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二卷 亲政 第三章 阴险妖道

李梦 收藏 4 5
导读:光绪大帝 第二卷 亲政 第三章 阴险妖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实际上,奸诈的慈禧并没有染上什么无药可制的顽疾,她之所以会病倒主要是因为太过于心高气盛所致,她一心维护自己的权利,唯恐有人敢越雷池肆意沾染之。久而久之大脑就会出于高度亢奋状态,神经细胞也因而长期得不到正常的休息,在她于与醇亲王争斗中,她以自己的淫威初步驯服了奕缳,可以说从此以后整个京城再没有能够与她抗衡的人了,由此她一度紧张的神经也开始慢慢松懈下来,这一松懈不要紧,身体状况也因而长驱之下,一下子病倒在床上。表面上病情显得极为严重,但稍微休息几天,再吃一些补药很快就会恢复过来。无奈宫中的一些御医一个个庸庸无为,看病只求四平八稳,治标不治本,使得慈禧将养的不够顺畅,也因此导致慈禧的病情一直不见好转。

志虚道长深明此理,他本无什么高深医术,平时也只是打着做法驱魔的幌子,赚取人们的钱财罢了,前文我们已经说过此人心术不正,一心想着追逐名利,他通过一些细节了解到慈禧的心病所在,故才敢冒着生命危险去给慈禧治病。他信口开河所说的紫禁城东面上空的那只妖龙是有所指的,可以说也是他精心炮制的一个阴谋诡计,他把自家的身家性命都压在了这个诡计之上。

韩玉贵兴冲冲的跑到脸色苍白的慈禧面前,连气都顾不上喘就高兴的说到:“恭喜老佛爷,贺喜老佛爷,奴才找到可以治老佛爷病的人了。”这时围在慈禧周围一筹莫展的王公大臣和御医们都一下子兴奋起来,但只是一时兴奋,又马上冷静下来,他们心想连我们这些御医都束手无策,难道还有什么高人不成,简直是胡说八道,因此大家都没有言语。只是傻傻地看着韩玉贵。

韩玉贵一看众人的脸色便知大家并不信任他,他心里也没底了,说是在的他也打心底里有点质疑志虚的能力,但看到志虚信心十足,他才敢如此大言不惭。现在话已经说出来了,即使志虚真不能扭转乾坤,也必须让他试一试啊。

躺在病榻上的慈禧微微睁看眼,看了一下韩玉贵,韩玉贵定时感觉到头皮嗖嗖的发麻,汗珠子也不禁滚落下来。他把头垂向地面,一言不发。

“韩玉贵,刚才听见你说找到了一个可以治本宫病的人是不是真的啊,他是谁啊,快快告诉本宫。”

“回老佛爷,奴才找到的人是白云观的观主志虚道长,他向奴才坦言老佛爷是受了一种邪气所致。”

“白云观,是不是那座京城西郊的道观啊。”

“是的,老佛爷您忘了您曾经多次亲临道观,还捐赠了很多银两呢。”

“哦,想起来了,本宫也曾见过志虚道长,此人还是有一些本事的,既然他说本宫是受邪气所致,那就让他来为本宫瞧瞧吧。”

众人一听要请这位妖道为慈禧治病,都赶紧跪下,其中有位御医说:“回老佛爷,万万不可啊,老佛爷是千金之躯,怎能可以让一名小道来治病呢,他们充其量也只是会一些法术骗骗不知情的人罢了,老佛爷您难道还要上他们的当吗,老佛爷您要三思啊。”众人也急忙附和说:“老佛爷要以龙体为重啊,万万不可相信妖道的传言。”

“住口,都给我住口!”慈禧一声厉喝,吓得众人忍不住连连打了几个寒颤,忙磕头如捣蒜,“老佛爷息怒,要以龙体为重,微臣罪该万死。”

“你们还知道要我保重龙体啊,一个个都是饭桶,你们都为本宫治了这么多天了,竟然没有一点好转。人家志虚好不容易自动请缨要为本宫治病,难道有什么不妥吗,你们是怕他会害死本宫还是会治好本宫的病而抢走你们的饭碗啊。一个个口口声声说为我着想,说到底还不是为你们头上的这顶乌纱帽着想啊,我看有谁胆敢再阻挡志虚道长进宫,本宫就第一个将他斩首示众。”慈禧狠狠的将话撂在众人面前,说完一阵激烈的咳嗽就涌到嘴边,害得她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撒命西去。礼亲王世铎一看急忙大吼一声,“都还傻傻的呆在这干什么,还不快去请志虚道长。”众人闻听此言,迅速作鸟兽散,一个个屁滚尿流似的滚出储秀宫。

温柔的月光环绕下的白云观。

送走韩玉贵后,天色也就渐渐暗淡下来,一轮明月也开始缓缓的挂上树梢。志虚道长悠闲的做在院子里细细的品味着韩玉贵为他带来的宫中上好的茶叶,悠闲自得。

忽然观外一阵骡马喧天,似有一支小部队向观中疾驰而来,观中的小厮闻听此声一个个都吓得面如土色,惊慌失措的望着志虚,看守观门的小道士更是惊恐,纷纷跑到志虚面前,急匆匆的说到:“师傅大事不好了,有一支军队向白云观开过来了,师傅快跑吧。”

志虚哈哈大笑了几声,忽然大骂道:“没见过世面的东西,还不赶快开门迎接,他们是迎接贫道进宫的,哼!”

