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一卷 蛰伏 第四十章 挪用军费

李梦 收藏 4 4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为了让李莲英不晓得我们的举动,我和李鸿章只能在暗中探讨慈禧派李莲英随我出巡的真实目的。我深知慈禧此次对我的举动还是有点低估了,她可能认为我只不过是一个长期生活在宫中的小皇帝,即使出去也不可能兴风作浪,所以李莲英对我的举动有如此多的惊愕也就不难解释了。

虽然他一直并没有对我的行动施加干涉,但我相信他会把我在宫外的一举一动详细禀告给慈禧的,再经过他添油加醋的一番夸张描述,我这个皇帝回到宫中的日子绝对不会好过,慈禧一定会更加对嫉恨在心,和慈禧展开纵横捭阖的斗争将会是我亲政前的主要活动。我深知和老慈禧争斗绝非一般的行动,可能要付出血的代价。我不停的胡思乱想着,可以看出,对老慈禧我还是有点忌惮的,我知道万一一着不慎,她就可能会把我这个皇帝废了,我还需万事谨慎微妙。

眼下最主要的就是要了解清楚李莲英找李鸿章的真正意图是什么,会不会对我不利呢?

王五把那本账册放回后,又急匆匆的赶回来,“没有人跟踪你吧。”

“回皇上,微臣仔细注意了一下自己的行踪,并没有发现可疑之人。”

“那李莲英回去了吗?”

“微臣把账册放回原处后,又急忙赶到李中堂的住所,正赶上李莲英向李中堂起身告辞,微臣发现李莲英神态很兴奋,好像办成了一件什么大事似的,而李中堂虽然满脸堆笑,但可以看出,中堂的笑很勉强,似有难言之隐。李莲英走后,微臣在暗中又稍微观察了一下中堂的举动,发现他很不安的在大厅里来回踱步,最后命人备轿,微臣猜想中堂可能是要到皇上这儿来,所以微臣就先行返回来了。”

“李莲英此行是有备而来啊,朕一直都对他有所警惕,最终他还是要向朕亮牌了,但愿她的主子对他的要求不是很高,否则我大清的命运又不知又将驶向何方呢。”

说完,我抬头看了看窗外,此时已将近午夜,刚才还令人心烦的大雨,不知什么时候已变成了毛毛细雨,我紧紧的盯着窗外,真希望马上就看到李鸿章,以尽快告诉我李莲英的真实意图。

在我焦急的等待中,终于盼来了李鸿章,只见在寂静的黑夜中,一片灯光闯入我的眼帘,“王五,莫非是李中堂来了,你快去给朕看看。”王五领命,以最快的速度,迅速奔向那片亮光。不大一会,王五从外面飞跃进来,“皇上,来的正是李中堂!”

我急忙走到屋外,亲自迎接李鸿章,不大一会李鸿章的小轿颤悠悠的来到了寝宫前,轿夫们轻轻将轿子停下,李鸿章迅速掀开轿帘,从轿子里走出来。猛然抬头,看见我正焦急的站在厅外恭候他的大驾,李鸿章急忙紧走几步,“微臣深夜惊扰皇上,实在罪该万死!”“爱卿不必多礼,爱卿如此之晚来造访朕,一定是由要事向朕禀报,快到屋里向朕详细道来。”

李鸿章见我这么晚还没有就寝,并且早早的在厅外等候他,他显得有些震惊,满脸的疑惑。

走进大厅后,李鸿章也不顾行君臣之礼,直接就向我开门见山的说道:“皇上,适才李莲英曾去拜访了微臣。”

“朕对李莲英夜访爱卿的事已经知晓,但不知他此次也夜访爱卿,究竟是为何事而去。”

李鸿章见我如此沉静的回答,也不觉间有些紧张。对他的反应我也觉察出来了,猜想他可能对我暗中监视有什么想法,就急忙安慰道:“爱卿不必惊慌,对李莲英的举动朕一直在暗中监视,朕也担心他会对我水师不利啊,当然对他此次暗访爱卿的举动自然也在朕监视的视野之内了,但朕深信,爱卿绝对会以大清的全局为重,所以爱卿也不必担忧,朕的监视绝无针对爱卿之意,爱卿但说无妨。”

