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二卷 亲政 第六章 蜈蚣作乱

李梦 收藏 4 2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正当奕缳备好酒席准备宴请慈禧的时候,不知为什么却节外生枝,发生了一件令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惊诧的事。一只大公鸡围着饭桌不停的狂叫,好像如临大敌似的。这只大公鸡反常的行动,使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将要有什么不祥的事发生。

此事的发生也绝对出乎奕缳的意料之外,看到这只发狂的公鸡,他不禁头皮一个劲的发麻,心想:我今天在这宴请的可不是一般的人物,弄不巧全王府的身家性命都会因此而葬送啊。奕缳在心里真是恨死这只大公鸡了。

慈禧看到一只大公鸡竟然敢来搅她的饭局,心中也极为不悦,心想,你家的主人存有谋反之意,没想到他家的大公鸡也不把我放在眼里,太不把本宫放在眼里了。慈禧怒目圆睁的盯着这只大公鸡,脸色极为难看,接着他又冷冰冰的看了看奕缳。四目相对,奕缳猛然感觉有一道冷光向他射来,吓得他浑身一哆嗦。奕缳赶紧避开慈禧的眼睛,唤来大总管王刚,命令他带着几个家丁把这只该死的公鸡给抓起来。

王刚也早就被这只大胆的公鸡给吓破了胆,他呆呆地看着这只公鸡在桌子旁上蹿下跳,茫然不知所措。忽然醇亲王的一声厉喝把他从迷惘中唤醒过来,他急忙招来几个家丁,就开始捉起这只大公鸡来,不知为什么这只公鸡显得极为灵敏,它在桌子旁一个劲地周旋,次次都能逃脱他们的抓捕,也难怪王刚他们不敢拼命的去抓,主要是害怕投鼠忌器,万一不小心,把这一桌子盛宴给弄脏了,他可担待不起,由此他们几个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有把这只公鸡给抓着,反倒是怕什么就来什么,就当他们追的正欢的时候,这只大公鸡好像发现什么东西似的冷不丁地向桌子上飞了过去,说时迟那时快,王刚也不顾把桌子掀翻的危险,朝着这只大公鸡就猛扑了过去,接着只听见哗啦一声声脆响,桌子上的碗盘一个个四零八落。王刚抓着手中的公鸡看到眼前的情景――傻了。

“没用的东西都给我滚,平时养你们真是白养了。”奕缳看到眼前糟糕的情景急忙向慈禧请罪到:“太后恕罪,生此变故实是微臣教导无方,让太后受惊了,微臣赶紧另备一桌酒席为太后压惊。”

慈禧冷冷的看了看奕缳没有言语,看得出她已经动了大怒,在她心里她已经将这发生的一切不愉快都和志虚捏造的妖龙联系在一起,她认为这只大公鸡的搅局绝对是受这只妖龙指使的,看来醇亲王的春秋大梦已经有点气候了,连一只小小的公鸡都不把我这个当朝太后放在眼里了,这还了得。慈禧越想越气,真想一甩袖子就走。但转念一想又绝对可疑,她心里想这只大公鸡为什么会和我过不去吗,莫不是真的是那只妖龙显灵了。她忽然对这只公鸡感起兴趣来。

“等等,先把那只公鸡留下,本宫倒要看看它和寻常公鸡有何不同,竟敢和本宫过不去。”

王刚不敢违抗,就把那只臭烘烘的公鸡拿到了慈禧面前,慈禧一指志虚,志虚急忙仔细端详这只公鸡来,从表面看这只公鸡和寻常的公鸡没什么区别,也不过是王府饲养的一只普通的家禽而已,但仔细一看就会发现,这只公鸡的鸡冠比平常的鸡要红上数倍,好像是整个鸡冠都充满了血似的,另外这只鸡的鸡毛大多数都直立立的竖着,鸡腿也极为僵硬,掌握了这些细节后,可以断定这只大公鸡一定是遇到了让它发怒的劲敌,不然它不会如此的斗志昂扬,看来周围一定存在什么不明之物。

