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六篇 南沙群岛 第十章 敌后特工

yuertou 收藏 27 159
导读:华夏春秋 第六篇 南沙群岛 第十章 敌后特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周总,你先去休息下吧,你已经三天没睡觉了。”董震华看到袄周国辉强撑硬支的样子,心里很是不安。

人的神经就如同一根弦一样,如果一下绷得太紧,就很容易断裂,后果将非常严重。而现在周国辉就如同一根绷得太紧的弦,随时有崩溃的可能,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了,仍然如同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一般,身体早已经疲惫不堪,完全是靠着坚强的毅力支持着。

“再等下吧,前线有消息了吗?”一丝青烟从周国辉的指间缈缈升起,他却没有放到嘴边,手指略微有点颤抖。

董震华知道周国辉问的是关于潜艇部队的事情,心里犹豫了下,还是说道:“从接到他们的消息之后,暂时还没有他们的消息,但是海军与空军已经控制了周围海域,应该很快就会回来了。”

周国辉点了点头,不再说话。他知道核潜艇在回到港口之前,是不会随便发送消息的,除非有非常重要的情况要汇报。虽然他们已经发了几道命令出去,但是一直没有收到反馈,已经三天了,三天时间将改变很多人的命运。

“周总,总理那边的事情,要怎么交代?”一般的小事,董震华并不会去麻烦周国辉,现在问的就是大事。

因为中美海军已经实际交战的事情,现在中美双方在台下已经闹得不可开交了。虽然都还没有抖上国际舞台,但是现在外交场上,中国政府必须要拿出足够的砝码来,不然很难在美国那直起腰来说话,大国之间的政治就是实力的对比,只有自己更强,才能够取得更多的利益。而王一林就是在催着周国辉尽快把中美海战的详尽报告交到外交部去,好让中国政府可以在对美国的外交中占据主动。

“再等一等吧!”周国辉现在拿不出满意的报告来,因为实际交手的中国潜艇现在还没有消息,就算是那些海军与空军的反潜搜潜部队都在全力找自己的潜艇,但是一直没有消息。周国辉只有放开这件事情,问道:“对了,印尼那边有消息了吗?”

“应该快了,昨天谈步声谈局长已经把那边的行动情况交了过来,最迟今天就能够搞到确切的情报了。”董震华比周国辉还要累,虽然他并不直接指挥军队,不总揽大局,但是却必须要在下面协助周国辉工作,要随时补充周国辉没有注意到的地方。

“恩,好吧,你出去看下有没有什么新的消息,三天了,还不见动静,确实有点奇怪!”周国辉说完,就闭上了眼睛,靠在椅子上小酣了起来。

董震华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他知道周国辉说的是什么。

中美之间已经实际交手,已经成了众所周知的秘密,因为现在当事双方都没还没站出来承认这件事情,所以国际舆论一直只是在猜测。而周国辉说的不正常,就是与这件事情有关。既然美国都要插手到这次战争行动中来了,那为什么那些还在旁观的国家没有动静呢?最特殊的就是越南。

中国这次对南沙群岛用兵,虽然现在兵锋指向菲律宾与印度尼西亚,但是谁都知道,占据着南沙群岛最多岛屿的国家是越南,而且中国与越南早在几十年前,就在西沙群岛上打了一次海战,最后中国顺利收回了属于自己的领土。而现在,火都烧到了眼皮子底下,等中国空出手来,迟早要对越南占领的那些岛屿开刀,即使越南在上次与中国的边境冲突中,被解放军打怕了,但是到现在还没有反应,实在有点不正常。

“周总,周总!”不一会,董震华急匆匆的冲了进来。

“怎么了?有什么好消息吗?”周国辉身子一震,坐直了,看到董震华那兴奋的样子,就知道有事情了。

“两个消息,一好一坏,你先听哪个?”董震华卖了个关子。

“你小子,在这时候还有心情涮我,先说好的吧!”周国辉笑了笑,对这个幕僚并没有生气。

“我们的潜艇回来了,才到湛江港,具体的战报马上送来,但是听说,他们干掉了美国的‘弗吉利亚’,真是太让人兴奋了……”这确实是条让人兴奋的消息,但是董震华见到周国辉脸上并没有笑出来,一下语塞,没有说下去。

