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一卷 蛰伏 第三十九章 莲英之心

李梦 收藏 5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屈指一算,自我离开北京巡阅北洋水师起,在外面已经呆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了,在这段时间里,我经历过多起暗杀事件,曾两次挫败小日本的阴谋,和美国签订借款合同,又作主大力修建旅顺军港、大连兵工厂和重建山东机器局,邀请多国公使参观北洋水师的操练,赢得列强的尊敬。另外还深谋远虑决定选派一批学堂精英奔赴英国和德国学习先进的海军、陆军的操练以及制造枪炮和军舰的先进技术。细细数来,自己这一次出宫之旅,真是收获多多。

但在为自己近来所取得的成绩高兴之余,我又为自己即将要返回北京而郁闷,回到北京又要整天低着头,一切都要以老慈禧的脸色行事,大权都被他一人独揽。况且我这次出宫自作主张操办了那么多大事,根本就没有征求她的意见,她一定会对我嫉恨在心,猜疑我在暗中和她争权。到了北京真不知该如何应对才好。

再说最近一段时间老和洋人打交道,也忘了注意李莲英近来的行踪了,李莲英此次在慈禧的安排下,随我一起出行,表面上是负责照顾我的生活起居,实际上慈禧安插在我身边的一个耳目。在刚出行时他还有点小觑我这个还没到亲政年龄的小皇帝,对我有点不屑一顾,对我盯的也特别紧。

但在石达开的后裔石永活一次惊险的刺杀行动中,幸亏我及时出手,替他挡了一支飞镖,他的小命也才没有被废掉,从此他好像犯了什么大罪似的,在我面前也开始恭恭敬敬起来。我对他的提防也开始有点松懈。后来我在北洋水师痛斥小日本,起初他显得极为惊恐,私下里王五曾经告诉我,李莲英很是担心日本会向我大清开战,影响老佛爷的安危。后来我逼迫小日本签订《威海条约》,他又开始变得兴奋起来,整天恭维我雄心大略。最近我不惜向美国借重金大兴军事,李莲英又显得有点瞠目结舌,好像触动了他的心事。真不知道这个太监肚子里都有些什么花花肠子。

我知道虽然我对李莲英有救命之恩,但他毕竟是慈禧的奴才,此人一向对慈禧忠心耿耿,在对我心存感激之外,他也决不会忘记老慈禧暗中对他交待的不可告人的秘密。我内心一直想弄明白他到底随我出行的目的是什么,曾经多次派王五暗中探查过,但由于此人老谋深算,到现在还是没有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为了回宫后,有个心理准备,不至于让老慈禧抓住太多的把柄,尽早查明李莲英的行踪,也将是极为必要的。想到这儿,我急忙把王五叫过来,命他在启程返回之前,尽量搞明白李莲英的确切目的。王五领命就在暗中开始对李莲英进行最后的监视。

第二日,我早早的起床,收拾完毕,这时李鸿章求见,我急忙命人把他叫到寝宫内,只见他拿了几几份公文,显得非常兴奋,我心想一定又有什么喜事了。

“李爱卿,你如此高兴,莫非什么大喜事要告诉朕?”

“皇上,当然有大喜事了,这是日本国公使转交的公文,日本天皇已经下诏承认了《威海条约》的有效性,并已向我大清先行支付二百万两的赔款。”

“好,小日本还算有点信用,李爱卿你尽快命人把这二百万两银子送到旅顺,朕希望旅顺军港的建设能尽快开工。”

“皇上,微臣正要向你禀报此事呢,经过一番规划,旅顺军港的建设方案也大致规划好了,但由于我大清建港的技术较列强还极为落后,根本适应不了我大清要建设世界一流军港的需要,旅顺军港的主要设计者袁宝龄现在有重病在身,曾多次向微臣请辞,都被微臣挽留住了,此次的工程又如此浩大,微臣担心他很难经受住此次巨大的压力,就仅仅委以他监管工程的重任,在征求他对扩建旅顺敢的意见上,他经过一番详细考察后,向微臣建议如果欲把旅顺打造为世界一流军港,必须借鉴外国先进的经验,他希望能和外国一些公司合建,这样也会保证军港的质量,他向微臣推荐了英国和德国,不知皇上对此有何意见。”

“袁爱卿是旅顺军港的功臣,他对军港的事务了如指掌,他的建议应该没有问题,那就照袁爱卿说的做吧,但一定要让袁宝龄认真督工以防洋人从中作梗。”

