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二卷 亲政 第八章 扫地出门

李梦 收藏 4 5
导读:光绪大帝 第二卷 亲政 第八章 扫地出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虽然慈禧心中明白,不把奕缳置于死地,势必会留下很大的遗患,但由于奕缳身为皇族,很难明目张胆地对他施以极刑,如盲目的惩治他,必然会引起朝野震动和黎民百姓的非议,这样将会对她的地位大大不利,慈禧深知即使对奕缳极为痛恨,也不能在现在这个节骨眼上将其害死,只有在暗中伺机行动才是主要的方式。这是后话,这里暂且不提。

慈禧和世铎商议好对奕缳的处置方式后,世铎就在慈禧的授意下,起草了处置奕缳的懿旨,其内容如下:

“醇亲王奕缳身为皇亲国戚,朝廷对他一直恩重如山,而他却不知报答,竟然私自结党营私,一再和太后争斗,严重破坏了朝廷众臣的团结,近日,奕缳又为了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竟然在宴请太后的酒菜中下毒,企图毒害太后,幸亏太后及时发现才幸免于难,奕缳如此大逆不道的行动,实在是可杀不可留,但念在奕缳为大清多年奔波的份上,没有功劳也有功劳,决定对其法外开恩,免其不死,但为了惩戒他的越轨行径,朝廷一致决定免去其醇亲王的尊号和世袭罔替的封号,将其全家发配到东北,看守祖陵,以观后效,其家产全部充公,以示警戒,钦此。”

懿旨起草完毕后,慈禧立即遣人前往醇亲王府宣布旨意。醇亲王奕缳对慈禧的阴谋早已有了一个大致的猜测,他觉得慈禧决不会轻易放过他的,因此对即将到来的处罚,奕缳显得很镇定,他泰然处之的等待着一切不理想的后果。

宣旨官到了醇亲王府后,啪啪一阵噪音,将慈禧的懿旨宣读完毕。奕缳的妻子听完懿旨后,也顾不上什么君臣礼节和王妃的仪态,竟然对慈禧太后谩骂起来,她指责慈禧是一个丧尽天良、心狠手辣的毒妇,她用残忍的手段夺取了她的儿子,现在又残忍的陷害他的丈夫,毁了她的家庭。可以说这是对慈禧血与泪的控诉,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除此之外她又能做得了什么呢,虽是一奶同胞的姐妹,但慈禧是君她是臣啊,一切仍得按慈禧的意志行事。

奕缳双手恭恭敬敬的接过懿旨,王府的人会认为王爷可能又会遭受重创,而昏迷过去,这一切猜测都没有发生,奕缳只是微微感觉有些失落之外,反倒觉得一下子得到了解脱似的,心胸也显得异常的开阔。五官一身轻啊,这难道不是自己向往的日子吗,自己一直哀叹为官的日子是何等的昏暗和凄凉,一直想找机会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寻找一片净土休养生息,只是过去自己总是牵挂太多,一直对权利和荣誉割舍不下,这才使得自己一次次不良小人所陷害。今天好了,什么王爷、什么军机大臣、什么金银珠宝统统离我远去了,我终于可以轻轻松松的做个凡人了,可以逍遥自在地过属于自己的生活了。但我奕缳绝对不会忘记今天的遭遇,我要韬光养晦,等待合适的时机。我一定会重出江湖,帮助我儿治理天下。这才可以说奕缳是一个城府很深、胸有大志的人,他对人生的起起伏伏看得如此淡薄,然而他有是一个不甘沉沦、和俗人为伍的人,可见如果将来他有机会复出,那将是插在大清疆土上的一把利剑,会为大清的崛起注入难得的活力。

不一会,一群士兵就冲进了王府,他们手拿慈禧亲笔书写的封条,将王府中的东西不分大小,一律都狠狠贴上了封条,看着偌大的王府,顷刻间所有的东西一下子都被充公了,福晋看了之后痛心不已。奕缳对这些身外之物,虽然也觉得有点舍不得,但又了这些又有什么用呢。所以他看着士兵们忙忙碌碌的在府里不停的搬运东西,一点都不难过,反倒是感叹自己为官多年,一向是勤俭守成,没想到家中还有这么一大笔财富,若想想那些贪婪的王公大臣们,他们家的财产又何止千千万万呢,这可是都是民脂民膏啊,大清能有今天的惨境,那些贪官污吏们的责任非同一般啊,看来国家要振兴,不除掉这些社会的大蛀虫,国家将得不到安定,人民将得不到幸福,整治吏治也是迫不及待啊。只可惜自己明白这个道理太晚了,我醇亲王府的这些东西可能又要落入贪财之辈手中了。

