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二卷 亲政 第九章 肺腑之言

李梦 收藏 2 28
导读:光绪大帝 第二卷 亲政 第九章 肺腑之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紧紧在光绪离开皇宫北上巡阅北洋水师的几天时间内,心急的慈禧就开始对他的父亲以莫须有的罪名给罢黜了醇王的封号,并降旨将其全家赶回东北,此事的发生不可避免的会在京城引起极大的轰动,朝廷的官员们对慈禧于与奕缳之间的矛盾也都早有耳闻,他们也极为佩服韬光养晦的本领,觉得他们两人只之间的斗争将会以奕缳的妥协而息事宁人,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事,慈禧竟然对奕缳下了狠招,永久性的驱逐出皇室家族,这不能不令人震惊,更令大家惊愕的是,慈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紧紧两天的时间内就把奕缳给革职了,奕缳的很多密友和一些刚直的大臣,等大家明白过来事情的前因后果,知道是一个叫志虚的道士在其中妖言惑众的时候,都还没来得及为他辩护,奕缳已经被扫地出门了。这时候大家想恳求慈禧法外开恩,已经来不及了,因为懿旨已下,想让慈禧收回成命,哪是什么容易的事啊,没办法,一些刚直的大臣只得哀叹大清命运不济,为奕缳的遭遇在心里抱不平而已。

储秀宫:灯火通明,一片歌舞升平。

慈禧在世铎、奕匡、徐用仪、韩玉贵等人的陪同下,高兴的欣赏着京剧,慈禧那个高兴啊,简直就是有点得意忘形了,她嘴里跟着节奏哼着跑了调的京剧段子,有时兴起,自己还亲自登台献上一段,台下的世铎等人一个劲的拍手叫好,其实他们都是在迎合慈禧,奕匡更是离谱的称赞慈禧是一代名旦。慈禧听了之后顿时觉得灿烂不已,心花怒放,也不为自己那难听的像公鸭似的的嗓子害羞。她在台上超兴奋了一会后,总算稳定了下来。

“老佛爷真是青春不减当年啊,想不到您的嗓子还这么清脆,唱腔和姿势拿的有模有样,微臣觉得就是当年的梅巧玲也无法与老佛爷相媲美啊。”奕匡又不失时机的奉承到。

“奕匡的嘴就是甜啊,可惜我老太婆老了,不能和年轻那会比了。不谈这个了,还是说正事吧,现在奕缳也因违背祖制而被革职了,现在大清的担子可都落到你们身上了,我大清所有的百姓可都看着你们为他们造福,你们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世铎是一个无能之辈,但他心里也不傻,他清醒的明白,虽然他现在是军机首席大臣,可事事他根本做不了主,只有得到慈禧的允诺后,才是他发号施令的时候,慈禧根本就不是放手让他们去打理朝政,只不过是让他们当跑龙套的罢了,现在奕缳被革职,大权还不完全掌控在她一人手里,事情办的顺心了,全是她一人的功劳。事情弄糟了,他们这些军机大臣只不过是历史的替罪羊罢了。但是对他们来说能团结在慈禧周围已是莫大的荣幸了,他们哪还顾得上考虑自己的身份,他们觉得只要把慈禧给恭维好了,自己的前途就会一片光明。

“承蒙老佛爷信任,微臣一定尽心尽力办好一切差事,保卫大清的江山。”

“你们只要不给本宫滋生什么是非,本宫就知足了,对了奕缳他们应该已经出了北京城了吧。”

“回老佛爷,据探子回报,他们已经出北京了,正往山海关那边去呢,依您的意思是不是现在都给他制造点小麻烦。”

“现在还不妥,奕缳只是刚刚出了京城,如果我们现在就下手的话,别人一定会说是我们暗中下的手,天下老百姓的嘴可不好堵啊,要是再闹的满城风雨的,我这老太婆的脸可往哪放啊。”

“老佛爷所言甚是,微臣也觉得现在就对奕缳下手是有点仓促,再说微臣担心奕缳也一定对我们有所防备,万一事情败露,弄巧成拙可就不划算了。”徐用仪忧心忡忡的说。

“徐军机说的一点没错,现在我们千万不能打草惊蛇,依微臣的意思,等奕缳他们进了山海关以后,他们必定会经过一些深山老林什么的,到时咱们可以暗中收买一些山大王什么的,让他们来摆平奕缳,咱们坐享其成岂不是更好。这样即使发生意外,也不会猜测到咱们头上。”奕匡若有所思的说道。

