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二卷 亲政 第五章 祸从天降

李梦 收藏 4 41
导读:光绪大帝 第二卷 亲政 第五章 祸从天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妖道志虚和心胸狭窄且嫉贤妒能的慈禧终于在各自目的的驱使下达成了一致协议,共同把矛头瞄向了醇亲王奕缳。慈禧欲借此机会彻底打翻一直在暗地里和自己争权的奕缳,而志虚则在不知不觉中立了大功一件,并离自己升官发财名利双收的美梦还有一步之遥。为此二人都沉浸在战斗前的喜悦之中。

慈禧听完志虚的建议后,禁不住竖起了大拇指说道:“道长的计谋真是高啊,依本宫看就是当年的张三丰道长和您相比也是望尘莫及啊。如这件事大功告成,本宫就把你留在身边做军师了,呵呵。”

志虚一听大喜过望,急忙跪下叩头道:“奴才叩谢天恩,太后如此厚爱奴才,奴才一定对您忠心耿耿,万死不辞。”

“你是本宫的救命恩人且你又如此的足智多谋,封你个一官半爵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以后只要你认真为本宫办,本宫绝对不会亏待你的,还有关于这次的密谋你要绝对保密,不得走漏半点风声,如你胆敢泄密,小心本宫把你碎尸万段,诛你九族。”

“奴才一定守口如瓶把这件事做的有板有眼,定会达到惩治奕缳的目的。”

两人密谋了很长时间,志虚才离去。那么他们两个人究竟是如何由这棵千年白果树而借题发挥的呢。且看下文。

第二日晴空万里、烈日骄阳,已经接近暮秋的天气不知为何却不正常起来,热的透顶,街上行人也极为稀少,都躲在家里以熬过这反常的天气。醇亲王府:府外燥热异常,府内却清爽宜人,郁郁葱葱的千年白果树将整个王府笼罩在一片阴凉之中,树下一个木质方桌,桌上摆放着一个精致的茶壶,一缕缕清幽的菊花茶香从里面尽情的飘出。桌旁一张宽大舒适的藤椅,藤椅上懒洋洋的躺着大病初愈的醇亲王奕缳,他眯缝着眼,悠然自得的享受着这难得的清凉,一会他抬抬头看了看这可硕大的千年白果树,心里乐啊,心想多亏这棵神树保佑啊,我老头子才可以在这么反常的天气里享受这惬意的生活,真是上天的极大恩赐啊,多想能永远在这树下享受生活,享受人生,远离那污浊的官场,远离那勾心斗角的争斗,做一个悠闲的隐士,平时欣赏欣赏字画,兴致好的时候再尽情赋诗一首或弹一曲清平调,那样的生活真是赛过神仙啊,无奈自己生在帝王之家,自己不得已要注定在官场挣扎一生啊,正所谓生在这样的环境中,被逼无奈啊,想逃出去到深山野林去过快活日子,但又舍不得我那宝贝儿子,只能由着这身老骨头在这硬撑啊,可叹我奕缳一生于世无争,却仍然摆脱不了那么多的闲言碎语,做人真难啊。

醇亲王有如此多的感慨也难怪,他这一辈子经历了实在是太多的大风大浪了,咸丰朝时,他在咸丰的主持下很不情愿的娶了慈禧的妹妹为妻,从此他的命运也就不自觉的和慈禧拴在了一条绳上。北京政变时,他是慈禧的盲目追随者,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慈禧那么的忠心耿耿。同治驾崩,自己的儿子荣等大宝,但当他听道这道旨意的时候,他没有欢呼雀跃,而是昏死在朝堂之上。随着光绪的年龄一天天增长,他内心的恐惧也一天天与日俱增,他深知皇宫可不是享受荣华富贵的地方,这里充斥着权利的争夺与兄弟间那毫无感情的厮杀,自己每想起那场血淋淋的政变,现在还心有余悸。现在自己的儿子是大清的皇帝了,自己也一下子被推到了历史的前台,自己再于世无争也会不经意间被称为最有权利的亲王。哎,人生真是一个怪圈,自己不想得到的东西,它偏偏天天都跟着你,自己极其渴望得到的东西,却是那么的可遇而不可求,人难道就不能摆脱命运的羁绊做一个真正的自己的吗,无奈自己已经被牢牢的拴在权利这个害人的柱子上了,自己的生命甚至全家的性命还有那宝贵儿子都被它圈锢起来了,自己只能勇往直前的走下去,去和命运搏斗,去和邪恶较量!!