正当奕缳哀叹不已的时候,忽然从外面闯进一些手拿绳索和钢锯的壮丁,他们径直奔向那棵千年白果树,奕缳看到后,心里不免一阵剧痛,他真的于心不忍啊,这棵千年白果树一直都是烈祖列宗维护的神树,没想到竟然毁在他奕缳的手里,他觉得自己太愧对烈祖烈宗了,他心底恨透了慈禧,认为她不顾祖宗章法,肆意违背祖规,一定会遭到报复,将来她一定不会有好的下场,奕缳在心里愤恨的诅咒着慈禧。

士兵们清理完王府的财产后,就开始驱赶奕缳他们离开王府。奕缳又仔细看了看王府最后一眼,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王府。

醇王府毕竟是京城数一数二的王府,家眷和家丁自然不在少数,大约有五百人左右,这么多人一下子变得流离失所、无家可归,其中有很多人都是王府多年的佣人,对王府和奕缳夫妇的感情颇深,他们实在不舍得离开王府,离开奕缳,但这么多的人口,奕缳实在无力照顾啊,他只能每人发一些川资路费,让他们返乡自主谋生。这样大约有四百多人离开了奕缳夫妇,还有不到一百人随他们回倒东北老家,在这些人中,大多数是伺候王府多年的家丁,有很多人都已经到了垂暮之年,还有一些是满族人,他们实在不愿离开奕缳夫妇,都纷纷表示永远是醇王府的人,奕缳看到后异常的感动,他就勉为其难的将他们收留了下来,共同踏上往东北的征程。

走出王府的大门,只见周围黑压压的站满了老百姓,他们把奕缳等所有的人围在中间,有的人还高喊“醇王爷走好,醇王爷一路平安平安”什么的,感动的奕缳眼泪一个劲地在眼眶打转。当然其中也夹杂着一些不和谐的音符,有的人在慈禧、世铎等人的指使下,仍不忘散布谣言,说什么奕缳有今天的下场是罪有应得,这已经是太后对他仁慈的惩罚了,老百姓听了类似的谣言后,纷纷大骂他们诬陷好人,双方还差点动起手来,那些维持秩序的士兵见势不好,赶紧吆喝到:“谁胆敢和奕缳套近乎,就是和老佛爷过不去,如不听劝告,统统把你们抓进监牢。”经过这一恐吓,刚才骚乱的场面顿时安定下来,奕缳也不再逗留,害怕会因此殃及百姓,于是就率领众人向城门走去。

奕缳一行来到皇城跟前,迎面看见一支庞大的阵容在等待他的到来,走近一看,只见一定硕大的华盖下,端坐着耀武扬威的慈禧,她神采奕奕的看着奕缳的落魄样,心里得意极了。奕缳见此情景心里顿生厌恶之感,但自己是罪臣,不敢放肆啊。于是他紧走几步,率领众人呼啦一下跪倒在地:“罪臣奕缳叩见皇太后,太后吉祥。”

“起来吧,奕缳啊,本宫对不住你啊,但祖宗的法度我不敢违抗啊,本宫之所以会有此举也只是希望以后我大清不再发生类似的事情,以维护我大清的法章制度,只是这样太委屈醇王爷您了,本宫希望醇王能好好改过自新,收敛一下您那张扬的锋芒,等有悔过之意的时候,本宫再央请皇上将您接回宫,王爷您就好自为之吧。本宫也没什么好送的,就派了五十名御林军负责您的安全。”

奕缳一听就知道慈禧这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她哪里是在执行祖宗的法度啊,这明明是公报私仇,今天我奕缳不小心落入你的陷阱,但有朝一日你这个大逆不道的慈禧也绝对不会有什么好的下场,你派出的这五十名御林军哪是保护我的安危,分明是想监视我的一举一动,弄不好您还会指使他们暗中对我下手,以置我于死地啊,慈禧啊慈禧,你也太阴险了。

奕缳深知慈禧对他是机关重重,处处设防,但对于她的这番“好意”也不好推辞,就叩谢到:“奕缳自知罪孽深重,幸亏太后手下留情,奕缳才得以苟活于人世,奕缳返回东北后,一定认真面壁思过痛改前非,以求得烈祖列宗的原谅。对于太后不念奕缳的罪过,反而赐一支御林军保护罪臣的安全,罪臣肝脑涂地实在难报太后的大恩大德啊。”

“醇王严重了,你我本是一家,何必如此客套,你沦落到今天的这个地步,本宫也是于心不忍,本宫希望你能尽早回来,大清离不开你啊,大清很多事还需要你拿主意不是。”慈禧又假仁假义的安慰了一下奕缳,她一看时候也不早了,就大喊一声说:“送醇王返乡。”

紧接着一支仪仗队非常滑稽地大吹大擂起来,这哪里是发配犯人啊,简直就是在迎接贵宾,但你可别忘了,这对慈禧来说可是一件大喜事啊,她通过千辛万苦的阴谋终于扳倒了奕缳,这对她来说不应该值得庆贺吗,再说用如此形式送奕缳回乡,这不是可以好好戏弄他一番吗。你看看慈禧有多么地变态。

