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二卷 亲政 第四章 无中生有

李梦 收藏 4 1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当看到慈禧对自己的法术深信不疑的时候,志虚道长又经过一番添油加醋,不断将他的牛鼻子深入到慈禧的内心深处,把她对权利的那种歇斯底里的贪欲和对醇亲王奕缳的愤恨之情了解的大致不差。掌握了这些细节后,事情的发展也就渐渐按着他导演的章法步步演了下去,当然历史的进程绝不是他一个小道士就能操纵了的,关键是慈禧的极端嫉妒的心理给了他施展阴谋诡计的空间,也使得滚滚历史长河中不经意间出现了他这么一个小角色。这也该着奕缳一声命运多舛啊,谁让他生在皇家,谁又让他成为当今圣上的父亲呢,这也许是造化弄人,该他有这么一劫吧。

再说志虚在慈禧面前夸下海口两天之内铲除这皇宫东郊上空的妖龙后,他心里也有些担忧,这妖龙之说只不过是他杜撰出来迷惑慈禧以换取功名利禄的一个假说,可谁知慈禧竟然较起真来,给他定下两天的期限,速把这妖龙剪除,志虚有心想编造一些幌子以瞒天过海,但转念又一想,慈禧是一个何等聪明和阴险狡诈的女人啊,万一被她识出破绽,自己还不被诛灭九族啊。不妥不妥,还是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吧,既然慈禧对奕缳如此的嫉恨,那这条妖龙也就非他莫属了,看来还是要到醇亲王府附近转转也许会寻得整治奕缳的手段啊。

打定主意后,志虚就溜出皇宫,径直来到了位于皇城东郊的醇亲王府。等他来到王府脚下,猛然间一座硕大的建筑群就映入了他的眼帘,虽然它没有皇宫那么雄伟和霸气,但也处处流露出一股强劲的王者风范。只见这座庞大的院落里三层外三层,俨然就是皇宫的一个缩型。志虚看到如此雄伟的建筑,心里一个劲的赞叹,还是帝王之家气派啊,想想我那个道观已经都够庞大了,可和人家王府一比真是小巫见大巫啊。

志虚费了很长一段时间,才从外面把这座王府给看了个遍,王府的整体布局是坐北朝南,结构广阔,可分为两大部分,西部是王府花园,东部是王府本身。东部分为东、中、西三路。中路是其主体建筑,自南而北,街门5间。东西有配楼各5间。正殿后是一组自成院落的屋宇,按规制此处应属后寝。最后为后罩楼,面阔9间,东路建筑主要是家词和佛堂及一些从属建筑。东墙外院落为王府马号。西路有两组院落并列,是醇王府的活动中心。主要建筑为宝翰堂,即大书房。南府位于城区太平湖东里,府坐北朝南,分中路和东、西路及花园。现中路府门3间,两侧有八字影壁,内有东西二门至东西院。

仅仅从外观来看,这座王府也都是按照朝廷的规划建造的,并没有什么要和皇宫争雄的意思,加上醇亲王一向节俭成性、于世无争,这座王府虽然面积广大,建筑成群,但总体上也只是以朴实为主要基调,看不出什么皇家气派,也找不出什么破绽可以制造莫须有的罪名。这一下子可把志虚给难坏了,怎么办呢?他抓耳挠腮的就一边在王府周围遛跶,一边策划阴谋诡计。

不知不觉间,志虚又重新转到王府的西部也就是后花园那里,正当他黔驴技穷的时候,猛然抬头发现一棵挺拔的千年白果树耸入云霄,只见这棵白果树的树干之粗几个人都很难合拢过来,郁郁葱葱的枝叶几乎掩映了半个院落,树上数不清的小鸟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如此大而茂密的白果树,志虚还是第一次看到,他不禁连连称颂,真是一棵奇树啊。

他在心里称颂了一会,忽然他好像发现什么秘密似的,猛的拍了一下脑门,真是天无绝人之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何不借这棵千年白果树做做文章,我就如此如此策划下去。想完他一甩拂尘,一溜烟的跑向宫里,向慈禧请示去了。

今天是一个难得的艳阳天,晴空万里,和煦的阳光暖暖洋洋的撒在宫墙的琉璃瓦上折射出刺眼的光芒,慈禧坐在一个舒适的藤椅上,安然自得地享受着这大自然的恩赐,她眯缝着小眼,嘴里还哼着跑了调的京戏,看得出她今天的心情极为顺畅,也难怪在病榻上躺了那么多天,早把她这个死老太婆给憋疯了,自从经过志虚的妙手回春似的施法医疗后,她的病情大为好转,人也一下子精神了许多,心情自然也就好了许多。

不多久,志虚就气喘吁吁地跑到了慈禧的面前,慈禧止住嘴里的哼声,睁开眼看了看志虚,问道:“道长,有什么收获吗?”

