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在江湖三部曲之人海孤鸿 001章 亡命天涯1 003章 亡命天涯3

jrqqb5555 收藏 0 40
导读:狼在江湖三部曲之人海孤鸿 001章 亡命天涯1 003章 亡命天涯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77/


工头小东很喜欢这个叫陈飞的,这天接到一个活,下港车。问陈飞去不去,听说是拿现钱,陈飞还不愿意去么?我靠!钱这龟儿子王八蛋没有它吧你受不了,有它吧又让人恨,这个东西就是让人又爱又恨。

孙小兵,李川,老林,这是陈飞的三个伙伴,比较谈得来的。对陈飞更是关心,谈话聊天也谈得比较近,因为都是种田人,自然有相同的话语,很容易沟通。

四个伙伴就这么坐上了拖拉机,“突突”声的拖拉机把四个急切盼望拿到现钱的人带到了上货地点。孙小兵老婆孩子还等着他寄钱回家呢,出来2个月了还没看到钱的影子在那里;李川从16岁就开始扛活,刚结婚,没有负担,但是外债一大把,也要慢慢还;老林的经历复杂了点,多少年钱就跑河源,搞建筑,如今体力大不如以前,本想在家实实在在打点零工,奈何小孩上大学又偏偏把好不容易东拼西凑来的2W块学费给搞丢了,真是让人欲哭无泪,老实巴交的老林叹了一口气,又背起包裹,开始踏上民工之路,以班白头发的年龄从新加入这个苦不堪言的伐木工作。

大家各有难处,生活海震是艰难啊!现在已经不把钱当回事的陈飞觉得自己比起他们三个幸福多了,至少目前是这样的哈。

他们在开始在SG的水电站修渠道,砌片石。哈哈!这个工头黑心啊。9块钱1个平方,还要抽成3块,一个工人一天下来只能做累死累活才能挣50块钱,除掉工头拿走的15块,只有微薄的35块钱,还要扣除生活费,住宿费,还要烟钱,辛苦20天,大家最后拿到手里只有区区18块钱,钱到那里去了,一层层的工头吃光了。

人家SG市政府开出来的工价是22块一个平方。哎!既然不能挣钱,老林三个人就进了这苍茫大山,成了一个伐木工人。至于陈飞,怎么能跟几个伙伴将自己的来历呢,难道跟同伴说,我是抢银行的,我杀了好多人,不可能,这能讲么。

只有闷着。拖拉机还是挺快的,就到了目的地。这个大港车真大,让四个伙伴看了都大吃一惊,以为上一车货就能轻松拿到300块钱的四个人心往下直沉。上一车货300吨,一共是六节,50块钱一节,每一节十二层,这活可让四个眼睛早就绿了的同伴,眼睛的光芒又黯淡了下去。

陈飞是最不济的一个,上货这个活儿可真是要体力好啊,往往一截木料就是500~600斤左右,不但动作要快,还要把力用得巧,不然怎么能把这么大的木材扛上车去?从中午1点干到晚上8点,整整八个小时的高强度工作,把几个人累精疲力尽。即便是这样,也只上了4节,也就是200块钱,最后下雨了,货老板考虑到四个人离这里太远,就先让四个人回去了,在说,四个大男人也确实是又累又饿。

回去的路上下起瓢泼大雨,陈飞干脆脱掉衣服,让大雨狠狠的洗刷自己。同伴纷纷脱掉衣服,老天开恩,让我们都免费来个淋裕。

风卷尘沙起,雨化云落地;

朝看风轻云淡,时间风云变幻;

... ... ... ...

那有长胜无敌,那有人儿不去;

那有不完的曲,那有不散的席。

磅礴大雨里,陈飞高声歌唱,可以计算自己的日子也是一种幸福,哈哈哈!陈飞大笑,我狂我歌我大吼,我不能因为怕死我就不唱歌,我是坏蛋我怕谁?

可是又流泪,又伤悲,人的心情往往是和天气的变化有关系的,象现在这样的狂风暴雨,夜色里的流水长流,想妈妈,就是想妈妈做的饭,就是想吃一口妈妈抄的菜,这已经成为一种奢望,可求而不可及。说不定警察早就到了家乡去抓捕那个杀人放火,无恶不做的大坏蛋陈飞去了吧。流浪亡命的陈飞还敢奢求什么呢?

陈飞悲伤的用沙哑的嗓子又唱起那经典的老歌,夜风如刀,大雨如针,劈头盖脸打在陈飞的脸上,风雨交织中传来陈飞沙哑凄凉悲伤的歌声:

流浪的人在外想念你,

亲爱的妈妈,

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

又是春秋东夏,

走啊走啊!

走过了多少年华,

... ... ... ...

这天夜里陈飞发起了高烧,不停的叫着妈妈,大真,大牛,五儿,还有庞毛。突如其来的工友们着急了,这深山大川里面,那里来的医生。

李川穿上衣服,戴上草帽,冲出工棚,简陋的工棚在风雨交加的深夜里瑟瑟发抖,凉风吹得骨髓里头都发寒。

孙小兵冲下半山腰,从小东那里找来生姜,听说陈飞发起了高烧,小东也全部起来了,大家东翻西找,找出各种药草。

李川径直把药草交给老林,生火熬药,直到药熬好了后,用碗闭了一大碗,喂给陈飞喝了一碗之后,看到陈飞沉沉的睡熟了,大家这才松了一口气。各自安息,明天还要工作呢。

几个月来陈飞是第一次做梦,看见了妈妈的笑容,多么的亲切啊。又看见大真,大牛,还看见瘦瘦的庞毛,憨厚的笑容,还把自己煮好的包谷递到自己的手上,说道,陈飞哥哥你吃包谷,我才摘回来的新鲜的嫩包谷哟,最好吃了,很香的。陈飞知道庞毛那块地,种出来的包谷可真香,但是庞毛一个人好辛苦的,10岁就开始一个人独立生活,虽然很苦,可是庞毛从来不向别人诉苦,妈妈也不准自己去吃庞毛的东西。真好意思吃一个孤儿的东西么?

庞毛的神色忽然变了,用质问的口气问陈飞,你们为什么丢下我一个人不管我呢,我好害怕,你知道我胆子最小的了,陈飞不知道怎么给庞毛解释,急得说不出口,脸涨得通红。忽然庞毛的神色又变了,是满身血污的庞毛,身上汩汩流着鲜血,质问陈飞:陈飞哥哥,你为什么要杀我呢,我们不是一起出来的吗?还有你蒙着脸干嘛,我好痛啊,我好痛啊,庞毛那憨厚的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血花开始弥漫,漫天的热血扑了陈飞一脸一身。

“啊!”一声大叫,陈飞从梦里惊醒,原来是做了噩梦,一摸。浑身上下都是汗,原来天早已经大亮,工友们全部开工了。醒了,高烧也退了,可是陈飞不想开工了。他眼前全是庞毛那飞溅的鲜血。

下意识的看看自己的双手,陈飞禁不住抱头痛哭,身上的伤,几天就会好,心中的伤,却需要岁月的侵蚀才能慢慢被遗忘。但是刻骨的伤却是永远也无法忘却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