能肯定飞机在向什么方向前进。

不到一个小时,古茂生明显感觉到飞机开始降低高度,速度也慢了下来。

“班长,我们一直在向东南飞,这次肯定是去台湾了!”这时候,旁边的王辰纲小声的提醒了班长。

“你怎么知道的?”古茂生有点奇怪的看着这个长得有点油头滑脸的部下,怀疑他的大脑中是不是有个什么特殊的部位,能够像鸽子一样感觉到地球磁场的变化。

“这个!”王辰纲笑着把手中拿着的多功能匕首给班长看了下,原来在这种新装备的匕首握把后面有一个小型指南针。

“全体都有,听好了!”这时候,排长的声音阻止了古茂生对部下的表扬,“大家都应该知道,统一战争已经打了半个多月,现在终于轮到我们上场了。今天的行动绝对不是演习,现在我们已经到了台湾上空,我们的任务就是在台湾的腹地占领一处机场,为后继部队提供降落条件。大家明白吗?有信心完成任务吗?”

“有!”所有人如同雄狮般的吼了起来,把憋在心中半个多月的气都发泄了出来。

“好,所有人做好准备,再次检查装具!”排长说完,扭头看了下机舱前面的那盏已经闪烁着黄光的指示灯,神色已经变得非常的严肃。

这时候,所有人都站了起来,按照规程,开始给前面的战友检查他们背上的降落伞,这是最后一道安全检查程序。作为空降部队,在火力与装甲防护上是绝对无法跟任何一支地面部队相比的,所以,就特别的重视团队合作。而这种合作精神在空降部队中是表现在各个方面的,最明显的一处就是:大家背的伞具是随即分发的,并不是自己负责整理自己的伞具。也就是说,自己掌握着另外一名战友的性命,同时,自己的性命也在别人的掌握之中。

两分钟不到,黄色的灯光变成了绿色,并且加速闪烁了起来,这是运输机已经到达空降场上空,在两分钟内,机内所有的空降兵都必须要跳出去。

“200米伞降,开始!”排长拉开了舱门,同时3班班长第一个走到了舱门边上,排长一拍他的肩膀,“好运,跳!”

三十多人以一秒的间隔迅速的离开了搭载他们的Y-8D。200米的高度,也许在很多人看来已经很高了,但是对于自由下落的物体来说,只要不到7秒就会掉落在地上,算是减速时间,这些空降兵必须在一离开飞机,有了20米的安全距离之后就要打开降落伞,不然等待他们的绝对不会是需要他们奋斗的战场,而是陌生的坟场。

降落伞的拉散带是系在套环上的,当伞兵一离开飞机,就会自动弹出第一个副伞,然后再迅速的拉出里面的主伞。一切都是全自动的,根本就不需要人来操作。也许,比起二战时那些伞兵们来将,现在的伞兵已经算是很幸运的了。

身体还在空中,古茂生就看到了地面上剧烈的爆炸。这次他们是在白天进行的空降,虽然能够很清楚的观察到周围的情况,但是危险也相应的增加了不少。

台湾防御部队的数量并不多,或者说他们能够用来对付这些伞兵的方法已经不多了。在解放军空军进行了半个多月的猛烈打击后,台湾军队的防空能力几乎等于零,即使面对那些笨重,而且飞得很低的运输机,他们也没有合适的武器将其打下来。

弱小并不表示没有反击的力量。在古茂生紧张的注意着地面的轻型防空火力的时候。台湾的防空力量终于开始说话,飞在他们后面的一架Y-8D被小口径高射炮打中,左边外侧的发动机冒出了火花,迅疾整个左侧外段机翼被炸飞了。Y-8D歪着头,朝着地面栽了下去。古茂生甚至能够看到在机舱门上的那位排长,正在竭力的指挥着里面的士兵跳出去。但是开始旋转的运输机阻止了一切人的逃生行动,极高的过载让所有人都被压在了飞机里面。在Y-8D坠地前的一秒,古茂生不忍的转过了头来,他不想看到36名战友在还没有立下寸功之前,就牺牲在了通往胜利的道路上。

盘旋在4500米上空的两架FBC-1C战斗攻击机马上就发现了那门防空火炮,如同被人抢走了禁脔的巨人一般,冲高空直接俯冲了下来,在1500米高度上,两枚“北斗”导航系统制导的炸弹脱离了战机,以接近音速的速度砸向了那们防空火炮。闪光与爆炸声过去之后,那门台湾的防空火炮已经变成了废钢铁。

在整个10多公里长宽的空降场上,解放军空军与台湾地面防空部队的战斗激烈的进行着。当古茂生落到了地面上时,已经有近十架运输机被那些不要命的台湾防空火炮以及单兵防空导弹给打了下来,当然,这些袭击者也没有得到任何好点的下场,弹药充足的护航攻击机部队干净利落的行动让他们无法再进行第二轮攻击。

