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一卷 蛰伏 第三十八章 山东教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天刚亮,张濯就急着求见我,一定有很急的事情要回报。我也不敢耽误,匆匆洗刷了一下,就命王五直接把张濯叫到我的寝宫进行问话。

在这个时间里,我心里也泛起嘀咕来,能有什么大事呢?张濯刚刚上任山东巡府不久,此人一向光明磊落,两袖清风,其刚上任时正好碰上黄河常发生特大水灾,以致大量灾民无家可归,面对此景,他不但自己慷慨解囊捐出俸禄,还动员其他官员捐出俸禄一同赈灾,救活灾民无数。为了治理黄河,他以河为家,极为敬业。对于懂得河务的官员或平民百姓,他都不耻下问,集思广益。另外他善于体察民情,深为当地百姓爱戴。山东近年也因此较为安定,民风也较好,但不知此次张濯又为何事而惊慌。

过了一会,张濯匆匆的从外面走了进来,走到我面前急忙双膝跪倒:“微臣给皇上请安,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平身。”“谢皇上”

我仔细看了看张濯,他满脸忧心忡忡的,好像真有什么大事发生,我急忙问道:“张爱卿,你如此紧张,莫非有什么大事要向朕禀报,不必紧张,慢慢道来。”

张濯的神情稍微有点犹豫,停了一会他急忙上奏道:“皇上,微臣有几件事要向皇上禀报,有喜有忧,不知应从何讲起。”

我一听就感到纳闷,这个张濯本来就希望急着向我奏明什么大事,现在反倒卖起关子来,“那你就先给朕讲那件喜事吧。”

“是皇上,微臣要向皇上禀奏的大喜事是,山东招远的金矿又重新恢复生产了,由于近期采用了西洋先进的采矿和炼金技术,所产黄金的数量和质量都了极大的提高。”

我一听也极为高兴,因为我知道招远地方虽然不大,但金矿资源极为丰富,素有“金城天府”的美称,又有“金都”之誉名。它不论在黄金生产上,还是在金矿地质与成矿规律上,都具有重要的地位。自元代开始就有在招远开采金矿的记载,明代逐渐兴盛起来,招远也因产金量极大而逐渐赢得了金都的美誉。清代前期招远的金矿开采量仍然很大,年产金7000两、银1300两。当时仅玲珑一个矿的产金量,已相当北宋元丰年间全国年产量的65.36%,但清代中期以来由于过度开采,导致山体经常出现滑坡,很多金矿无法继续开采而被迫封山,自此以后我大清仰赖的招远的黄金来源也日渐衰微,对大清的财政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听到招远金矿重新开采的消息我岂能不感到高兴。

“张爱卿,这真是一个好消息,朕一定向老佛爷汇报此事,好好奖赏你,不知你们是用何方法,而重新开采这些金山的。”

“皇上,此次之所以能重新开采,主要是我们从招远的西半部发现了很多蚀变岩型原生金矿,为了能对这些金矿进行最有效的开发,我们采取了吸收官商与侨商投资相结合的方式,积极引进国外先进技术与设备,使得产金量较以往有可极大的增长。”

“好好,近年因为招远金矿无法开采,我大清黄金源几乎都被切断了,张爱卿的功劳拙著啊。希望你们再接再厉开采出更多的黄金,但同时也要注意金矿的保护,防止滥开,注意节制。”

“微臣一定会派人严加督导金矿的开发。”

听完这件喜事,我差点就把下一件事给忘了,张濯看我如此高兴,就定了定神,涨着胆子说,“皇上,微臣还有一件事要向皇上禀报。”

我顿时回过神来,心想不知他又给我惹上什么烦心事了,皱了皱眉说道:“张爱卿不要顾虑,但说无妨。”

“皇上,微臣就直言了,微臣昨日晚上接到东昌府知府梁金松的快报说,冠县发生一起教案。”

“教案?”我一听见这两个字就头大,自从洋人在我大清取得传教特权以来,很多不良教士就经常在我大清胡作非为,肆意霸占民居,强行向我大清的子民传教,更有甚者,捣毁我大清民间的庙宇,因此争端一直频频发生。由于西方势力在华强大,很多地方官员都不敢得罪他们,而迫不得已的拿自己的子民开刀,以向洋人请罪。实在是大大伤害了中国人民的心,没想到近来治安较为安定的山东也发生了类似的案件,教案处理起来极为棘手,明知是洋人故意惹事生非,但又对他们无可奈何。可见我大清的软弱。

听到教案两个字后,我顿时气愤无比,刚才因金矿而产生的高兴气现在也一扫而光,我厉声质问道:“张爱卿,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快快向朕讲明白!”