正当奕缳胡思乱想的时候,忽听一声刺耳的公鸭嗓子响起:“皇太后驾到”,吓得奕缳一卟愣脑袋,“狗娘养的,老子想清静一会也不能”。但当他听到是慈禧上门的时候,心里突然翻了个,“这么热的天,她不在皇宫好好呆着,到我这破落王府干什么呢,莫非又没安什么好心,这个老太婆不得不防啊。奕缳心里不停的盘算着,急忙迎了出去,只见一定硕大的华盖下,慈禧不停的擦拭着额头滚落的汗珠,向醇亲王款款走来,奕缳看到慈禧那矫揉造作扮清纯的样子就感到恶心,待走到慈禧跟前的时候,奕缳急忙跪倒:“臣奕缳叩见太后。”“醇王爷快平身。”

慈禧望了望这棵郁郁葱葱的白果树也打心底地赞叹其伟岸和挺拔,在今天如此燥热的日子,这棵下竟然凉风习习,伴随着阵阵花香,使人都有点迷醉了。慈禧又低头看了看树下的茶桌,就对奕缳说:“醇王的王府真是个风水宝地啊,现在全京城都被笼罩在一个火炉之中了,就连本宫的寝宫都快让这燥热的天气给蒸透了,害得本宫全身都起了很多痱子啊,可没想到您的王府却像春天一样凉爽宜人,怪不得王爷能有这般闲清雅致在这品茶赏花,本宫真是羡慕啊。”

“太后过奖了,臣也只是占了烈祖的光而已,想想这座昔日荣亲王爷的府邸竟会成文微臣的王府,微臣真是倍感荣幸呢。皇宫有那么好的通风设施,微臣这小家破院怎能和太后的寝宫相比呢。”

“要说以前,本宫的寝宫也真的极为凉爽,可经过英法那帮长毛贼的一番少杀抢掠,把那么好的一个院子都给糟蹋了,此后本宫就沦落到现在到储秀宫了,哎,现在想起来本宫都打心底恨那帮长毛贼。”

奕缳心里明白,慈禧说的是1860年英法进北京火烧圆明园的事,当时的圆明园是一个不错的避暑胜地,每逢炎夏来临的时候,皇上和后宫的妃子们就移居于此以躲避烈日骄阳,但英法联军一把火,整个圆明园一下子全部化为灰烬,昔日的避暑胜地也只剩下一些残垣断瓦。圆明园被毁使中国丧失了一个豪华的世界独一无二的园林,更使皇宫丧失了一个绝佳的避暑良地,从此后宫的妃子们不得已只得屈居于昔日的宫殿之中,为了能改变此种局面,同治皇帝在位时曾想恢复圆明园,重修三海工程,无奈当时朝廷财政吃紧加上以恭亲王奕忻为首的一批朝臣的极力反对,三海工程没有被提上日程。现在慈禧当政她早就对现在的皇宫不满意了,她认为像她这样一个功德无量的太后怎能屈居在这样一个如蒸笼般的寝宫呢,再说她的六十大寿马上就要到了,如没个体面的地方怎么能够办得隆重呢。因此慈禧极力促成要重修三海工程,重建圆明园。现在恭亲王已经离职在家,奕缳又处处由着慈禧的性子干,军机处的大臣门一个个都是慈禧的跟屁虫,整天在她周围拍马流须,并把促成圆明园的修建作为讨好慈禧的最佳手段,这样三海工程虽没有正式宣布开建,但暗中工程已经开工了,奕缳呢明知道无力阻拦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凭这个老太婆胡闹下去。

“让太后屈居在如此狭小和燥热的寝宫里,实在是太委屈太后了,微臣一定尽快督促三海工程的修建,让老佛爷尽早搬回圆明园。”

“你能有这份心就够了,现在朝廷对三海工程的非议很大啊,本宫还真担心又会半途而废啊。”

“微臣想这次的重新一定是民意所归,这些年太后为大清鞠躬尽瘁操办了那么多大事,使大清国泰民安,万民对您敬仰倍至啊,为您修建一座园林,大家定会鼎立支持的,待皇上回宫后,微臣再率领众臣请求皇上诏告天下,使工程得以名正言顺的执行。”

“本宫真不希望有人在提出停止三海工程的建议了,本宫的耳朵听见这些建议就发疼,以后三海工程的一切事宜就交给醇王您了。”

“微臣一定尽力办好此事。”