迅速的解掉了背上的降落伞包,古茂生抬头看了眼战斗仍然在激烈进行着的天空,更多的空降兵已经离开了载机,天空中布满了五颜六色的降落伞。检查了一遍自己身上携带的武器弹药,确定没有什么遗落之后,借着“北斗”导航系统的指引,古茂生迅速的向着预定集合地点跑去。

“什么人!?”刚从进旁边农田里的高粱丛里,古茂生就听到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虽然不能肯定是不是台湾士兵,他仍然迅速的端起了自动步枪,瞄准了声音正在接近的那个方向。

“班长,是我们!”回答的是一个熟悉的声音,而不是按照规定应该发出的信号。几秒钟不到,王辰纲,灌天强与龚垒就相继走了出来。

“你们都还好吧,班里其他人呢?”古茂生放下了枪口,猫着腰迎了上去。

“月子与大胖在前面等我们,开始我们看到你降落在了这附近,就过来找你了!”王辰纲抢着说了出来,另外两人已经摆好了一个简单的防御阵地。

月子是舒月一等兵的外号,这是一个有着女性化名字的山东大汉,其体型根本就无法与他的名字产生任何的联系。大胖是庞大海下士的外号,他并不胖,只是肉都长在了脸上,而且他的名字与一种药材的名字太相近了,所以被人取了这么一个外号。

“很好,我们先过去!”古茂生看了下三人,都没有什么问题,装备都还在身上,看来这次跳伞是非常成功的。但是他对三人并不按照战术规定,到集合地点等他有点恼火,即使这是他们几人善意的举动,但是对于军人来说,命令就是一切。

4人默默的上路了,眼前是一片高粱地,虽然现在才是初春,但是这里已经是热带地区,农作物生长得非常好,高粱都已经抽穗了。一人多高的高粱掩护了4人的行动,当他们走了400多米后,终于看到在高粱地边缘上保持着警戒的另外两人。

“大家的情况都还好吧?”古茂生迅速的看了眼另外两人,确认没有什么问题之后,摇了摇手上的军用手表,“现在我们出发,到集合地点等另外的人!”

6人不再说话,按照战术防御队型出发了。做尖兵的龚垒与王辰纲在前面二十多米外小心的前进着,灌天强与舒月留在后面二十多米处断后,古茂生与庞大海在中间压阵。一个简单的班级战斗小组已经成型,这时候,就算遇到台湾守军的袭击,他们也不会被动挨打了。

集合地点在两公里外,一路人根本就没有遇到什么麻烦,连农庄里都没有见到一个台湾人出来,更莫说那些连影子都没有见到过的台湾士兵了。二十分钟后,6人顺利的到达了集合地点,这里已经集中了五百多人,一个小型的临时基地也已经完成,大量随机空降的物资也正在陆续的送过来。

“排长,你们还先到一步啊!”一进了基地,古茂生就感觉轻松了许多。虽然这里仍然不太安全,只要那些台湾守军把火炮拉出来猛轰一阵,他们就得全部给报销了。但是人的思想是很奇怪的,只要人一多,恐怕就算天塌下来都不怕。

“我也才到!”排长李刚是东北人,一看那副东北人的标准面孔就知道了,“你们班的人都到齐了吗?”

“现在就我们6个,可能另外4个已经到了吧!”古茂生转眼看了下繁杂忙碌的临时营地,却没有看到班里另外4人。

“那你先找下吧!”李刚拿起了靠在旁边土堆上的自动步枪,“我先去连部领任务,等下在这集合!”

“好的,排长你慢去!”古茂生送走排长之后,马上就到人群中去寻找自己手下的4名战士,另外5人早就去找了。

很快,古茂生他们就在营地另外一边找到了另外4名战士,他们分别是下士雷震与李波,一等兵全太富与张进发。这四人跳伞的时候,降落在了营地另外一边,距离他们6人比较远,所以从另外一个方向到达了营地,并没有在路上遇见古茂生他们。

“班长,我们是不是第一批登上台湾的解放军?”一停下来休息,话最多的王辰纲又问了起来。在他看来,班长好象就是一本大百科全书,什么问题都能在他那找到答案,所以有什么都直接向古茂生提出来了。

“也许吧!”古茂生开始还不能肯定,但是想到他们的速度是所有陆军兵种中最快的,就不再怀疑,“应该是第一批到达的,想不到阴差阳错……”

坐得近点的几人都惊讶的看着班长,不知道他这“阴差阳错”是什么意思。其实古茂生只是在感叹自己的选择。原先最想去的海军陆战队这次却落在了空降部队的后面,让他当初自认为是错误的选择撞了头彩。