“我们潜艇的伤亡怎么样?”周国辉带点悲伤的问道。

“情况不是很好,那两艘常规潜艇被证明已经沉没了,093也伤得不轻,最后五十多公里还是靠的蓄电池驶回来的……”董震华知道问题出在哪了。“弗吉利亚”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潜艇,093就算干掉了它,也肯定受了很重的伤。

“不算是好消息啊,至少对总理他们来说,这绝对不是好消息,现在就要看总理怎么去处理这件事情了,希望美国人认识到了我们的强大,暂时不要插手进来……”周国辉忧郁的摇了摇头,并没为这件事情觉得高兴,“算了,等战报传来,你留底后,给总理发一份去,我们能做的就这么多,只要军队在前方打好了,政府的压力也就轻了很多。”

“好的,我马上就让人去办!”董震华没想到自己认为很好的消息却碰了个钉子,神色有点尴尬。

“对了,另外催下总理他们,我们的物资调集得怎么样了?不,这事不急,等战报送来,一起送过去,这样更有说服力!”周国辉有点像是自言自语,“好了,那不好的消息是什么呢?”

“越南已经开始有动作了,在边境线附近集结了三十多万的军队,情报部门的分析也过来了,你先看看!”董震华把自己以及事先看过的这份报告给了周国辉。

“哦,越南人可能打,或者可能不打,只是威胁。这哪是什么情报啊,小孩子都想得出来!”周国辉翻了下就合上了,脸上却并没有不满,“好,这确实是条好消息,去把谈步声给我找来,顺便把龙宏明也叫来,既然越南人下不定决心,我们就推他一把!”

“周总,这是不是太急了?”董震华一愣,知道周国辉这下要玩狠的了,要把越南人逼上绝路。

“不,这正是我们的机会,越南人不是东盟里面叫嚣得最厉害的一个吗?现在我们把这个出头鸟给打下去,那就堵上了别的国家的嘴,对我们今后的战争以及外交有很大的帮助,而且这一仗要打就要打出个名堂来,要让越南人永远记住,他们不过是一个弹丸小国,永远不要夜郎自大!不,这还不行……”说到最后,周国辉突然焦虑了起来,站起来在房间中走了几步,才又说道,“先把这事报上去,直接报军委,给主席与老赵他们看下,让他们拿主意,这次一定要打出我们的国威来,陆军不是说没事干吗?那就给他们找块大的骨头去,让他们好好啃一下,也好看看这个老大哥有没有被这些年的改革春风给吹软了!”

“好的,我马上就去办,要先通知谈步声与龙宏明吗?”

“要,马上叫他们来,送上去不过是个形式上的事情,肯定没有问题,我们必须要马上制订计划。”周国辉一点都没有犹豫,看到董震华就要退出去了,赶紧就把他叫住,“对了,时刻关注印尼那边的局势,有情况马上通知我。”

“周总,你还是先去休息下吧,那边我会关注的!”董震华声音有点颤抖。

“不行啊,想到这就件事情,我就睡不着,虽然只是一名特种兵,但是他可是我们军队的代表,是为了保卫我们民族的利益而被俘的,这才是国家的栋梁,我们最可爱的人!”周国辉说完,黯然的坐了下去,假寐了起来。

董震华含着泪水点了点头,再不说什么,赶紧出去处理手中的事情去了。

印尼首都雅加达,一座伊斯兰清真寺旁边的一家小咖啡店中。

一名皮肤黝黑,身穿一件印尼人常穿的蓝底红格衬衫,还戴着个大墨镜,三十来岁的青年人已经在里面不显眼的角落里面坐了两个多小时,手边的咖啡已经换了三次了,一份报纸也反复翻了三次,都快要被翻烂了。

青年人不时的转过头去看外面街上的行人,好象是在等什么人一样。虽然中国海军与空军已经开始正式对印尼进行打击,但是雅加达街头仍然看不出一点战争的恐怖气氛,出了偶尔经过的印尼军队表示着这个国家正在受着战火的煎熬外,一切与和平时期并没有什么分别。

“先生,里面请,请问要点什么?”门边的女服务员礼貌的招待着一名才进来的客人。

“不用了,我是来找人的。”那有着印尼血统的年轻人看了眼角落了拿着报纸的那人,就径直走了过来。

“先生,你要点什么?”女服务员也跟了上来。

“来杯咖啡吧,多加点糖。”那才近来的年轻人随便打发走了女服务员。

咖啡店里的生意并不好,也许是因为时常有空袭,所以并没多少人愿意到这来消遣时光了,战争的影响在暗中特别明显。

等女服务员一走才来的年轻人赶紧把一个用大文件袋包好的,四四方方的东西交给了大墨镜,说道:“这是你要的东西,我的呢?”