志虚将自己的判断讲给了慈禧,慈禧听了极为好奇,她看了看周围没发现有什么让这只公鸡大发雷霆之怒的东西啊,难道是我身上的这股帝王之气和那条妖龙的霸王之气发生了纠葛,慈禧一个劲的惦记着那条妖龙,总觉得这只不寻常的公鸡是冲着它来的,正当他们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家丁急忙跑过来,大叫:“不好了,不好了。”

奕缳又一皱眉,不知又发生什么事了,他额头上的汗珠顿时滚落下来,“不要惊慌,又发生何事了。”

“回太后和王爷,刚才奴才把弄脏的饭菜都倒给府里的那两只大黄狗了,可谁知它们仅仅吃了一些肉之后,忽然口吐白沫,四腿朝天僵死了过去。”

奕缳一听,脑袋嗡的一下差点没栽倒在地,这还了得,这不明白着刚才那桌酒菜有毒吗。“什么,你说的是真的吗,它们有没有吃别的什么东西啊。”“回王爷,奴才在这之前没有给它们任何吃的。”

慈禧一听也惊讶的连嘴都合不上了,什么,那桌酒菜一定含有剧毒,好啊,你个醇亲王,你竟然对本宫生起歹心,想要把本宫置于死地,你太大胆了。

不一会有人把那两只死狗给拖了过来,奕缳一看证据都摆在面前,心里那个痛苦啊,真是无法用言语就能表达的了,他想来想去总觉得事情很蹊跷,莫非有人在暗中加害于他,这不可能啊,府中上下所有的仆人都对我忠心耿耿,莫非有人想加害慈禧,那也不会把我全家的性命给加上啊,奕缳怎么想也觉得不得其解,他不相信这桌酒席的菜有毒。于是他决定当众检验一下。

“王刚,你去把夫人饲养的那只小狗给我抱来,本王倒要看看是不是有人在其中捣鬼。”看来醇王是想当众证明一下酒菜根本没毒,慈禧对奕缳的举动也不表态,镇定地看着奕缳布置一切,慈禧心想,你就在我面前好好演戏吧。本宫倒要看你如何遮掩下去,任何阴谋诡计本宫都会识破的,哼!慈禧鼻子里猛哼了一声。

过了一会,王刚抱来一只可爱的狮子狗放在了众人的面前,奕缳又让王刚从刚才的酒席中取出一盘完好的牛肉放在小狗面前。小狗看到肉后,不顾三七二十一就狼吞虎咽起来,不一会就把整盘肉给吃了个精光,就当小狗甩甩脑袋想打饱膈的时候,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的事发生了,只见这只小狗忽然栽倒在地,口吐白沫,蹬了蹬腿就去找阎王爷了。

看着眼前真实发生的一切,奕缳也是有口难辩,铁证如山啊,他这明白是有心想置慈禧于死地啊。慈禧的妹妹看到这一切后造就晕过去了。

“太后,微臣是被人陷害的啊,您要为微臣作主啊。”说完扑通一声跪倒在慈禧面前。

慈禧脸色发青,眼睛死死地盯着奕缳,“奕缳,本宫一向待你不薄,对你全家更是关心倍至,朝中一再有人告诫本宫要堤防你的行动,本宫都斥责他们所言是挑拨离间之举,对你还是一如既往的信任,没想到你竟然会对本宫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想企图至本宫于死地,难道你想更换大清的江山不成。本宫一向认为你老实守成,没想到你的心比蝎子还毒,真是人心隔肚皮啊。本宫对你真是彻底失望了。”

慈禧指着奕缳的鼻子就是一阵破口大骂,她可能真的是发火了。也顾不上什么太后的身份,就在当场暴跳如雷。奕缳一个劲的磕头如捣蒜,一声不吭,任凭慈禧数落。奕缳心里清楚他今天的遭遇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面对此情此景,他即使有心想为自己辩护,又有谁能相信呢,慈禧一直都对他嫉恨在心,今天她岂能放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看来我醇亲王的死期是到了,究竟是什么人想暗害我呢,是慈禧指使的吗,哎,真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我奕缳遭此厄运也是上天对我的惩罚啊,死而死矣也是一个难得的解脱。可我这一家老小该怎么办呢,他们没有任何罪过啊,狠心的慈禧能不能放他们一马呢,只有天知道啊。