“回太后,奴才已找到妖龙的根基所在了。”

“这么快就找到了,道长真是名不虚传啊。说来听听,本宫倒要看看究竟是谁有这么大本事竟敢和我作对,这条妖龙也活的不耐烦了,哼。”

“是,这……”志虚说话有点吞吞吐吐,慈禧知道他有点心虚,因为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它关系到很多人的性命安危。再说志虚自己心里也很明白,他得罪的不是一般的凡夫俗子,而是当今圣上的生父,再说他只是凭自己的主观臆造出奕缳的大逆不道的行为,万一让世人知道是他这个牛鼻子老道把奕缳陷于不仁不义的地步,他不被天下人的唾沫星子给淹死了,将来也会被光绪皇帝残忍杀死,到如今他开始担心起自己的命运来了,原来世上的荣华富贵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得到的,它有时也会付出血的代价啊。

看到志虚犹豫不决的样子,慈禧朝众人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回避一下,然后她又和声和气的对志虚说:“道长,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

“回太后,奴才一心为太后办事,只是这次滋事重大,奴才担心会遭人陷害,反没有为维护住大清数百年的基业,却遭人暗算,奴才内心一直惶恐不安啊。”

“你的衷心本宫明白,有本宫给你撑腰,没人敢把你怎么样,如有人和你作对,那就是和本宫过不去,本宫也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他,你但说无妨。”

“是,奴才根据星相中所显示的妖龙的位置,仔细寻访了一下,发现在皇宫的东方除了醇亲王府外再无别的什么大的龙院,奴才就把心思全部放在了醇亲王爷的府邸,经过奴才仔细的巡查,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让奴才查到了妖龙的根基所在。”

“果然是这个老不死的醇亲王奕缳再和本宫作对,本宫已经多次警告过他了,他竟然还不死心,看来我的猜测没错啊,这真是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想想本宫如此厚待于他,他竟然还生出如此大逆不道的妄想来,这不明白不把祖宗数百年的基业放在心上吗,如此不屑子孙,如不好好惩治一下,将来还不让他闹翻了天。”

“太后所言极是,醇亲王爷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啊,朝廷如此厚恩于他,让他的王子登基做皇帝,他竟然还不知足,竟然还想着自己等上龙位,他也不想想自己有那样的能力和气魄吗?”志虚在一旁不停地加油添醋和煽风点火。慈禧得到志虚的确认后,也是极为气愤,咬的牙齿袼吱袼吱的只响,对奕缳也真是恨之入骨啊。

“道长,此条妖龙究竟是在何处滋生的,你细细向本宫到来。本宫一定要真凭实据的让奕缳明白个心服口服。”

“是太后,事情是这样的。”志虚也不顾事实真相开始胡说八道起来,“奴才适才仔细巡视了一下整个王府,发现这座府邸虽然较小于皇宫,但其内里的气度绝不亚于皇宫,奴才仅仅靠近它的城墙就微微感觉到有蛟龙在腾飞的架势,看到这种情况奴才也是所惊非小,心想这座王府哪是寻常人居住的府邸啊,简直就是一座藏龙卧虎之地。奴才也就不敢怠慢,绕着整座王府走了好几圈,到我来到后花园的时候,一种突发的景象使我大吃一惊。在这座后花园里有棵千年白果树,其枝叶之繁茂,无树堪比,其气势直入云霄,奴才仔细瞧了瞧这棵白果树就发现它绝不是寻常的白果树,定是一个经过千锤百炼的神树,就在奴才仔细观瞧的时候,一朵祥云冉冉在树的周围生起,不多久这朵云越变越大,使整棵树都被环绕在其中,忽然一道金光闪过,一只金龙腾空跃起,在空中张牙舞爪起来,吓的奴才顿时瘫倒在地。过了越有一刻钟左右,这片祥云才渐渐散去。奴才想了一下,觉得这股祥云真的是来者不善啊,奴才由于再担心会发生什么意外,就赶紧离开了王府,在回宫的路上,奴才又将今日所见的奇闻反反复复的推敲了几遍,终于发现了其中不可告人的秘密。”

“道长所提这棵千年白果树,本宫也常在此树下喝茶乘凉呢,本宫还记得文宗曾对我讲,先祖们对这棵白果树都是钟爱有加,还把他称为神树,并告诫他们的子孙一定要好生看待此树,不可砍伐。没想到老祖宗们一心维护的这棵神树竟然会滋生出一个妖龙,如让列祖列宗们得知岂不太伤他们的心了。道长你可不要信口开河,如违背了先祖的圣意,那可是大逆不道的罪啊。”