“皇上,那微臣就速派人向他们转告皇上的意思,使他们尽快开工。”

“李爱卿,不知美国那笔借款,有没有消息。”

“回皇上,美国公使华莱士告诉微臣说,在这个月底,他们将会向我大清提供一百万英镑的贷款,微臣正想奏请皇上将如何使用这笔款子呢。”

“美国的这笔借款,是用我大清的主权换来的,一定要妥善利用,万万不可浪费,现在我大清当务之急是要提升军事力量以及人才的培养,这批款子虽然数目较大,但要开支的地方也不少啊,如不妥善使用,不久就可能会面临捉襟见肘的局面,现在先拨出一些钱用在派遣留学生上,对了爱卿,不知曾爱卿把派往德国留学的学生名单嶙选好了吗?”

“回皇上,据曾纪泽向微臣回电说,他已将优异学生的名单调查好,并说可望在今日上午抵达威海。”

我们正在讨论曾纪泽的时候,忽然就听有人报:“曾纪泽求见!”我和李鸿章相视一笑,说曹操,曹操就到。

等了一会,曾纪泽匆匆从外面赶了过来,他正要下跪施礼,我急忙示意他免礼,只见他满脸的疲惫,一定是最近几日操劳过度,没有充分休息。“曾爱卿,辛苦了,来人给曾爱卿看座,曾爱卿不知留学生的名单嶙选的怎么样了。”

“一切按皇上的吩咐都办好了,微臣此次共考察了天津武备学堂、河南以及山西等省创办的几所学堂,共嶙选出了十五名绝顶优秀的学生,请皇上过目。”说完,从怀里掏出一本花名册。

我打开一开,不禁为曾纪泽工作的细致感到震惊,这本花名册共列举了商德全、段祺瑞、吴鼎元、孔庆塘、腾毓藻、冯国璋、王士珍、曹锟、吴佩孚、段芝贵、陆建章、王占元、何宗莲、张怀芝、田中玉等十五人的名单,只见曾纪泽不仅把每一位学生最基本的信息都摘录下来,还把他们的性格特点、思维敏捷的程度,对军事的敏感度,以及他们的志向。另外还考察了他们具体的操作能力,无论使用枪械、绘图的能力、还是作战的谋略,都一一记录在案,详细致至。从他嶙选出来的这些学生名单中,不难看出他们都是难得的精英之才,实在很难取舍,但由于我大清经费有限,不可能让他们全部出国,我只能忍痛割爱,从中选出一些我认为更优秀的学生,之后我又征求了一下李鸿章的意见,天津武备学堂等很多学堂都是由他一手主办的,他也经常定期巡视学员的学习,因而对这些精英他当然也有耳闻。

李鸿章看了一会,对曾纪泽赞不绝口道:“劼刚真乃神人也,竟把我大清武备学堂的学生有如此深刻的了解,佩服佩服,这上面的学生都是可造之才,实在很难取舍,如我大清经费充足,把他们全部送到德国学习,几年后,我大清定会人才济济啊,只可惜要牺牲部分人了。”

经过一番仔细的商量,最后确定派商德全、段祺瑞、吴鼎元、孔庆塘、腾毓藻、冯国璋、王士珍、曹锟、王占元、何宗莲等十人赴德国学习。由德国在华教官瑞乃尔率领,学制期限暂定为四年,所需经费皆从美国借贷的那笔款子中扣除。我和李鸿章商议了一下,决定两天后,即命他们启程。

随后,刘步蟾也把即将赴英国学习的幼童和技术员的名单也给呈递了上来,经过筛选后,也当场定下了名单,并决定由严复率领他们到英国,并监管他们的学业。其中技术人员方面,以徐建寅为首,又选派了几名较为年轻的技术能人,主要是学习英国先进的造舰技术。

一切安排妥当,我也当即宣布了即将于后天启程返回北京的消息,并命李鸿章等人一定要负责好水师的一切建设,决不可半途而废。李鸿章对我又极力挽留一番,被我婉言拒绝了,说实在的我也想永远呆在水师,看着大清的国力一天天强大,看着列强从中国灰溜溜的滚回他们的国家,看着小日本在大清英勇舰队的炮火下俯首称臣。但我是一国之君,我肩负着强国兴邦的历史重任,我的视野不能仅仅局限于北洋水师。我要放眼中国,我要使中国在我的统治下变得强大,实现这目标的唯一手段,就是要从慈禧手里夺回可以号令整个中国的大权!

