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二卷 亲政 第一章 君臣斗法

李梦 收藏 4 73
导读:光绪大帝 第二卷 亲政 第一章 君臣斗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其实光绪为自己回到宫中的会遭受何种待遇而担忧,也是人之常情,其出宫巡阅水师是在慈禧一百个不乐意的情形下成行的,可以说自光绪走出皇城大门的那一刻起,慈禧已经对其有所戒备了。再说在其出巡这么长时间里,宫中也确实发生了很多事,慈禧在这段时间里,利用自己的手腕和强大势力的支持,不断整合宫中的权利,现在的皇宫虽然不是说令人有点胆寒,但一切都已完全笼罩在慈禧的魔掌之下,慈禧现在在宫中可以说是为所欲为,大权独揽。现在就让我们把宫中近来的变化一一道来。

宫中发生的最令人震惊事的就是光绪的生父――奕缳不知何故辞掉了在宫中所担任的一切职务。对此变故,人们纷纷猜测说是慈禧唯恐奕缳将来以皇帝生父的身份擅权。而奕缳对此的解释却是说自己年老体衰,无力担负朝中繁重的公务,特向慈禧请辞回家养老。但奕缳现在才刚五十出头,正是体壮力强之时,奕缳却以自己年老作为推脱,此说实在过于牵强,其中必有难言之隐。

其实奕缳的才能远不及其哥哥奕忻,他给后人留下的总体印象是平庸、不堪大任,1860年,慈禧和奕忻联合发动了辛酉政变,在捕杀顾命大臣肃顺等人时,奕缳可以说是扮演了一个跑龙套的角色,但千万也不能小瞧这个当时跑龙套的,若非他趁肃顺昏睡时将其擒拿,也许辛酉政变还会额外生出些许枝节呢。政变成功后,慈禧以垂帘听政的名义掌控了中央大权,奕忻也官居领班军机大臣。慈禧念在奕缳还有点功劳的份上,将他的爵位升格为亲王即所谓的醇亲王,但在朝中他是一点实权也没有的,朝中大事他都无权过问,亲王也只是图有虚名而已。

若干年后,同治帝不幸染上性病而早殇,慈禧为满足自己的权利欲,不惜违背大清祖制所定的选帝应从下辈年长者选择的惯例,而一反常态的选择了奕缳不到四岁的儿子载恬为国君,慈禧又以国君年幼的名义垂帘听政至今。载恬荣登皇帝的宝座,自然父以子贵,奕缳贵为皇帝生父,其地位也陡然上升。在慈禧的安排下,奕缳被授予都统御前大臣、领侍卫内大臣、掌管宫禁侍卫等职,另外他还监管神机营,这可是从前锋、护军、步军、健锐几个禁卫军中遴选出来的精锐组成的御林军,共有马步二十五营,一万多名官兵。可以说奕缳是一步登天,权倾一时,百官对他再也不敢小觑,转而纷纷向他投怀送报,奕缳的势力迅速的强大起来,大有超过恭亲王奕忻之势。正所谓树大招风,奕缳的势力如此迅猛增长,定会引起他人猜测,好在奕缳为人比较谨慎,对慈禧更是毕恭毕敬,做事从不敢妄越雷池半步,使得慈禧对这位皇帝生父比较放心,并没有听信朝中谗言对其戒备,奕缳也因此得以风光至今。

1884年,中法战争爆发,奕忻力荐由广西巡府徐延旭、云南巡府唐炯带兵出关督师,另派驻扎在广东的淮军提督黄桂兰等部出关增援,无奈徐、唐二人只是一介书生,并无带兵经验,黄桂兰虽作战勇敢,但年事以老,且常常居功自傲、骄傲轻敌,由他们率兵抗法实在是犯了兵家之大忌。在奕忻向慈禧请示的过程中,慈禧已经对其中存在的弊端向奕忻挑明,无奈奕忻极为固执,一再恳求派他们出战。战争开始后,刚一交战,清军就节节败退。奕忻一看不好,就急忙举荐湖南巡府潘鼎新驰往前线督战,只可惜大局已定,潘鼎新也无力收复失地,结果潘鼎新还落了个被革职审查的罪名。