“皇上英明,既然皇上如此器重老臣,老臣也不敢对皇上有何隐瞒,对李莲英向我微臣的造访,微臣定当详细向皇上汇报。”

“朕此次出行,虽然未有什么大的举动,但也难免会引起某些人嫉恨,既然爱卿如此对朕衷心,朕倍感欣慰。爱卿就详细把李莲英的要求向朕道来,也可以有个对策。”

“微臣遵旨。”说完,李鸿章就详细向我讲述了李莲英深夜冒雨拜访他的经过。

在此暂且把画面切到二李的谈话之中。

李鸿章的寓所距离我的寝宫大约有一公里之遥,虽然已是深夜时分,但李鸿章并没有就寝,有很多事还需要他亲自料理,他需要安排段琦瑞等十人留学德国和一批幼童留学英国的事宜,另外对于我后天即将返京也需他做详细安排,以免中途出现什么差错,所以当下李鸿章的工作显得异常紧张。

突然一阵紧促的敲门声使他从紧张的工作中回过神来,他满脸的惊诧,紧张的表情掠过一丝不安,心想在这样一个暴雨如注的深夜,又会有什么人来拜访呢,莫非……“李鸿章不敢再往下想,赶紧命人去把院门打开。

不一会儿,只见几人抬着一定普通的轿子颤颤悠悠的进了院子,轿帘轻轻掀起,在李鸿章双眼的注视下,李莲英从轿中缓步走了出来。看到李莲英如此的神气,李鸿章就气不打一处来,“又是这个没男根的杂种!”,但心里又满是疑惑,“李莲英深夜造访又为何事呢?看来他一定来者不善,我还需谨慎周旋,千万不能上了这个老狐狸的当!”虽然李鸿章打心底里瞧不起这个太监,但人家毕竟是慈禧面前的红人,就是他李鸿章要面见老慈禧,还不是要通过这个太监禀报?李鸿章忍了忍,快步从厅内迎了出来,“哎呀,没想到是李总管啊,未施远迎还望李总管不要责怪。”

“中堂太客气了,咱家这么晚还来叨扰中堂休息,实在是罪过啊,只是马上就要启程返京了,咱家对中堂甚是挂念,就冒雨前来拜访中堂,还望中堂不要介意。”

“李总管又在戏弄老夫了,让总管如此挂念老夫,老夫实在过意不去,快请进厅内说话。”

走进大厅二人分宾主落座后,李莲英环视了一下整个大厅,“中堂真是个大忙人啊,这么晚了还要处理公事,中堂真是辛苦了。”

“少荃也只是为大清做些杂物而已,真羡慕总管整天能伴随在老佛爷身边,帮着料理国家大事。”

“中堂又再取笑咱家,咱家也仅仅是伺候老佛爷的一个奴才罢了,老佛爷整天告诫咱家要多向中堂学习,还称赞中堂是大清的股肱之臣,在老佛爷眼里,中堂您可是她老人家最得力的助手,你可不能让老佛爷失望啊。”

李鸿章听李莲英如此说话,总觉得好像是话中有话,“莫非是太后警惕我不要和光绪皇帝走的太近?我这也是为了大清的未来啊。”李鸿章胡乱的猜想着。

“老佛爷如此信任少荃,那真是少荃之福,少荃定会竭尽全力效忠大清。”李鸿章故意没有说要效忠慈禧,想试探着套李莲英的话。

“依咱家看,老佛爷以后的日子将不会好过了。”李莲英忧心忡忡的说。

“总管此话怎讲,莫非老佛爷的龙体有什么不适,还是有人想对老佛爷不利。少荃认为老佛爷垂帘听政至今,功德无量,我的大清的实力也步步高升,国泰民安,对老佛爷万民更是无比敬仰,可以说老佛爷的功绩可以与唐代的武则天大帝相媲美,相信皇上亲政后,也定会仿效圣祖康熙爷不断向老佛爷询问兴国之大计,老佛爷又何来不适之由啊。”李鸿章故意颠倒黑白,把慈禧吹捧了一番。慈禧的奴才听了也显得极为开心。