“呵呵,你放心,我们已经帮你安排好了,只要我把这东西送回去,正式是真实的,那么就马上满足你的要求!”大墨镜拍了下带子,迅速的装进了旁边的公文包中。

“那好吧,希望你们快点,已经有人怀疑到我的头上来了。我也不想再做这些事情,我……”年轻人有点犹豫,

“放心吧,你已经为我们做了很多事情,我们不会忘记你的,再过两天就好了!”大墨镜这话几乎等于没说。

“恩,那好吧,我也要快点离开这,希望你们能够快点来接我……”见到女服务员把咖啡送了过来,青年人收住了嘴。

“两位请慢用,还有什么需要随时可以叫我。”因为客人太少,女服务员的态度分外客气了几份。

“好的,你先去忙吧!”青年人支开了女服务员,她这时候却没什么好忙的了。

等女服务员走开,大墨镜迅速的拿出袋子里面的东西,一张保护得很好的光盘,还有一个微型胶卷以及一大叠照片。大墨镜迅速用微型播放机浏览了一遍光盘的内容,翻了下照片,满意的点了点头,确认这正是他需要的东西。

“好,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们都早点回去,你安心等我的消息,这段时间不要再做什么动作,到时候我会派人来接你的。”大墨镜收好东西,顺手拿了一个装得满满的大信封出来,“这是先给你的二十万,你先把家人都安排到国外去,这样安全一点。”

“好的,我马上去办,希望你们能够快点,我也隐瞒不了多久,到时候查起来,就麻烦了。”青年人看也没看,就把信封揣进了包里。

“放心,我们都会安排好的,那我先走了!”大墨镜说完,就看到外面停了几辆警察的巡逻车,眉头一皱,一把按住了旁边惊慌的年轻人,“你先坐一会,不要急着出去,并不是来找我们的,我从后门走。”

“恩!”年轻人轻应了一声,理了下不合环境的西装,又坐了下来。

大墨镜走到了柜台边上的女服务员那,瞟了眼已经下车的几名警察,礼貌的问道:“对不起,你们这的洗手间在哪?”

“从这过去,后面就有,左边的是男洗手间。”女服务员给大墨镜指明了方向。

“谢谢了。”大墨镜礼貌的笑了笑,推了下墨镜,转身就迅速的朝后门的洗手间走了过去。

在大墨镜离开吧厅的时候,外面的几名警察也走了进来,样子看起来是在巡逻的奸邪到这来透口气,喝点水。这咖啡店旁边可是印尼有名的大清真寺,所以这里的安全保卫措施非常严格,经常有警察在这附近转悠,当然,来照顾这家咖啡店的人也不少。

年轻人拿起了桌子上的报纸,装着专心的看了起来,但是目光却时不时的在看向那几名警察。而其中两名警察也在不时的看向他这边,以及身后通往洗手间的过道。

大墨镜一进了洗手间,检查里面并没有另外的人之后,迅速的拆下了窗户上的窗框,确认外面没人之后,取下了脸上的人皮面具,丢进便桶里面,用水冲走后,才迅速的翻了出去。

一到外面,大墨镜迅速的从旁边的垃圾桶里面找出了一个密封好的塑料口袋,里面是一套体面的西装,还有一双皮鞋,以及一些随身物品。

他也并不是印尼人,是个纯统的华人,或者说,当他穿好衣服之后,更像是个日本人,不管是从气质上,还是打扮上来看,都像是日本大使馆的外交官员。

他是中国卧藏在日本的特工,也算得上是卧底人员了,而他现在的真实身份是日本驻印尼大使馆的二等外交官员,拥有外交赦免权。

“呵呵,终于完成任务了,有什么头痛的事情,就让日本人去烦恼吧!”临走前,他还在垃圾桶里留下了一些可以证明他日本外交官身份的东西,连同他开始穿的那身衣服以及那个公文包都留了下,把才得到的那个文件袋在西装里面揣好后,迅速的向巷子另外一头的大街走去。

一出巷子,他马上愣了一下,这条大街上都是警察与军队。难道我被发现了?他惊讶了一下,但是想到现在是日本外交官的身份,也就不再犹豫,向外面走了出去。

这时候,咖啡店里,那几个先进来打头阵的警察等了半天,都没见有人从洗手间里出来,心里也急了起来。

其实这些人都是印尼的特工,他们只是借用了警察的身份。

“瓦西尼,你带人进洗手间,我们去抓住那人!”