慈禧狠狠的骂完奕缳后,又说道:“今天要不是这只大公鸡显灵,本宫可能就要惨死于此了,看来这只大公鸡是本宫的救命恩人呢,韩玉贵你把这只公鸡带回宫内,好生饲养,它要是掉了半根鸡毛,本宫就拿你是问!”说完慈禧一甩袖子,率领着众太监和宫女愤愤的离开了醇亲王府。

等慈禧走了很长时间后,奕缳才从地上战战兢兢的站起来,他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呆呆的看了看这棵茂密的千年白果树,又看了看地上躺着的三条死狗,满脸的迷惘和不解,他不知道上苍为什么会如此的惩罚他们醇亲王府,为什么会有此变故呢,刚才所发生的一幕幕惊心动魄的情景不住的在他眼前晃来晃去。他觉得此事绝不是人为导致的,一定另有它因。因为在事发前,那只狂叫的大公鸡好像已经预示到有什么不祥的事情发生似的。莫非……。奕缳在心中思索着其中的周折,试图找出破解之法,却久不得其解。无奈之下,他命王刚速速把他的一些门客请到府上来商量对策。

再说慈禧愤恨地离开醇王府回到储秀宫后,她也觉得整个事情的发生很是蹊跷,她心里也明白奕缳是绝对不可能会在酒菜中下毒的,如果是奕缳有心这样做,那么他不仅冒着全家都被毒死的风险也承担着图谋发起宫廷政变的罪名,依奕缳胆小懦弱的性格,他是绝对不会冒此风险的。看来这件事是另有他人所为啊,如果真如此的话,那岂不是更危险,敌人在暗处,而我在明处,万一不慎就会遭受毒手啊。慈禧想到着心里不禁连打了几个冷颤。但她转念又一想,此种猜测也不是很妥。从今天发生的一切事情来看,最早发现菜中有毒的应该是那只大公鸡,但是公鸡根本没有识别有毒物体的能力啊,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慈禧想来想去也是百思而不得其解。她把志虚叫进来仔细分析其中的周折。

“太后,奴才也觉得今天发生的事比较蹊跷,奴才也认为此事绝非是醇亲王所为,他不可能不顾自己和全家的性命来暗害太后,如说是另有他人暗中做手脚想对太后不利呢,在清理上说得通,但事情奇怪的是发现其中有诈的竟然是一只大公鸡,这就让人有些不可思议了。大公鸡它无任何识毒的能力,但其毒却又是由它发现,这就让人大为奇怪了,奴才刚才斗胆进行一番猜测,奴才觉得其中的毒是由一种会释放毒素的物体散放出来的。问题可能和那只妖龙有很大的关系,是其企图在暗中加害太后。”志虚又开始胡诌起来。

“道长所言本宫觉得甚为不妥,你想如果那只妖龙有心想加害本宫的话,它也没有必要连它的主人的安危也不顾啊,道长刚才说存在一种会散毒的物体,本宫倒觉得有可能。”

“太后一提醒,奴才倒有点眉目了,奴才猜想这些毒可能是从树上的蜈蚣散发出来的,太后您想,蜈蚣和公鸡是一对天敌,公鸡见了蜈蚣就毫不留情,而蜈蚣自然也就对公鸡恨之入骨,难道今天酒席中发生的一切会和一只蜈蚣有关。当然奴才只是做一些大胆地猜测。”

“道长一说,本宫也觉得合理,看来这些毒素不是由蜈蚣散发出来就是由蜘蛛等其他一些物体散发出来的,如果真是这样大话,那本宫可就冤枉了醇亲王了。”