“奕匡的鬼点子就是多啊,那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了,注意一定要把事情做得干净利索点,本宫以后不想再见到奕缳这个人!”慈禧咬着牙说出了他对奕缳的痛恨,由此可见,他对那条妖龙的传说还是嫉恨不忘的,好毒的女人啊。

“微臣一定选派最好的人手妥善办好此事,决不会让他再有祸乱朝政的机会。”

“这就好,对了,奕缳被革职后,朝中的那些奕缳的好友都有什么反应没有?”

“老佛爷此次在处理奕缳的问题上那真是极为果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把他革职回乡了,那些大臣们还没了解发生什么事呢,奕缳早已被扫地出门了,等他们明白过来发生什么事后,一切都已经晚了,这次他们知道再劝谏也是于事无补了,都学的乖巧起来了,竟没有一份奏折上奏要求佛爷您对奕缳法外开恩的。”

“这帮呆子总算学得乖巧了,平日里他们遇见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也都要吵翻天,今天弹劾那个,明天又诽谤那个,他们对大清的国策一点都不了解,整天就知道指手画脚,奕缳以前还说他们是国之栋梁,看来这都是奕缳贯的,现在奕缳倒了,我看他们还能折腾几天。”

“老佛爷也犯不上生这些无能之辈伤的气,虽然他们整天对朝政指手画脚,咱们也不能用强力把他们给压制下去,我们可以利用他们的存在来标榜大清吏治的清明啊。如把他们的嘴都给堵上了,可能洋人又会说什么我们是东方的独裁,没有言论自由什么的了。”

“这帮洋鬼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整天对我大清的朝政颐指气使,说我们缺乏民主、法制不健全,总希望我们实行他们那一套不伦不类的什么君主立宪制、总统制,他们哪里知道我们这延续了几千年的传统,这是中国的特色制度!”

就当慈禧大骂特骂洋鬼子的时候,一个小太监急忙跑近来禀报说户部尚书翁同和求见。

慈禧一听愣了一下,怎么翁同和来了,他不是回家去省亲去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事情是这样的,自光绪御驾巡阅水师后,翁同和因不用再天天为光绪授课,因此一下子轻松了很多,恰逢他老家的姐姐身体有些不适,他就趁着这段空闲的时间,向慈禧请旨让他回家呆上几天。慈禧觉得朝中没什么大事需要他的参与,就恩准了他的请求。谁知翁同和在家还没有呆十天就匆匆赶回来了,翁同和为什么如此匆忙就返京了呢,原来他对京中发生的这些事有所耳闻,当时京城中盛传的奕缳欲借皇帝生父的身份娇纵朝政的谣言,翁同和不可能没有所耳闻,由于他和奕缳的交往颇深,当得知他和慈禧之间有不愉快发生的时候,翁同和就开始为老朋友的命运有所担忧了,为了能在困难的时刻帮老朋友一把,翁同和就匆匆的返回京城了。

但当他回到京城后,才被告知奕缳因为阴谋毒害慈禧,而被革除王爵,流放到东北去了,翁同后听到这个消息后悲愤不已,他心里明白这是慈禧在借机报复,只可惜自己来晚了一步,都没来得及为醇王送行,翁同和觉得自己心里极为痛苦,他深深的觉得自己不但亏对醇王的恩情,甚至还有负光绪对自己多年的信任,他觉得自己应该为醇王鸣冤,哪怕没有什么效果,自己也要试一试。

为此翁同和连夜就写好了要求慈禧收回成命的奏折,他知道要让慈禧这个狡猾的狐狸收回成命,简直比登天还难,但他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他觉得慈禧他飞扬跋扈了,随随便便就以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将朝廷声明显赫的醇王给革职了,大清的法度何在,朝廷何以服天下,自己虽然是一个小小的户部尚书,但也敢摸她慈禧的屁股,翁同和下定决定后,这才要面见慈禧,陈述自己的主张。