“好的,舒瓦,注意点,小心他们狗急跳墙!”

舒瓦点了点头,对后面的两名同事招了下手,就向那个被报纸遮住了大半个身体的年轻人走去。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难道他们是来抓我的吗?不会吧,怎么这么快,不要,我……年轻心里一慌张,手已经颤抖了起来,身体更是有规律的抖动着。

“你是乔托先生吗?”舒瓦很礼貌,但是却让听到的人不寒而颤。

“是,不是……你是?”乔托惊慌了起来。

“我是特别安全处的,请你跟我们走一躺。”舒瓦说着的时候,瓦西尼已经带着三名特工冲进了后面的洗手间。

那女服务员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大的场面,早吓得一下瘫倒在了地上,昏了过去。

舒瓦话一说完,旁边的两名助手已经动起手来,把乔托反铐了起来,向外面的警车拖去。

“不,我不是,我什么都没做,不要拉我啊!”乔托惊恐的叫了起来,但是越叫,越让人觉得他有问题,效果越来越糟糕。

“舒瓦,里面没人,窗户被锹开了,应该已经让他溜掉了……”瓦西尼气喘吁吁的跑了出来,一脸的惊恐。

“还不快去追,他肯定没有跑远。”舒瓦也急了起来。

“他们已经去了,我们要不要让人包围这?”

“当然要,你快带人去追!”舒瓦气急败坏的把桌子上的两只咖啡杯狠狠的摔到了地上,“总部,我们已经抓到了乔托,但是接头的耗子跑掉了,请求支援。”

舒瓦把情况汇报完之后,也快步跑到了咖啡店后面的巷子中。

这时候,大街上,一名少校军人拦住了那名日本外交官。

“先生,这里已经被军事管制了,请出示你的证件。”少校军官很礼貌。

“被管制了?我怎么不知道啊?”日本外交官惊讶了起来。

“是的,我们才接到了封锁令,请出示你的证件。”少校军官有点不耐烦了。

“哦,这样啊,我是日本外交官。”他却并没有拿出证件来。

“请出示你的证件!”少校军官可不买这帐,马上示意后面的军人做好了准备。

“好的,这是我的证件,但是我要代表日本政府,向你们提出强烈抗议,竟然公然拦截大使馆官员……”外交官说着,还是老实的把证件交了出来。

“你到这来做什么?”少校军官确认了对方的身份,却并没有放行的意思。

“当然是来朝拜真主的,难道有问题吗?我可是虔诚的伊斯兰教徒!”日本外交官笑着接过了自己的证件。

“当然,山田先生,真是麻烦你了,不好意思!”少校看到对方是惹不起的日本人,而且对方的态度也转变了不少,就不再那么高傲。

“好吧,这件事情我会向上面反映的,希望不要影响到我们两国间的关系!”山田说得很有底气,且还略带点气愤的样子。

“不会的,不会的,我们只是执行公务,如果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要山田先生多多担待。”少校军官想到惹上日本人,那他不要说今后的前程,恐怕连现在的位置都保不住,肯定不送到前线当炮灰,心里也害怕了起来。

“好吧,希望是这样,那我现在可以走了吗?”山田不等对方回答,已经大步的向外面走去,他的车就停在不远的地方,开始他已经浪费了很多的时间。

这时候,舒瓦也已经到了后面的巷子里。

“舒瓦,你看,这些东西是什么?”瓦西尼皱着眉头把垃圾堆里面的找到的那些东西拿了出来。

好臭,舒瓦捂着鼻子看了起来,马上眉头也皱了起来:“不会吧,难道是日本人干的?他们与这件事情无关,难道日本人吃多了没事情做?”

“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还是先去问一下,希望这只是个圈套!”瓦西尼想不到别的办法了。

很快,他们就找到了在外面指挥军队执行封锁的那名少校,了解了情况后,三人都心事重重,谁都说不出话来。现在要去追山田已经迟了,山田早在十多分钟前,就架着车离开了,如果真是中国特工的话,肯定在半路换车,才不会笨到让人追上他。

“算了,这事情我们处理不了,我看还是先交上去,看看上面怎么办吧!”舒瓦做了个最简单也是最好的决定。

很快,这条消息就传到了印尼总统的办公室内。

“什么,你们这群饭桶,这么多人都让他给跑了,还不给我全城搜捕,那份东西要是找不回来,你们就等着上前线吧!”印尼总统狠狠的把电话挂上,招手把旁边惊慌的秘书叫了过来,“去,叫外交部长去找日本大使馆,查下那个山田到底是什么人,这件事情绝对不能有疏漏!”