“太后又开始仁慈了,依奴才之见,即使不是醇亲王暗中做手脚,这一切也都是有意针对太后您的,太后您想,这只蜈蚣或蜘蛛早不下毒晚不下毒,偏偏等您就餐的时候下毒,这不明白是冲您来的吗,奴才猜想那条妖龙可能知道您要对那棵千年白果树不利,这才先下手为强,企图害死太后您呢,要不是那只神鸡暗中相助,太后今天恐怕凶多吉少啊。再说奴才今天对醇王的面相粗略看了一下,觉得此人耳大面方,很有一副帝王之相,如肆意放纵他,奴才担心有朝一日会放虎归山啊。”

“那道长的意思是将今天的一切就死死的扣在醇亲王的头上,并借此将他彻底击败,以绝后患。”

“太后圣明,这样太后您也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处置奕缳,而不会遭到天下百姓和朝中大臣的非议了,这岂不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太后怎能错过呢。”

“道长果真是能谋善断啊,那本宫就按道长的意思去办,来个一不做二不休,彻底杀杀他奕缳的威风,也好巩固本宫的地位长久不受侵扰。”

“奴才认为,醇亲王很快也会明白其中存在的缘由,相信他很快就会查出问题的症结所在,为防节外生枝,太后最好派人暗中去监视一下奕缳的举动,以防他狗急跳墙。”

慈禧点点头,遂命韩玉贵派遣一名太监乔装潜入王府,刺探奕缳的一举一动。

反回头再说奕缳,府内发生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早已把他的魂都给惊飞了,但他毕竟是经过大场面的事,一阵紧张错乱后,他很快就恢复了镇定,急忙派人把他的心腹门客都给请到王府中,商量对策。不久几名和奕缳交往过密的门客都齐聚醇王府。奕缳向他们详细说明了刚才发生的惊魂一幕,众人听后,也都感觉到此事的严重性,这可是图谋陷害太后的大罪啊,但仔细想来他们也都觉得此事是另有他因,如能查出真凶也许会还醇亲王以清白。

其中有人提议再准备一些酒肉置于原先位置,奕缳也觉得有重新检验的必要,就命人速速准备了一些肉类食品放在原处。待一切准备好后,稍稍等了一段时间,奕缳又命人抱来一只大公鸡放在附近,和起初的情况一样,这只公鸡也是狂叫不已,好像如临大敌似的。接着奕缳又命人把公鸡抱走,将桌上的菜肴端给一条狗吃,和意料中的一样,这只狗也是口吐白沫瞬间死去。

众人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真实的在眼前发生,心里也觉得有点毛骨悚然。有些胆小的人就开始怀疑有什么妖魔鬼怪在其中作怪,吓得脸色刷白。一些胆子大的人却充满了极大的好奇心,一心想把谜底给揭开。他们又叫人把那只公鸡放在桌子旁,只见这只公鸡一个劲的在桌旁走个不停,嘴里还不停的发出尖叫的声音。众人直勾勾的盯着它的一举一动,忽然这只公鸡好像发生了什么似的,一个凌空展翅向树上飞去,可能是由于树太高,这只鸡飞到半空中就落了下来,但它并没有气馁,仍然往上飞个不停,终于它成功了,只见这一次它从空中落下来的时候,嘴里衔这一只很大的虫子,众人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只超大的蜈蚣,看它的样子好像是一只蜈蚣之王,它又长又粗,就像一条小短蛇似的,让人看了之后心里都发怵。奕缳看到后,急忙命人把这只蜈蚣从鸡嘴里给抢夺了过来。这时有个眼尖的门客看到从树上垂下一条明晃晃的丝线,就像蜘蛛吐出的丝一样,有人检验了一下,发现这正是蜈蚣散发出来的毒线,终于一切都真相大白了,原来在其中滋惹是非的竟然是一只该死的蜈蚣。

奕缳了解了是事情的真相后,兴奋极了,他觉得自己终于可以洗刷大逆不道的罪名了,全家的身家性命终于可以保住了,他决定向慈禧奏名一切,以还他清白。

真相大白后,早有人飞快向慈禧回报了其中的曲折,慈禧能会就此放过奕缳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