“当今皇太后的功劳功盖千秋,武则天哪能比得上,但咱家担心皇帝亲政后会对老佛爷不利啊,中堂现在深得皇上信任,但中堂也不要忘了老佛爷对中堂的提拔,咱家希望中堂以后能稍微牵制一下皇上的锋芒,不要惹老佛爷不开心。”

李鸿章一听,李莲英果然是担心皇上势力膨胀会危机慈禧的地位,忙应承到:“老佛爷有总管这样的贴心人,微臣真替老佛爷高兴,但少荃以为总管还是多虑了,皇上是老佛爷一手拉扯大的,对皇上关心倍至,简直就把皇上视为先帝同治爷一样看待。且皇上对老佛爷也是敬重有加,将其视为亲生母亲一样,即使将来皇上亲政也不可能作出对老佛爷不利的事。”

李莲英连连哀叹了几声,“咱家伺候皇上这么多天,发现皇上雄才大略,锐气逼人,如能和老佛爷同心同德,那真是我大清之福啊。”

李莲英和李鸿章对于皇上和慈禧之间的关系扯了很长一段时间,不管李鸿章如何解释帝后二人之间关系的融洽,李莲英一直是半信半疑。李鸿章心想,“看来京师已对皇上起疑心了,在眼下风雨飘摇的大清很可能隐藏着一起深宫惊变!,如果真如此,我大清又要遭受罹难了”

接着李莲英又叮嘱李鸿章万勿泄漏今晚的谈话,说完他话锋一转,扯到北洋水师上来了。“中堂,前日随皇上巡阅水师真是让咱家大开眼界,我大清的水师能有今天都是仰仗中堂一人之力啊。”

“少荃只是承蒙朝廷信赖,负责督管水师罢了,水师能有这样的成绩都是仰赖朝廷的大力支持,眼下我大清的水师虽小有成就,但和其他列强相比还相差深远,少荃希望总管能把在水师的见闻详细的讲给老佛爷,对水师的艰辛也麻烦总管向老佛爷通报一下。”

“中堂又在开玩笑吧,咱家认为我大清朝现在最富的莫过于您李中堂了,朝廷每年拨给您的四百万两白银,那是何等一笔财富啊。咱家曾听说水师一个管带的年收入都有几千两银子之多,就连一些最下层的水兵每年都有十几两白银的收入,别的衙门有谁敢和水师比啊。”听李莲英此言,李鸿章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心想他一个太监对水师的情况竟有如此之深的了解,看来他此行是有备而来啊。

“水师将士的收入,少荃都是依照外国的管理方式制定的,其实外国水兵的收入要比我大清高上好几倍呢,总管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

“即使如此,中堂也不必过于忧虑,咱家听说您在汇丰银行还有一笔巨款呢。”

李鸿章听完都有点傻眼了,怎么连水师的银子存放在何处这个太监都摸的如此清楚,莫非朝廷不再向我水师拨款了。

李莲英看到李鸿章有点犯傻,急忙说道:“中堂不必惊慌,咱家也只是一时好奇,才想对水师探个究竟。也想亲身体验一下水师士兵的生活,回去也好给老佛爷有个交待。”

虽然李莲英称自己只是好奇之举,但对他一个劲的提银子的事,李鸿章还是有些担忧,唯恐朝廷拨的那四百两白银会被凭空撤回。“难得总管有如此雅兴。”说完李鸿章很不自然的哈哈笑了几声,那笑声充满了惆怅和不安。

最后李莲英定了定神,终于转到正题上来了,“中堂,可记得去年庆贺太后诞辰五十周年的时候,我们曾经晤谈过一次,好像谈到寿典的场面,也慨叹在对法宣战后,还有这样安宁的时刻来祝寿,很不容易。”

“是啊确实如此。”

“老佛爷也曾经谈到对做寿的排场如此隆重感到很高兴,可是她老人家觉得也不免有遗憾的地方。”