这些小道士们看到志虚满脸的镇定,一个个也就不敢再大声喧哗了,纷纷各就各位,道观的大门也缓缓大开,伴随着一阵刺耳的人欢马叫,一对人马闯入观内,当众人发现为首的竟是观主的好友韩玉贵的时候,众人刚才还紧张的心情顿时缓解了下来,这时志虚大步流星的迎了过去,快走到韩玉贵跟前的时候,韩玉贵双手一展,抖落出一个黄色缎子,“白云观观主志虚道长接旨。”闻听此言,在志虚的率领下,整个道观的道士们纷纷跪倒在地,高呼圣恩浩荡。韩玉贵扯着他公鸭似的嗓子高声诵读起慈禧的懿旨来:“太后懿旨,命白云观观主志虚道长速去宫中为太后治病,不得有误,如胆敢违抗佛爷圣意,当场处死!道兄接旨吧。”志虚又高呼了一阵圣恩后,欣喜若狂的从韩玉贵手中接过懿旨,接着又稍稍安排了一下观中的事宜,就在韩玉贵和这一队禁卫军的护送下,向宫中飞驰而去。

经过一阵短暂的鞍马劳顿后,志虚匆匆赶到储秀宫。在众人的夹道欢迎之下,志虚神采飞扬的走进慈禧的寝宫,当他迈进寝宫,看见昔日叱咤风云的慈禧皇太后,如今象一只遭受了重创的猛虎一样软绵绵的躺在床榻上不能动弹,心中不禁一阵心酸,不知是感叹慈禧命运的孤独还是因为多年享受她香火的贴济而心存感激。

“奴才志虚拜见太后老佛爷。”

“志虚道长快快请起,适才听韩玉贵说道长能治本宫的顽疾,这才命他速去观内请您出山,如有不当之处还望道长见谅。”

志虚听慈禧如此的谦恭,急忙又跪下道:“老佛爷能让我一介平民诊治,奴才已经深感荣幸,奴才定会竭尽全力把太后的病治好。”

“那就有劳道长了。”说完,伸出她的纤纤玉手让志虚为他把脉诊治,志虚哪敢徒手去接,急忙取出随身携带的一个超薄手套,这才敢按住慈禧的脉门细细揣摩起来。诊断了一会,志虚若有所思的说到:“回禀老佛爷,依奴才之见,老佛爷所染之病并非是一种常见的疾病,老佛爷是由于长期操劳,休息不当,导致神经过渡紧张,还有……”志虚停顿了一下,没有接着说下去。

慈禧看到志虚话里套话,似有什么难言之隐,忙对外挥了挥手,“道长莫非有什么隐情不好言说,是不是本宫的病真不能治好吗。”

“回太后,您的病除了因为您过度操劳之外,还遭受了一种邪气所致。”

“邪气,道长不是再和本宫开玩笑吧。”

“奴才即使有一千颗脑袋也不敢和老佛爷开如此大的玩笑,刚才奴才在为您把脉时隐隐感觉到有一股不明的脉象到处碰撞,为此奴才又仔细看了一下佛爷的面相,发现佛爷面堂发黑,由此奴才判定佛爷一定是为一种邪气所伤。不瞒老佛爷,这股邪气可是来者不善呢,它从宫外而来直袭您的寝宫,就在奴才走进这寝宫的时候,就感到有一股不善之风迎面袭来。”

慈禧一惊一诧地听志虚讲述这股邪气的厉害,“道长你可有办法破除这股邪气呢。”

“回太后,对宫中的这股邪气由于其力量比较弱小奴才现在就可以施法破解,至于宫外这股邪气的主要源头,奴才还需等到发现它的根基后才可设法将其驱逐。”

“那就请道长尽快施法将这宫中的邪气驱逐吧,韩玉贵快协助道长布置香案。”

等到香案布置妥当后,志虚便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纸笔,草草画了几个不知有何含义的符图咒语,接着开始焚香设案叩拜,口中还一个劲的念念有词,约莫半个时辰之后,志虚又用拂尘蘸着清水在储秀宫四处挥洒,开始驱邪。此种活动约莫进行了又是半个时辰之后,志虚道长才缓缓的对慈禧说道:“老佛爷,这宫中的邪气奴才已为您驱逐完毕,相信在一两天之内邪气决不敢再肆意侵扰您的贵体,为防止邪气再次冲入宫内,奴才特意准备了四张符图,让人分别贴在宫门和窗户之上,太后就可以顺利安歇了,另外佛爷最近身体极为虚弱,待奴才为您开几服中药后将会使贵体很快复原。”