“班长,你说我们怎么一路上就没有见到个台湾兵呢?”灌天强叼着根烟,看着远方升起的爆炸的浓烟,一副很不甘的样子。

“也许是被打破了胆吧,看到我们兵从天降,躲都躲不急呢!”接过话的是龚垒,他那样子,反正就是处处要与灌天强为难一样。

“妈的,被打破了胆最好,省得老子又要多流汗都流血了!”灌天强是个很直爽的人,根本就不在乎已经习惯了的挑衅,头也不回的就把烟头砸在了地上,再用脚狠狠的踩了几下,好象那就是那些台独份子一样。

“大家也别气馁,管他台湾军队打不打,我们是肯定要解放台湾的,不然降落到这来做什么?”古茂生也很少管那两个活宝之间的别扭,只要不闹出事情来,不给班里丢脸就好了。

“但是我们这样子,能够打得过台湾人吗?”王辰纲摊了下手,示意大家手中都只有轻武器。

这到是个问题,现在全班的人都到了,只有李波丢了自己的自动步枪,其余的人都没有遗落任何装备。但是所有的这些武器中,就一具反坦克火箭与两枚单兵防空导弹算得上是重火力,另外的班用机枪,自动步枪,单兵榴弹发射器,手榴弹等等都只算得上是轻武器了。而要拿这些轻武器与装备有M1坦克,AH-64D武装直升机的台湾军队对抗,就算天上都飞满了自己的战斗机,差距也太悬殊了点吧!这个情况不但是他们这个班上的,即使作为排里的支援班,3班也只多了两挺排用重机枪,而连里最多有几门迫击炮。另外营级的火炮与导弹都还没有看到呢。所以,这些空降兵心里有这样的疑惑,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也许那些装备还没有到!”古茂生在为别人打气,也在鼓舞自己,“看我们现在待在这,应该是等待后面的重武器到达,不然怎么会在这浪费时间?”

所有人都点了点头,班长是全班知识最丰富的,他这么说了,所有人都没有什么反对意见。其实古茂生心里也没有底。按照战术规程,他们这是属于先期空降,后面应该还有重型运输机将那些不能用Y-8D一起随机空降的伞兵战车,轻型火炮以及别的重装备都空头过来。但是现在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还没有见到重型运输机到达,他心里也疑惑了起来。

这时候,王辰纲还想问什么,看到排长已经向他们这边走了过来,赶紧就收住了嘴,看了班长一眼后,就退到了一边去。虽然这个“油子”在班里是出了名的混,但是一看到排长,就如同将了猫的老鼠一样,头都不敢抬起来。

“茂生,你跟我来,其余的人做好随时出发的准备!”李刚只简单的说了一句,转身就向着不远处2班的集结地走去。

跟在排长后面,古茂生心里打着鼓,现在所有的重型支援火力都还没有送到,就要出发,什么任务这么急?不一会,2班与3班的班长都被叫到了一起,在3半旁边的一个土堆的旁边,李刚停了下来。

“好了,现在上面有任务下来,我们排已经抢到了!”李刚的思想与大多数东北人一样,都是很积极的,特别是在抢任务的方面,在全连中是出了名的一个。他说着就拿出了上衣口袋里的防水战术地图,铺在了土堆上,“这里,是我们的第一个目标!”

古茂生顺着排长的手指头看了过去,整个台湾的战术地图他都已经记在脑海里了,一看到那地方,眉头就皱了起来。

“按照上面的计划,我们现在无法得到重火力的支援!”李刚开始具体的讲解这次任务,“在我们还没有控制机场之前,重武器无法送到我们的手中。所以,我们现在的任务就是要夺取一处机场,而我们排将作为尖刀部队,解决通往机场道路上的敌人,大家有没有信心完成任务?”

“有!”合着另外两名班长,古茂生喊了一句,但是马上又问道,“排长,我们现在没有任何的火力支援,上面对任务时间有规定吗?”

“有,当然有!”李刚看了眼古茂生,他最器重的就是这名最年轻的班长,“从现在开始,我们只有4个小时完成任务,必须要在4个小时之内扫清障碍,为后继部队提供一条安全通道!”

古茂生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显然,4个小时对他们来说确实是太短了。但是,作为一名低级军人,他不会,也不能反对上面的命令,制订计划的首长肯定已经考虑到了所有的因素,不然不会规定这个时间。即使4个小时短了点,但是只要大家都努力,应该还是能够完成任务的。

“好了,情况先说到这,我们边走边说!”李刚收起了地图,“1班在前面,2班断后,3班与我在中间,马上出发!”

两分钟后,第一支36人的部队离开了临时营地,在上千名战友的关注下,这个首先领到任务,并且第一个开始行动的排顿时成了焦点。

走在队伍的中间,古茂生心里一点把握都没有,但是他并没有把内心的焦虑表现出来。对他们来说,道路连接着的前方也许是血与火的地狱,但是对祖国,对中华民族来说,道路的前方则是统一的成果,是民族崛起的起点!

3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