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十七章 杀威棒

潭轩 收藏 11 1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5/


操场上,一排的士兵排成整齐的方阵站在我们面前。这次我还特意把文书叫了过来给我们记时。“项目是5公里,为了体现官兵平等我和王排也将和大家一起跑。这次跑步不要求跑出队列,体能好的就跟着我,王排主要照顾体能不好的同志,希望大家都能跑出自己的最好成绩。这次我们特地把文书请来给我们计时,他是牺牲了个人的休息时间在百忙中来给大家计时的,请大家表示一下欢迎。”掌声中,文书一脸堆笑的说:“王排长竟拿我开玩笑,这也应该算是我分内的工作。”我回应着笑了一下,对着方阵吼道:“值班班长出列,带领大家作一下准备活动。”

长跑,本不是我的强项但是多次的强化性训练,我也能让跑出很好的成绩了,不然我的体能考试怎么能会比王平还强呢?而且我也看了这两个班长的得5公里成绩,所以我还是很有信心的。前面的话其实就是给两个班长和王平说的,体能好的跟着我就是要和他们比比看;王平同志照顾后面就是要王平别太出力,我就是为了打他们的杀威棒犯不上把自己兄弟也给捎上。

开始跑的时候我就一马当先的跑在了前面,练习过格斗的人都知道体能训练长跑是必不可少的,可是又不是这么单单的傻跑,而是要变速跑。这才是拉体能的训练方式并且对格斗也非常有益。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两个班长带着一帮子人跟在我的后面,我不由得暗暗窃喜:小子诶,我今儿拉不死你的。于是我就使用练习时的跑步方式:300米快速300米慢速这样规律的跑。过了300米的时候看到我减速了,一帮子人立刻兴奋的超了过去,不过我并不为所动,继续按我的计划行进。就这样我始终在第一梯队里和他们交替领跑,而王平也认真的履行着自己的职责:带着第二梯队慢慢的以一个匀速跟在后面。

随着距离的加长一排人慢慢的变成了一条长蛇我也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疲惫!我怎么会这么快就疲惫了呢?我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我们是刚刚到的这里呀!长时间的车马劳顿加上没有良好的睡眠保障使我的体能下降,所以提前出现了假疲劳。我心里暗骂:该死的,身体好居然也有弱点——发现不到身体的疲劳。但是我的目标不能变——把他们两个跑废!你们现在知道什么叫做打鸭子上架了吧!于是我又拿出了百试不爽的长跑秘方:自我催眠。但是进入自我催眠以后有一个非常不好的副产品——没法子跑变速了。虽然我竭尽全力的想把速度拉起来,但是这好像仅仅存在于我的意识中,在现实中体现得很不明显。因为进入催眠以后跑步是由潜意识来控制的,如果你的意识过强的话无疑将打破潜意识控制身体的局面。所以就这么跑着吧。但是我发现开始时和我一起在第一集团跑着的人里面有不少已经进入到了第二集团中去了,有的甚至真的给跑废了!而第一集团中算上我也就五六个人。他们也都和我一样不能再加速了。于是就这么跑吧。还能怎么办呢?我本来想跑废他们的计划渐渐的泡汤了。大脑一片空白,这时候是看真功夫的时候了:你在平时训练的时候跑得多快,潜意识控制着你就跑多快。幸好我看了他们的成绩才提出跑步来的不然这下子就没脸见人了!

最后的成绩当然是我跑的第一,但是仅仅领先那两个班长十多秒钟。计划彻底失败了!为什么还不明白吗?我是官他们是兵,我的成绩好是应该的。再说了项目和时间是我定的,你再不赢怎么能说的过去呢?虽然这个时间对我并不利,项目也算不上我的强项,但是事实就是事实谁叫你挑了这个项目,选了这个时间?只能算你不长眼!这个杀威棒打的,恐怕能达到预期效果的40%就不错了,要是能把他们给拉废就好了。不过这还不是最叫我郁闷事情,我到了终点居然吐了!上帝呀,真的太没脸了!虽然我有胃病的消息为我争回了一些颜面,但是如果他们知道了胃病也是假的,我就真的无地自容了!

都跑完了,文书当着全排得面通报了成绩。从他的声音和表情可以看出他对我们两个这个项目的成绩也算得上满意了,我听了成绩也觉得满意。如果我在跑一半的时候放弃催眠改由意识控制强行加速,我一定会因为呕吐而跑不下来,如果是我被跑废的话那我也就不用在这里干了——与其像小媳妇一样看两个班长的脸子,还不如让我死了算了。我当时真的是这么想的,虽然现在看起来这想法还很幼稚的,但是我的家庭背景和经历告诉了我: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我看了看略显疲惫的王平,我本想告诉他没想到自己的身体在跑之前会如此的疲惫。但是他传来的目光却叫我大为光火:我早知道会这样,叫你别操之过急了。我的胸中又燃起了那股气,他使我本来因为呕吐而衰弱的身体一下子像盛满风的帆。我简单的讲评了一下跑步成绩并叫大家继续努力以后就解散了。我发现那两个一直以来非常犀利的眼光在碰到我的眼光之后就变得不再那么锐利了,我知道是我的眼光把他们暂时打退了。但这仅仅是暂时的,因为那仅仅是眼光起到的作用而不是用个人实力,也不是组织能力,更不是什么判断力!

趁着大家都回班的时候我拉住了王平追问道:“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

“知道什么了?”

“我们的身体因为旅途而消耗很大?”

“没有呀?”

“你小子可不能骗我呀!到底你知不知道?”

看到我真的着急了,他异常镇定而严肃地说:“我真的是不知道,如果知道的话我能不告诉你吗?”

“……”难道我会看错?我站在那里,呆住了。他看我没动,拉着我的手领着我回去了,可我的脑子里还在回想那一瞬之间的眼光。他是真的不知道吗?到现在这也还是个谜,但这已经不重要了。因为那股气指导着我——我要报复!我要把三班锤打成全连乃至全团、全师最好的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