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七十三章 意料之外

六指君1 收藏 42 23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七十三章 意料之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搞定了那五个愤英之后,刘云又马上找到了李远强,这次是关于王打铁的事情。当然,打别人小报告的李信被刘云保护了起来,“线人”是要秘密保护的,如果将李信抛出去,那个老小子还不恨死自己!

李远强听了刘云的叙说之后,也开始头疼起来,王打铁的这件事情单纯从性质上来说还是很严重的,一旦处理几乎可以将王打铁毁掉,不处理吧又对不住人。

刘云捏了捏拳头,说道:“这个粗胚,平时看上去还算得上是一个人物,没想到……

我认为这个人应该撤销他的一切职务,同时还要公开批评,否则这以后的军心还怎么稳固?”

李远强皱着眉头在思考,这种军纪问题的确不能姑息,但是王打铁在三连乃至整个王家村都有非常高的威望,几次作战三连的战果最大,虽然也有赵延勇猛作战的功劳在内,但是赵延好比是用枪的人,而王打铁就是保养枪的人。真要处理王打铁,李远强还是下不了决心。

李远强看到刘云一副余怒未消的样子,好言相劝的说道:“小刘,你先别生气。咱们再好好的合计合计。”想了片刻,李远强还是觉得不能处理王打铁。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后,李远强又给刘云分析着说道:“虽然我们游击队连续几次作战胜利,但是你也知道现在已经支撑到了极限,王打铁的问题一旦公开,对游击队的士气是一个重大的打击,

如果王打铁在王家村没有这么高的声望也就算了,可是现在却是牵一而发动百呀!”

刘云虽然不作声了,但是暗中还是挺感激李远强的,和聪明人在一起做事就是愉快,轻轻的点点头说道:“你这样说也有道理,那么我们就将王打铁叫来进行不公开的批评教育,以观后效。”

王打铁的面前笔挺的站着刘云和李远强,不过这两个上级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从王打铁见到这两个人面目不善的领导开始,这两个人就一直没有说话,王打铁摸摸脑袋,咋啦?

李远强不好怎么扳下脸来说话,刘云可不同了,最恨这种怠战的指挥官了,眼睛睁得溜圆瞪着王打铁讥讽道:“好你个王打铁,看不出你这个粗胚子的脑袋倒是很好用嘛!”

王打铁不解的说道:“怎么了?什么事情让你们这么大动干戈的?我没犯什么错误吧?”

刘云看见王打铁还在狡辩,恨恨的用手指着王打铁的鼻子说道:“你别以为做的事情天衣无缝,当初在伏击鬼子车队的时候,你们三连怎么跑到别人的后面去了,这个影响在战士们的中间多不好?”

王打铁立刻要分辨,刘云手一摆制止了王打铁,接着又说道:“你不要用什么三连的伤亡来给你自己解脱,在战场上,即使是上级的命令看上去再怎么荒谬,你们也必须脚踏实地的去完成,可是你呢!你是怎么做一连之长的?嗯!”

听到这话,王打铁开始心虚了,要说的话全部被刘营长堵死了,看来这次处罚是逃不了的了。

刘云看到王打铁低头不语,一声冷笑,说道:“这次犯了这么大的错误,你自己说说该怎么处罚?”

王打铁艰难的张张嘴巴,蠕蠕了半天却没有说出话来,刘云叹了一口气,说道:“这次我和李政委商量了一下,我们决定暂时不对你做出处罚。”王打铁立刻抬头疑惑的看着刘云。

李远强严肃的对王打铁说道:“并不是我和营长对你开后门,而是一旦公开处理,你就只能回你的三连当一个战士了。你要记住,打一个败仗顶多降级,违抗命令是要杀头的!”

王打铁听到这话如获大赦,感激得连连点头,刘云打断王打铁的“鸡啄米”,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不要以为我不会处罚你,今天如果不是李政委一意相劝,我早就把你撤掉了。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明天你立刻亲自带人到附近寻找合适的荆条,干什么用我不说你也知道,制造松炮的事情也不能怠慢,最少你也要给我弄出三门来,否则,有你好看!”

送走狼狈不堪的王打铁之后,刘云和李远强又陷入了兵源紧缺的痛苦中,刘云恼火的捏着鼻梁骨,天啊!这叫什么游击队?以前没有武器装备下去,现在有武器了却没有人来使用。

突然刘云想到了一个办法,抬头对李远强问道:“政委,这里有日本人控制的矿区吗?”

听到这话后,李远强的眼睛亮了起来,一拍大腿,说道:“好办法!用咱们这些人完全可以偷袭鬼子的矿区,距离桃林镇三十来公里的山区有一座铅锌矿,咱们把他端了!”