奕缳深知慈禧的用心,也就没有放在心上,对眼前的这出滑稽游戏,他觉得荒唐至极,他觉得这样的举动只有慈禧能办得出来,常人真是望尘莫及啊。奕缳在心里仍不忘好好的奚落慈禧一番。

接到慈禧出发的号令后,奕缳率领众人义无反顾的离开了繁华的京都,向他们的老家东北进发。其中路途发生的坎坷经历,自然多多,下文将一一道来。

送走了奕缳,慈禧真是了却了一桩很大的心事,多年的政敌终于被清除了,为了重新安排奕缳留下的空缺,慈禧颁布了一道旨意,让她弟弟文祥进入军机担任军机大臣,同时加封庆郡王奕匡为庆亲王,这样慈禧就组成了一个完全听命于自己的军机处,可以说朝中大权差不多已经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了,自己终于可以在朝堂之上为所欲为,再没人敢拿祖宗家法来顶撞她了,一切都按自己的意志安排好,慈禧忽然想起了志虚,她觉得这个人知道的实在是太多了,并且这个人阴险狡诈,他一定会利用近来所发生的事威胁我,对这么一个阴险小人,留在身边岂不养虎为患,还是尽早清除为好。想到此,慈禧对一向与他苟合的志虚下了狠招。

慈禧把世铎叫到跟前,向他讲述了志虚的危害,世铎也觉得应尽早将此人铲除,免得留下遗患。于是世铎就暗中指使了一名御林军头领去解决志虚。

志虚是何等的狡猾啊,近日来皇宫发生的一切他都历历在目,他太了解慈禧的为人了,除非是和她有着很深利益交往的人,其余的人她都一直忌惮在心,想想我志虚一心为她出谋划策,到头来竟然会可能被他她算计,看来我只不过是她行动的一枚小小的棋子啊。

前些时日,韩玉贵看到志虚为慈禧想出了那么多陷害奕缳的主意,还向他道贺说他离升官发财不远了,可没想到志虚却这样回答他:贫道云游天下,还是四海为家的好,闲来可以坐山观虎斗,闷来可以倾听松林万鸟鸣叫声,那是才是闲情逸致啊。”志虚一席话把韩玉贵给说的愣愣的。

“道长,追求功名利禄不是您一直向往的吗,今日怎么又萌生退意了呢,您是不是担心老佛爷赏赐您的官职太小啊。”

“哎,说来惭愧,想想昔日贫道一直把名利放在那么高的地位,而忽视了本属于自己最美好的东西,实在是追悔莫及啊。在宫中呆了这么些时日后,贫道实在觉得是无法适应官场的节奏啊,还是觉得少追求点功名,多享受一下人生为好。还有玉贵兄,希望你以后做事不要太鲁莽,凡事思量再三再作决定,还有要处处使太后满意,以防拂了她的心。”

韩玉贵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其实志虚只是希望他能够多堤防一下心狠手辣的慈禧而已,可以说志虚决定离开皇宫也是早已策划好的了,就在昨天他看到慈禧和世铎商量惩治奕缳的时候,他早已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了。

御林军跑到志虚的住处,发现早已是人走屋空。慈禧听到回报后气愤异常,她责罚世铎给志虚定一个莫须有的罪名,速速张贴告示悬赏捉拿。

第二日一张张醒目的通缉令张贴在皇城的每一个角落,上面画着志虚的肖像,并说明了他的罪状。

“妖道志虚平时借施法为名,不断敲诈勒索百姓的钱财,肆意抢掠和奸淫民女,近日他又接着为太后看病为由,闯入皇宫,盗走皇宫稀世珍宝数件,太后为之震怒,下令悬赏捉拿这个祸国殃民的妖道,凡有发现着,速速向当地衙门汇报,朝廷会有重赏。”

老百姓们看着告示,心里也不住的骂志虚,也难怪他平时做的缺德事实在太多了,在一个阴暗的角落,一个头发蓬松的叫化子看到告示后,不住的摇了摇头,幸亏我跑的快啊,要不我的脑袋早搬家了,看来皇城和道观我是呆不下去了,我还是去山东投奔我的好友济慈和尚吧,听说他正在组织一批人在练什么义和拳,好像是一个对抗清廷的组织,看来我志虚报仇雪恨的日子也为时不远了,到时搅他个天翻地覆,也别让你慈禧过得舒服喽。在后文书中,我们将会提到一起星云中国大地的轰轰烈烈的义和团运动,其中志虚将是一个组织者,这是后话,这里暂且不提。

也许会有人问,经常为难慈禧的只有奕缳一人吗,奕缳遭此冤案难道没有人替他辩护吗,慈禧能容忍这些眼中钉、肉中刺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