在储秀宫正洋洋自得的慈禧一听翁同和有事要面奏,她心里已经猜个八九不离十了,慈禧心里明白翁同和和奕缳交往甚密,二人经常就朝中的事情交换意见,换句话说,翁同和应该算得上是奕缳的同党,自从他当上光绪的老师后,翁奕两人的关系也变得更加亲近起来,可以说如果未来光绪执掌朝政,这两个人将会成为他的左膀右臂,现在奕缳已经被我除掉了,我看你翁同后也将会成为秋后的蚂蚱――蹦不了几天了。我倒要看看你翁同和将给本宫耍什么花花肠子。

世铎、奕匡等人听到翁同和求见太后,也猜出他可能是为奕缳的事来的,就对慈禧说:“老佛爷,现在还真有不识趣的人呢,看来这翁同和好像是为奕缳的事来的。”

“翁同和是奕缳府上的红人,现在他的狐朋狗友被罢官了,他一定是来逞英雄的,本宫今天倒要看看他是如何替奕缳辩护的。你们暂且退在一边,本宫要单独和他面谈。”

可以说和奕缳为伍的人,慈禧都打心底感到愤恨,很想把他们一网打尽,但慈禧深刻的明白,现在的大清已经是处在风雨飘摇之中,外面列强对大清的疆土虎视眈眈,内部农民起义和骚乱不断,她慈禧对权利再偏爱,如果大清的江山都没了,她的权利何存呢,慈禧深深的明白现在的大清正是用人之时,指望平庸的世铎他们,根本无济于事,国家大事还需要找一些有头脑的人来商量。如果能把翁同和拉到我的阵营里来,岂不对我以后控制朝廷大权如虎添翼,再说我也可以更好的控制和监视光绪的举动。想到其中的利害,慈禧决定摆低自己的姿态,礼贤下士一次,希望能博得翁同和的欢心,顺利规入她的麾下。

慈禧打好自己的如意算盘后就急忙吩咐一声,“快把翁先生请进来,本宫要和他好好聊聊。”

门口的太监一声高喊:“请户部尚书翁同和面见太后。”

已经在门外跪候多时的翁同和,猛听到太监用如此谦恭的话传他,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想想以前这些太监仗着慈禧为他们撑腰对他们这些大臣总是趾高气扬、不可一世,今天怎么变了,难道是慈禧的意思,不知道这个老狐狸又在耍什么把戏,我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听到传唤后,翁同和赶紧大步迈进储秀宫,“微臣翁同和叩见太后,太后吉祥。”

“翁爱卿快快请起,翁爱卿一路奔波辛苦了,你姐姐的身体现在好多了吧。”

“托太后的福,她现在已经好多了。”

“翁爱卿难得回家一趟,应该在家多呆上些时日,怎么这么急就返京了呢?”

“微臣,微臣……”不知为何翁同和来时还满腹的雄心壮志,现在面对温和的异常的慈禧却不知如何是好起来。

“翁爱卿,有什么事尽管讲来,不要吞吞吐吐,本宫会为你作主的。”

“太后,微臣有一事不明,醇亲王究竟犯了什么错,您竟把他给革职流放,微臣和醇王交往颇深,深知醇王对我大清一向忠心耿耿,他不贪图名利,平时深居简出,一心想着大清的未来,看到大清的江山被列强糟蹋成这个样子,他常常痛心的流泪,他常对微臣说,他亏对列祖列宗,他没有尽好责任保卫大清的江山,为了大清的发展,他思索了很多道路,可就没有实践的空间啊,太后,您想想,现在我大清遭受了千年不遇的大困局,内忧外患形势之恶劣,是历朝历代无法想象的,在如此艰难的形势下,如果我们还一味的在内部争权夺利,岂不给外人以可逞之机吗,现在大清已经经不起什么大风大浪的折腾了,太后大清的崛起需要栋梁之材的支撑啊,醇王奕缳是我大清难得的人才,而太后您竟然听信谗言将他流放到东北,这不是我大清的一大损失吗,微臣恳请太后三思,收回对醇王的处罚。”

慈禧听完翁同和的一番痛述,刚才还希望“招安”的思想,一下子飞的无影无踪,她心里开始对翁同和恨之入骨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