刘云连连摇头,说道:“端鬼子的矿区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从矿区中挑选矿工参加游击队。”记得以前看过的纪录片,鬼子霸占的煤矿发生了瓦斯爆炸,本来煤矿里面的矿工还是可以跑得出来一部分的,可是鬼子们为了防止设备被烧毁,残忍的将洞口堵死,等到后来鬼子让民工再将洞口掘开的时候,在洞口密密麻麻的挤满了发热沤烂的尸体。

想到这里刘云在也坐不住了,仿佛这些苦难的矿工就在眼前受罪一样,猛地站起来说道:“鬼子矿警现在正在用刺刀和皮鞭剥削那些矿工,鬼子矿区的作战必须立刻布置。”

李远强摸摸后脑勺,不用这么快吧?!那个矿区很小的,而且还有那么远的路要走呢!为难的对刘云说道:“这样是不是仓促了?战士们的体力绝对没有恢复,至少这两天还不行。”

听到李远强的话之后,刘云激动的情绪慢慢的冷静了下来,斩钉截铁的说道:“好的!这两天就暂时先不动他们,不过往后这附近的矿区只要咱们够得着,就必须全部摧毁!”

李远强不解的问道:“刘营长,你怎么那么恨日本人霸占的矿区呢?”

刘云好没生气地说道:“日本人在中国盗采的煤和铁不但满足了他们侵华的需求,还将用不完的矿运回日本填海,经过几年的掠夺,光是铁矿就多得让他们足足使用四、五十年。”

李远强不解的问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这么机密的事情日本人是不会告诉你的。

刘云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道:“还不是那个俄国死鬼告诉我的。”说完,将上衣解开露出身上那件破碎的俄国产避弹衣,将衣服上的俄文给李远强看,说道:“这你总该相信我了吧?!中国可没有能力制造这种先进的‘防刺衣’,你摸摸看,这件衣服质地多柔软、面料多薄?”

李远强摸了摸避弹衣,咂咂嘴巴说道:“什么时候我也能碰到这么一个俄国佬就好了。”

刘云咧嘴一笑,这还不好说,立刻脱下这件避弹衣,李远强本来只是说说而已,看到刘云立刻脱衣服,心里一阵感动,知道刘云接下来要干什么,急忙上前制止,说道:“我只是随便说说,你这个人怎么当真了呢?快别这样,不然我可就要生气了。”

一番推辞后,两个人一致决定以后谁下战场作战,这件“防刺衣”就归谁穿。

一列火车呼啸而来,埋伏在草丛里的几个人抬起了头。不久,雪亮的火车灯光照射过来,几个人又不得不急忙将头埋在草丛里。等到火车开过去了,几个人才跳起来狠狠地“呸”了几声。

距离这里一公里的地方灯火通明,鬼子正在驱使民工修筑南下的铁路。

一个穿黑衣服的青年对一个光头大汉可怜兮兮的说道:“段强大哥!我的肚子好饿。”

光头大汉皱着眉头说道:“就算是饿死也没有办法,现在日本人在每辆车上都安排了押运员,还带着枪,现在的日子和以前完全不同了,据说‘神飚’海富被逼得无法,想到南边去讨生活,结果又撞上了日本人,海富的那十几号人全军覆没,现在又不得不退回来了。”

另一个穿蓝色衣服的青年灵机一动,说道:“不如我们也到南方去捞一把,怎么样?”看到其他的人都望过来,穿蓝色衣服的青年接着说道:“只要我们小心一些还是可以的。”

为首的段强一声冷笑,不客气地说道:“我倒是宁愿去参加游击队,去混一个人饱。”

对于段强的这句话立刻引来了激烈的争论,有的人说愿意加入游击队,也有的人强烈反对,自由自在惯了哪里还受得了军规的约束。

最后,段强亲自加入讨论,只用了一句话就让他们全部安静了下来。段强吼道:“你们不去参加游击队,是不是想统统饿死?!”

一个穿蓝衣服的青年对段强献策,说道:“既然咱们已经决定加入游击队,那么就不能这么空手去,咱们要给他们带‘投名状’过去,立了大功他们才不会小看咱们。”

这句话得到了其他人的一致赞同,叽叽喳喳的讨论了一番后又不得不放弃了,因为自己这边没枪没人的,折腾不出多大的动静。

清早,八路军第1x0师某驻地,1x0师师长贺long笑着举起一份战报,对副师长肖ke说道:“x团的人送来战报了,咱们的人在北方大青山地区全歼了一个完整的日军小队和一个特务队,差不多消灭了一百二十多个敌人,而且这次的作战主力都是收编的当地武装。”

肖ke兴趣来了,抬头问道:“好哇!你再说的详细一点!”

贺long微微一笑,说道:“这个人还有一点来历,他原来是老红军,第五次反‘围剿’的时候和部队失散了,后来千里迢迢的到北方来寻找部队,难为他了!这还真不容易呀!”

肖ke的兴趣更加浓厚了,顺便问一下出身,连忙问道:“他原来是什么部队的?”