“少荃也记得老佛爷曾经提过此事,她从宫中殿阁局促说起,她说祝寿依仗只能在狭小的小巷中兜来兜去,太无意思,觉得慈宁宫太小,三品以上的官员都无法亲自向她行祝寿之礼,不得不在午门外行礼。还有宫中的房屋太过密集,抬头地头尽是殿阁回廊,说来说去,就是缺少一座像圆明园那样的院子,东去春来,这个遗憾还是存在。”

“是啊,要是能有那样一座园子就好了,可是户部穷窘,哪有那么多余钱来盖院子,过去太后提过先修三海(北海和中南海),也被恭亲王挡了回去,至今只能是望梅止渴罢了。”李莲英狡黠的说道。

“我大清有今天的境地,都怪洋人搜刮太重啊,相信老佛爷也有此种体会吧。修园子的事也只能以后做打算了。”

“李中堂所言甚是,但咱们做奴才的也不能眼睁睁愁着老佛爷遭受酷暑之苦吧,听说朝中很多大臣都主张为老佛爷重造一个新园子,造院子的钱,工部已经估算过了,修复圆明园得需三千万两银子,如果把昆明湖万寿山下的清漪圆修复扩建为一座有水有山规模适中的院子,只需一千万两银子,节省得多。”

“总管好大的口气,一千多万两岂是小数,户部这个财神爷只会哭穷,却那不出钱来,还不是一场空。”

“中堂就别给我打马虎眼了,户部没钱,中堂不是一个大财神爷吗,每年四百万两海军经费,稍稍挪用脸百万两,积累几年这院子就修好了。”一席话惊醒梦中人,现在李鸿章终于明白为什么李莲英如此处心积虑的打听水师的经费,原来有如此不可告人的秘密啊。

“不行不行,海军建设关乎国防,关乎大清的中兴,建设一支强大的南北洋海军,是少荃朝夕不忘为之奋斗终生的目标,头可短、官可革,这个目标不可以放弃,再说当初决定兴建水师也都是经过老佛爷保证的,现在水师才刚有点起色,相信老佛爷也不希望水师就此被扼杀吧。”

“中堂此言差也,我大清兴办水师至今已有十多年了,可以说在这段时间里,我大清的水师完全可以和欧美列强相媲美,再耗费大量白银兴建水师岂不是浪费?但是太后的意思是,现在一则颐和园方案尚未确定,一二年内不会动工,即便将来开工,开头的零星工程花费也不多,户部眼上书哪里还有一笔积款,可以凑合着开工,以后就要仰仗中堂了。”

李鸿章听后,气得浑身哆嗦,心想这些无知之徒,对国事了解的如此浅薄,难怪大清会有今天如此的境地。

过了好一会李鸿章才思量清楚,既然是慈禧的要求,任何人也无法违抗,“总管,建园子的事关乎太后颐养,自当免礼为之,不过建设海军虽有两艘铁甲舰,然而还要再添兵舰,建军港,筑炮台、购军械,练士卒,非有两年不能完成,就是两年以后一兵一炮不甜,仅仅像吧煤炭弹药,一年也非二百万两不可。少荃希望总管能禀明老佛爷对水师的经费尽量抽取少一点。”

“中堂放心,咱家会把您的难处如实向太后禀明的,你就等着老佛爷的嘉赏吧。”

“嘉赏就不必了,少荃希望老佛爷能早日恢复对水师的正常拨款就知足了。”

“这个中堂不必担忧,相信园子建好后,对水师的经费也会照拨不误的,既然中堂已答应此事,那咱家就不打扰中堂休息了。”李鸿章也没有对其挽留,就命人把这个该死的太监送走了。

望着李莲英远去的背影,李鸿章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无知之辈,大清的江山早晚要葬送你们这帮无知家伙的手里!”

送走了李莲英,李鸿章觉得此事事关重大,何况自己在无法推辞的情况下,答应了李莲英的无理要求,对皇上不知该怎么交待,顾不上多想,就冒雨赶往皇上的寝宫,要和皇上一起商讨究竟应如何应对此事!

讲到此,也该回到我这个皇帝这边了,那究竟应该如何应对李莲英甚至是慈禧的挑战呢?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