由于中法之战中,清军派出的守将都是由奕忻担保的,因此战争失败的责任他也承担了很大一部分。再说慈禧早就对奕忻存在很大的意见,她认为由于奕忻在辛酉之变中立下了汗马功劳,因此深得慈禧的器重,但由于他是军机领班大臣,凡事大都经由他一手操办,实际上慈禧的权利被架空了起来,这种局面慈禧当然是极不愿看到的,久而久之,慈禧对奕忻在她面前的飞扬跋扈产生愤恨,一直都在寻找机会以清楚他的权利。中法一战,清军大败,慈禧也正好乘机落井下石,报复起恭亲王来,斥责他举荐不力、贻误战机,并决定革除他的一切职务,让他回家养老。只可惜奕忻一世聪明,竟在这种事故上被抓住把柄,落了个战场和官场一败涂地的下场。奕忻的倒台,使中央的大权迅速向慈禧倾斜,现在慈禧有什么主张时,在无需得到军机处的批准,可以我行我素。现在军机处在她面前只不过是一个橡皮图章而已。

虽然慈禧手中的大权已经到了极限,但她并不是没有什么顾虑,随着她的年龄一天天的增长,先前抱养的四岁的光绪帝也转眼间开始长大成人,看着光绪的学问以及治国之道学习的不断精深,慈禧也不禁感叹起来,她不得不认识到自己变老了,但对于她这样一位视权如命的女人来说,要让他在不久的将来归政于光绪,她实在很难接受这种打击。她唯一的梦想就是这位由她一手拉扯大的光绪帝将来掌权后如能一切都照她的意思去办,她也就心满意足了。

奕忻倒台后,慈禧为了安抚人心,并竭力显示宫廷的公正,就这样奕缳就顶替了奕忻的位子,走到了大清政治的前台,开始辅佐慈禧料理国家一切大事。由于奕缳并没有奕忻那样的才能和野心,因此他也无力和老奸巨猾的慈禧向抗衡,充其量也只不过是慈禧的一个无关紧要的秘书罢了,这样君臣二人也就相安无事,相处的比较融洽。

奕缳在自己的岗位上尽职尽责,虽没有什么大的作为,但其为人处事的风格也使他的威望不断上升,再者由于光绪的年龄不断增长,很快就到了执政的年龄,他这位皇帝生父的地位也自然随着皇帝的年龄增长而不断上升,很多人更是趋之若鹜似的对他顶礼膜拜。

看到奕缳的声望不断上升,慈禧不免生了嫉恨之心,她唯恐有一天她不幸下台后,奕缳会以皇帝生父的身份赢得的尊严超过她,因此心中极为不快。虽然自己的声望不断提高,但奕缳并不认为这是好事,由于他对自己的能力认识的比较清楚,他深知自己根本不是那块在朝中可以独当一面的材料,所以他无心向更高的权利层次攀登。另外他对慈禧也比较忌惮,因为他知道慈禧是个视权如命、心狠手辣的人,万一惹怒她,下场一定很惨,想当年一起和她共事的奕忻不也落了个乌纱丢尽的下场吗?有次经验让他借鉴,他当然会为自己当前权利的膨胀感到担忧。

虽然奕缳一再逃避现实对他的褒奖,但这并不代表着他没什么想法。他心里也有自己的小算盘。其实奕缳也极为光绪能当上大清的国君而感到骄傲,他一直梦想他的儿子将来能成为一个有作为的好皇帝,因此他韬光养晦至今,也是希望有朝一日能为光绪主持朝纲时助一臂之力。这并非是什么奢望之举,因为现在在宫中除了慈禧之外,他可以说是最有权势的(虽然是名义上的),如将来光绪执掌大宝,他的威望定能帮助光绪扫除施政的障碍!

1886年初,北洋水师在李鸿章呕心沥血的努力下,终于初具规模,为了彰显大清国威,光绪力请慈禧或光绪巡阅水师。

但慈禧认为自己年事已高不耐颠簸而光绪又较年幼,怕有什么闪失以损害龙体,就否定了让皇上亲自巡阅水师的计划。再说慈禧看到光绪少年老成,怕他在外网络势力、培植党羽,也就不希望他出宫。按照慈禧的意思是让光绪的生身父亲奕缳代天巡阅,其实奕缳也有心接近海军,他明白这支海军在大清可以说是最精锐的部队了,如能和李鸿章拉好关系,将来海军还不是掌握在自己儿子手里,奕缳虽有此想法,但无奈他在一次偶然的事故中不幸受伤,没能成行。在光绪苦苦哀求之下,又经过奕缳的点头,慈禧才法外开恩放光绪出宫巡阅水师,这样也就有了上卷所述的光绪在北洋水师的雄才大略!