贺long磕了磕烟斗,呵呵笑着说道:“他是林biao的旧人,不过现在可就是咱们的人了。”

受伤的前田百川早就不甘心的回去了,接替他的是中佐秋山静野,而秋山将他的爱将小林敬一也带了出来。在小林的眼里除了复仇以外,几乎没有别的什么了。

一千多人的鬼子搜山队伍虽然忙乎了几天,除了几个零散的村民以外,连一个游击队员都没有找到。后来鬼子干脆让那些被抓到的村民们带路搜寻游击队,即使是这样依然没有游击队的下落,几天下来,焦急的鬼子杀掉了十几个“不认真”带路的无辜村民。

因为马常青的枪法不怎么样,所以刘云将李向阳交给马常青指挥,顺便也有让李向阳学习骑术的意思。骑兵队的队员们一直活动在鬼子兵的侧翼。

山坡上一户散居在野外的村民被如狼似虎的鬼子兵从家里赶了出来,马常青瞪大双眼看着鬼子撒野,狠狠地一拳砸在一个树上,碗口粗的大树一阵摇晃。一边的李向阳暗中咂舌,这拳头砸到人的身上去了那还不残废?

这几个鬼子兵将那户人家全体人员全部赶了出来后,立刻兽性发作,光天化日之下要剥女性成员的衣服,男人们在一边苦苦哀求着。马常青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转身指着那几个鬼子散兵对李向阳问道:“那几个畜牲你可以打得中吗?不行我现在就带你靠近一点。”

李向阳皱着眉头说道:“刘大哥不是说不准开枪吗?你可不要害得我违抗军令。”

马常青不满而略带焦急地说道:“事情有轻重缓急,你也看到这里不过只有几个鬼子的散兵而已,这有什么可怕的?虽然枪声会招来大队的鬼子兵,可那个时候我们早就跑远了。”

李向阳连连摇头,说道:“不行!绝对不行!”马常青又耐着性子劝说了半响,李向阳依然不答应,看到李向阳如此“油烟不进”,马常青一阵光火,将李向阳强行丢到马背上,然后也不管李向阳折腾呼叫,自己也翻身上马,快马一鞭向那几个鬼子散兵疾驰而去。

大队的鬼子兵同时埋伏在几个山坳中,带队的正是小野。

日本鬼子也不是傻瓜,这几天来总有不明身份的骑手在“皇军”的身边转悠,据估计他们很可能就是这一带的八路军游击队,为了抓住这些狡猾的游击队员,小林特别设计了这个圈套。

小林身后的鬼子兵们静静的看着不远处的同伴,那几个鬼子兵已经开始了对女人们的施暴,男人们跪在地上呼天抢地的哀求着。

李向阳在马背上拚命的挣扎着,可是他的力气怎么比的上马常青,被马常青一阵三扭五扭的,彻底让李向阳没招了,偏偏李向阳还不能大声呼救,否则引来鬼子兵可就糟糕了。

“砰!”的一声枪响,一个施暴的鬼子兵猛然间摔倒在地上,小林立刻站起来,向枪声传来的方向拔出指挥刀,一声嗥叫:“杀咯咯!”大队的鬼子兵立刻从山坳里猛然跳了出来。

马常青猛地勒住疾驰的战马,不好!真的有埋伏!伏在马背上的李向阳也吓了一跳,四处都有鬼子跳出来,明晃晃的刺刀就像水面的波纹一样反射着阳光,这里居然埋伏了几百个鬼子!

还好,虽然也有鬼子兵发现了这两人一骑,但是鬼子的确非常“训练有素”,他们有些士兵一边向另一边冲锋,一边频频回头打量着这两人一骑。趁着这个机会马常青又转身跑远了。

李向阳一边狠狠地捶击着马常青的腰部,一边大声叫道:“停下,快停下。”即使是马常青这样强壮的家伙也开始觉得腰部疼痛起来,马常青勒住战马生气的问道:“又不走了?想回去打鬼子?”

李向阳对于马常青强虏自己上马非常生气,跳下战马后立刻挥舞着拳头向马常青的胸口砸来,马常青也不躲闪笑着挨了一拳,然后将衣服上陷进去的拳头印抚平,问道:“现在可消气了?”

李向阳知道自己现在还不能奈何马常青,翻着白眼好没生气地说道:“刚才有人开枪打死了一个鬼子兵,咱们快回去救他!”又不解恨的挥舞着拳头说道:“你以后等着瞧!”

马常青低着头一想,鬼子的伏兵已经出来了,现在的确可以回头收拾那些鬼子兵了。

一个灰色的人影在山坡专门挑一些难走的小路狂奔,他的身后跟了一条将近一百多人的鬼子,在两边又是一片密密麻麻鬼子包抄过来,前面小野正带着特务队迎面扑来。

李向阳一边飞快的取下枪,一边说道:“现在还来得及。”“砰”的随着一声枪响,夹杂在鬼子兵中间的一个军官猛然间摔倒在地上,他身边的鬼子兵一片哗然,然后,严格训练的本能立刻显示出来了,鬼子兵纷纷趴倒在地上,另外几队鬼子不清楚情况也降低了追赶速度。

趁着鬼子兵四处张望寻找火力点的时候,李向阳居然一声不吭的抛下马常青一个人钻入了树林。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