张濯吓得急忙跪倒在地,“皇上息怒,事情大概是这样的,法国一批传教士欲在东昌府冠县梨园屯建立一座教堂,经过一番勘察后,他们竟然把地址选在当地一座非常知名的玉皇庙上。而这座玉皇庙已有几百年的历史,是当地老百姓最为敬重的一座庙宇。洋人无理的举动惹起当地群众的极为不满,他们纷纷涌上街头,表示抗议,法国教士见势竟然唆使教民强行拆毁玉皇庙,霸占庙前民田,改建教堂。村民们实在忍无可忍,就在村民阎书勤的带领下向他们进行了反抗,经过一番械斗,法国教士竟然开枪打死两名村民,此举顿时惹恼了当地百姓,他们迅速集合了大量村民像潮水一般把几名教士围了起来,当场打死一名教士,其余的人见势不好,落荒而逃。最终村民们以武力夺回了庙产,为了防止法国传教士卷土重来,他们在玉皇庙周围安排了很多村民防守,以武力护庙。这就是昨日的大致情况。”

提起冠县教案,我不得不留意,因为后来爆发的震惊整个中国的义和团运动就是和此事有很大关联,阎书勤也是其中的领袖之一。由于在冠县教案后,清廷袒护法国教士,竟然通令捕拿以阎书勤为首的几名头领,他被迫出逃,最后投奔于威县沙柳寨梅花拳师赵三多门下。最终在朝廷的昏庸和列强的欺侮下,他们集合大量拳民,把闹教的梅拳、红拳等会社道门联合起来,改名"义和拳",从此也就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扶清灭洋运动,虽然他们的本意是为了中国不再受洋人欺负而兴起了这场大运动,但由于他们过于激进,对当时的中国也造成了极大的危害,为了避免义和团再重新风云中国,现在最好还是把他们稳定在萌芽状态,以绝后患。

“洋人欺我大清太甚了,张爱卿,不知冠县县令是如何处理此事的。”

“这……”张濯有点支支吾吾,“朕问你那究竟是如何处理此事的。”

“回皇上,事发后,法国方面极为不满,他们恐吓冠县县令杨峻峰一定要严惩乱民,并要求将阎书勤等几个头领迅速捉拿归案并交由他们法国人处理,如不照办,他们就威吓说要炮轰冠县县城。杨峻峰顿时被他们吓怕了,于是就广张通缉令,并派人速速捉拿阎书勤他们,另外为了能对法国领事有个交待,他还迅速逮捕了数百名村民,引起当地群众极为恐慌,很多村民外逃,至梁金松向微臣通报此事时止,还尚未把阎书勤等捉拿归案。”

“杨峻峰他们好糊涂,他们这是在助纣为虐啊,外国教士在我大清胡作非为,蓄意伤害我大清子民,居然还要向我大清示威,让我们交出罪魁祸首,实在让朕无法忍受,杨峻峰竟然在的法国人淫威下,乖乖的屈服,并把炮口对准自己的子民,难道他就不怕会使洪杨之乱再现吗。”

“皇上责怪的是,只是法国人太嚣张,杨峻峰也一时糊涂。”

“朕也深知他们这些人呢,都让洋鬼子给吓怕了,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吓的不知所措,长此以往洋人还不天天骑在我大清的头上作威作福,即使他们不敢得罪洋人,也不要无视我大清子民的性命安危,要学会尽量和洋人交涉,同时也要安抚好当地的百姓,朕深知山东是一个卧虎藏龙之地,很多人都有一定的武艺在身,如不好好安抚他们,万一反抗起来,后果不堪设想。”

“皇上责怪的是。”

“张爱卿,你是如何应对此事的,莫不会也向杨峻峰他们那样拿自己的子民开刀吧?”