“是的,我马上去办!”秘书迅速的退了出去,看来他更不愿意在总统发火的时候留在办公室内。

不到十分钟,秘书再次走了进来,战战兢兢的把一份文件放到了总统前面:“这是日本大使馆给我们的资料,你看看吧!”

“什么,他们也不知道,难道日本人都是饭桶吗?”总统翻了下文件,狠狠的甩在了桌子上。

“不会的,日本人绝对不会干这样的事情,他们拿着那份东西也没有什么用,最多打击下中国人的士气,但是也会把中国人的仇恨转移到他们身上去……”总统喃喃自语的说了起来。

“总统,中国人对日本已经很仇视了,就算再多点,也不是什么大事吧!”秘书小声的提醒了下。

“放屁,我当然知道中国人仇视日本人,没有一个中国人不恨日本人,但是日本人拿去后有什么用?他们还会因此得罪我们,那简直是得不偿失,你认为日本人都是你这样的猪吗?不,你不是猪,我们印尼人怎么会是猪呢!”总统激动的,前后矛盾的大声吼了起来。

“猪?让一头猪当上了这么大个国家的最高领导人,那下面的人不是猪才怪!”秘书心里很是不满,但是这些话他可不敢说出来,不然前线军队的名单中将会多出他的名字来。

“对,肯定是中国人,日本人都是猪,竟然让中国人将特工安插到了他们的外交机构中,中国人也是猪,都他妈的是猪,全是猪!”总统愤愤的叫嚷着。

“被猪策反,那不是连猪都不如了吗?”秘书心里嘀咕了起来,但是嘴上却说道:“总统阁下,那我们现在应该做什么呢?”

“做什么?做什么!还能做什么,让所有人都去找,找不到,就全去加里曼丹军区报道!”总统下了死命令,现在中国军队已经在加里曼丹岛登陆了,去了那,就是上了前线。

秘书吐了吐舌头,赶紧退了出去。

这时候,雅加达郊外,一间废弃的仓库中。

“小李,你还真是厉害啊,这么多年委屈你了!”见到有人进来,等在里面的中年华人走了出去。

他身上穿的是野战服,还扛了把步枪,腰间系着几枚手榴弹,一看样子就是专门在这附近打游击战的华人军队。

“是啊,老徐,但是为了祖国,吃这点苦算什么呢,红军二万五千里都能走下来,我这算不了什么!”进来的正是山田,但是现在应该叫他李晨曦了,他是在日本卧底的中国特工。

“呵呵,你能这么想,那就太好了,我们先看看你拿到的东西吧!”老徐正是负责与他接头,也是唯一可以联系上这名特工的情报人员。

很快,他们就在一台笔记本电脑上播放起了光盘。这是一盘记录着血腥虐待的光盘,一张让人看了就会恶心,让中国人看了就会愤怒,让中国军人看了就狠不得宰光所有印尼杂碎的光盘。

“妈的,这些印尼杂碎还是不是人?”

“肯定不是人,是人就不会做出这些事情来!”李晨曦强忍着胃里的翻腾,回答了老徐这个简单的问题。

电脑屏幕上正显示着一些印尼军人正在拷问一名中国特种兵,这根本就算不上是拷问了,简直是在用最残忍的手段虐待战俘。而被虐待的就是杨扬,为了掩护战友被俘的杨扬上校,一名中国最厉害的特种兵。

“好了,我们快把这些送回去吧,看来印尼崽子这次要倒大霉了!”老徐再也看不下去,关上了电脑,“对了,你不用回日本大使馆了,国内以及有了新的任务给你,现在你已经恢复了中国人的身份,欢迎你回到祖国!”

“谢谢,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李晨曦眼睛里闪动着泪花,一把抱住了老徐,这是所有在敌国潜伏特工的共同心愿,他们是多么期盼能够早一天回到祖国的怀抱啊。

这时候西方的夕阳已经落到了低平线下,整个大地被照得如同鲜血一般,猩红猩红。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