在奕缳力荐光绪出巡水师时,慈禧已开始对这位平庸的亲王有所芥蒂了,她心想一向唯唯诺诺的醇亲王,为何此时却有如此大的举动,莫非他居心剖策,有意让光绪历练一番,一种不详之照立即袭上奸诈的慈禧的心头。最近随着奕缳的威望不断提升,李莲英也曾在其耳旁吹过风,但慈禧认为奕缳只不过一个跑龙套的而已,谅他也掀不起什么风浪,就没有将其放在心上。近日她发现奕缳对锻炼光绪的机会都极为赞成,这不免触动了慈禧那根猜忌的心弦。莫非他真的有心希望光绪独揽朝政。此后慈禧就开始将奕缳的一举一动放在心上了。

光绪出宫后,也不知因何原因,宫中开始流行起一种流言蜚语,即宣称奕缳将来会以帝父的身份霍乱朝政。不久这种谣言就风靡整个京城,这无疑于晴天霹雳重重的砸在奕缳的心头。奕缳明白将来光绪掌握实权后,如何对待他这位生父定会在朝中引起极大的争议。这在历史上有很多例子。

北宋英宗、南宋孝宗和明朝的世宗都是由外藩皇子迎入宫中做皇帝的,记得英宗和世宗两朝为了如何尊崇皇帝生父,曾在朝中引起激烈辩论和巨大的风波,有人迎合皇帝的心愿,主张尊崇皇帝本身父亲为“皇考”(或皇父)。有些大臣则坚决反对,他们认为入继大统的外藩皇子应称他所继承的皇帝为皇考,本身父亲只能称为皇伯或皇叔。为此问题朝中一直争吵不休,甚至发生流血冲突。

现在外面有人如此诋毁奕缳,顿时使他惶恐不安,他知道自己现在手握重兵,权倾一方,难免会遭人猜忌。再说这种谣言也是有历史根据的,以史为鉴,一旦载恬亲政后,会不会也仿照英宗或世宗来个朝堂大辩论,到时如真发生不但霍乱朝政,也会危及光绪的皇位啊,奕缳想来想去,一时寝食难安起来。

但奕缳心里明白,这股谣言绝对是有来头的,他深知自己已经被那个狡猾的狐狸给盯上了,自己已经如此韬光养晦了,看来慈禧还是对自己不放心啊。

奕缳心里仔细的打算着如何摆脱这种流言蜚语而又不至于严重损害自己在朝中的地位,但思前想后,也没有想出一个良计妙策来。为此他本来就有伤在身,现在又来这么大一个心病,使得他病情陡然加重,整日躺在床上动弹不得。

很明显这股谣言是由慈禧命人秘密放出来的,她在试探奕缳将如何应对此事,以检验他到底有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野心。谁料竟她这么一折腾,弄得奕缳差点病入膏肓。慈禧心想奕缳就这么点胆量将来定成不了什么大的气候,也就一方面派人严密监视奕缳的举动,另一方面就开始在心里盘算着如何削减奕缳的权利,以彻底了却心中的这个大疙瘩。

谣言毕竟是谣言,慈禧也不能以此为据就把奕缳给解职,凡事都要师出有名,何况是对待皇上的生父。慈禧在心中也苦苦思索着应对的良策。在得知奕缳病情加重时,她还假心假意的亲自到王府看望奕缳,安慰奕缳不要为京城的谣言所伤害,她慈禧相信他对大清是衷心不二的,奕缳也表示对此谣言甚为不安,他绝无以帝父的身份娇纵朝堂。慈禧表示对奕缳的出境极为了解。虽然当时的气氛很和谐,但两人心里都明白,这只不过是儿戏而已,暗中都在较着一股劲。慈禧为了拔除这个眼中钉这才要想法设法击败奕缳!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