“有劳道长了。如道长能治好本宫的病,本宫一定重重有赏。”

“多谢太后垂爱,奴才定会竭尽全力为太后驱逐邪气。”说完志虚又刷刷几下写就了一张药方,只见上书:五指上滴水蘑菇一两,秦岭南麓的何须草五钱,青海湖里的叽哩蜇四钱等等一些极为名贵的中药。这些中药都是上等的补品,有迅速提升身体素质的功能,如用在慈禧身上当然会迅速见效。一切安排妥当后,志虚也依照慈禧的懿旨,暂先呆在皇宫,观察慈禧病情的进展。

说来也巧,自志虚为慈禧驱除宫里的邪气后,慈禧的精神开始大有好转,面色也红润了许多,浑身也开始有了点力气,慈禧也开始对志虚的医术深信不疑,其实真正对慈禧的病起作用的还是那几味上等中药,那是大补特补啊,再说慈禧本身并没有什么大的疾病,只是气虚所致。几味中药服下去,身体自然顺畅起来,人自然也就精神了许多。

第二日,慈禧特地把志虚请到储秀宫,志虚迎面看见慈禧面光红润,面带微笑,心中那颗紧张的心顿时也疏松了许多,他深知自己的法术已经奏效了。

“来来来,做到本宫床前,道长可真是神人啊,经道长昨晚轻轻点拨,本宫的身体就迅速恢复,道长真乃神医华陀在世啊。”

“佛爷过奖了,奴才只是尽力为之,虽然佛爷的病已经好转,但要彻底根除还尚需一些时日,唯有等到贫道设法将宫外的邪气彻底驱除后,佛爷的身体才会彻底康复。”

慈禧现在对志虚的法术是一百个信任,听到他说宫外这股邪气的厉害,她当然急着要尽快清除了,“道长,宫外这股邪气究竟是何种力量所生,竟会对本宫有如此的威力。”

志虚慈禧已经对他的法术深信不疑,他也不顾现实肆意胡诌起来,“回太后,前些时日,奴才夜观天象,发现在紫禁城东边的上空有一条横卧的猛龙正虎视眈眈的盯着皇宫,据奴才仔细观察后发现,这条金龙并非池中之物,好像是一条被敢出龙宫的妖龙,它双目紧盯着皇宫似有重返龙宫夺回大权的意思,有如此妖龙侵扰皇宫,佛爷定会受其牵制了,佛爷乃当今龙之首,此条妖龙对佛爷也就心存不良居心了。”

慈禧听完志虚的胡诌后,若有所思的说道:“依道长所言,莫非有人想要夺取本宫的权利喽,此条妖龙一定不是寻常之辈啊。道长能得知此龙效力于谁吗。”

“龙借人威,有帝王之相之人方可驾驭此龙,看此龙如此嚣张,它的主人也绝非寻常之辈,他一定是一位和佛爷有着较深过结的皇亲国戚!”

听完志虚一番话,慈禧的心中也不禁翻了个,这个老道所言不虚啊,我这段时日之所以会心焦力淬,归根结底还不是担心有人威胁我的权威吗,看来我的担心真不是多余的,在暗中果然有一股邪恶力量在与我争斗,这股力量除了奕忻和奕缳之外绝无其他人,再说奕忻已被我彻底革职在家,已形成不了大的气候,看来这个妖龙的主人非奕缳莫属啊。奕缳啊奕缳,你终究还是和想本宫作对啊,看来这次本宫是绝不能在轻易绕过你了。想到懦弱的奕缳竟敢在暗中对她不利,慈禧恨的把牙咬的袼吱袼吱只响,但她在志虚面前又不好发作,只得忍耐着听志虚分析其中的厉害。

“道长所言不会是危言耸听吧,近些年我大清的朝臣个个都竭力效忠朝廷,没人敢对大清的江山有什么非分之想,此条妖龙有点说不过去啊。”

“哈哈,太后所言差矣,过去没有并不代表今天或以后没有啊,当今天子虽已步入亲政之龄,但皇上对朝政还极为缺乏施政经验,奴才担心有人会迷乱圣上娇纵朝堂啊。”

听完志虚的一席话,慈禧想来想去就觉得这个幕后之人就是奕缳。“道长的忧虑,本宫也深有体会,只是一切都需有根据才行,本宫就给道长两天时间,望你速速查出此妖龙的主人,也好尽快使本宫得以康复。也尽力保护我大清免遭血光之灾。”

“奴才一定谨尊太后懿旨,速速斩杀此条妖龙,以保我大清数百年的基业。”

志虚道长退出储秀宫后,心里极为得意,心想一切都按我老道的计划发展了,我飞黄腾达的那一天也为时不远了,醇亲王啊,您老人家别怪我害您,老佛爷打心底就对您极为放心不下啊,我也只不过是借机拣了个便宜。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