说完奕缳赶紧命人准备府内最好的茶叶和糕点让慈禧在树下乘凉品茶,这时慈禧的妹妹也就是奕缳的妻子过来向慈禧请安。这对昔日一同进宫的姐妹,自从光绪皇帝被抱进宫后就再也没见过面。几年过去了,妹妹已经头发花白,脸上不满了皱纹,显得极为沧桑。而大几岁的慈禧却显得非常年轻,脸上没有常人应有的皱纹,皮肤光滑嫩白,满头的青丝乌黑发亮,根本就看不出她是一个快要六十岁的人了,妹妹见到姐姐后,再没有了当初那种姐妹情深的感觉了,妹妹心里充满了对慈禧夺子的愤恨之情,她呆呆的望着昔日的姐姐,傻傻的给她叩拜请安。慈禧看着自己的妹妹竟然沦落到如此沧桑的地步,心里也一阵荒凉,再想想自己尽享人间的荣华富贵,而一奶同胞的妹妹又得到了什么呢,我先是夺走了她的儿子,现在又想加害她的丈夫,我真是太愧对于她了。但我也这是无奈之举啊,这不都是为了权利之争吗,不是说无毒不丈夫、最毒妇人心吗,我如不好好惩治他们,我能有今天的地位吗,既然做了就要继续做到底,慈禧刚才心中那点仁慈之心一下子又被冲的荡然无存,魔蝎凶狠的心理又占据了她的大脑制高点。

慈禧轻轻的拉着妹妹的手说:“今天燥热异常,在宫中实在是呆不下去了,听说王府有一棵硕大的白果树可以驱热纳凉,又一想很久没来看妹妹了,就顺便到府上看望一下,妹妹近来身体可好啊。”

妹妹强挤出微笑说:“托太后的福,妹妹身体还好,前几天听说太后生病了,也没过去探望一下,还望太后不要责怪。”

“前些日子也是偶感风寒,现在已经大好了,也难怪啊,你们这些王妃不招不进宫,也想不到本宫,至少应该主动进宫陪陪我吗。一定要让本宫亲自上门造访不成。”

“太后言重了,怎敢有劳太后圣驾来探望臣妾,臣妾有时也很思念太后,很想进宫去探望您,但没有太后的懿旨臣妾怎敢轻易进宫啊,万一太后怪罪下来,臣妾可担当不起。”

“呵呵,说到底还倒都是本宫的错了啊。你们啊。”说完慈禧拍了拍妹妹的肩膀爽朗的笑了。

“太后您还是坐下品尝一下臣府中的茶味道如何。”“好好,今天也难得有如此的雅兴,那本宫就不客气了。”说完端起味道清幽的菊花茶细细品尝起来。

“嗯,不错,在如此烈日炎炎的日子里能有如此闲清雅致品茶赏花真是难得啊。”说完慈禧好像触动了什么心事似的,望着这棵白果树发起呆来。

“真是难得的一棵神树啊,只是怎么能生出妖孽呢。”

奕缳一听就纳闷,慈禧嘴里嘟噜什么呢,什么妖孽妖孽的,莫非她最近几日不正常还是怎么的。

“太后,您说什么妖孽啊,莫非又有人得罪您了不成。”

“哦,哦,没什么。本宫只是觉得这棵白果树真是棵难得木材啊。如果能用这么好的木料做圆明园大门的顶梁柱子,那还不保证它千年无忧啊。”

奕缳一听慈禧竟然也对这棵白果树起了贼心,心里就有点愤愤不平起来,他觉得慈禧也太霸道了,对于这棵白果树列祖列宗都明言要好好照顾,因为它是一棵难得的神树。你慈禧明知就理竟然还打它的主意,真是视列祖列宗的交待于不顾啊。奕缳心里明白慈禧之所以会有此举它意不在这棵树,而是想借机惩治一下他奕缳,给他来个下马威,既然烈祖列宗的章法都敢不顾,对一个小小的醇亲王他有怎么能会放在眼里,你醇亲王以后最好还是乖巧点好,否则你的下场就会和这棵树一样,皇帝的生父也这样在老子面前不好使。

奕缳想到这连肺都快气炸了,他真想大发雷霆一下,但转念一想还是尽量少生是非为好,万一和慈禧的关系闹僵,这个毒辣的女人是什么事都能作得出来的,还是勉为其难答应他算了,免得以后她会找光绪的麻烦。奕缳思前想后还是屈从了慈禧的淫威。

奕缳乐呵呵的说道:“如太后觉得这棵白果树是块上等的木料,那臣就权当送给太后的礼物,也好为圆明园的修建做点贡献。臣明天就把这棵树伐倒,亲自送到圆明园,也表表做臣子的一片孝心。”

慈禧心里想,算你这个老匹夫还识相,跟本宫作对,你再长几年见识吧。慈禧见奕缳答应下来了,就急忙接下来说道:“那本宫就为难王爷了,这么一棵好数王爷可要忍痛割爱了。”

“太后太客气了,为太后颐养天年送上一点小小的礼物也是臣子的一片心意,还望太后不必推辞。”

两人又彼此谦恭了一会,过了不久,奕缳又命人在附近准备了一桌酒席,让太后留在府中用膳。

就当慈禧一行前去进膳的途中,忽然看见一只大公鸡发疯似的在院里叫个不停,惊得奕缳一皱眉,不知道又发生什么不祥的事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