此次出行,使我受益非浅,它使我学到了在皇宫大院内学不到的知识,它使我了解到天下黎民百姓的艰辛,它使我认识到了列强在大清的为非作歹,它也使我看到了大清在军事以及技术上的落后,这么多感触,是身在皇宫大院的慈禧所很难了解的,她只知听信媚臣们的谗言,嫉贤妒能,对洋人一味的屈服,甚至葬送大清很多和洋人竞技的机会,更为重要的是对我这个皇帝她又心存芥蒂,时刻提防我的行动,生怕我培植势力,夺取她的权利,照这样统治下去,大清灭亡的日子也真的为时不远了。想想未来的行动,我真不知该如何打算,如果老慈禧对我的行动真的无法忍受的话,我也只有走另一个极端,彻底铲除大清的顽固势力,大力改革,实现民族复兴。

想到此,我心里也极为兴奋,真希望能尽早看到那个强大的中国出现在我面前,但有了目标,我也就有了要大干一番的勇气。

听说即将回宫的消息后李莲英显得极为兴奋,我深知这段日子里,这个老太监遭受了不少白眼,也少挣了不少外块,李鸿章等大臣也都有点对他不屑一顾,和在宫里相比,他受了不少窝囊气,整天一副哭丧的奴才样,哪比的上他在皇宫飞扬跋扈、不可一世的日子,在皇宫除了老慈禧好像就是他的天下了,就连我这个皇帝想见慈禧都要向他请示。

中午,李莲英在伺候我用膳的时候,极为开心的说:“皇上,奴才想,老佛爷想皇上可能都快想疯了,终于要回去了,不知道老佛爷会高兴成什么样呢。”

“李谙达,这段时间让你照顾朕,也真辛苦你了,回宫后,朕一定向老佛爷禀明一切,好让老佛爷好好奖赏你。”

李莲英听到后急忙跪下道:“皇上,奴才不敢要什么奖赏,只要老佛爷不怪罪奴才,奴才就心满意足了。”

“老佛爷为什么会怪罪你呢,你又没做错什么事。”

“因为奴才,皇上差点把自己的性命搭上,奴才的罪过还不大吗。”

“朕现在不是好好的吗,朕回宫后,会向老佛爷讲清此事的,一定不让老佛爷责怪你。”李莲英狡黠的笑了笑,说实在的李莲英的心思深不可测,除了慈禧,别人很难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对这个人不可不提防,也不知王五从他身上大打探出什么消息没有。

晚上,不知怎么搞的,忽然下起瓢泼大雨来,大风也呼呼的刮个不停,已是暮春的天气,不知怎么搞的,好像又回到了严冬似的,我心里也不禁有了一丝寒意,在寝宫里来回走个不停,忽然王五急匆匆的从外面闯了进来,只见他浑身都被雨浇透了,虽遭此厄难,但他却显得极为兴奋,见整个寝宫只有我一人,他顾不上擦拭自己身上的雨水,急忙说道:“皇上,微臣查到李莲英的一些线索了。”“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焦急的问道。

“皇上,自傍晚,微臣就一直守在李莲英的住所旁,密切注视他的行踪,出乎微臣意料的是,在雨下得最大的时候,他竟然领了一个小太监往李中堂住所的方向去了,微臣猜想他一定有什么急事要和中堂商量,在这个时间里,微臣就悄悄潜入李莲英的房间,经过一番仔细的搜索,终于从一个暗箱里找到一本账册。”说完,王五从怀里掏出一个小本子。

“账册?”我有点纳闷,不知李莲英这个老太监在搞什么鬼。我接过来一看,不禁暗暗佩服李莲英的精细,这本小册子实际上是一个日记本,上面详细记录了我的一切行踪,以及接触过的人物,更使我佩服的是李莲英把我经手的一切财产都了如指掌,就连暗中操作的贷款的事情,也都一一记录在案,另外对经费的使用情况,也都仔细作了说明。

从整体上看,这实际上是李莲英向慈禧上的一个奏折,幸运的是我没有做出很多撼动慈禧政权根基的事,否则后果真不堪设想。我猜想他关注的焦点主要集中在钱上,想到这,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莫非慈禧已开始将魔爪伸向北洋水师的经费!

李莲英冒着大雨夜访李鸿章莫非也和此事有关?如真是此事的话,我相信李鸿章一定比我还急,他一定会尽快和我商量此事的。为了不打草惊蛇,我急忙命王五把这本小册子放回李莲英的住所,在此静等李鸿章的消息。我们必须要对京师的举动有所警觉了!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