“奴才也深知其中要害,但今日这棵白果树已经不是昔日列祖列宗所维护的那棵白果树了,它已经生出对大清江山的非分之想,变成了一棵滋养妖龙的树啊。也许是人为的原因吧。”

“道长何出此言。”

“回太后,您还不明白吗,如此大的一棵白果树生在一个功名显赫的王爷府里,它的含义也就不一般了。”

慈禧看志虚似乎有点和她打马虎眼的意思,就有点不耐烦了,斥责到:“道长有话就直说,何必吞吞吐吐!!”

“奴才知罪,太后您看,白果的‘白’字加在一个‘王’字上面,这……”

“这是一个‘皇’字啊。”慈禧顿时也显得有点大彻大悟的意思。“本宫明白了,看来奕缳是存有当大清皇帝的非分之想啊,这个大逆不道的家伙太让列祖列宗失望了,本宫平时看他于世无争的样子,还道他是个正人君子呢,没想到他竟然存有这么多花花肠子,真是气煞本宫了,看来本宫这次是绝对不能再放过他了。”

你想想古人有多么的迷信,一个小道士在堂堂的一国天后面前随意的胡诌几句,她都深信不疑,可以想像当时的中国仍然是在黑暗中摸爬滚打。其实慈禧之所以对这个造谣深信不疑也在于她奕缳之见剪不断的权利纠纷上,她对奕缳长期的嫉恨也最终促使她对这个眼中钉肉中刺有种不出不快的强烈愤恨心理,在过去的时日里,她也一直在搜索奕缳大逆不道的罪证,但由于奕缳于世无争、清清白白做人、小心翼翼做事的风格,使以往的谣言对他产生的效力都不够大。慈禧为此也真是煞费苦心啊,今天好不容易有这么好的一个机会让她好好教训一下奕缳,她怎能轻易放过。想到此她轻轻的发出一声狞笑。

但这个狡诈的狐狸并没有马上就得意忘形,她仍然假惺惺的装慈悲似的对志虚说:“道长所言,表面上看来是极为有道理,但本宫仔细思量了一下仍觉得不妥,万一此条信息失实,中伤朝廷大臣尤其是皇亲国戚那可不是一件小事,闹不好还会遭天下人笑话,并给外国人留下侵吞大清将上的缝隙,此事还需三思而后行啊。再说当今圣上已到了亲政的年龄,圣上是醇亲王的亲生骨肉,就是他有心抢夺王位也不可能向自己的儿子下手啊,虎毒还不食子呢,何况人乎?”

志虚明白慈禧这是在给他唱双簧呢,人难道不比老虎还可恨吗,你老人家不就是一个吗,同治帝将要归西的时候,您做母亲竟然没掉一滴眼泪,还一个劲的盼望着他早些归西,以好让您省心,你现在倒猫哭耗子假慈悲起来,谁不知您现在对醇亲王甚至是当今圣上已到了是可忍孰不可忍的地步了,您还不是担心您手中的大权被剥夺吗,虚伪!!

志虚在心里想着慈禧的种种阴险和狡诈,他知道自己现在的角色就是添油加醋,让慈禧光虚伪的不情愿变成情愿。

“太后您老人家也太仁慈了,古语说得好,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现在我大清像老佛爷这样仁慈的人已经没几个了,那些狼心狗肺之辈天天都在惦记着您着宝座呢。醇亲王爷是当今圣上的亲生父亲,这就更要堤防他一下了。太后您想您老人家的年纪是越来越大,而当今圣上还未到亲政的年龄,国家大事还不能自己作主,万一日后他以帝父的身份参与朝政,或者他在皇上面前进献谗言诋毁您老人家,还不把朝廷闹个大翻天,这朝廷的形式也将会朝夕瞬变啊,再说了您老人家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大清的江山考虑考虑吧,他醇亲王何德何能胆敢号令天下啊。老佛爷现在这条妖龙就是最危险的征兆啊,您不得不防啊。”

志虚一席话猛陈了其中的利害,慈禧也觉得是时候了,再不表态机会就丧失了,她下定决心说,“既然道长认为问题如此的严重,本宫也绝不能对他姑息纵容,既然道长已经找出妖龙的根基所在,想必也已经找出破解之法了吧。”

“呵呵,还是太后圣明,奴才只要略使小计就可将此妖龙铲除,咱只管如此如此。”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