“微臣一向对洋人恨之入骨,法国传教士此次在山东为非作歹,微臣也极为愤慨,当东昌府知府梁金松向微臣汇报了杨峻峰的举动后,微臣一时气愤就当场将其停职,并命梁金松积极向法国领事交涉,还我是非曲直,微臣此次急着要见皇上,就是先向您请示后,就迅速赶往东昌府妥善处理此事,尽量调和此项冲突,维护我大清子民的利益。”

“张爱卿,朕深知你是一个爱民如子的好父母官,如我的大清的官员都向你一样的话,大清的黎民百姓都不再会那么敌视我大清了。”我无奈的叹了口气。

“皇上,微臣身为朝廷的命官,能为皇上分忧,实在是微臣的荣幸,再者山东的老百姓也特别信任微臣,微臣实在不忍看到他们遭受洋人的如此欺凌,微臣定会竭尽全力为他们争取公道,也为我大清赢得尊严。”

“张爱卿能有此心,朕就欣慰了,你等一下马上启程赶往东昌府,和法国人理论,无论怎样一定要尽力维护我大清的尊严,万不可随意拿我大清的主权和大清子民的性命和他们作交易,还有千万要妥善安抚山东的拳民,不要随意滋扰他们,同时尽量把他们的团练组织纳入到政府的管理中来,并适当给他们的头领一个低微的官职,当然如果有些人确实能堪大用,也要尽量把他们吸纳进来,并根据需要把这样一支散兵游勇管理成一支重要的政府军队的后备力量,朕的意思是一定要搞好和当地百姓的关系,朕可不希望看到在山东重现洪杨之乱!”

“皇上的意思微臣明白,微臣定会尽力协调和当地百姓的关系,绝不随意扰民。”

“张爱卿,你速去办理此事吧,记住万不可扰民,并尽力帮助当地的民众把他们的玉皇庙给修缮一下,阎书勤等人也可不再追究,同时将冠县县令杨峻峰免职以儆效尤!”

“微臣定会按皇上吩咐的去办理,另外微臣还有一件事要请示皇上。”

“爱卿有什么难处,尽量向朕提出,朕尽力为你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

“多谢皇上的厚爱,微臣希望皇上下旨重新兴办山东机器局,这是前任巡府丁宝桢的呕心沥血建造起来的山东唯一的一个军火工厂,但随着丁公的离任和北洋水师威海卫基地的兴建,山东机器局逐渐为朝廷所废弃,但微臣以为山东机器局在过去为几年里为山东乃至大清都做出了极大的贡献,近年列强开始对山东虎视眈眈,山东的局势也越来越严峻,增强山东军事力量也就逐渐变得迫切起来,依微臣之见,重新兴建这座机器局,以为山东各府提供必备的军火还是有很大必要的。”

张濯的请求也极为有道理,山东机器局是1875年开工兴建的,在当时经费、原料等极为欠缺的条件下,丁宝桢努力走发展自立军火工业的道路,他与徐建寅商办之初,即规定,“所有一切建厂造屋及备办机器,并将来制造各项,均须自为创造,不准雇用外洋工匠一人。庶日后操纵由我,外人无从居奇,乃于国家有利”。此后,山东机器局建厂、购机皆有徐建寅亲自办理,所有机器亦由其自出心裁,绘图定造。机器局建立后,取得了很大的成绩,自行仿造了亨利。马梯尼后膛枪以及其他较为先进的枪炮,之后丁宝桢也图谋将机器局建大建强,并向朝廷请示希望能派人赴德考察,以学习他们先机的军事技术,但由于李鸿章的破坏和经费问题,计划不得已而搁浅,原来拟定军火、枪炮同时并办的规模,减小为先造子药,缓造枪炮。再后来丁宝桢被调往四川担任总督,机器局因为经费难筹,逐渐由一个发展自立军火工业的局厂,而变为一个为外洋枪炮配制弹药的买办性局厂。山东机器局在大清的军火工业中经过昙花一现后逐渐凋零。

想想山东机器局的遭遇,我心里极为痛苦,这毕竟是我大清尝试自主建设的第一座军事工业,但仅仅有了个开始就结尾了,实在让人痛心,但这并不能阻碍我大清军事工业的发展,我暗暗下决心,一定要像丁宝桢那样在大清建设更多的自主军事工业,杜绝洋人的干预,以为把我大清建设为军事强国而努力。

对张濯的请求我当然大力支持,“张爱卿,你的要求朕非常支持,朕准允你把机器局重新收回来,自行建造。朕会向老佛爷禀报此事,让户部多拨些银两,同时向山东少征收部分税款,以帮助机器局的建设。朕也希望张爱卿能向丁爱卿那样把山东机器局建强建大!”

“多谢皇上的信任,微臣一定尽力办好机器局,为大清尽责!”

“好吧,你尽快赶往东昌府,一定妥善处理好冠县教案,迅速将结果禀报给朕。”

送走张濯,我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大清每发生一次教案,就会向洋人屈辱一次,整个朝廷都为之惶惶不安,但愿此次张濯能妥善处理此事,千万也不能惹起老慈禧的惊慌,否则我这个擅自作主的皇帝又要面临一番严峻考验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